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市一中》11

作者:YXJ1999  于 2011-1-22 10:5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11

 

    第二天傍晚,李若水高烧已退,穿着睡衣走上阳台。

    窗前就是一条小街,东通菜场,西通二环。虽然是深秋季节,天气还那么热。楼下卖水果的摆了许多苹果、葡萄、香蕉、橘子、柚子、哈密瓜,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李若水自嘲自己像一个先问名称后问价格刚进城的农民工,这世界变得真快,南方的、台湾的、新加坡的都拥到了这个小城。二环那边走过来几个学生,一看就知道是电大的,搂腰搭背,旁若无人,一个男生一边走一边喂一个女生的烤羊肉串,很幸福恨投入的样子。李若水只看到女生的背影,瀑布式长发,带帽子的短袖的长过膝盖的海军蓝T恤,紧身的中裤。又过来一对时尚青年,小伙子奋力蹬着小轮自行车,女青年则站在衣包架上,作泰坦尼克凌空飞翔状,

    徐晓娜拿来一件外套,叫李若水披上。李若水说,我就那么弱不禁风啊,大街上还有许多人穿短袖呢。

    徐晓娜说,就别逞强了,钱大夫说,可能是流行感冒呢,这阵子医院里患者特多。

    李若水说,怪不得你赶紧把儿子送姥爷家的,我们儿子就这么经不起病毒考验啊。徐晓娜笑道,这叫截断传播途径,你现在就可能是传染源。

    李若水手机响了,徐晓娜说,又是刘玉松啊,来过两次电话了。

    李若水说,不是。他按了免提,就听到赵二刚的大嗓门:学生找到了,你小子也不通知我一声,害得我辛辛苦苦到处奔波乱打听,我剃头挑子一头热,一厢情愿单相思,好可怜,宰你宰定了。玉松说你感冒了,回家休整去了,害得我还得跑你家看望你,谁叫我前世欠你啊。

    李若水说,你过来就是,别说什么看望,好人也被你咒出病来。刚好,今天晓娜请假在家。

    徐晓娜有些急,她烧菜的手艺实在不敢恭维,她得对着烹饪大全慢慢的琢磨,还得李若水打下手,运气好的话五样当中可能有两样合格。

    李若水说,你呼老于看看。电视台的小型聚会家庭聚会,李若水去过几次,都看到老于忙前忙后的,干技术工作的可能特别擅长烧菜,就跟学文科的特别不擅长一样。

    运气真好,老于有空,徐晓娜急忙去菜场。

    晚饭时分,赵二刚从楼下买了一堆苹果、葡萄、香蕉、橘子、柚子,徐晓娜笑说,你想在我家开水果店啊?

    四个人围着小圆桌吃饭,李若水喝的是真水,老于跟二刚干白的,徐晓娜是红的。

    老于其实并不老,四十开外,只是胡子拉碴,电视台的那件天天穿年年洗的马甲不离身。二刚跟老于早认识,两年前还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

    两年前的暑假,新江中学发生了一起群体性事件,赵二刚是现场维持治安的总指挥,老于跟徐晓娜搭档,现场采访。

    事情的起源于新江中学的高一招生,网上公布的统招生是610人,可中考排名580到610的这部分家庭,收到的却是择校生的通知,要在两天内交齐2.5万择校费,否则作弃权处理。这部分家长先心急火燎的交钱报到注册,然后相互串联查到了内幕。原来教育局职工子女7人,新江中学教工子女17人,奥赛一等奖2人,体育特长生4人,挤去了30个名额,分数线一拉高,即使排名580的孩子也没戏了。这部分家长亲戚朋友到新江中学要答复,队伍还不算壮观,为了扩大影响,不知哪位高人指点,他们又从教育厅网站上查到,择校生的三限原则,限分数限钱数限人数,限人数一项新江中学就明显违规,教育厅公布的择校生占招生总数的20%,新江中学私自扩大到30%,这就多出了100名交择校费的冤大头。现在这些人组织了一个同盟,一边上书媒体,一边向上级教育部门告状,一边围困新江中学,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群情汹汹,加上看热闹的惟恐天下不乱的,队伍就颇为壮观。

