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泪落胡尘里

作者:belgiumchina  于 2014-12-11 05:5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移民泪落胡尘里

文/(比利时)杨明 摄影/皮埃尔.德瓦黑夫

背景   

    欧盟是当今世界上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最成功的范例,伴随着多个新成员国的加入,穷亲戚爱串门现象多了起来,以此,影响欧洲社会经济发展的移民问题再次被人们所关注。其实西欧国家的移民问题是个老话题,早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欧经济高涨时期,就曾大量输入土耳其和中东国家地区的劳工。后来,由于欧盟各国的高收入和潜在的劳动力市场,世界各地的非法移民也增多起来。在欧盟总部所在地比利时的布鲁塞尔,这个仅有95万人口的城市,大约有十几万的非法移民,非法移民的严重程度可见一斑。欧盟各国就此也曾采取过一些措施,但收效不大,尤其是西欧和北欧国家的高福利和比较宽松的移民政策,吸引了世界各地的非法移民纷纷涌入该地区。去年欧盟国家外来移民已达400万,而且这一趋势有增无减,人口总量从3.8亿增加到4.5亿,新的移民浪潮蓄势待发,号称富人俱乐部的欧盟正试图以各种方式阻止和延缓新成员国,尤其是东欧八国移民的涌入。欧盟国家的移民问题是普遍性的,相对而言,欧盟总部所在地———比利时的布鲁塞尔比较典型,因此,本文以布鲁塞尔为参照。  


         (非法移民不得不忍受来自包括当地居民在内的各种各样的歧视)


  非法移民———

合法移民的“衍生物”

  在大部分工业化国家,非法移民一般都是在大城市居留,大约占合法移民总数的10%左右。在布鲁塞尔的10多万非法移民多属于此种状况,他们当中波兰人居多,有1.5万人左右,其余的是来自哥伦比亚、土耳其、摩洛哥、罗马尼亚等国的非法移民。

  流入欧盟国家的非法移民有一个明显的特点,他们是合法移民的“衍生物”。这些人通常是与合法移民是同一地区和同一村庄的,是沿着合法移民的足迹进来的。

  从入境手续上看,欧盟各国针对非法移民都采取了一定的措施。比如比利时规定,一些重要非法移民来源国家,如摩洛哥、土耳其、哥伦比亚、秘鲁、利比亚、伊朗、叙利亚等国的公民入境时,必须持有三个月的有效签证。但大部分国家的游客在比利时滞留三个月不需要签证的,而只在入关时盖章即可,如日本、美国、波兰等。来自其他欧洲联盟国家的人就更灵活了。不管怎么样,所有外国人在到达之后八天之内,必须向当地管理部门申报,事实上很少有人这样做。

  在布鲁塞尔的波兰人,大多来自波兰东北地区的农业人口,从20多岁到50岁不等,他们以游客身份一个个进来,然后再轮换,纯粹属于经济移民现象,这些非法移民很多仅仅是为了回家盖房子或买一辆好汽车。大部分波兰女人在比利时做家务工作,在波兰,她们既要在农田干活,又要照料家庭,生活比较艰辛,但在比利时,她们过得比较自由,而且还是独身,可以非法同居,这种“布鲁塞尔”婚姻相当普遍。波兰男人通常在旅馆、饭店、咖啡店、加油站、建筑土地,从事简单的体力劳动。他们当中极少有经商者。在比利时也有不少的拉丁美洲非法移民,主要是20岁至50岁之间的妇女。她们当中少数人是为了摆脱国内的政治环境,但大部分是为了来赚钱,替她们的兄弟姐妹、孩子,或为父母还债。她们和来自非洲的妇女一样,谋生的主要手段是做洗刷工、季节工或者是当妓女,还有少数人倒卖汽车零部件、二手汽车等,收入都还可观。

  在比利时,只有那些非法就业而又不报税的非法移民才有被驱逐的危险,政府雇佣更多的侦缉人员查处雇主,罚以重金,然后把“黑工”强制递解出境。但随之而来的是执法过程中的恶性案件的攀升,一位来自非洲的少女在被押送的飞机上,被警察用枕头捂的窒息而死;还有一些来自阿尔巴尼亚生活贫困的年轻人,怀揣着到异国他乡淘金发财的梦,从比利时到法国,然后穿越英吉利海峡的地下火车隧道,在即将走出英国境内一侧的隧道出口时,因触及放在铁道中的高压电电缆而死亡,惨状催人泪下。

  相对而言,比利时对非法居留者的后代的政策比较宽松,学校对他们开放,内政部承诺不会根据上学学生注册名单拘捕他们的父母,也不会在他们父母去学校接孩子时予以拦截,目的是为了确保孩子们上学权利。

  据统计,近10年来比利时政府下达了9000份驱逐令,但回去的只有10%,比上世纪90年代每年驱逐四五千人,数量显然有所增加,其中一部分是宪警押送,遣送费用最贵,政府难以承担。

