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市一中》7

作者:YXJ1999  于 2011-1-21 09:4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7

  张志远从广东到广西,然后是甘肃宁夏青海河南,现在飘到了李若水的办公桌前面。
  李若水说,你小子,把儿子往这里一扔,自己就随心所欲的飘,我前世是不是欠你的?
  张志远说,谁叫你是哥们,放你这里就等于在家里,比家里还好,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们父子两代,可是对市一中忠心耿耿——晚上还到君来怎么样?
  李若水说,就免了吧,你看我这里还有一摊子事呢,就到食堂,我请客。
  二人到教工食堂坐定。张志远说,现在鸟枪换大炮了,跟我们那时候没法比,             20年了。李若水说,我们那时候,一共才12个班,现在呢,45个班了。
  徐伟赶快过来问,一共几位领导?
  李若水说,大概就三五人吧,记在我帐上。
  徐伟说,看你说的,就小看我徐伟了,就不让我徐伟有个表现的机会? 
  赵二刚进门了,你们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只有家长请老师的,哪有学校请家长的?——玉松呢?
  李若水说,他要等到上晚自习,转一圈就过来。
  赵二刚说,重要人物总是最后闪亮登场的。
  刘玉松大步跨进门:二刚同志,别怪话连天,我现在就闪亮了。
  赵二刚对张志远说,把你家张翔叫过来一起吃饭算了。
  张志远说,跟老师在一起,不太方便吧?
  二刚:现场教育,现场办公,你到哪里享受这特殊待遇啊?太子级别的。
  刘玉松呼吴天度,问他有没有时间过来吃饭,顺便把张翔叫过来。吴天度说有晚自习督班。李若水说,今天是杨扬值班,叫她顶一会儿。就呼杨扬。杨扬在电话里鬼叫,你们吃饭,叫我服劳役,有什么好处?
  二刚说,你就说送给她一个情人。
  李若水在电话里说,送你情人巧克力。
  吴天度张翔一起过来了。张翔跟张志远一个模样,人见人爱的白面书生,个子比他老子还高,只是很单薄。张翔一个一个的叫过来,跟吴天度一起,坐在一个角落上。
  刘玉松说,大家随便吃。问吴天度,班级人数有没有稳定下来。
  吴天度说,有一个女生要出去,家长的意见,学生不原意,有5个想进来,包括杨扬主任班上的洪露露。
  二刚说,张翔,你觉得在实验班怎么样,实话实说。
  张翔只是腼腆一笑,并不回答。
  张志远说,这孩子本来就话少,跟你们在一起,更不愿说话了。
  吴天度说,高中生特别要锻炼口语交流,将来做了董事长,也得自己讲话,即使讲话稿是秘书写的。
  二刚说,张翔,这里都是你爸爸的朋友,有什么说什么。
  李若水说,我也特想听学生的真实反映。
  张翔说,就是跟以前不一样。
  二刚说,怎样不一样,你说具体一点,既是对学校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你别有什么顾虑。
  张翔说,以前的老师整天讲学习、分数、名次,都听出老茧了。现在老师一有时间,就带我们劳动锻炼实践锻炼体育锻炼。
  二刚说,问题的关键是这些锻炼你有没有收获触动?
  张翔说,我也说不清,只是比以前有兴趣。
  吴天度说,触动还是有的。上次去建筑工地,我没有给他们明确的任务,只是大体上布置了一下,注意安全,慰问工人,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结果呢,一个个戴着安全帽,还挺像回事儿,戴了手套的女生还是磨出了水泡,有的男生逞强不肯戴,手上打出血泡。
  张翔说,我戴了手套,就是什么事都没有做。
  张志远说,哪你去干什么的?
  吴天度说,他们那一组,两女生就张翔一男生。老师傅不肯让他们递砖块拎灰桶。他们就给师傅们打洗脸水倒冷开水,两女生就把她们制作的卡片送给工人师傅,说是献给世界上最可爱的人,有两老师傅居然哭了,说,孩子,读书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你们生在福中要知福的。张翔,你作文里写全是真的吗,有没有虚构?
  张翔说,班主任,全是真的。
  二刚笑着说,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再加一条,世界上最好的教育,就是原生态的,原汁原味,自然环保,没有任何做作,没有任何豪言壮语,出自肺腑。
  吴天度和张翔匆匆扒完饭,就告辞了。
  二刚说,中国的农民工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只要给一点点关怀,就感恩不尽。中国的学生,是世界上最圈养的,让他们走出去,不娇生惯养,也许将来有点出息。志远,你现在总放心了吗?
  张志远说,我本来就积极支持的,这孩子在家里总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爷爷奶奶妈妈把他惯的不象话。
  二刚说,招待家长也不能吃白饭,你们俩也不要像国务院总理,日理万机,该放手的放手,来两瓶酒。
  刘玉松叫徐伟。徐伟说,食堂只有泸州特曲,要不,我出去一会儿?
  二刚说,泸州特曲好,特对味。志远啊,最近飘了半个多月了,是不是在当地搞房地产,到外地卖假药?
  张志远说,你看你看,说得多难听,什么假药?治不好病,也吃不死人,比中国食品安全多了。另三人大笑。
  张志远说,你们别笑啊。你们以为卖的是假药,大大的外行。便宜的老药加上点新成分,换上个新名称,只要有批文,就是真药。你们以为报纸电视公布了一大堆降价的药物,患者就能买到便宜的药了,统统大忽悠,这就叫公布死,一公布就死。医院没有利润,不进货了,药厂也不生产了,药店当然买不到了,尼姑看轿子空欢喜。