    局长向副政委赵二刚下达任务,发布原则:对乘机打砸抢分子要严惩不贷,对过激的家长要酌情处理,不回避矛盾不激化矛盾,最后好像自言自语:现在的学校也不像话,想钱想疯了。代表了他当时的想法观点态度。

    电视台向徐晓娜和老于下达任务,发布原则:外地电视报纸已经曝光了,我们也不能沉默,不能老被老百姓指着脊梁骂,你们采访时要掌握尺度,既不给当地政府添乱,又要考虑群众的呼声。

    公安干警与电视台采访在新江中学门口会师。

    赵二刚从乡镇基层调集了民警,为的是城内民警跟城里的家长太熟悉,可能心太软,也可能他们将来低头不见抬头见,埋下警民冲突的祸患种子。

    赵二刚还是看到熟人张志远,他是声援他姐姐的。外甥女排582名,原来认为进入统招绝对没有问题,结果还是上了择校。姐姐姐夫都下岗了,舅舅掏了2.5万先垫上,要了商人的钱等于要了他的命,他不仅为他姐姐,也为自己的2.5万来讨个说法。张志远告诉赵二刚,新江中学教工子女17人中,中考中有7人已经进入了统招,这7个人的计划给了谁,到现在还是个迷,现在家长们要逼新江中学说出真相。

    赵二刚本来就一肚子意见,教育局职工的子女新江中学教工的子女直接进统招,说是行业照顾,以此类推,岂不是法院的子女可以照顾不判刑,公安的子女可以照顾不坐牢,,电信的打电话不给钱,铁路就可以不买票,都照顾本行业,社会公正就照顾没了。现在出了问题,就让警察给学校看家护院?

    电视台的采访也特别窝囊。外地的同行正盯着校长穷追不舍,本地台不敢尖锐不敢造次,只能捡人家的牙慧。外地的话筒摄像长枪短炮对着校长:你们录取教育局和本校教工子女有没有法律法规依据,如果有是依据的哪一条?省教育厅的三限规定,你们看到没有,如果看到了是如何执行的?

    新江中学的黄云校长无力招架,只能躲躲闪闪的说,我接任才两年,以前十多年都是这样。

    校长的回答又带来一波质询:多年这样是谁定下的规则?这个规则的依据是什么文件?是不是今年录取的依据?你们录取这部分人,那么应该进入统招的这部分,如何处理?校长不敢说话,记者们说,相关公务人员对于公众事件没有保持沉默的权利,与信息公开法有冲突。

    赵二刚跟老于干了不少白酒,两人在新江中学战壕结下的深厚友谊并没有随着时间淡忘。老于说,后来怎么就给你一个处分呢?

    二刚说,你们电视台播放的片子,尽管说的不痛不痒,还是引起轩然大波。徐晓娜说,我们片子的剪辑是副台长负责把关的,也背了个包袱,还好,我们采编是小人物,距离漩涡中心远一些。

    二刚愤愤的说,事情搞得没法收拾,政府要公安抓人。抓谁呢?家长在校门口静坐,有几个起哄的在发表演说,没有砸一块玻璃,没有伤校长老师一根汗毛,你总不能说人家干扰正常的教学秩序,何况还在暑假。我也希望有几个对政府不满的发泄对社会的仇恨的,抓几个交差,可是你找不到啊,你下不了手。

    老于说,慈不掌兵,义不理财,当警察确实不能心太软。

    二刚说,所以呢,就把我撤下来,公安才能对政府交差。

    老于说,你也不必伤感。新江中学的黄云校长日子也不好过,这件事后,他从校长的位置上挪到督导室的调研员,前几天我还看到他,一个人背个背包,到农村中学搞调研,很认真很投入。

    二刚说,谁叫他信口说话呢,以前十多年都是这样,这下好了,被人家抓住不放,比我还傻。

    李若水一直听他们几个战友喝酒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了:政府为什么拼命保学校,可不是他们的一贯风格?

