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市一中》9——10

作者:YXJ1999  于 2011-1-21 18:3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9

 

  10月5日,吴天度的实验班,乘着两辆大巴。开往滨江公园,李若水杨扬压阵。

  这是国庆长假前定下的一个计划。李若水按惯例请示了刘玉松。

  刘玉松说,今后此类事不要搞什么请示汇报的,我也无法回答你。你现在跟我请示,我呢,学校的重要活动,就得向教育局请示。我向教育局请示了,他们就得给一个批复:请市一中校领导酌情处理。还要带上一句,强化安全教育,落实安全措施,确保万无一失。这不,皮球又踢回来了,还得给一个紧箍咒,谁能确保万无一失,最好的方法是坐在家里,那里都别去。

  李若水想想也是,当校长也挺难的,尽管实验班由自己主管,出了问题还得校长擦屁股。万林森娶媳妇的事情,刘玉松确实帮了许多忙,李若水觉得刘玉松挺厚道特宽容的,不是万林森所说的滑头,两人现在不紧张了,李若水很高兴,就跟刘玉松笑笑,表示理解万岁。

  在车上,三人又把活动方案作了详细的推敲。李若水说,戴林主任有一句名言,从细节看问题,一看一个准,大概从细节决定成败贩过来的。杨扬你负责北大门这个片,我呢在南大门,吴老师居中,两边策应。

下车后,李若水匆匆往南大门赶,杨扬笑着说,早着呢,学生从我这里下车,不到12点,到不了你那里。

李若水还是匆匆赶到南门,不到指定位置,他就不踏实就难受。

  滨江公园建在新江市和Y市交界处,沿长江北岸西北东南向展开,大约有两三公里。这天是长假的最后一天,公园里游人还是很是很多。李若水站在滨江大道的一个突出的高坡上,这样,他很容易看见学生,学生也容易找到他。

  他看见戴林和洪露露的妈妈一行三人走过来,就向他们招手。戴林向李若水介绍洪露露的爸爸,洪爸爸说着广东普通话,使劲跟李若水握手,把李若水握的生痛。

  洪妈妈说,她爸爸从广东飞过来,本指望一家人多聚几天,可这孩子说学校有活动请不了假。

  李若水笑着说,别听她瞎编,吴老师说了,没有时间的就不来,说一声就行了。

  戴林说,孩子愿意和同学在一起,是好事,长期泡网的孩子,容易孤僻。

  洪爸爸赶紧说,就是就是,参加集体活动公益活动对孩子有好处。本来孩子转实验班的事,她妈妈要我拿主意,我就说了,尊重孩子的选择,现在这孩子,脸色红润,眼睛有灵气了。

  戴林说,不吃摇头丸了,不没日没夜的泡网了,脸色苍白,两眼呆滞自然就没有了。

  洪妈妈说,我们不指望这孩子成才,只要成人就谢天谢地了。戴林笑道,成了人离成才就不远了,而不成人恐怕成才也难。

  正说曹操,曹操就到。露露等五六个同学乘着游览车过来,打着V字型手势。洪妈妈说,你拾垃圾的呢?露露说,我们正熟悉环境呢。一路嘻嘻哈哈的远去。

  戴林说,好玩是孩子的天性,新鲜劲儿一过去,就能干点正事了。

  空中,有几个人朝这边嗨嗨的大叫,一边使劲摇手。站在高坡上李若水他们几个,也看清楚了缆车吊舱里的市一中的校服。李若水才想到,刘玉松强调的所有学生都必须穿校服挂胸卡一个不漏,确实很有道理。

  戴林笑道,又是一组熟悉环境的。说完,就带着他们二人走了:我们随便转转。

  李若水担心地看看江面,会不会水陆空立体的熟悉环境考察地形?江面上,一只小游艇正劈风斩浪高速前行,一会儿侧着身子,向远方划了一个优雅的弧线。李若水的思绪一点也不优雅,他只看到了救生衣上的橙红色,没有看见市一中的校服。他恨奸商无孔不入,又想到政府建造这个公园耗资巨大,又是免费开放,不靠游乐场赚点钱又是一笔巨大的维护费用。想到游乐设施有严格的安检制度严密的保险规章,悬着的心经过自我安慰总算落地了。

  他向远处望去,看到了两个校服共蹬着一辆两人自行车。一辆客车停在旁边。不像旅游车,即使旅游,车也不准开进来,谁的特权牛皮车?

