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一中(中篇小说)4——6

作者:YXJ1999  于 2011-1-20 22: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4

    教务处。
    史玉芬气呼呼地坐在李若水斜对面的沙发上。
    史玉芬:你十二道金牌,急急地把我召来干什么?
    李若水:你不是明知故问吗?还有两个班英语,总得有人教啊。
    史玉芬:李大主任你可得搞清楚,现在是假期,是国家法定的假期,我是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更何况,教育局严禁补课,三番五次下达文件,白纸黑字。你们是不是阳奉阴违啊?
    李若水承认史玉芬的话又一定的道理,只好耐着性子解释。
    对于学校组织的集体补课,教育局三令五申加以严禁,有红头文件,有措词激烈的白纸黑字,你说得一点不假。“不怕县官,就怕现管”,哪个校长头硬角长,吃了豹子胆,敢与教育局捉迷藏?况且,学校组织的集体补课,并非两个蚂蚁谈恋爱,需要明察秋毫的眼睛才能发现。有的城镇中学,就在教育局的眼皮底下补课,那些成群结队背着书包上学的孩子,学校里上课的铃声,不想看、不想听都不行。还有些领导的子女本身就参加了补课,加上一部分不愿补课的学生的举报、投诉电话,装着不知道也很难。
    史玉芬说,既然知道,为何不抓不管?红头文件,如同儿戏?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教育局的权威难道可以随意挑战?难道总是“心太软”?
    李若水坦陈,这里有深层次的原因,也有一本难念的经。
    暑期的学生怎么办,谁对他们的成长负责?按道理,应该由家长、社区负主要责任,学校负次要责任。家长能不能负这个责,有的教育主管本身就是家长,知道当家长的个中滋味,能不能全天候陪同,即使全天候到底有多少作用?社区是个松散的组织,什么都管,什么都管不到位,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按常规,暑假应当让学生放松身心,扩大视野,增长能力。应当让他们贴近社会,贴近民众,贴近自然。应当让他们到博物馆,到图书馆,到阅览室,到微机房,到实验室,到真正的兴趣小组去,参加真正的社区活动,才能真正达到上述目标。即使从唯分数论出发,在相对完美的考试制度下,分数与能力应该成正比──分数是金字塔塔尖显性的东西,它以能力这些隐性的东西作铺垫、作基础,二者应该是相辅相成的。高分低能暴露了考试制度的缺陷,导致了教育评价的不公。
    李若水喝了一口水,继续他的话题。县市级的教育主管部门既不能对暑期的学生生活负责,又不能对考试制度说三道四;既要接受同级政府的教育评价,又要接受上级教育主管部门的教育评价,而评价的标准表面上不唯分数论,实质上是唯分数论。可以说,这类部门,既是受害者,又是执行者,进而成为变本加厉的推行者。
    史玉芬说,我不想听你的高谈阔论,也不听你念的什么苦经,也没有你那么高瞻远瞩,也没有你那种普度众生的情怀。你说对学生的成长负责,理论上绝对没有错。可是,李主任你也知道,现在的家长多难缠。收了一点补课金,马上举报电话满天飞。论坛上说得更恶心,教师变成了唯钱是图的小人,千方百计从家长口袋里掏银子。
    李若水说,我当然清楚,还有更恶心的呢,我就不说了。不补课呢,家长的电话都打爆了:“这么长的暑假,孩子在家干什么?看电视,把孩子都‘浪’了”,“人家学校补了,你们学校不补,开学时就掉了人家一大截,不在同一起跑线上”,“学校不补课,我们也得请家教,总不能让孩子‘荒’在家中”,“请家教比学校集体补课花费更多”……
    现在的家长是婆婆,老师变成了小媳妇,风箱里的老鼠,补也不是,不补也不是,史玉芬幽幽的说。
    李若水在座椅上仰起头,好像自言自语:骄阳似火,酷暑难当,亦或电闪雷鸣,暴雨如注,学生补课出现了安全问题,谁负责?毫无疑问,学校吃不了兜着走。教育局严禁补课有红头文件为证。与家长之间的“两厢情愿”一旦出了安全问题就变成了学校的一厢情愿,将会受到严厉的处分。学校暑假组织集体补课,确实是如走钢丝,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战战兢兢。补课获得的几两“银子”,与这种高风险相比,实在微不足道。学校暑假组织集体补课,是高风险低收入,家教是低风险高收入,家教对于高收入家庭,是九牛一毛,低收入家庭,就要砸锅卖铁。谁将学校逼上梁山、落草为寇,毫无疑问,是评价体系。考好了,校长脸上流光溢彩,教师也扬眉吐气;考砸了,校长灰头土脸,教师也无颜见学区父老,更不用说“上头”的批评,家长的责难。一好遮百丑,一差招万嫌。这好与差就在升学率这个“硬件”,就是学生的考试分数,其他的“软件”可以忽略不计。胡敬仁校长曾说,分数,决定了谁是英雄,谁是狗熊,分数,是学校的命根——话糙理不糙。
  家教,收入,尽管淹没在李若水的长篇大论中,但这些敏感词,深深刺痛了史玉芬的神经。
  史玉芬说,李主任,你有没有做过家教?