  二刚说,出厂5块的药,到了患者手中,起码150块。医院太黑,药商太奸。
  张志远说,这中间养活了多少人,增加了多少GDP,刘校长家钱大夫就是医生,她也知道的。
  刘玉松说,医药不分,以药养医,如果没有药品的利润,医院就活不下去了。中医院的医生活得真累,又不是附院、一院的医生,跑出来牛气哄天。
  二刚说,手伸得太长,也没有好处。一院的前院长、药剂科的主任俩药耗子都被抓了。
  张志远说,从院长到一般工作人员,从主任医师到普通医生,从药剂科长到会计出纳,一直到药房库房的结算员,哪一个没有拿好处?只有权力大小利润大小的区别,要抓也抓不完,要动真格的医院就玩完了,还不把监狱塞爆了。所以5块的出厂价到150的零售价就不奇怪,中间环节太多。——班主任那里是不是要给他打个招呼。
  刘玉松说,不需要。这小伙子,用若水的话说,是个教育理想主义者。整天跟学生泡到一起,没日没夜的,对学生也不分彼此厚薄,威望很高,学生对他评价很好的,当初,若水的选择是对的。
  二刚说,你们也不要只顾要人家卖命,也得关心关心人家。
  李若水说,他老婆还在农村初中教学,现在要想调进城,没有背景比登天还难。要不,二刚,你帮帮忙?
  二刚大笑:我算哪根筋?你们犯了事,让我从局子里捞人还差不多。
  李若水说。许涤非老师退了,你张志远也不出来冒个泡,是不是还对老人家耿耿于怀啊?
  张志远说,太冤枉人了,我感激还来不及。出差前刚知道,又走得匆忙。
  二刚说,现在说的还像个人话。当年你跟班花谈恋爱,许老师恨的咬牙切齿,朝你吼过,感情不断,高考无望。你还是大班长啊,原来基础那么好的,不幸被许老师言中了。
  刘玉松说,我有个问题还真想不通的。你成绩那么好,又积极的帮那班花补习数学物理,按道理应该水涨船高啊,怎么那小妮子考上省重点,自己却摔的鼻青眼肿?
  二刚说,这也好理解,就像到水里救人,把别人救上来自己却淹死了,这样的例子很多的。
  李若水说,你这个比方不对。救人者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被救的推上岸,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才淹死。把知识传播给别人,也丰富了自己,就所谓教学相长相得益彰相辅相成。知识不是金钱,掏给别人自己就没有了。
  二刚说,你分析得也对。但我也有疑问的。一般情况男女生谈恋爱,早期男生屁颠屁颠大献殷勤,一旦成功了,男生就很洒脱,女生开始不可自拔,陷得很厉害,恍恍惚惚,对学习影响很大。有些男生谈恋爱,学习成绩反而突飞猛进,是典型的爱情动力发动机效应,怎么到了张志远这里就反了呢?
  李若水说,你个刑侦专家怎么充起爱情专家了。我来告诉你们。张志远是真投入,许老师骂他狗血喷头也死不悔改,阳奉阴违。那班花一开始就是假的,利用志远数理特别好找个贴身贴心的家教。班花文科特强志远文科又差,志远托起了班花自己就沉下去了——如果是真心相爱,班花就应该帮志远补英语的。志远,我说的对不对?
  张志远说,猴年马月的事情,你们还真的能扯。不过当时鬼迷心窍倒是真的,什么人说都不听,九头牛也拉不回头,自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其实屁也不是,只是个被利用的货色,还乐得屁颠屁颠的。我复读了两年,还是没考上,班花连信都不愿意写了,连句鼓励的话也懒得说了,我才真的明白了。
  二刚说,你今天来看儿子啊,又不是来重温旧梦。
  张志远说,南柯一梦,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最近跟几个哥们喝酒吹牛,其中也有规划局的,东北新城区的开发并非空穴来风,开发商盯着你们市一中的那块闲置地眼睛发红了,教育局又不肯让,市政府究竟怎样拉动,说不定又在动教育这枚棋子,打市一中的主意,现在谁也说不清。但味道还是出来了,朱自清怎么说的啊,荷塘里面的清香,仿佛远处高楼的渺茫的歌声似的,隐隐约约,若有若无,时有时无,反正香味肯定是有的,关键是看你是否认真体会。反正我是闻到了,市一中及其周围,到处都是钱的味道,味道好极了。
  二刚说,两位校领导有什么情况,可得早点跟志远这商人通个风透个气,又不是什么违反原则的事情。
  刘李二人说,真的不知道。
  张志远说,他们对生意不敏感对金钱不敏感,等到他们知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各人的强项不一样,你就不要赶鸭子上架。
  二刚说,好你个张志远,你的鼻子是不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到公安来可以当警犬了。
  张志远说,你就饶了我吧,我对金钱很敏感,让我闻毒品,就是选择性失明选择性鼻塞。

  把赵二刚张志远送到校门口,保安急忙拉开大门。二刚说,这门,什么时候该装自动的了,老土。宋老伯闻言,匆忙赶出来打招呼,跟二刚道别:赵政委,什么时候有空,过来坐坐。
  刘李二人听了,很不是滋味,刘玉松说,这小子,从公安局副政委的位置上贬下去,也两年多了,怎么还没有官复原职的迹象。李若水说,他总是率性而为,信口开河,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刘玉松说了句太天真了。李若水想,天真如果是对一个小孩子肯定是赞美,对一个40左右人怎么也不能说是个表扬。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宁静千年 2011-1-23 03:57
沙发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 13: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