  从牛皮里吐出两个人,向这边走来,后面的扛着摄像机,戴着鸭舌帽,接着看清了,前面的那个扭着屁股拿话筒的,正是徐小娜。

  李若水向他们招手。二人过来,李若水说,老于,你们今天又采访任务?

  徐小娜说,采访你啊,你们市一中有什么活动?刚才看到两个学生了。

  李若水打笑:老婆采访老公,场地应该在床上。老婆采访老公,就是开夫妻店了。你要采访就找他们两个。他掏出小纸片,刷刷两行:下面的是杨扬,你认识的,上面的吴天度,一帅哥,只许联系一次。

  徐小娜说,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教师那么抢手,只有我这个傻女人才会死心塌地。

  老于说,我就羡慕你们文人,特浪漫。我们搞技术的,整天扛机器,特没劲。

  徐小娜大笑,他在外面浪漫过头,回到家就不浪漫不起来了。

  老于说,听说联合国环保署的什么志愿者今天到这里。

  你们的采访联系过人家没有,人家洋鬼子是不是愿意?李若水问。

  徐小娜说,联系个鬼呢,一联系还不把人家吓跑了,我们今天就是碰碰运气。

  从哪儿获得的消息啊,国安还是公安?

  这是机密,你就不要问了。小娜说完,和老于消失到人海中。

  手机遽然响起,李若水以为是徐小娜,一看,是史玉芬。

  “在哪?”

  “滨江公园。”

  “跟吴天度的实验班一起?”

  “正是。”

  “我一会也过来,——你们午饭怎么解决的?”

  “哪来的那么多的破讲究啊,随便充点饥算了。”

  “别虐待自己啊,我带点给你。”

 

  天气有点闷热,江面上一片迷朦。

  12点,史玉芬又来了电话:在哪? 

  南大门西侧高坡。

  我看不见你啊?

  李若水已经看到史玉芬了,拎着几盒饭,脚下急匆匆,脸上汗涔涔红扑扑,真可爱,就对着手机大叫: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往前走,莫回头。

  史玉芬大笑着走过来,你就大叫吧,典型的鸭嘴兽叫兽。

  找了个背阴的长椅开饭,史玉芬说,吴天度呢?

  李若水说,他在中片呢,你怎么不早来啊,早来就多了个片儿警——你怎么不在家陪老公孩子,学会离家出走啦?

  孩子去姥爷家还没回来,老公带着公司的一帮哥们姐们旅游流窜也没回呢,我一个人对着天花板特没劲,所以就私奔投你了。

  我这片儿警一早上还没接待几个学生,只看到几个考察地形的,也没接到求救电话,正空着呢。——你烧的菜,真香,还有一盒,我们是不是把他消灭了?

史玉芬幸福地看着李若水狼吞虎咽,说,这叫做饥不择食,还有两句,叫贫不择妻,寒不择衣,肚子饿了,饭菜就香了。

  李若水掏手巾纸擦嘴,就是没有。史玉芬马上从挎包里拿出一袋:男人就是特粗心,从来不会爱护自己。

  李若水说,我这人就是粗枝大叶,生活呢只求粗茶淡饭,从不奢望锦衣玉食。你看,眼前这长江,浩浩荡荡,一眼还看不到对岸呢。我心情烦躁的时候,特爱看大江。站到江边,看到这自然的永恒,就想到人世的短暂,就有超脱的感觉。寄蝴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苏轼的话就在耳边唱响。人生苦短,明争暗斗,尔虞我诈,对于生命有什么价值?