  李若水大笑,怎么没有做过?做得很少。不像你们英语老师数学老师什么的,是超级宝贝,珍稀动物。语文是个慢功夫,大家都那么急功近利,还想得起来补语文?——史老师,说句推心置腹的话,你家的情况我大体知道,老公的公司红红火火,车子房子也全了,何必风风雨雨走马灯辛勤奔波?
  史玉芬说,我不想依靠别人过日子,何况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史玉芬的心高气傲老师们都清楚,在英语教学上是块王牌。当年,从农村中学调新江中学,基本上是三个指头捏田螺,稳拿了。到新江市一中,只需过渡一年,是当年新江市主管教育的副市长的承诺。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第二年暑假,副市长调Y市当副区长了。人一走茶就凉,史玉芬的调动就搁浅了,粘在市一中这块跳板上,一粘就是十年。
  史玉芬特别瞧不起新江中学一些老师的嘴脸,一嘴的重点名校,一脸的自以为是。实际上就是那些走后门拉关系滥竽充数的家伙,那些从名校走出来的自封的名师自封的王牌,那些不学无术的用下巴看人的货色。史玉芬特别恨狐假虎威,又离不开这些狐狸背后的老虎牌子,自己也得狐假虎威。办小班补课,还得这些半真半假的名校名师,家长就是冲着牌子送孩子来的,伪劣的名师当老板,史玉芬只能寄人篱下做打工仔。大头几万几万的被牌子老板不费吹灰之力拿去,辛勤打工的真王牌只能拿小头,近万元的收入,想起来就窝火。
  李若水说,我特理解你的心高气傲又不得不寄人篱下。一个老师的名气名望,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有时又不是,命运有时候特别会捉弄人。不过,关键的时候,还是要把握好自己,千万别跟自己过不去。你也知道的,晋升高级职称,凡参加有偿家教的,一票否定,当然了,如果自己没有对立面,就没有那一票。但是,老天爷只合了一半的人缘,何况我们这些凡夫俗子。
  史玉芬笑了,李大主任,你可别老是吓我,我这人胆子挺小的。不就是个破高吗,升不上就不活啦?许涤非老师那么德高望重,业务那么精湛,业绩那么突出,今年就退休了,不也没有评上啊,人家不也活得好好的。
  李若水说,你拿许涤非老师比,就差远了。——你别不服气,我是说你的气量,比不上他一半。他把一切名誉名望名气,看得很淡然很淡薄。如果你是他那样的遭遇,早就跳楼了。
  史玉芬承认自己比不上许老夫子,但认定老夫子太迂,生活没有激情,生活质量太差。李若水说你大错特错,许老师生活得很充实很投入很激情,你没有那种境界,当然没有那种体会,各人的选择是不一样的。
李若水停止闲扯。史老师啊,谁叫你是王牌军呢,高三的大梁肯定要你挑了,学生们都踮着脚盼你呢,你可不能当甩手掌柜。
  史玉芬不以为然。离开我市一中就玩不转了,你别拿出骗年轻老师的那一套,我可不吃。有了重活累活马上就想到我,没有了就让我一边晒去。
  李若水知道她话中有话,在提拔副教导这件事上,学校选择了更年轻的杨扬,而多年的教研组长功底更深厚史玉芬却靠边了,个中原因太多太复杂,李若水当然不能直说,怕缠上了就说不清,就选择性地做了回答:有了重活累活肯定想到你,谁叫你是大家公认的骨干呢,有了你高三英语这一块我就放心了。再说,你不上高三,家长还把我骂死臭死?
