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移民米男在比利时的遭遇

作者:belgiumchina  于 2015-1-18 04: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移民生活|已有3评论

关键词:比利时, 移民

非法移民米男在比利时的遭遇


(比利时    杨明)

    (布鲁塞尔风景照)

  米国是他的绰号,他来自中国东南沿海的农村。那里世世代代的中国人都有背井离乡,到海外打工谋生的传统。过去是到南洋、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到了现代,闯荡海外的路线图延伸的越来越远,已经不像当年祖辈挤压在简陋的船舱底飘洋过海,而是乘坐波音空客,大摇大摆地走关入境,然后再安顿在举目无亲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

  人人都说家乡好,若好何以往外跑,海外路上金满地,但愿荣归莫潦倒。

  米国和所有家乡年轻人一样,花了一大笔钱来到国外,第一年就必须拼命打工,才有可能偿还垫付的成本花费。在通常顺利的情况下,要能安顿下来并找到餐馆工,才可以实现上述目标,但也有的人,刚一到达目的地就被警察捉住遣返,人财两空,或者干的时间不长就被捉住。

  米国很幸运也比较顺利。他没有像有些人在接近到达目的地之前,还要千辛万苦地跋涉一段时间。从一开始,米国就乘坐飞机,他说他事先付出的费用比别人多,一直有人陪护带领,交替衔接地比较好。

  米国没有去真正盛产大米的泰国,他的出国签证是非洲穷国埃塞俄比亚的。第一站:亚的斯亚贝巴。米国童年时,埃塞俄比亚皇帝塞拉西经常到中国访问,去的都是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不会去偏远落后地区,那里山高皇帝远。现在对外开放了,家乡经济依然相对落后,希冀改善生活和改变命运,依然要到海外打工,西方发达国家的签证不是对任何中国人都发放的,要想闯荡世界,只能辗转迂回,通过不同途径到达西方国家。米国还算顺利,去埃塞俄比亚之后呆在那里四天,又乘飞机到非洲另外一个国家象牙海岸,从阿比让乘飞机去摩洛哥的卡桑布朗卡,又从那里再乘飞机去塞内加尔的达卡尔乘飞机去法国巴黎。

  在飞机上带队的把粘贴有每个人照片的泰国护照交给每一个人,上面有入境签证,每个人装束都很漂亮,看上去和泰国香米出口交易商的外表也差不了多少。但是带队的人嘱咐说,不能用汉语说“米商!米商!”因为那发音类似于法语所说的“坏蛋!坏蛋!”。他们一行居然顺利入关,进入繁华的巴黎机场,然后驱车去市区。这个世界的大都会果然名不虚传,车水马龙,游人如织,这是盛夏季节。

   和米国同机来福建人各奔东西,有人留在法国,有人跨海去了英伦三岛,米国因表弟在比利时,他就被人带着坐火车直达安特卫普。安特卫普是世界大港,又是钻石加工中心,华人也很多,米国和表弟见了面,也有了住处,开始考虑去餐馆打工。几乎所有年轻人都是洗碗、切菜、切肉、炸油锅,非常忙碌辛苦。米国会讲家乡话,和表弟还有老乡讲话自然没有问题,米国上过初中,普通话也还可以,和其它省份来的中国饭店老板沟通问题也不大,但是米国不会讲英语,更不会讲法语、荷兰语。和欧洲当地人讲话连比划都弄不清楚,只能朝对方傻笑。米国虽然住在讲荷兰语的安特卫普,工作却联系在南部瓦隆区的一个城市,离法国不远,那里有江浙一带华人开的餐馆。米国被介绍到饭店打杂,刚到那一天晚上,突然听到外边喊:警察来啦!

   他吓得连忙跑到地下室,那里光线很暗,他顾不了角落里干净不干净,看见那里有两个纸箱子,就钻进其中一个,把另一只箱子套在头上,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他听见有人推门进来,还咳嗽了一声,又离开了。米国大气儿不敢喘,半小时以后才出来,蹑手蹑脚上了楼梯,老板说警察已经走了。米国垂头丧气地对老板说他也要走了。第一天打工就遇到这种倒霉事儿。老板挽留不住,只得给了他路费,又回安特卫普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幸运,这番在西方闯荡的经历,对于中国人和来自其它贫穷地域的年轻人来说,是人生中痛苦的历练,也是一番冒险。有的刚一下火车,就在布鲁塞尔南站被警察捉住,经常是被关在拘留中心或监狱里三个月,有的被放出来,有的被遣送回国。为了摆脱贫困而偷渡,严格说来是违法而不是犯罪,但是发达国家和国际社会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南北贫富悬殊差距的话,经济移民和偷渡就会源源不断难以截住。

