老鳖湾纪事

作者:belgiumchina  于 2011-1-22 05:4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老鳖湾纪事

                ·杨 明·

翻山越岭,才能到达这处令人向往的去处,在这个三面环海,一面通向内陆的半岛,起伏延绵地带严格说来算是丘陵地区,因为超过海拔六百米才算一座山,而这一带因为呈山陵状,又在离市区不远,也就被视为山一样的地理状貌了。

老鳖湾像一个小小的湖泊,难以考究最初是因为山中低洼处的大圆坑,还是人工开掘的,从市内或者从北面经过大公园登攀,或者从山的东边环绕进入,小孩子要由成年人带着才能顺利到达。都说老鳖湾可以看到乌龟,但是海龟和淡水中的鳖在外观上有很大的不同。小时候我去过老鳖湾二、三次从来没有见到过鳖或龟,心中颇为失望。

下雨的时候,山间泥泞到了老鳖湾畔,到处是蹦跳的小哈蟆,好像不是青蛙,因为青蛙通常是绿色的,老鳖湾的蛙类是土褐色的,它们是大批水中的蝌蚪变成的,成形哈蟆还会集体大叫,所谓听取蛙声一片。

小孩子们喜欢捉蝌蚪还有小鱼,装在罐头瓶子里养着,蛙则一蹦跳,很难捕捉,若是能够看到传说的老鳖出湾,浮出水面,该是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但是从来没有如愿,颇令孩子们愁怅。人们常说老鳖湾里有水鬼,小孩子在湾里游泳会被拖进水中呛水淹死,因为那大湾是锅底形,进入陡然深入,不会游泳就掉进去挣扎,并无踏实可踩的石头,得不到急救就会无影无踪。

到了七十年代接近中期时,当地轻工业局经上面批准,突然要兴建一座精密仪表工厂,建筑工队纷纷开入老鳖湾旁边的西座小山丘上,那时文化大革命还没有结束,民生凋蔽 ,计划经济其实也没有很好的施行,喊的是抓革命促生产口号,青年每月收入是三十块钱左右,老鳖湾旁边这座工地聚集了新拓的上千名年轻工人,而且人越来越多。

先到的土建工人在东山上逐有铺上台阶,上了年纪的师傅们要慢腾腾地喘嘘着上山,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则似蹦跳的青蛙,连蹦带跑上山头办公地点,那也正在打地基,盖一座未来工厂的大楼,临时的机关办公地点在西山。

老鳖湾就在眼前,很快就用平山头的泥土填平了这处水洼般湖泊。这里虽离西山不远,却比不上西湖畔,下雨时,还会看到乱蹦小哈蟆,打着伞的年轻人,嘻嘻哈哈有说有笑,有一次和我一块儿同行的一年轻女子,淋着雨却不肯打开雨伞,还振振有词地说怕委屈了我,因为她已订婚准备和她哥哥的朋友结婚了,那个年代提倡晚婚,许多城市工人都到了二十七岁才结婚,而这位胖胖的女工友也只有二十三四岁哩,而在农村大概也早就嫁人了。

她打着雨伞讲的不是老鳖湾的填土而是白蛇传中的许仙白娘子还有借伞的故事。这样的工人都是一些中学或高中毕业生,因为没有下农村而被安置到新建的工厂,三千多个人,性格各不相同,有时为究竟是美国人还是苏联人先进入太空,登上月球而争得脸红脖子粗,那些聚会不是技术学习就是更频繁的政治学习。政治学习无非是两极一刊社论,加上马列著作的译本,喜欢学习的年轻人,没有更多的书籍可看,工厂机关发下来的崭新书籍,就有成套的译本,东山工地的负责人老王,经常戴着柳条编的安全帽,他是个复员转业军人,喜欢提着嗓门和机关负责宣传的老刘争辩理论问题,也喜欢和我聊天,有一次,他也热情的送给我一本蓝皮烫金的《联共布党史》,但是我以前翻阅的只是上市的所谓简明教程,满眼都是布哈林、斯大林和纪诺维巴夫的记述。