还是海子说得好啊: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呢,也养不起马,只要粗茶淡饭清风明月。

  史玉芬说,你怎么断章取义啊,还没有完呢,最后一段特好的。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史玉芬说,眼前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对功名利禄淡泊超脱的人太少,海子找不到知音无路可走只能卧轨自杀。当你的直率坦诚淡泊超脱,此路不通的时候,只能发一声感慨,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李若水大笑说,月亮代表我的心,月亮知道我的心。

  旁边几个外国人在相互照相,肤色黝黑,高鼻梁,高眉骨,须眉卷曲,是东南亚的那种面部特征,李若水搞不清他们是印度人还是阿拉伯人,就问史玉芬。史玉芬说,你弱智啊,印度特征明显的。你看,那边过来的三个年轻人,我还真分不出。

  三个年轻人,两男一女,白种人,从远处看,跟中国的小青年没有任何差别,走近了看眼睛才能看出。  市一中的校服终于出现了,是一串,跟屁虫似的,在三个外国人后面。在一个开阔的斜坡上,三老外坐下跟跟屁虫校服开心的聊。张翔洪露露也看见了老师,兴奋地向这里招手,李若水史玉芬也坐过去。

  老外的中文不是很流利,大个子老外连说话带比划大体能够搞清楚,他们是环保志愿者,他自己是美国人,一个是澳大利亚人,那女性是加拿大人。这里的人好多讲方言,普通话不好,他们听不大懂,还是学校的老师学生好。老外竖了竖大拇指。孩子们开始兴奋,问这问那。

  史玉芬笑着对李若水说,老外自己的中文特差,还评价别人的普通话。

  大个子认真的说,我中文差,不等于不能评价普通话,你的话我全听懂了。

  史玉芬给他一梭子美式英语,大个子还过来一梭子,你来我往,老美还有点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李若水和他的学生听得云雾缭绕云天雾地。互扫了一阵,史玉芬说,随乡入俗啊,到中国就要好好的学中文。

  加拿大女志愿者中文还马马虎虎,对洪露露的那种柳条编织的小花篮很感兴趣,问她用来装什么宝贝。洪露露说,让你看看。里面还粘着块橘子皮。露露说,我装的全是宝贝橘子皮香蕉皮食品包装袋烟盒什么的。又从书包里掏出一样宝贝,一个用弹性钢片做的,像糕点店用的夹子,把橘子皮夹出来做示范:我今天跟你一样,也做环保工作。三老外天真的笑了:我们今天真是同行。张翔掏出一支圆珠笔,一拉很长,是电视天线改装的头上有钢针的那种,从小花篮里戳走了橘子皮:老师要我们自制工具,我花了一整天才做好的。

  李若水看到澳大利亚人摸出个精巧的摄像机,对着镜头。孩子们更加兴奋,凑上前看,说就是屏幕太小。美国人说,我们有大的。从背包里拿出超薄的折叠式显示器。老外和刚结识的小同行聊得挺起劲,大个子问小同行今天的收获是什么。洪露露说,还是有不少人乱扔垃圾,说明环保宣传还不到位。张翔不同意:是公园设计的问题。这垃圾桶设计得很前卫,大小形状色彩跟周围的景观很协调,有的游人找不到,好比一个穿迷彩服的军人趴在树丛中。有的塞满了装不下,环卫工人没来得及倒。

  美国人对这个话题特别感兴趣:你是说,垃圾筒的设计,既要考虑跟公园景观的协调,保证不产生视觉污染,又要醒目易认,还得根据客流计算垃圾量确定垃圾筒的距离,这倒是个世界难题。加拿大人说,我国的园林环保处也在研究呢。

  史玉芬悄悄对李若水说,这洋鬼子跟小鬼头一碰,居然碰出个世界难题,千万别整出个诺贝尔。李若水说,这就是思想火花的神奇之处,不然怎么说人是万物之灵呢。哲人说人是能思想的苇草,讲人渺小生命脆弱短暂,但由于思想而伟大神奇。

  洪露露对史玉芬流畅的英语很崇拜,就格外跟史老师套近乎,说,我这小花篮今天可出风头了,刚才电视台录过。李若水说,电视台采访你们了?

  洪露露骄傲地说,拍了很长时间呢,还有班主任和我们英语老师呢。——主持人是你夫人吧,真漂亮。

  史玉芬笑着说,你说说怎样的漂亮,我们李主任身在宝山不识宝呢。

  洪露露狡黠的笑道:跟你一样漂亮,只是两人特点不一样。

  李若水笑说:你看,现在的小孩子多么坏,开始涮老师了。——有没有采访他们三个。李若水指了指三老外。

  洪露露说,可能没有。那摄像老问我们有没有看到三个外国年轻人,这三人我们也是刚碰到的,他们刚从公园的湿地保护区钻出来的。

  李若水想呼徐晓娜,看老外跟孩子们聊得很投入,怕他们不高兴。他过去跟老外志愿者打过交道,人家特厌政府官员前呼后拥,特烦电视台屁颠屁颠的跟道,他们不愿意做电视明星,喜欢自由自在,就这德性。