  史玉芬说,杨扬呢,她怎么不上?
  女人对女人总是耿耿于怀,史玉芬对年轻的女教导特别耿耿,不愿意跟她一个年级组。李若水似乎看透了史玉芬,告诉她杨扬今年下高一。这时候,李若水又想起老校长胡敬仁的一句名言:臭屁不响,响屁不臭。史玉芬发完了牢骚,一定会认真负责的一路走下去。

  5
  

  聚餐会在教工食堂举行,总是在假期结束新学期正式开始的日子。
  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其实学校也一样。毕业的学生近800人,新招的高一750人。老师呢,三个退休,五人调出,九个新聘。欢送退休的调出的,迎接新聘的,送旧迎新的聚会每年都是一个固定的模式。
  刘玉松李若水等一帮人走进食堂,眼睛突然一亮,嗬,怎么跟往年不一样呢,原来今年挂了几盏灯笼,在壁挂式空调的吹拂下微微颤动,营造出一派温馨的气氛。食堂承包人徐伟满脸堆笑,一边引导:校领导往这边。刘玉松嘴里应着,大家随便随便,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可大伙儿还是很快的同类项合并,退休调出的凑到一起,新聘的立即组成了一桌,其余的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李若水朝新聘老师那一桌扫去,一眼就看到了曹芳吴天度。正好吴也向这边看过来,两人会心一笑。在新聘的老师中,最没关系最无背景的就是吴天度,因此,尽管专家组很一致李若水很赏识,教育局还是把吴天度毫无悬念的刷掉了。李若水跟吴天度素无交往,但还是对着刘玉松大吼了一通:什么阳光操作,什么权力下放,什么学校把关,全是胡扯;什么不讲情面专家到场,全是忽悠。刘玉松哈哈大笑,你怎么端起冲锋枪朝我扫啊,好象我愿意那样。李若水还是不依不饶:你是不是犯了万林森说的校长软骨病,这顶乌纱帽就那么重?刘玉松说,我们今天就不犯软骨,下午就去教育局。
  两人到了教育局,先到教研室找到戴林,相互补充说明了原委。李若水最后说,你们把什么人塞进市一中,我们不管,但我们要的人要给,我们跟吴天度绝对非亲非故。戴林说,你不要你们你们的,教研室不管人事安排。人事科的一帮老爷眼睛都是向上的,除了局长,教研室的话哪里听得进去。吴天度这人我熟悉,确实是块好料子,我听过他好几次课。听他校长介绍,还是优秀班主任。——既然我分工在市一中,我还可以名正言顺的找局长谈一谈,后事如何,不得而知。现在看来,戴林的话在教育局还是很有分量的。
  往年的聚餐会,胡敬仁总要讲上一大堆废话套话,结束的时候,大家还得不情不愿拍几下虚情假意的手掌,李若水私下对刘玉松说,吃顿饭总不能清静不能尽兴,不说话别人会把他当哑巴啊,当官的就会装腔作势。因此,今天晚上刘玉松就不敢讲什么。刚端起酒杯,刘玉松就跟大家打招呼,对不起诸位,我们要出访。悄悄拉了李若水的衣角,李若水心领神会。
退休调出的那一桌,无疑是今天晚上的重头戏,而许涤非老师则是重中之重。
  许老师在市一中一干就是32年,是邵清泉校长的爱将,也是刘李二人的恩师。学习委员刘玉松数学特好,受表扬特多,他后来选择作数学老师跟许老师不无关系。语文科代表李若水语文特好数学特臭,挨批评最多,因此对许老师敬畏有加。许老师上课很有个性,从来不带教本教案教具。随手一画就是一个圆溜溜的圆;垂直线、三角形随手拈来,下课时赵二刚曾经用量角器一顿测量,回到座位后说老师真是神仙。但神仙也有头疼的时候,他最头疼的就是李若水。李若水其他都好,解析几何还可以,一到立体几何,这立体一到平面上,他就搞不清东西南北。许涤非对着几何模型,甚至用到了从来没有用过的土办法投影,才把李若水从立体阴影中解放出来。李若水的老子让孩子带给许老师两瓶酒两条烟,李若水被骂得狗血喷头,后来送给他二斤地瓜干,许老师才笑纳了。
