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与讲演

作者:belgiumchina  于 2011-1-22 05: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演讲与讲演

                ·杨 明·

汉语词汇在国内外的运用随着时间演进和社会变化而日益丰富多彩,有时两个相同的字排列组合,由于位置不同,而意思截然不同,有时两个颠来倒去却没有很大不同,例如讲演和演讲就是样。演讲一般说来就是对众演说。一个人对着镜子振振有辞,算不算演讲,不得而知,一个人对着排满桌椅的大厅,而面对一个昏昏欲睡的听众慷慨练词,算不算演讲,不得而知,或许只有面对一群人,或成千上万的听众的演讲,才会群情激荡,产生汹涌澎湃热血沸腾的互动效果。

演讲的表现形式当然主要是高的讲话,但这不同于只在公众面前背诵一首诗,或者是表情的陈述,演讲少不了演示或表演的成分,那就是语言和手势表情的结合,包括现在通常说的肢体语言,目的是吸引听众的注意力,加强演说内容的效果,但是演说不同于演戏,后者通常是以娱乐为目的,通过化妆粉墨登场,假戏真作,自娱娱人。但是演讲向听众和观者传达的信息,不管是论证一个真理或驳斥一种谬论都是演者头脑中十分明确的。至少是其本人以为真实的东西。的确,讲演的内容和形式技巧非常值得推敲研究。但值得玩味的是臆想快速成为成功演说家的人和想短时间内模仿纯粹语音语调的某种外国语言的人,都想在口齿舌腔上下功夫,如修舌的鹦鹉八哥,而忘记了真正犀利的是思想本身,所谓一分智慧搬倒山,三寸不烂之舌只是思想信号输出那一刻才起作用。古代希腊罗马的演说家就有苦练演讲技巧的传说,例如把卵石含在嘴里练习发音,好像运动健将为了赢取奥林匹克冠军在腿上绑起沙袋长跑一样,妄想和美国人发音一模一样的国人,也会突发奇想把葡萄酒瓶木塞放到嘴里加强训练,效果如何不得而知,精神可佳,近于疯狂良有以也。在曼哈顿百老汇或其它什么地方演戏者,可以把美国发音模仿的维妙维肖,但在大学讲坛上,甚至哈佛名校,即便南腔北调,带着外国移民浓重的发音,也依然可以传经论道,让孜孜学子聚精会神,目瞪口呆。

像所有的艺术一样,演讲艺术也具有先天秉赋的特性,例如人们说某人是天生的演说家云云。

天生的演说家不仅在教坛上、影坛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犹其在政坛上,在议会会中。西方的议会会中,湧现出无数杰出的演说家,历久不衰,因为民主政治的基本特色是君子动口不动手,能说会道就仅是政客谋生的平常状态,甚至是政治精英和领袖人物成功的不二法门。于是精彩的演讲辞连篇累牍一版又版印行于世,和被储存起来的声音一样,记录在每一代人的心中,铭刻在脑际。

我所见到的英国首相希思,是一位魅力十足的演说家,那是思想和人格的魅力,与其说是慷慨陈辞,不如说温文尔雅,儒者风范也,同样是保守党的撒切尔夫人,其演说同样暴发出金属碰撞的力度,铁娘子是也。而少年得志的新一代保守党领袖卡梅仑,在人才辈出的政坛上脱颖而出,当然也是演说家中的皎皎者。工党领引风骚十数年,亦以口若悬河在议会中雄辩老成。在布鲁塞尔欧洲议会和比利时联邦议会也一样,演说中的政治家的观点,必须引起舆论和民众的关注支持,才能发挥政治影响力,从而取得成功。

现代西方社会的媒体包括广播、电视为从政的演说家提供了论辩的平台和最佳环境,收听收视率极高。法国的大选或重大政治观点的交锋,都令人兴趣盎然,场面非常精彩。这和古老的东方形成鲜明的对比,那里的传统常是政治智慧和政治谋略在交谈中形成,所谓运筹帷幄之中是也,哪里有自上而下激辨的场面,到文件冗长陈述或背诵,这种方式在古代,多以纸面文字传出,更无声音画面,顶多是代诵代读,和播音员一样照本宣科,即便是焦点交谈编辑安排的剪辑效果,大大影响减低了冲击观众心扉的力度。社会问题不管是在激辨的演说或广泛参与中找到解决方案,其结果是信息反馈不对称层层积压的问题,积重难返,不能在有效的时间内在基层迅速解决,而依然用书面形式的上访信件来寻求解决方案。

现代政治在欧美各国的运作是民主与法制,所谓三权分立是一种权力制衡,多党竞争的机制,有益于社会的优化管理,因为所有参政和立法者都必须面对一个选民。于是在议会不管是高谈阔论,还是私下的磋商,最终都要获得民众的支持,即使像比利时这样只有一千万人口的小国亦复如此,由于联合执政的一个弗拉芒政党执意要为选民负责退出政府,而另一个自由派政党派制,也在布鲁塞尔周边地区不同民族语言造成的政治主张悬而未决,支持解散议会,重新大选,于是就有六月中旬这一轮新的大选,所有的党派领袖都要以不同方式发表演讲阐述施政纲领,但是在比利时妥协是必要的,法语区和荷兰语区在经济利益方面面对不同选择。

同样设在布鲁塞尔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以不同语言进行的会议,也是以发表演讲表现进行,他们还配备了大量口译人员,只是他们当中至今没有一个正式的汉语翻译,尽管欧盟译员中正在学习汉语的人也不在少数,至于一篇精彩的演讲通过译员传译表达出来决非易事。

学习汉语的希腊朋友在课堂上问他的中国老师,演讲的演也就是表演和演唱的演为什么有三点水旁。他的老师耸耸肩膀说,习惯就是如此,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希腊朋友不肯就此罢休,在和我闲谈时,又在问为什么,同一问题我不假思索地说,表演和演唱的演字,所以有水字旁是因为包含了演变演化的意思,像黄河长江从青藏高原的发源地流淌,直至东海,在漫长的奇涌过程有无数变化,演者,水长流也经过千山万水,有高潮也有低谷,像回肠荡气的歌剧,和任何形式的表演,也有一个过程,包含了表演变化饰演的节奏变化等等,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哈姆雷特还有其它戏中如果第一幕当中有一把剑挂在墙上,在最后落幕时,此剑必被拔出,此谓演戏之变化者也。另外任何表演都是个游戏过程,也就是假鉓扮演,小说中的演义一词与之亦相关,我的即兴解释不知有多少道理。希腊朋友大体接受了这番兴致勃勃的解释,若看说文解字,汉代的许真也只是说演者,水长流也,也有后来解释为潜流等推而广之的其它意思。但是后来,当希腊朋友让我重新为一位葡萄牙朋友解释同一个演字时,双方都不再有盎然的兴趣,一方面对方听不大懂汉语,说来好似对牛弹琴,另一方面我想到,一次精彩的演讲或许只有一次。

□ 寄自比利时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2-28 06: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