  加拿大小女人过来征求意见,说他们正在做一个园林环保的调查报告,想把在这里的资料整理出来,让导师看看,有可能的话,还要在报纸杂志上发表。最后说,尽管他们不是记者,但要遵循记者规则,要发的文字图片,先要传过来请参与者审核,要李若水给他们电子邮箱地址。

  “这程序就免了吧,又不是什么国家机密。环保是世界公益,你们有时间就过来啊,对促进我们的环保事业有帮助啊。”李若水大笑说。小女人受了感染似的笑得桃花烂漫,对着他们又是一阵狂拍。

  手机急遽的响起,是吴天度,声音很焦急:魏书贤失踪了。

 

  10

 

  晚上9点半,外面下起细雨,魏书贤还没有一点消息。

  家长的电话打给了所有的内亲外戚,亲戚家没有,城区的亲戚开始了大规模的寻找。吴天度调查了魏书贤所在的那个小组,调查了魏书贤的同学关系,也没有一点线索。公园管理处的电话被学校打爆了,处里动员了所有的环卫工人,拉网式搜索,没有一点收获。杨扬带着一帮人去网吧,到现在还没有反馈,肯定没有结果。李若水请教赵二刚,现在这情况可不可以报警,二刚说,说不定虚惊一场呢,又不是失踪24小时以上,这么短的时间,即使报警,警察也是协查,公安了解的情况还不如学校呢,我看看公安那边有没有什么异常发现,有就及时告诉你。

  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快就蒸发了呢?

  电话响起,李若水的心脏一阵剧跳,一看,却是徐晓娜。电话里说,今天的采访很成功,完全是歪打正着,没抓到几个洋鬼子,却抓到了几个土崽子,孩子们配合得不错,特别那个叫洪露露的,简直是个天才。台里的几个领导看了毛片,很欣赏市一中学生的环保行动,准备做一个专题。你今天早点回家,犒劳犒劳你老婆,近几天旱情严重。徐晓娜最后的声调很暧昧。

  李若水心情极为糟糕,顾不得跟老婆胡贫,把学生走失的事情告诉了她。他又突然想起,从录像里能不能看到魏书贤的一点蛛丝马迹,叫徐晓娜赶快压缩打包从网上传过来。

  史玉芬推门进来。李若水把播放器定了一下格,指着上面说,这就是魏书贤。魏书贤笑得很阳光很灿烂,露出一颗小虎牙。他们又快进速退了几番,找魏书贤的图像。这孩子老是躲在别人后面,像没有见过世面的群众演员,不像洪露露他们几个见到镜头就兴奋。录像上找不到有用的资料,但可以看出,这孩子特内向特腼腆。

  走廊上传来杂沓的脚步声。

  进来的是魏书贤的妈妈,穿着雨衣,眼睛通红:想到的地方都找遍了,没有一点消息。他爸爸还在广东,明天才有火车回来——你叫我怎么交代?

  后面的高个子男人裤脚管淋湿了,袖子卷得很高,满脸横肉,左脸颊有一刀疤,剃一光头,他开口了:我姐夫在广东打工,这孩子是拜托我管的,结果出了这一摊子事。魏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出了事你们要负全职,吃不了兜着走。接着开始骂骂咧咧:我们满世界找人,你们倒太平,在办公室看录像享清福。

  李若水感到太冤枉,就把公安那边公园那边的,班主任的调查杨扬的搜索的情况大致说了,把显示屏转给他们看:我们是在看录像啊,看的就是魏书贤。

  魏书贤的舅舅窘了不到两秒钟,继续骂骂咧咧:其他班怎么没有去啊,搞什么实验班呢?怎么不拿自己的孩子做试验品啊?出什么风头呢?

  史玉芬知道来者不善,跟这人胡搅蛮缠也说不出什么道理,本想回避,但看到李若水势单力薄,怕他吃亏,就顶上去: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呢,实验班是自愿的,家长签了字,白纸黑字,谁强迫你们了?