  刘玉松则是在工作之后,挨训最多。其实刘玉松在许老师的帮助下,进步特快,三年就成了教学骨干,公开课获得了广泛好评,青优课比赛全市一等奖,只是许老师要求太高,容不得半点瑕疵。刘玉松向李若水诉苦,李若水哈哈大笑:你弱智啊,只有你父母才那样训你,别人还不愿意呢,许老师是父母级的人物,你生在福中不知福。
  两人的出访的第一目标就是这位父母级的人物,酒杯举在手中,千言万语竟不知从何说起,一向口若悬河吹牛不打草稿的李若水竟然木讷,还是刘玉松先开口,他真诚地说:许老师,您家在乡下,任何时候进城,学校就是您的家,常回家看看看。李若水接过话题:许老师你进城就到我家坐坐,我们家徐小娜烧的菜,还合你的口味吧?说话间,工会张主席,政教处王主任,副教导杨扬等一干人全都围过来等着敬酒。王主任扯起炮筒子:李主任可不能太私心,许老师是我们学校的宝贵财富,那么多年轻老师等着他传经送宝呢!
  门卫宋老伯从食堂门口挤进来,背着个大背篓,挺滑稽的样子:许老师啊,听说你退休,你先前的学生,送了好多东西,我记不住他们的名字,让他们写着呢。说着,就从背篓里一一往外拿:孙浩,送你的护膝;林磊的,皮背心;李强的,特种保温杯;区姗姗的,小收音机;熊英的,MP3……李若水也看到了王有才送的高丽参,赵二刚送的养生保健的书籍,对刘玉松说,这两小子,良心还没有大大的变坏,张志远这小子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许老师只是连声说,谢谢,谢谢,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送走了退休老师,调出的老师,一帮人凑到校长办公室,痛痛快快宰刘玉松,放校长的血。刘玉松从抽屉里掏出几包中华,扔到茶几上。又口齿不清的吩咐杨扬,叫她帮大家泡点茶,橱柜里有龙井。陈元赶紧说,这后勤服务工作,还是我来。
  刘玉松今天肯定喝高了。胡敬仁敬酒的时候,他自己可以不喝,强迫别人喝干了,刘玉松刚接任一把手,还没有这个资历,特别是对待退休教师,没有半点弄虚作假,而且跟许涤非老师,连续单放了三杯。
李若水平时比较严谨,不敢多喝,他知道自己喝多了就精神亢奋,容易失态失言。但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补课的学生军训的学生都放假了,学校没有学生,就没有后顾之忧没有牵肠挂肚的事儿,可以尽兴尽情,认真地跟退休老师,跟军训的教官喝,不到一个轮回,就把自己灌晕了。吴天度敬他酒的时候,他已经不称人家吴老师,而是说,兄弟,今天喝多了。到了史玉芬那一桌,跟史玉芬碰杯,居然说成了交杯,不知道脑子里那根线路短路了碰相了,大家起哄。史玉芬大笑说,好啊,今天就趁着大家的面,跟你交杯了。不过,你得先回家,把你家那位徐记者先休了。大家哄笑说,今天晚上要跪搓衣板了。史玉芬说,现在流行跪键盘。
李若水现在确实不敢回家,倒不是真的怕跪搓衣板,他酒多了就容易说一些平常不想说不愿说不敢说的话,嘴上少了站岗的,其实,头脑还清醒。酒多骑车肯定是不安全的,胡敬仁两根肋骨的教训记忆犹新,不如在办公室吹牛去去酒气,其他一部分人大概也是这种心态。
  王一鸣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一边挤兑刘玉松:刘校,这香烟一支一支的抽,很不爽,不如每人发一包。
  刘玉松说,这就奇了怪了,不一支一支的抽,难道还一包一包的抽,你把自己当成大烟筒啊。
  王一鸣说,也不是。带回家抽,抽到烟就想到你。
  刘玉松说,是啊,烧得青烟袅袅,看,这就是刘玉松——是不是特盼望我进火葬场啊?
