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市一中》14——15

作者:YXJ1999  于 2011-1-23 19: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14

 

    第二天早上,刘玉松到教导处,告诉李若水,王局长的那个搞园林规划的同学,从北京飞过来了,上午就到学校。

    李若水问,陪同的还有谁?刘玉松说有戴林主任和计财科的科长。

    李若水手机响了,传来吴天度闷声闷气的声音:还真是个冒牌货教授,产品当然是假冒伪劣,我上网查了,也打电话咨询了,千真万确。

    刘玉松说,昨天那教授,是假的?他介绍说是王局长聘请他来的,还给我看了他研究所的电话。我没好意思问王局长,还背着他打了研究所的电话,那边回答说是正规单位,这人是副所长。

    李若水告诉他,现在电话诈骗很流行,防不胜防,教师整天窝在学校里,根本就不是骗子的对手,教师走向社会往往会吃亏的。所以国外有一些法律,教师从教五年或者八年,考核合格,就聘为终身教师,一心一意干教育,不要再担心受怕改行,因为改行了往往干不过人家。——我昨天也是无意中看到司机和教授通电话的,感到有点奇怪,但想想一个健康讲座,即使行骗也骗不到什么,就是没有想到他会来卖药,幸亏我值班不在场,否则也中大彩了——你买了没有?

    刘玉松说,我也买了,——叫吴天度管住那张大嘴,不要乱说,传出去丢人丢大了。

 

    北京来的正宗专家姓宗,由王局长等一干人陪同,刘李二人带他们转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在那片郁郁苍苍的雪松林下,宗专家赞叹不已:你们市一中,可真是个大地主,深藏不露,在钢筋混凝土的重压之下,居然有这片苍翠绿色,功不可没,功不可没!

    刘李二人不敢贪天下之功以为己功,就详细介绍了当年挂帅的是邵清泉校长,他们至多算个挖坑栽树的虾兵蟹将。

    专家笑了,说这功臣有几层含义。这雪松林,她为这个城市提供了多少氧气,吸收了多少二氧化碳,吸附了多少尘埃,吸取了多少噪音,调节气温湿度,默默无闻,无怨无悔,是高尚的功臣。栽这些树的人是功臣,能把她保住,不也是功臣吗?

    现在有个很不好的现象,搞建设不注意保护环境不注意保护树木。搞起土木建筑不遗余力,因为很快看到成果。搞起绿化就是花架子,因为栽树需要的周期长,不会立竿见影,典型的功利主义浮躁心态。我在很多城市很多学校转啊,看到什么倾向呢,为了应付检查,把那些又高又大枝叶繁茂的树木拖过来栽上,看上去很漂亮很整齐很气派,可是你们想想,这些高大的树木成活率有多高?我在路上经常看见大卡车拖着大树跑,从这个城市拉到另一个城市,心里就特别难受,大树怎么到处旅游了,这样搬来搬去还不折腾死?搞建筑的单位不去保护树木,随便挖起来,三文不值二文的卖出去,甚至分文不收,迎接绿化验收的部门花高价买回去,这中间除了腐败的因素外,关键就是功利浮躁在作怪。

    深秋的阳光透过繁密的枝叶,斑斑点点的打在脚下这片松软的土地上。地面上有一些落下的松针,有赭红色,有藏青色,有墨绿色。有星星点点的小草,几绺巴篱草,几株沙参顶着紫色调小花,居然还有一两株含羞草,顶着粉红的绒球。吸着清新的空气,听着教授的谈话,李若水他们,透过枝叶,看到了更高远的蓝天。

    王局长说,这片松林,这块土地,这些国有资产,开发商和政府虎视眈眈,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把它充分利用起来,既成事实,落入虎口的概率就低了。

    专家问他们要设计方案。李若水送上孩子们的勘察图和立体图,陈元把校园平面图和新江市地图呈上。

    松林西侧是一个斜坡,有一片草地上,专家把一堆图纸排出许多,大家围着专家和图纸。

    专家笑笑说,创意不错,这片洼地,南边建一个浅水池,让旱鸭子戏水锻炼,中间是标准化的游泳池,可以训练和比赛,北边还建一个跳台——这个恐怕不行,投资太大,用水太多。

    一直没有说话的计财科长赶紧插话:要考虑教育局的财力,恐怕不是个小数字。

    专家有指着一张画稿说,这张画得也不错,在树林里搭一个帐篷,做更衣室——不过,帐篷是临时用合算,长期用不划算,最好搭一个木板房,跟周围的环境很协调。——你们的水循环怎么考虑的?