  非法移民的“天堂”生活


    (在布鲁塞尔的南边火车站周围,聚集、居住着很多来自摩洛哥的移民,他们在此居住、经商,过着简单而又忙碌的生活。)

    非法移民到欧盟国家,是为了过上梦境中的天堂般的生活,但现实并非如此,我曾采访过一位摩洛哥的非法移民,采访时,他的母亲躺在垫子上,体重只有30多公斤,双腿生坏疽,难以站立。他对我说:我从不做坏事,不求任何人,不需要政府救济,我一生都在此地工作,从未失业。我现在照顾我母亲,给她买药。不能因为手续不全,旅游登记到期,我就把她扔到街上吧?那回到了摩洛哥还怎么见人?我问他,如果老人去世了怎么办?因为此前有媒体报道,有一家摩洛哥人就是不得已把一个非法居留者尸体运回摩洛哥,但运尸体的车在途径西班牙时被窃,尸体至今没有找到。

  他无奈地说:我不知道,但在这里死人是进不了天堂的。

  我认识的一位来自摩洛哥的医生,每天为许多非法居留者看病。他说:“这些非法移民到西欧来是由于贫穷所致,来了之后他们大失所望但又不能回去,因为这样回去了无法面对父老乡亲和邻里,更无法偿还来时借的钱,所以他们只好在这里苦熬,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像社会的歧视性评价所说的那样坏。”另一位搞心理学的学者说:来到这里闯荡的人的心理素质是很强壮的,从不叫苦抱怨,除非找不到工作,因为赚钱是他们的主要目的,他们大部分打黑工,多数不想永久留在比利时,但政府对他们的处罚过于严厉了。

  雅尼克和安娜今年都是33岁,5年前,他们从波兰贫困的农村来到布鲁塞尔,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打算赚点钱,然后回去开个作坊。为了逃避搜捕,他们每半个月就要换一个工地,几年下来身心憔悴,如果被劳工部抓住,就要被重罚,几年的汗水就要化为泡影了。

  37岁的卡麦尔·扎比丘是一位突尼斯人,他持有假护照。他每天在餐馆厨房里工作,一个月总计干活131小时,他确信雇主知道他在这里是非法移民,并利用这一点渔利。他说,他的工钱总是拿得很晚,两三个小时的加班经常就被“忽略了”,老板老是叫他干活儿,永远比别人走得晚,扎比丘并不属于任何联合会,他说他害怕失去自己的工作从来都不敢抱怨。

  对非法移民的重罚和对宪警的恐惧造成许多悲剧。非法工人出现工伤意外时,老板不敢叫急救车,更不敢送医院,因得不到及时治疗,不少人致残甚至丢掉了生命。

  非法移民的艰难境遇,也反映在新生代身上。18岁的克罗地亚女孩莎亚,没有固定住宅,她和爷爷睡在一辆车上,有一天她到布鲁塞尔的圣皮艾尔医院,向医生陈述胸下剧痛,而医生发现,她只不过是由于饥饿所致,而且莎亚将要分娩,由于这家医院没有非法移民的分娩处,不能接受莎亚住院。像莎亚这样的没有社会医疗保险的母亲的数字,每年都在增加,她们大多数是年轻的女人,由于经常处于恐惧状态,她们直到分娩最后一刻才到医院,难产率极高,婴儿死亡率也高。这些年轻女人,在怀孕期间缺乏必要的医疗检查和照顾,她们作为未来的母亲在惶恐中度日如年,唯恐被检举及驱逐离境。虽然欧盟国家多次表示他们不为难孕妇,她们的临时身份保证了至少6个月的“豁免权”。但通常对遣返或记录在案的恐惧,使她们不愿见医生。欧盟法律规定,外国人在急救状态下,可以得到必要的帮助,但非法居留者却不可以享受这种特殊待遇,无国界医生组织主张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但只有获得必要的开支预算才能解决实际问题。目前非法移民造成棘手的困境,已成为比利时的严重的社会问题。

  欧盟经常调整移民政策


  (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何时才能结束?)

  移民特别是非法移民问题困扰着欧盟各国,欧盟国家的人口增长率平均在1%以下,其中有些国家长期处于负增长状态,人口老化,对劳动力的需求,促使欧盟国家必须有计划地实施移民政策,目前的状况是整个欧洲的移民有6000万左右,非法移民400万左右,而且非法移民每年以50万的速度增长,前几年欧盟接受移民最多的是德国、西班牙、意大利和英国。随着移民的大量涌入,犯罪现象增多,治安恶化,对社会稳定不利,已成为欧盟严重的社会问题。

  2003年下半年英国破获最大的非法移民偷渡案中有1万多人入境,该犯罪组织获利1200万英镑,24名案犯落网。该案首犯居住在布鲁塞尔,利用阿尔巴尼亚失业率高,下层贫民幻想在国外赚钱的心态,组织偷渡者穿过亚得里亚海到达意大利,经比利时进入英国,由于英国没有实行身份证检查制度,偷渡移民易于生活居留在英伦三岛。