   比利时拨出预算租借荷兰的监狱来放置非法移民囚犯,难民拘留中心也同样难以为继。巡警经常的盘查,如果身上没有任何证件,也只能将被查者带走。

  有一次在火车上,米国被四个警察逮住,其中还有一个女警察。盘问了半天,米国顾左右而言它,其实他一句没有听懂,而意思大体是明白的,其中护照一词他算是听明白了,递给对方火车票,警察直晃头。警察还要继续执行任务,也就将米国放走了。可是在那段时间里报纸登载着在比利时的邻国法国,警察闯入居民家巡查,受惊的一个来自中国北方的女子慌乱之中从窗户跳出,当场被摔死,警方后来声称不是抓她的,而是为了找另外一个人。

    米国也喜欢看报,而且是中文报纸不管是大陆的还是港台的,都看的津津有味儿,有时和不识字的老乡们聊起来,他们对海外奇谈和骇人听闻的消息不予置信,并且骂一句:“米国放屁!”

  米国花上几个欧元买报纸并不心疼,常看的是《星岛日报》《欧洲日报》《欧洲时报》《华商时报》,一个怀揣初中文凭的人,在欧洲人面前也不寒酸,试问有几个欧洲人掌握了三千汉字念中文报纸呢?米国周游列国在比利时安营扎寨,处江湖之远,却有庙堂问策之计,曰:中国不能搞西方那一套!他的老乡又忍不住骂一句:“米国放屁!西方不好,跑来干什么?”。

  米国的家乡,只是养殖海蛎子,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中国市场经济大兴。米国还到公海上,倒弄台湾走私来的万宝路香烟,后来海上的武警追查的越来越紧,也就放弃了这个生财之道,大摇大摆地在二十一世纪初晃到了西欧。每天考虑的当然还是多赚点钱在当地政府大赦时能获得一纸居留证安身。

   像米国这样的一批中国年青人,勇敢、聪明,能吃苦,可以说是优秀中国人中的一部分,但在中国社会,他们没有什么背景,只有像祖父辈那几代人一样,跑到海外谋发展,这也是一种无奈被迫的最好选择,在中国是要靠关系靠门路的,不是每个人都像中彩一样兴旺发达或飞皇腾达的,就是离家乡不远的省城或者稍远的北京、上海,都没有他们的位置,到了海外反倒可以赚些外快寄回家中。问题在于这批年轻人有婚姻有家庭甚至有儿有女,正是男人需要女人,女人需要男人的年头儿,却孔雀东南飞,万里寄相思,过起和尚尼姑的独身生活,能不痛惜可怜吗?    


有的乡亲也许比较幸运,家里有儿有女,若在海外再遇到另一个红颜知己,也可再创辉煌,张灯结彩,生儿育女,此齐之福也,有妻有妾。但是米国没有这种打算,米国的婚姻是被父母包办的,他是多少讲究点儿良心和责任的。那米国的老婆怎么办,月明星稀的夜晚,还不是辗转反侧,备受煎熬?但又不能统筹解决。 所谓情感方面的联系,只不过是将赚的一部分收入,寄回家中。这当然不是济燃眉之急,更不是聊解无米之炊,而是想从根本上改变家庭经济状况。

   像米国这样做油了的有经验帮厨,一个月可以挣到一千四百欧元的进饷,相当于一万四千人民币,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的帐面工资也不过这么高吧?比利时现在一个国家部长一个月可以挣到一万四千欧元的工资,相当于人民币十四万元。不过米国干的是力气的粗活,切菜、切肉,洗盘子碗筷,炸油锅,老板们也都是这么过来的,都是被人指使的,心里窝囊,也只能逆来顺受,活该如此。米国是南方人,喜欢吃米饭,菜呢,那么两盘摆在桌上,要是荤菜摆上桌子,也不敢多动筷,每家每户的老板、老板娘脾气不一样。现在世界粮食紧缺,非洲人饿肚子的很多,中国还有四千万人口在贫困当中生活,大米出口需要有配额,因为粮食安全涉及国计民生大事。至于泰国,是盛产大米的地方,品种多,质量高,在欧洲市场上的泰国香米有青龙牌,蝴蝶牌。和这些米争高下的有加利福尼亚生产的日本米,日本本土生产的大米也是上乘的,日本早已没有穷人,只有移民在日本窘迫难挨,在比利时的日本人混的也不错,只是一时不会中断的经济移民,还会像米国一样,环绕在十字架周围,涌向西欧和北美,像印度棋盘上标不清的大米粒,永远让经济发达国家头痛。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1 回复 tea2011 2015-1-18 08:31
不容易⋯
1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5-1-18 13:35
移民之路都很艰苦~
1 回复 亦云 2015-1-18 18:12
偷渡移民者的勇气和付出是无法言表的,无论来自哪个国家和种族,原因只有一个--在出生地无法圆梦,或者是无法生存
看过一位从非洲国家只身徒步穿越沙漠戈壁历经磨难偷渡到法国的13岁女孩,最终出道为法国顶级时尚模特的纪录片,很是感人。
一句话,偷渡者也是人,也该享受人一样的生活,和合法移民只是疏导同归。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0-21 07: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