那时全中国都处于政治局面的动荡混乱之中,工厂的工人们是无所适从的,尤其是这三千年轻人,一面教授技术培训,一面参加车间或机关组织的政治学习,分不清究竟应当是抓革命,还是促生产,宣传部门是轻工局,再往上是市委宣传部,再往上是省自委宣传部,再往上是领导省委宣传部的中央宣传部,管理意识形态的大概是张春桥、姚文元,他们背后的江青这类通天人物,正和重出江湖的邓小平明争暗斗,以至于公开与邓小平全面整顿的主张对着干,直到王、张、姚被捕捉时,人们都称之为大快人心的翁中捉鳖。

老鳖湾畔已无鳖可捉,曾经组织工人理论队伍学习的宣传部部门负责人和机关其它在四人帮横行时代得意的机关干部都被弄到“牛棚”,不许他们回家,一律交待问题,他们接受的当然也是四人帮从上而下的组织路线和宣传路线,在发生逼迫邓小平再次下台的最后一刻,他们咄咄逼人的言词中呼之欲出的非常,直到七六年九月九日,从上到下的争斗突然停止。老鳖湾的东山头临时搭建的地方,工人和机关人员排队,都站在一旁儿,一个负责人提醒说,你也转一圈吧!

随后从上到下的斗争其实是进入白热化,华国锋还继续推行批判邓小平的右倾翻案风,但是民心浮动,电影《甲午风云》重新广为播映,里面的台词邓大人又要出来了,使所有敏感的人们多少都有些兴奋,被打倒的邓小平又要出山了。

老鳖湾东山五层大楼架子都搭起来了,那是些水泥柱子,但是工程还要加快,进口设备也要陆续运进安装,一度领导全厂的二把手曾立下誓言,如果他预期的进度不能办到,他本人就会带着铺盖卷儿住到工地,这种脑子一发热的信誓旦旦的结果,迫使二把手最后真的不得已而搬进工地,如此被动并没有使工程速度加快,还是缓慢的爬行。那些去海港看上海船舶,为船上贴着抓捕四人帮叫好的大标语,市、局宣传组织部门的远新派的人物还要整那些看热闹的人,但没有得逞,得意者们被整,送进了老鳖湾的西山牛棚。

从西山可以看到盖好的东山五、六层大楼,有一天中午吃饭时,突然东山最高层有一个人一样的东西从上摔了下去。几个小时以后,就有消息传来,工地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年轻爆破队员从楼上跳下自杀。据说这个年轻人是家中的独生儿子,有二个姐姐,在工地值夜班时,说穿了别人的工作服,后来工作服里塞的一卷纸币不见了,其他人说是他偷走了,这个未经过世事的年轻人,受不了心理压力,也就轻生自尽了,谁也不知道他是为了表明清白还是由于羞愧。神龟虽寿,犹有竞时。可是一个年轻人的一时冲动,居然就忘记了还有家人和予以寄托愿望的人们。同事们无不挽惜叹言。被关进牛棚的要做书面和口头交待,整他们的专案组成员,是拍桌子瞪眼,和文化大革命当中发生的一切一样,只是这一次好像没有出人命,那些人不再被重用,也陆续被释放。

因为当时计划经济的背景,轻工产品销路紧俏,有时还要凭票和走后门买到东山五楼上生产组装的产品。

听说大学高考又要恢复了,三千年轻人中热爱学习的人心中又燃起希望之火。做技术工人的,教数理化,机关年轻办事员大概也要去考考文科。或如快跑的兔子,或如缓行龟鳖。

来到一层又一层东山楼梯的年轻人多是乘坐汽车来上班的,有一天,一辆载满乘客的公共汽车在急转弯儿时突然向一侧倾斜,翻倒在马路边,很多人受伤,准备考试上大学的一个年轻人英俊的脸面恰好贴在汽车玻璃上,倾刻间,脸面鲜血直流,玻璃渣也扎入面孔。熟悉这位年轻人的同事和工友们,都无不为之惋惜。经过急救,经过整形手术,生命无碍,但是一侧脸面已经疤痕累累了,令人痛心不已。

当老鳖湾畔东西山全部建成投户,在国内市场也颇为风光了十年,这座北方半岛城市的轻工业,难于和大上海日企厂家竞争,更不能和开放后的日本还有瑞士同类产品竞争,最后是日落西山,只能为香港外商加工零部件,到了最后只能关门大吉,三千员工一裁再裁,改行下岗失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最后厂房也被陆续出租拍卖,产品和干涸的老鳖湾一样绝迹。

到了后来就是来看这个城市的人主持星光大道,在春晚上与笑星们旧话重提,开老鳖湾的玩笑。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4 12: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