  王一鸣绕不过刘玉松,就转向拿李若水开涮:李主任,今天喝酒很有收获,喝多了一个兄弟,还喝出了桃花运。又对万林森说,你们工会应该促进促进。
  万主席说,工会只帮助未婚的青年教师牵线搭桥,对婚外情只有促退,没有促进。
  杨扬对史玉芬所说的“把你家那位徐记者先休了”特别感冒:徐记者是负责访谈类栏目的吧,明天就可以出一期,正标题是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副标题就是市一中学生恋爱成风,有其师必有其徒,或者青出于蓝胜于蓝。
  刘玉松说,好的学不会,坏的一学就会。
  李若水大笑,什么叫无中生有,什么叫三人成虎,过去教这些成语还比较抽象,找不到合适的例子,今天有了活生生的教材。你们继续编排吧,编故事是文人的强项。电视剧总要撒点爱情味精,学校生活太憋闷,也得来一点。
  胡吹乱侃了一通,刘玉松基本清醒了,李若水也不再亢奋。刘玉松问:万主席,退休教师怎么安排的?
  万林森问,你指的那一方面?是欢送仪式吗?还跟往年一样,教师节的时候,把他们请过来,然后租一辆大巴,敲锣打鼓的送他们回家。
  陈元插话:光荣退休的匾额已经准备好了,字也题好了。
  是不是再准备点礼物,这些老人家在学校工作了一辈子,我们总得认真表示表示?刘玉松好像自言自语。刘玉松今天没有给许涤非单独送点礼物,有些内疚,同时,他又安慰自己,作为一校之长,单独送许涤非恐怕不大适宜,以后机会多的是,总能补上。
  张主席说,给他们每人准备一条羊毛被,怎么样?老人家冬天总是怕冷的。
  李若水在物质方面比较超脱,他更注重精神层面的东西。他有个想法,就是只要老人家愿意,让他们有时间到学校走走、坐坐,帮助青年教师成长,促进学校工作。他最感慨的是,那些毕业了那么多年的学生,还记得许老师膝盖的旧伤和他的老胃病,一个人让别人一辈子记住,一辈子感激,是多么幸福的事情,是任何金钱买不来的。他把这些个想法感慨根大伙儿说了说。
  王一鸣说,你们注意到一个现象吗,对许老师心存感激的,是70后居多,80后也有,而90后全无。
  李若水说,这也不奇怪。现在学校收费太高,择校、转学、借读、补课,那一样不收费,尤其是择校生这一块。教育跟金钱挂钩,学校还有什么权威,教师还有什么崇高,教育还有什么威信。教育失去信任,就失去了根基,教育的功能就荡然无存。你哪怕让学生自己到书店买本教辅用书,家长第一个想法,是不是老师跟书店暗中联络,拿回扣什么的。
  刘玉松又问,实验班的分班工作怎么样了?