    二刚说,当年我没整明白,现在总算清楚了,新江中学教工子女的那7个指标,市委拿了两个,政府两个,政协一个,人大一个,还有一个给了Y市组织部,他们怎么不联合捂盖子呢?

    李若水说,什么饭都不是好吃的。我平常想,赵二刚人高马大,又是警察,法律的化身,很威风的,原来也是受气包小媳妇。

    二刚说,有权的就喜欢蔑视法律,打破常规,才显出高人一等。就说上次挨打的那新交警,看到有人闯红灯了,就跑过去追罚款。司机下来就是一顿暴打,报销了两颗牙齿一根肋骨。老交警嘲笑他,看不懂宝马看不清号码怎么就敢上路执勤呢。车里的领导也没有叫司机打人,司机也不在乎等几十秒钟,完全是一种习惯一种心态,要的就是这特权这威风这高人一等。——平常这些话不愿跟人说,怕人笑话,只有若水这书呆子,不会蔑视我——今天是不是胡说八道了?李若水说,不是,酒后吐真言。

 

    李若水看自己并无大碍,就很快回到学校,在爬满木香花的回廊,遇见了正在泊车的史玉芬。

    史玉芬笑道,一点小雨就重感冒,比林黛玉还林黛玉啊?

    李若水笑笑。

    史玉芬说,可能是你那绅士风度害了你,既要照顾我不淋雨,又要保持距离,就一把伞。深更半夜的,你给谁看呢,累不累啊?

    李若水说,你看我像装的吗,如果装确实很累,装给人看没有观众,岂不是天下第一傻冒,只是习惯成自然了,顺其自然就不累。李若水突然想到宝马司机的习惯打法,肯定也不累。

    史玉芬说,说的也是。你是不是习惯在办公室唱歌啊,也习惯成自然了?

    李若水莫名其妙。

    史玉芬用带着磁性的女声,带着调侃开场:

    我在仰望 月亮之上

    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昨天遗忘啊 风干了忧伤

    我要和你重逢在那苍茫的路上

    生命已被牵引 潮落潮涨

    有你的远方 就是天堂

    李若水说,我就会几句,是手机铃声,怎么那么巧被你听到了。史玉芬说,我路过,就像在网络上看帖子,不过,没有“顶”。

    李若水感到好笑:你“顶”一下也没事的。

    史玉芬说,人家后面和得多好:

    谁在呼唤 情深意长

    让我的渴望象白云在飘荡

    东边牧马 西边放羊

    热辣辣的情歌就唱到了天亮

    当时不能顶的,否则,破坏了人家热辣辣的情歌,破坏了人家的情深意长。我现在就在顶,让你不要陷得太深,那女人心计太深,你不是对手。

    李若水呵呵大笑:我家徐晓娜说,除了她那个傻呼呼的女人才会死心塌地跟我,世界上没有比她傻的。

    史玉芬也笑了:说不定的,男人四十一朵花,女人四十豆腐渣,你现在正如花似玉呢。

    李若水说,是不是你老公欺负你啦,或者有什么审美疲劳啊,把自己糟蹋成可怜的豆腐渣?

    史玉芬说,他欺负我就好了,我穿什么衣服,他视而不见,我化不化妆,他无所谓,好像我这人不存在。在家里跟我无话可说,但一接到电话,就眉飞色舞,笑容可掬,我跟他说,你这电话又不是视频的,人家看不到你的笑容,别浪费了你的感情。

    李若水说,别让你们家那位花儿玉儿招蜂惹蝶。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4 回复 宁静千年 2011-1-23 04:09
SF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5 03: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