  魏书贤的舅舅大嚷道,家长签字是让孩子来受教育的,不是让你们学校不负责任弄丢了的。

  史玉芬大声回敬道:学校哪方面不负责任,你具体指出来。活动在本市市区之内,公园的安全防范是可靠的。班级的活动方案在这里,怎么分组,怎么联系,怎么分片,特殊情况的处理,哪方面不负责任了?

  舅舅大嚷:说一千道一万,你们把孩子弄丢了,就得负责找回来。

  学生长着两条腿,不是四只脚的动物,可以用笼子圈养。史玉芬回击。

  王一鸣大步走进来,大声说,学生怎么可以圈养,孩子将来总得上大学,总得找工作,总得走向社会,现在让他们锻炼,是对他们的终身负责。

  舅舅大嚷:我外甥离起分线差2分,你们收了两万五,你们得对两万五负责。

  王一鸣说,我们是得负责,我们负责教育学生,而学生没有请假私自离队下落不明,正是我们需要教育的,但学校没有教育家长的责任和义务,你在这里胡搅蛮缠,你让孩子怎么回到这里读书啊?

  王一鸣向李若水使了一个眼色:走,李主任,下面的老师还在等你呢,大海捞针也得捞出来。

  舅舅气哼哼地走了,王一鸣说,这种人不可理喻,白白浪费口舌。杨扬在老城区筛了个遍,现在正向外围扩展呢。吴天度在学校附近筛人呢。新城区还没有组织力量去,你看怎么样?今天我总值班走不了。

  李若水说,我去吧。使劲握了握王一鸣。

  史玉芬说,我跟你一起吧?

  李若水说最好。又到吴天度班上找一个学生陪同,洪露露自告奋勇,就一同打的过去。李若水把手机递给洪露露:赶快给你妈妈打电话,不要再多出个找孩子的。

  找大网吧比较容易,找小的,两个老师就摸不着北。洪露露大大方方的说,找网吧是我的强项,你们今天找我来,算是找对人了。尽管我到这里时间不长,肯定比你们知道的多,就是不挂牌无证经营的黑网吧,我只要闻闻周围的气味就能找出来。

  惹得两个老师笑了。史玉芬说,小鬼头,蛮精的嘛。

  洪露露说,这里的网吧比我们深圳小多了,而且打的游戏都老掉牙,不能与时俱进,还在斗地主、升级、星际家园、英雄之门、泡面三国的初级阶段,我们那打CS,把键盘都打烂了,进网吧这种游戏都得自己带键盘。

  史玉芬对这孩子来了兴趣:你打烂了多少键盘?

  露露说,我没啊,我跟老板挺铁的,是老客户,还享受三折优惠的。

  李若水说,你们那里没人管吗,未成年人不可以进的。

  露露笑了:李老师是外星人啊?你们这里不也张贴着未成年人不得入内,柜台上贴着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可网吧里那么多的未成年,香烟缭绕。

  李若水说,文化、公安、街道联合执法管理网吧,不知道他们怎么管的?

  露露说,他们收管理费啊,很高的,我那老板说,没有未成年,网吧就赔本了,根本开不下去。

  一个灯火稀落处,一处不显眼的标志,洪露露又找到一家网吧,说了声还是我进去吧,拎着雨伞,直闯进去,老板翻了翻白眼,露露说:找同学呢。

  屋外,史玉芬说,幸亏带了露露。我们进去像小偷,老板直瞪白眼倒像警察。家长找孩子没事,同学找同学没事,等到老师找学生了,好像砸了人家饭碗。

  雨下大了,两人鞋子都已经湿透,下半身也淋了不少,同一把雨伞,李若水尽可能的照顾史玉芬,又得保持点距离,自己淋得厉害。史玉芬朝李若水身边靠了靠,李若水说,是不是太冷了?深更半夜,让你跟在后面受累。史玉芬说,你说傻话呢,什么人没有为难的时候,这时候,有个人说说话也是好的。

  他们无功而返。

  第二天早上,魏书贤没有到校,下午,还没有消息。

  第一节课,李若水头痛得厉害,鼻子里呼出的气都烫人,他知道可能感冒了,一头趴在办公桌上,瞌睡像涨潮的大海,一波一波的袭来,他终于拎住魏书贤的耳朵,而魏书贤还笑得很阳光很灿烂,露出一颗小虎牙。