    陈元赶快说,初步设想不用自来水,围墙外20米就是运河直通长江,江水过滤沉淀消毒就能使用,出口只要打通城市下水管网就行了。

    放学的铃声响了。陈元向刘玉松示意,刘玉松用目光询问王局长,这目光转来转去,专家就明白了。专家说,哪儿都不去,我被钢筋混凝土压怕了,今天就在这里贪点新鲜空气,在这里野炊,吃快餐。

    陈元赶快通知体育组的老师帮忙,到体育馆搬几张简易桌凳,通知教工食堂送饭菜过来。

    专家对着白盘子里的青翠欲滴的青菜,赞不绝口:是你们自己种的吗?

    王局长说,正是,土生土长,绝对绿色环保。王局长介绍说,这里原来是一片坑坑洼洼,杂草丛生,雨天泥泞不堪,闲置了20年。你看,现在中间开了排水沟,排水沟中,又串了几个蓄水塘,清除了杂草垃圾,种上了青菜萝卜,有水有肥,长得青翠茂密,人见人爱。王局长有些得意,尽管把刘玉松李若水两个批了一顿有些冤枉,但效果明显。

    专家感慨万千:土地真是宝啊,你对它勤快一些,她就把成果奉献给你。在学校呢,还承载着特殊功能,可以利用它来锻炼孩子教育孩子,学校的土地是宝中之宝,可以开口说话的。——这是孩子们的劳动成果,你们怎么让他们分享的?现在都倡导要让人民群众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孩子们从分享成果中更容易获得劳动的乐趣和价值。

    刘玉松说,学生种的蔬菜,食堂里是免费供应的。

    李若水补充说,过去,学生在食堂里吃饭浪费很严重,现在好多了,知道盘中餐来之不易。

    专家说,这还不够。你们看,那么多的青菜,水萝卜胡萝卜,你们反正也吃不了,为什么不包装好,让孩子们带些回家,让他们的家长也高兴自豪一回,我们的孩子现在多能干,这不等于给家长做宣传,多争取家长的支持?

    王局长他们面露难色。

    怎么啦?专家问。

    李若水快言快语:我们顶着很大的压力呢。实验班每周两节劳动课,其他班两周一次。一劳动学生就弄脏衣服,出一身汗,家长不高兴了,这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孩子们要劳动,要参加社会实践,占用了学习时间,影响了考试成绩怎么办?说得更难听的,就是我们不去抓教学质量,不务正业,尽搞些歪门邪道,搞花架子出风头,掩盖教学的无能,或者是利用学生廉价的劳动获取利益。

    专家蹙着眉头:一劳动就影响学习成绩,不劳动成绩就上升?这二者之间有什么逻辑关联?李若水说,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劳动可以锻炼体魄,可以锻炼意志,可以培养学生尊重劳动爱惜劳动成果的品德,社会实践可以让学生了解社会了解民生,锻炼接触社会分析问题的能力,占用一些时间是教育的需要,意志品德人格培养的需要。

    专家说,学校的任务就是教书育人,具体的讲就是教育教学,而且,教育要重于教学,是最根本的任务,现在怎么就全部颠倒了?学校如果舍弃了教育仅乘下教学,就是学校的去功能化,是很危险的倾向。如果放弃了教育这一块,学生就成了解题高手,得分机器,学生就成了养殖场里快速催肥的鸡鸭鹅猪牛羊,将来走上社会还有用吗?

    王局长笑着说,现在的家长也好,政府也好,实际上是整个社会,就是向学校要分数,这是刚性的,其他的,免谈。

    专家说,这是世俗的要求。我们有两种选择,一是迎合世俗,家长掏钱给孩子读书,学校为家长提供学生的考试分数,现在的市场化的民办学校就是这么做的,公办学校也有不少顶不住世俗要求的。二是保住学校的功能,保住教育的自尊,如果学校没有自尊,只会迎合,别人怎么尊重你?前者是急功近利的做法,使一个国家民族没有后劲。如果整个学校整个社会,都急功近利,这个世界就没救了。

    戴林说,宗教授所说的,正是我们基层教育部门面临的难题。王局长就这个问题,让我们组织了专门的讨论。我们希望高层对教育的评价政策更加完善,以保证学生的全面发展。作为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好分数,考上好学校,将来找个好工作,不管他是实用主义,功利主义,但都是现实主义。现在组织学生劳动,走上社会,家长就激烈反对,甚至到处告状。学校面临的现状,就是在鸡蛋上跳舞,胆战心惊,站不住脚,怎么能施展拳脚?