  杨扬说,这些家长夜真能胡搅蛮缠。先问是不是另收费,是不是选本年级最好的老师教,我给他们明确的否定,他们还是不信。潮水般的涌进了152人。我又给他们解释,这个班是素质教育的实验点,他们还是不理解。我就跟他们说白了,就是多劳动多实践,不是为分数而学习。他们感到奇怪,上学不为分数为什么,他们的子女才不去做什么素质教育的试验品,又潮水般的退了,剩下48人。
  李若水说,学校的每一项举措,家长都怀疑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动机,是否借机捞钱。
  刘玉松问杨扬,戴林主任的什么外甥女放在哪个班的。
  杨扬说,你说的洪露露啊,没有人要,只好放在我班上。

 

  6
  

  9月1日早晨,戴林来到市一中校长办公室,对刘玉松说,我今天是公私兼顾啊,先把活宝外甥交给你们,然后看看开学工作。
  刘玉松赶快打杨扬的手机,可是杨扬关机了,可能她已经进了教室。
  戴林说,不急不急。
  刘玉松说,江苏高考跟广东不完全一样,现在在这里借读,将来高考可成问题。
  戴林说,高考的事情看以后的发展再说。——她妈妈是我的一个堂妹,也是新江市人。她爸爸是广东的,在深圳那边做生意。她妈妈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着找我,要把孩子交给我,我没有办法,只好找你们了。她妈妈的要求,只要这孩子不吸毒不得爱滋,不管她考得上考不上大学。我给他们讲了,孩子在这里只是借读,没有学籍,如果违反学校纪律,随时准备走人,我也不给你们学校出难题。现在人还在传达室呢。
  刘玉松拨了个内线,叫宋老伯把人叫来。早读课下课铃声响了,刘玉松赶忙召杨扬。杨扬刚进门,洪露露跟她妈妈也进来了。杨扬盯着洪露露的头发看。戴林笑了:欣赏珍稀动物啊,昨天还要难看了,一个爆炸式的火鸡头,红的绿的。我跟露露说,新江市不是深圳,还比较传统保守,你这个发型,到大街上走,回头率特高,会造成交通堵塞,到学校上课,会影响老师情绪。这不,全部染黑了,发型改造了,就不伦不类。露露尽管脸色苍白,两眼发直,但还是对着杨扬吐了吐舌头,算是跟杨扬打了招呼。
  杨扬带走露露,刘玉松准备汇报。戴林说,若水呢,有没有课啊?玉松边呼若水边回答:他上午没有。  若水一到,戴林说,随便转转吧,不搞繁文缛节。
  刘李二人知道,戴林副主任的随便转转,是他的口头禅,千万马虎不得。
  戴副主任原来是一个农村中学的校长,教学管理教学研究都是一把好手,从不追求什么轰轰烈烈,实干精神一流,跟邵清泉校长有一比。可突然间调到教研室,说是强化全市的教科研领导,他的位置被市常委一个亲戚顶了。戴林倒也坦然淡然,踏踏实实的做教研工作,好几篇文章上了《中国教育报》《中学语文教学研究》《文史知识》等,是全市最早的最实至名归的语文特级教师。
  整个教学楼窗明几净,桌椅摆放整齐,作息时间表、课程表、值日生表张贴得统一划齐。在高一(2)班,还看到了第一排正襟危坐的洪露露。高三年级,学子们正埋在书堆中,很浓厚的学习氛围。
  在通往实验楼的空中回廊上,戴主任说,高三学生的教辅用书是不是太多,不能由着老师们狂轰滥炸,各科抢占时间,形成恶性循环,不能做事与愿违的傻事。一个学科由老师推荐用一种教辅书就行了,而且要求学生做的题目,老师一定要先做,有选择的指导学生练习。
  实验楼的左下角是文印室,纸张被印刷机拉出刷刷的声响,戴林向里扫了几眼,问,文印室是不是换人了?
  刘玉松边走边回答:是的,是原来跟在总务处陈元主任后面搞采购的工友,买的东西价格高质量差,大家很有意见。
  所以,就把他贬到这里来了?戴林笑笑,这个工友一肚子意见呢,机器跟在后面遭殃,根本没有保养,吱吱咔咔的,另外印刷的成品摆放得够乱的。——你们得跟他谈谈,不是一贬了事,一旦组织大规模的考试,文印室一团糟,学校还不乱套了。
  李若水接口说,让陈元主任找他谈话的,不知道谈了没有?
  戴林笑笑,这思想工作你们俩随便哪个都可以做,就是不能让陈主任去做,他适合做具体工作。
  李若水有一次,跟在戴林后面,也是在学校“随便转转”,戴林看到陈元拎着两瓶开水匆匆忙忙往小卖部赶,戴林问他这么急忙干什么,陈元说,胡敬仁校长等着用。戴林笑着对李若水说,什么时候共产党的总务主任,变成了校长的家丁了?
  学生大饭厅,三人鱼贯而入。从一楼到三楼,食堂里师傅们都客气地向他们打招呼。戴林看到所有制度都贴上了墙,消毒柜消毒液配备齐整,生菜熟案划分清楚,环境卫生有板有眼,什么都没说,走下楼去。
  李若水看戴主任大体满意,就趁机说,现在大家对食堂承包者一块,一肚子意见呢?
  戴林笑笑,哪方面的?
