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卡的蝴蝶兰

作者:belgiumchina  于 2011-2-5 05:4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妮卡的蝴蝶兰

                ·杨 明·

我和妮卡以及她的家人相识多年,每当六月她的生日和十二月圣诞节时,都会给他们寄去卡片或信件。

妮卡酷爱蓝色,每次我都费尽心思左挑右挑,买那些带有蓝天白云,蓝色花卉或者蓝色的胡派海洋景物照片寄给她。

今年一月一日之前寄给她的是我和比利时王后在皇家博物馆一枚珍贵照片,王后恰好穿的也是淡蓝色礼服,戴着一顶蓝色小帽子。

妮卡年轻时,生活在巴黎。她在姹紫嫣红,群芳争艳的职业女模特儿中,最为醒目抢眼,大报小报杂志刊物的摄影记者们总是把照像机镜头对准她,啪啪地拍个不停。

那时她婷婷玉立像出水芙蓉,是巴黎社交名媛。追随她左右,给她拍摄了大量照片的是让-皮艾尔。让-皮艾尔仪表堂堂,绝对称得上是美男子。他和妮卡的友谊终生不谕,但不是情人,却有几分兄妹的关系。他们有着几乎形影不离的工作关系。

我是在布鲁塞尔医生朋友家里第一次见到妮卡的,同时看到经常与她相伴的让·皮艾尔。

在此之前,我一直听熟悉她的朋友们谈论她,现在终于面对面,见到了心仪已久的妮卡。

医生朋友说妮卡的家里挂着一幅我写的中国字,但她什么时候和我见过面却无从知晓。欧洲许多人喜欢中国的文字书法和传统绘画。我曾在布鲁塞尔市中心最大的首都美术商店看到中国墨兰绘画,花重金购下。

妮卡喜欢艺术品,经常和艺术家打交道,也许是受巴黎生活的熏陶。她也喜欢造园艺术,种植花卉,尤其喜欢蝴蝶兰。她从法国移居比利时以后,家居安特卫普。那是一个大港,在乡间,她还有一处别墅,奇巧的建筑周围种满了花木和兰草。她和我每次见面谈到最多的是兰花和艺术,细心的收藏起我随手写画的纸张,那是用来解释汉字演变结构的例子。

妮卡搬到比利时居住以后,组建了自己的公司,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岁月的消逝,还有她身体健康状况的变化,她早已放弃了在巴黎年轻时的职业模特儿生涯。那时,她曾经有过一番刻骨铭心轰轰烈烈的浪漫婚变,她的第一任丈夫是意大利人,所以妮卡也会讲一些意大利语,喜欢看意大利歌剧,尤其喜欢欣赏普契尼的《蝴蝶夫人》。和剧中人物悲剧爱情经历一样,妮卡的婚姻也是一个不幸的选择,双方最终分手,让妮卡痛不欲生,身心倍爱打击。多少次她有过轻生的念头,由于精神上的折磨,或许还有其它原因,妮卡患了全身疼痛的类风湿症。这种疾病导致肌肉萎缩,手指变形,轻轻触动身体一些部位也会剧痛。好像突然间,人好像变成了植物,逐渐干枯。

所幸妮卡遇到了我这位医生朋友,这是一位年轻但专业经验却相当丰富的医师,他辨症施治,用独到的治疗方法为妮卡局部注射,经过相当长时间的治疗,妮卡的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

妮卡重新有兴致地享受生活,也经常去看艺术展览。陪同她一起去的有让·皮埃尔,也有和她共同生活在一起的诺曼先生。诺曼是丹麦人。他和前妻有二个女儿,她们已经长大成人,生活在奥地利。

诺曼是妮卡创办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经常乘坐飞机在世界各地奔波,为公司业务忙碌。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与烟草原产地国家烟农签约,然后每年向欧洲一些卷烟公司提供优质原料。公司利润相当可观。他们的业务逐渐扩展到中国,也和中国种植烟草的公司签订供货合同。

妮卡从来没有去过中国,尽管她喜欢中国人,中国的烹饪艺术和中国的书画,还有中国的兰花。

有一回,妮卡看到电视上播出我在布鲁塞尔的书法展介绍,她就从安特卫普专程赶来观赏。还有一次,她和让·皮艾尔一块儿应邀去布鲁塞尔大学博物馆,参加现代雕塑艺术展的开幕式,展出的就有我的一件雕塑艺术品,题止是《后工业化年代》,形象是一个不锈钢框架,上面有一个鸟巢,象征树木花草因工业污染而养活,城市里的鸟类只能在烟囱上建巢孵卵。妮卡喜欢花鸟,也喜欢乡间宁静优美的环境。但不知道是年轻时模特儿职业养成的习惯还是年老以后舒缓身心压力的需要,妮卡喜欢吸烟。有一次我对她说自己对烟味过敏,从此她就不在我面前吸烟了。