  戴林走进教导处办公室。李若水揉了揉眼睛,歉意的笑了笑,比哭还难看。

  “无事不找事,有事不怕事,这是一个基本原则。”戴林说着,伸手要活动方案,李若水把复印件递给他。戴林认真看了,说,方案设计得很周密的,没有什么问题。又要寻找孩子的记录,李若水说,还没有来得及整理呢。

  戴林认真的说,所有的活动都要详细记载,时间地点人物过程,要素都不能少,这不是文牍主义,要学会保护自己。医院里面病历档案都保存得很好,随时准备患者或者家属打官司,不能强调时间紧急而忽视。

  李若水说,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呢。

  戴林警告说,比如一个猝死病人,送到医院,只要有一点点复活的可能,医院必须救死扶伤,实行人道主义,立即组织全力抢救,同时必须做好所有记录。如果没有能够救过来,如果家属要打官司,第一,他要说,既然人已经死了,你们抢救什么;第二既然没有死,你们就应该抢救过来。他们不知道人体的个性差异是很大的,有的人可以救活,有的就无力回天,医院有详细的记录,处置得当,就不怕法庭上见。如果拿不出原始记录,医院就无法保护自己,秩序大乱,也无法救死扶伤。我知道你对教育有满腔的热情激情,但不能有效的保护自己,所有的热情激情就灰飞烟灭,付之东流。——李主任你是不是在发高烧,脸上怎么通红的?

  刘玉松匆匆过来。戴林说,接了你的电话我就赶过来,看你在召开班主任会议,谈学生安全管理,我就没有打扰,直接到李主任这边。你们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组织学生活动,只要设计周密,措施得当,就不要怕。学生总不能总关在学校里,跟社会绝缘。圈养的学生,温室的花草,怎么能够经历风雨?当然了,有不少学校就是这么做的,学生就是挣分数的机器,从来不去锻炼学生接触社会的能力,他们也有他们的苦衷,但实际上是迁就了社会的短视浮躁、急功近利,也是不负责任,三年后把次品学生推向大学或社会,根本不顾他们的长远。

  刘玉松说,你来了,我们才有了安全感。

  戴林说,如果到今天晚上,孩子还没有找到,你们赶快报警,教育局那边我负责汇报,一切需要做的工作,都要认真落实。

  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一刻,戴林要回去。李若水的手机大声响了,里面传来吴天度气喘吁吁的声音:魏书贤找到了。李若水对着手机大声叫:你说详细点。吴天度说,我一会就到你办公室。

  吴天度喝了一口水,说了详细。

  魏书贤在公园里遇到在另一所高中读书的初中的死党,几个月没在一起,两人一高兴就忘乎所以,直接去了那同学的家。吃完饭两死党准备抓住这长假的尾巴,痛痛快快玩一把。死党的妈妈问魏书贤,跟家里说了没有,魏书贤怕他妈妈赶他走,想也没想,就说跟家里说好了。两人玩电脑到半夜,第二天死党的妈妈叫醒了死党,给他们留了早饭,夫妻俩匆匆上班了。死党自己还没有睡醒,就犯了迷糊,留了张纸条和早饭就上学去了。魏书贤醒来已经是10点了,他这时才傻了眼,不敢去学校,怕老师批评。也不敢一个人回家,他不怕妈妈,但他在菜市场卖鱼的舅舅,打起来要命。中午死党在学校吃饭,他爸妈在工厂吃饭,魏书贤只好到冰箱里寻饭吃。5点钟死党父母下班看到魏书贤就傻了,赶紧拷问缘由,魏书贤如实招来。这对夫妻立即给他家打电话,立即给学校打电话,现在还在送魏书贤回家的路上。

  几个人面面相觑,哭笑不得。李若水再也支持不住,趴到办公桌上。

  刘玉松一摸李若水的额头,烧得厉害,就赶紧拨电话,一边说,李主任你赶紧回家休息,总值班的事我负责。电话通了,刘玉松对着电话喊:钱霞,你请个假赶紧下班,带瓶水给李主任吊一下,他可能感冒了,烧得不轻,他家你认识的。

  戴主任说,你们俩密切配合,我也放心了,今天晚上可以吃顿安生饭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宁静千年 2011-1-23 04:07
精彩!
3 回复 BL_518 2011-6-9 07:42
精彩!ZT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3 14: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