  刘玉松问答:承包费。
  李若水说,物价涨得比火箭还快,承包费呢,像北极冰川,几千年不变,大概还是十多年前定的,每年每个承包人上缴5万。
  戴林问李若水,你的意见呢?
  李若水说,我的态度很明朗,应该涨,水涨船高。现在拿百元钞票上菜场,用起来就跟10年前十块一样。提高承包费,他们不干,就向社会招标,谁出价高就给谁。
  戴林问刘玉松,胡敬仁当校长的时候,老师们有没有对这个问题提意见?
  刘玉松说,前几年老师们提得厉害,这几年反而没有人说了。
  戴林说,提了也白提,说了也白说,浪费感情细胞?
  刘李二人笑笑:差不多吧。
  戴林说,刘玉松刚担任一把手,就把以前所有积压的问题,一盘子一盘子的端上来了,既是对你们道德态度的考验,也是对你们智慧能力的检验。你们得一盘子一盘子的吃,吃多了肯定消化不良。那么多问题,不解决不行,不解决就失去民心。一下子解决,也不客观。先易后难,大家讨论,成熟一个,解决一个。
  李若水说,这里的三个承包人,没有一个不是皇亲国戚,方方面面的关系复杂着呢。
  戴林顺着他的思路继续:也不要把所有问题的解决,都称之为改革,如果一改一革,比以前更糟糕,还不如不改,有的时候,改良比改革更实际更重要,而改良这个词,偏偏许多人不喜欢或者不敢喜欢。食堂承包费的问题,我看可以缓一缓,这些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动作,现在考虑得还不成熟。食堂这一块,最重要的是食堂卫生和食品安全,一旦出了安全事故,学生吃出了问题,现在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家长还不把你们吃了,即使把承包人抓去坐牢,也无济于事。卫生防疫站的每次检查,你们都要认真配合,千万不能做官样文章,把制度往墙上一贴了事。
  前面一座小桥,左边有假山太湖石和新林亭,右边是小卖部。齐英在门口,大声请他们进去喝点水,李若水也建议随便转转的人随便坐坐。戴林径直朝学生宿舍楼走去,说,看看军训的成果有没有保留,小卖部暂时还是不去坐为好。你们大概也知道,监察科局长室收到一大堆举报信。有的说齐英是二校长,也有说齐英是垂帘听政,小卖部是总务处的储藏室,是教导处的后花园——你们学生的教辅书,是不是也由小卖部直接进货?
  教育局不是明文规定学校不得直接向学生推销教辅用书吗,教导处才不去惹这个腥气呢。李若水说,所有的教辅用书都是科任老师推荐,学生自由购买。
  自由购买最后就演化为小卖部直接发行?戴林说。刘李二人笑笑,算是回答。
  戴林询问实验班的情况,李若水如实作了汇报。
  戴林说,实验班实际上没有实验,跟省教育厅的新课程改革相一致,只是人家在敷衍,我们实实在在的干而已,大方向没有错,就应该坚决的干下去。教育如果没有激情没有理想,没有诗情画意,跟木匠瓦匠工程技术人员没有什么差异。工程技术人员干的是批量化生产,我们是一个一个的雕塑,去除多余的部分。
  李若水笑言:性善论。

  送走戴林,二人回到办公室。刘玉松说,往年的开学工作检查,就是在办公室听听汇报,吃顿饭就算了。这戴主任,随便转转,让人转出一身大汗。他拿遥控器把空调调得冷气特大。
  李若水说,别看王局长说话轻飘飘的,精着呢。派戴林来,不显山不露水,好像有点对你不信任,实际上,也是对你的爱护和关心。
  刘玉松说,戴林这人太精明太深刻,容不得一点花架子。不过,对你还是很赏识的。提你做副校长的事情,也跟他说过,报告也是让他转交的,不过他强调校长只有建议权,副校长的任命还得局长办公会才能拍板。交上去那么长时间了,今天他怎么只字不提?
  你知道我这人很懒很随遇而安的,对做什么官也没有什么兴趣,你别放在心上。李若水说。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0 回复 浪花朵朵 2011-1-20 23:13
估计作者在中学工作过。
0 回复 BL_518 2011-6-9 07:39
“女人对女人总是耿耿于怀”——有点意思~~~~~~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02: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