让·皮艾尔也喜欢吸烟,但是这位职业摄影师向我介绍最多的是他当年为妮卡拍摄的大量相片,纪录了巴黎时期一个美貌女孩楚楚动人的身姿。

我根据一部份照片,画了一些妮卡形像的炭粉画。一幅是妮卡的,那是摄影家瞬间捕捉的面部表情,一个少女几分憨态,几分调皮的样子。这幅画像一米宽,一米高,悬挂在妮卡的客厅,最为醒目。

还有一幅速写素描兼而有之的身姿,也取材于让·皮艾尔当年为妮可拍摄的照片。

前几年间的一个六月,妮卡生日时,我匆忙给她寄了一封信,里面有一首诗,是因为看了妮卡年轻时照片而产生的灵感才寄去。诗是中文打字,她可能请别的中国人翻译了大概的意思,却依然有些不太明白。我把我的想法在电话里告诉了她。她说也许由于文化的差别,蝴蝶兰在欧洲文字和中国文字中寄寓的生活喻意有所不同。因在法语里蝴蝶也可以变成动词来用,表示在工作间嬉戏飞来飞去,十分多情。

但是,谁不喜欢色彩绚丽斑斓的花蝴蝶呢?全世界的蝴蝶种类不可胜计,美不胜收。

妮卡只喜欢色彩单纯的兰蝴蝶,她说她更喜欢有着淡淡清香的蝴蝶兰。

我曾经为妮卡转交翻译过一封给医生朋友的法语信件。她表达了个人的情感和对治病的看法,诉说在吸点烟,偶尔喝一点儿威士忌和治病之间的关系。朋友得知信件的内容,微微皱起眉头。

有一次,妮卡健康状况看上去不错,她兴致勃勃地说,今天我驾车送你回家,我说我还是散步回去吧,婉言谢绝了她的好意。但后来我有点儿后悔让她扫兴,因为那是妮卡没有得到满足的一个小小愿望啊。

后来,因为工作忙碌和回国教书,我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没有和妮卡联系。

去年年底,我找出妮卡给我的名片上面是意大利斜体字印刷的非常精美。我在一张和比利时王后在皇家博物馆合影照片拿出来,在照片反而的下方写上一行新年快乐的法文字句。笔迹是黑颜色的,而照片记录的一瞬间,是王后双臂交叉在胸间,认真看我用手笔书写的形像,她也穿着妮卡喜欢的兰颜色服装,我在皇室人员面前写的大字分明是一个“爱”字。

二个星期以后的一个星期日早晨,我给妮卡打电话,接听电话的是诺曼,电话里夹杂着小女孩戏闹的声音,那是诺曼女儿的孩子在叫吧。诺曼和我说,妮卡已经在一年前病逝了。他感谢寄来的信件。他还告诉我,让·皮埃尔虽已年迈,有时还来看他,而且诺曼本人已经从烟草公司退休。

我从电话亭出来,抬头仰望,依然蓝天白云,心情却沉重起来。我想起当年给妮卡生日寄去的中文诗,一定让她慌乱不堪,困惑不解。

那首诗是这样写的:是春风,你浪漫如诗,路边的小草因你而绽露舒卷的嫩芽;是虞美人,你娇艳欲滴,烈日当空,让滚滚麦浪抚摸你绰约丰姿。蝴蝶,美丽的蝴蝶。当薰风扬起你如瀑长发,在碧彻的晴空下,圣洁如玉,动人楚楚。

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日于布鲁塞尔

注:蝴蝶兰又名蝶兰,为兰科蝴蝶兰属植物。是兰科植物中栽培最广泛、最受欢迎的种类之一。蝴蝶兰花大色艳,花形别致,花期又长,深受各国人民的喜爱。在国外,把蝴蝶兰认作“爱情、纯洁、美丽”的象征。在众多的热带兰中,蝴蝶兰又有“洋兰皇后”的美称。

蝴蝶兰主产区在亚洲,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我国台湾都盛产蝴蝶兰。

□ 寄自比利时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6 回复 nika 2011-2-5 09:33
春节快乐!比利时的朋友!
7 回复 九畹 2011-2-5 12:25
欣赏了。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 07: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