  面对非法移民的大量涌入,英国最近也作出相关规定,限制对象就是东欧八国,企图以严格的限制措施防范更多的非法移民进入国内。前不久,荷兰也正式宣布驱逐2.6万难民出境。

  今天的欧洲的确需要移民,但并不需要非法移民,欧盟的统一要求实施相应措施加强共同边界管理,建立签证资料认证统一标准,制定有关难民身份和避难申请统一标准时间,另外还要堵住非法移民源头和中转站,通过经援合作,最终解决贫困国家向欧盟等发达地区转移的非法移民问题。

  其实移民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国际社会问题,都说非法移民给欧洲社会、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好像欧洲摆脱了移民潮就会像扔掉包袱一样,社会和经济状况会有极大的好转,然而个中情况并非如此。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实际上不是非法移民离不开欧洲,而是欧洲离不开非法移民。目前在欧洲大陆的近400万的非法移民撑起了欧洲的半边天,那些脏、累、苦的活计均是由这些非法移民承担着。与其说是非法移民给欧洲各国增添了沉重的经济负担,不如说是欧洲国家在无情地剥削着这支浩大的非法移民大军。

  当许多欧洲国家开始对来势凶猛的移民潮的入侵筑起屏障时,人们很少会想到欧洲大陆那种令人羡慕的生活水准竟是依赖于非法移民提供的人力!如果移民受控制的话,欧洲大陆将面临怎样的局面?自人类存在以来就有移民问题,人类文明是在人们迁移寻求合适居住地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从文化形态上看,人类文化多样性的形成,大部分是人类迁徙本性的使然,因此,一个富裕的欧盟要有一个姿态和接纳力,使非法移民得到有效的控制和有效的疏导。

  【相关链接】

  在法国的中国非法移民日子难过

  据法国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菲利普·贝加调查,目前滞留法国的中国非法移民约有6万至8万,主要来自温州、青田等中国东南沿海地区。他们基本上通过陆路和水路偷渡而来。前者取道前苏联地区,再经南斯拉夫登陆意大利等《申根协定》成员国;后者则从上海出发,渡过南海、印度洋和地中海,途经意大利来法,或是直接在马赛港上岸。除此之外,近万名东北地区的非法移民也陆续来到法国,这些人大部分年龄在30岁以上,既不懂法语,也难以融入传统移民的圈子。

  在法国的中国非法移民主要集中在巴黎13区的“中国城”和20区的“美丽城”等华人区。因为身份不合法,中国黑工的处境非常艰难,除了整日为生计奔波外,还受到阿拉伯人和黑人的欺负。一个在餐馆打黑工的温州小姑娘已经连续两次在拿工资的当天遭抢,又不敢去报警,只好将苦水往肚里咽。另外,中国黑工因为担心被警察抓到,每天东躲西藏。来自温州的小张称,他有一次在“美丽城”的地铁里被警察盘查,并被带到一个拘留中心关了两天,幸运的是没有被遣返回国。据了解,非法移民少的时候,警方一般会把抓到的人遣送回国,但现在,像小张这样的黑工越来越多,警察实在没精力将所有人都送回去。

  在英国的中国非法移民有10万人

  在英国的中国非法移民究竟有多少?谁也无法得到确切的数字。据英国移民局的统计,2002年,提出难民申请的中国人有3675人,比2001年增加了近54%;在10万多名申请人中,中国人只占了不到4%。实际上,在英国的中国非法移民远远不止这个数字。在英国的中国非法移民主要有三类:什么证件都没有的偷渡者、持假身份证明的入境者和合法入境却逾期不归者。据今年3月份一些华人社团不完全统计,在英国的中国非法移民大约有10万人。其中,近年来人数增长最快的有两类人:一类是福建农民,主要通过蛇头集团经由欧洲大陆非法入境;另一类是东北的城镇工人,主要通过偷渡或以商务考察、旅游等名义到英国后滞留不归。

  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大城市是这些中国非法移民的聚居地。据英国移民局的统计,有超过60%的难民居住在伦敦地区。伯明翰、利物浦、纽卡斯尔和格拉斯哥等大城市也是难民较集中的地区。现在,为了寻找工作机会和躲避搜捕,中国的非法移民有朝小城镇渗透的趋势。英国《太阳报》记者在英国东部小镇金斯林采访时发现,这个只有6万人的小镇,去年夏天在当地农场打工的中国人就超过了5000人。

  这些中国非法移民在英国过着噤若寒蝉的生活。一方面,他们要生活,只能到非法雇用劳工的地方打工。雇主可以随意地延长工时、压低工钱,而且劳动安全是没有保障的。另一方面,他们没有合法的身份,需要时时刻刻躲避警察,避免被遣返。

据英国媒体调查,在英国的建筑工地上,80%工人的母语不是英语。中国非法移民大部分文化素质较低、没什么技术,也不懂英语。他们在英国只能干中餐馆、扫大街、拾蛤、农场采摘果菜、装修等工作,收入还马马虎虎。以拾蛤为例,一名妇女一天能挣32英镑,男人能挣更多些。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2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5: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