    专家说,一个学生,理想高远,意志坚强,品德高尚,有克服困难的勇气毅力,学业成绩怎么可能不好,即使智商不好,将来也会对社会有用,至少不会拖累社会。我的观点是,教育不是务虚,使实实在在的,教育和教学应该是相辅相成,而不是尖锐对立。退一步讲,如果我们放弃教育,只抓分数,一个品德低下,甚至道德败坏的人,即使以高分考取大学,将来也是危险品,破坏的能量更大。

    王局长说,现在对教育的批评不绝于耳,什么人都可以对教育说三道四,弄得教育部门无所适从。来自民间的压力我们还可以顶一阵子,来自政府的,有的时候确实很难。我的老同学呢,你又喜欢轻车简从,不喜欢政府官员前呼后拥,我到希望你下次过来的时候,我把管教育的副市长副书记叫上,你当面给他们谈谈,你是北京来的专家学者,而且又在教育部的机构任职,你的话还是有分量的。

    专家说,好啊,我很愿意为基层的教育部门做点实事。不过,你们自己也要认真总结,最好上升到理论高度,对全局有指导意义更好。你们自己也要认真包装宣传,争取得到社会的认可。

    李若水插话:还宣传呢,上次电视台搞了个采访,就是我们市一中到滨江公园做环保的事,结果批评声一片,什么把孩子带野了,什么做秀啊,什么开夫妻店自编自导啊,难听死了。

    专家疑惑:夫妻店?

    王局长说,李主任的爱人是电视台的采编。

    专家:外人怎么知道这层关系?是不是你们内部意见不统一啊?

    几个人面面相觑。

    专家说,我突然想起来了。他从皮包里掏出几张报纸,说,上次我在加拿大园林规划署考察,看到这方面的报道,英文版的有几分,我没带,华文版的我带了几份,你们看看。国外的华人对国内的环保、教育特别的关心,到了国外才真正感受到华人世界强烈的爱国之心。

    几张报纸,角度不尽相同。“大陆学生环保在行动”“公园垃圾桶,设置成难题”“实践教育,浮出水面”……配发的照片,一张是张翔的沉思状,洪露露开心的笑,魏书贤躲在张翔身后露出虎牙腼腆的笑,一张是李若水和史玉芬,跟两个外国志愿者,都笑得很阳光。

    专家笑说,报纸就送给你们,作为交换,你们得送我青菜萝卜,我要送给管教育的老爷们尝尝。王局长说,下个月肯定要到市一中视导,你们要认真做好准备做好总结,正象我老同学说的,最好有理论高度。

    戴林说,他们是忙忙碌碌的事务主义者,整天屁眼冒烟。

    王局长说,你是全市最著名的笔杆子,你来帮他们,视导时你带队,不要再说我蹲点的地方我回避。

 

    15

    李若水沿着走廊,一个班一个班的巡查过去。

    早上,刘玉松要去局里开会,临走告诉他,除了开会,弟弟从省里过来了,可能还跟新华书店的老总聊一阵子,回校早不了。李若水说,是不是又给我们学校推销教辅书啊?玉松说,要推销也不是我们一家,他们走教育局这条线呢,估计是面向全市的中小学,他自己也没有这个能量,可能绑架了省教育厅的什么官员一起来的。

    李若水看了一下总值表,今天是杨扬,有这个女强人当差,就少了一些担忧,但习惯还在支配着他。高三高二整体情况还可以,尽管每个班总有一两个眼睛睁不开的家伙,估计又是爬墙出去打了一个晚上的游戏,现在还在硝烟弥漫刀光剑影,腰板挺的笔直,瞪着失神的眼睛,装贾宝玉认真读书状,样子特别扭特难受。享受了一个晚上的游戏大餐,难受也是活该。不过,学校的寄宿生管理还需加强,尽管有老师轮流睡学生宿舍值班室,但怎么样防止这些猴子翻墙,墙上是不是要安电网和摄像头,岂不成了监狱?防不胜防也得严防死守,否则摔断了腿子胳膊,家长又得到学校来兴师问罪。

    到了高一年级,李若水听到曹芳讲课的特殊声音。在高一(2)班的教室后门,看到后面的两排基本倒下了,跟课桌亲密无间接触,哈喇子还在源源不断。有两男生直挺挺的竖着,目不转睛的盯着书本很投入很专心,算是给李若水一点安慰。曹芳依然眯着美丽的眼睛,面带微笑,用发腻的声调读课本,对中间几个学生的交头接耳谈笑风生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一派波澜不惊的大将风度。一个女生将一个纸团扔到后面正襟危坐的男生身上,男生端坐岿然专注依然,这样的学生难能可贵。李若水终于看清了男生面前的书,不是武侠就是言情,或者是暴力加色情的地摊书,拳头加枕头的垃圾文学,绝对不是语文书。曹芳停止了朗读,教室里停止了吵闹。曹芳转身到黑板上写字,一只球鞋从教室大西北飞向大东南,气氛立即热烈,有女生夸张的尖叫。

    李若水很愤怒,现在的学生太不象话。冲进去,拎着西北角那家伙的领口,左右开弓,打他个满脸开花遍地找牙,让他尝尝捣乱的滋味。但绝对不行,老师没有体罚学生的权利,即使稍微的处罚,也得权衡斟酌,能够做的就是惩罚自己,把自己的肺气炸,将心理崩溃进行到底。再者,越俎代庖,直接处罚学生,对任课老师的自尊也是很大的打击,对他们今后保护自己的尊严也很不利。

    李若水走到教室中部的窗口,咳嗽一声,里面的脑袋迅速转过来,立即转回去,立即安静下来。曹芳也看到了李若水,叫后面的推醒几个睡觉的家伙,睡觉的好梦被扰,正想发作,看了窗外,马上直起身来,瞪着发红的眼睛,像遭了瘟疫的病鸡。

    李若水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开。他必须找曹芳谈谈,找班主任杨扬谈谈,还要找指导老师吴天度,刻不容缓。

    吴天度正在实验班,用多媒体在演示,师生都聚精会神。到教导处,没看到杨扬,到英语组,还是没有。杨扬居无定所,是不是又跑到那个年级办公室了,或者检查什么去了,就用电话呼她,给她介绍了大致的情况。

    一会儿,杨扬过来,很恼怒的样子:李主任,你也看到了,曹芳上课就这德性,其他老师上课,我们班的纪律绝对的好,到了语文课就是学生的天下,孙悟空大闹天宫。我非常担心,我们班的纪律,会毁在曹芳手里。当初,你们把没人要的洪丽丽塞到我们班,这学生跟我闹的很僵,调到吴天度班上,两次月考她总是倒数,我怎么就被鬼缠上了。没人要的语文老师,你们又塞到我们班,我们班是不是专门的垃圾回收站?

    谁叫你是强大的班主任呢,强大的班主任配上个弱小的科任老师,也是合情合理的。

    弱小?你说曹芳弱小?你太小看人了,她除了不会教学,其他什么都会,她俘获的男人一大把一大把的,幸亏我是女的,不然早就被泡软了,不知东西南北。

    李若水觉得她话中有话,若有所指,又不便深问,就委婉的说,新来的老师,你多关心关心,课堂纪律啊,业务进步啊,生活上的事情,学校也管不了许多。杨扬说,我看见曹芳发腻发嗲就发懵受累。你让吴天度多关心吧,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李若水对男女之情有些迟钝,但杨扬的话外之音弦外之音,还是听明白了。杨扬曾经对李若水说过,这一对孤男寡女干柴烈火,整天耳鬓厮磨,别整出点绯闻来。李若水不以为意。说他们耳鬓厮磨,到是真的,一个指导老师对一个刚走上教学岗位的,如果后者确实不能胜任,除了手把手,面对面,其他还能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况且,要求吴天度对曹芳严加督促,也是李若水的三番五次的交代。至于说什么孤男寡女,李若水不以为然,吴天度有家有室,曹芳男朋友成堆,不寅吃卯粮入不敷出就不错了,何来什么干柴烈火。杨扬反对。吴天度远水解不了近渴,曹芳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结对师徒,特别容易日久生情,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让吴天度做实验班的班主任,是李若水极力推荐的,让吴天度指导曹芳,也是李若水直接指定的,李若水觉得责任重大。

    一看行事历,才想到今天放月假,所有的学生,下午两节课后都离校,吴天度离家远,肯定要提前离校了,现在找他谈这个事,有点不合情理,反正也不是十万火急。吴天度没日没夜的扑在学校工作上,自己对人家的生活确实关心得太少,二刚批评学校只要人家卖命不顾人家生活,有一定的道理。最好的关心是帮他把老婆调进城来,但秤秤自己有几斤几两?戴林也许能帮上忙,尽管戴林说人事科的老爷眼睛向上,但吴天度调进,最后还不是戴林一锤子定音?戴林上次说,高初中教育教学明显脱节,相互独立各自为政,高中要处理好与初中的衔接,而对于初中,李若水还真的知之甚少,吴天度的老婆正是初中老师。想到这里,李若水就有了鬼子下乡的冲动。

    李若水见到吴天度,问,多长时间没有回家啊?吴天度说,也就是半个月吧。李若水说,整天被钢筋混凝土压着,就担心压出个畸形来,什么时候到乡下去透透气。吴天度说,你如果不怕路远,今天就跟我走啊,我那是两个县级市的交界处,原汁原味的乡下。李若水说,我得跟家长请示一下,拨了徐晓娜的电话,报告了情况,问晓娜有什么指示,晓娜说,你个书呆子,别空着手去,其他没有指示了。

    大巴小巴,乘车换车,两个多小时的颠簸,天擦黑了终于到了。吴天度的老婆孩子都不在家,屋里冷锅冷灶,他有些急,打电话呼老婆,老婆那边快急哭了:真的走不开,要不,就到我娘家吧,孩子已经接到那里了。吴天度大困大窘,李若水说,学校里肯定有走不开的事情——到你丈人家远不远啊?吴天度说,不远不远,就两里路吧。说着,就急忙把旅行包里东西往外掏,一包是妈妈爱吃的桃酥,一包是脑8金,吴天度苦笑说,看来只好骗爸爸老人家了。李若水说,你花的钱是真币,感情是真的。

    吴天度的爸妈跟弟弟一起生活,他把东西送去,把弟弟的摩托推过来。两人上车,不足一支烟的工夫,就到了他丈人家。

吴天度的丈人和孩子小雨,正站在家门口等,厨房里透出诱人的香味。吴天度作了介绍,一帮人就拥到了客厅。

    一个很大的客厅,估计有30多平米,沙发茶几俱全,平板电视功放音响很配套,吊灯壁灯打得很柔和。李若水把小雨的东西从包里倒出来,吃的喝的玩的穿的,很时尚很到位——李若水对商场超市不太熟悉,对11岁的孩子喜欢什么,又跟不上形势,就给了两百元齐英拜托帮忙,看来,各人的强项真的不一样。小雨真的很喜欢。

    吴天度的丈人是小学校长,丈母是小学老师,两人都退了。大舅子在南京工作成家,逢年过节也极少回家。诺大的两层楼房,就剩下老两口看家护院。吴天度调市一中后,他老婆宋清苹就经常带着孩子回娘家住了。

    10点钟,宋清苹回到家,带着一身疲惫满心内疚,作了叙说。

    她所在的那个班的一个女生,离校出走今天整整十天了,家长忍无可忍,到学校兴师问罪。宋清苹不是正式班主任,是所谓的副班主任。副班主任平常不怎么管事的,就像美国的副总统,而一旦班主任出事了,她就得负全责顶上,今天班主任和校长被缠上了,整个班级就得承包,一步都走不了,因为初中的学校,学生全部到校上晚自习的,不知道那个吃饱饭没有事做的家伙,做出的这个作茧自缚的决定。那女生厌学至极,出走成瘾。前两次出走两三天后就自动回来了,也没有闹出什么大动静,这一次可能真的飘远了,家长就慌了,到学校来要人。家长的理由是孩子不愿意上学,是你们三番五次上门动员的,其二,期中考试学校根本就不应该排什么名次。

    李若水倒同意家长的观点,孩子实在不想上学,强迫也没有什么意义,考试排名现在也不可取,现在高中即使排了名,也不公布,用“家校通”发短消息给家长。宋清苹说,大家都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但初中是义务教育,要统计义务教育巩固率流生率,跟地方政府的政绩挂钩,地方政府就压下面的学校。考试排名也没有公布,不知道从哪个环节流出了,这女生一看是倒数第一,脸上挂不住,一生气脚就痒。

    现在初中教育真的很难,有背景的老师都调到城里了,有背景的家长把孩子送城里读书了,农村初中教育真的很萧条,将来是不是把农村初中都撤到城里,老师们都盼望着这一天。宋清苹幽幽的说。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rongrongrong 2011-1-23 22:59
咱村真有几位好作家  
1 回复 BL_518 2011-6-10 12:56
rongrongrong: 咱村真有几位好作家   
包括LZ~~~~我们有幸成为他(她)们的读者~~~~~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8: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