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市一中》18——19

作者:YXJ1999  于 2011-1-27 17: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18

    对实验班的评价出现了明显的分歧。

    从统计数据看,实验班的月考成绩、期中考试成绩都不尽如人意。跟平行班相比,文科还马马虎虎差强人意,理科则明显落后,化学生物的差距不是太大,均分一二分的样子,而数学和物理,分别相差7.36.5,这可不是个小数。

    视导组的一帮人,对着长长的数据在出神。

    有人认为,实验班有那么多的活动,社区服务、社会实践、研究性学习活动,这些挤压了学习时间,学生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

    黄云说,为什么文科不受影响,理科就大受其害呢,这中间有什么必然联系?还有,第一次月考在前,期中考试在后,期中考试比起月考来,进步还是有的,只是不太大。杨扬的高一(2)班,是龙头老大,过去是,现在也是,从与学生座谈的情况看,高压政策就是容易出效益。但是,他们的优势正在削弱,能不能说明,实验班还是有后劲的呢?现在作出定论,是否太早太武断?

    戴林说,学生活动的时间是严格控制的,这个格就是《江苏省普通高中课程设置》,在8个领域的必修课程一共116个学分,而社区服务、社会实践、研究性学习活动则占了23个学分。只是有的学校,包括市一中在内,没有真刀真枪的做而是走过场,只是实验班认真去做了。这些活动,也不是哪个专家坐在云端,拍拍屁股想出来的,经过了严密论证和点上的试验后才逐步推广的。

    黄云笑了:专家们的出发点是好的,要对学生终身负责。可是,到了下面就走了样,我们的家长,我们的社会就是要向学校要成绩,高中三年,你得拿出考大学的成绩来,其他的,免谈,谁要你自作多情对什么终身负责?

    大家都笑了。

    戴林说,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坚持对学生终身负责的原则,还是屈从于家长的社会的分数至上的功利主义?现在很多人都说知识分子普遍缺钙,屈从就是缺钙。

    黄云苦笑说,能找到一个契合点,既对学生的终身发展有利,又能确保学生有个好成绩,岂不是皆大欢喜?

    戴林说,从理论讲,二者应该是不矛盾的,而实践上,这条路还没有找到,或者说,懒得去找,熟马旧路走起来方便,得心应脚。这次视导,局长室的意思是,对实验班,不管是问题还是成绩,都要从理论的高度去总结。提到理论我就发怵,能理性就不错了;提到高度,我又害怕,不要钻到云雾里找不到北。——这是实验班的原始材料,大家看看,能不能找到理论的火花?

    大家手里都有了一沓材料,研究性学习活动活动的最多,大家看得头昏脑胀。也有让人眼睛一亮的,比如这篇“人人都得为高房价埋单”报告,从课题的选择、方案的确定、计划的执行、分工与合作、过程与记录、成果的呈现等等,中规中矩像模像样。有一段话,大家都看笑了:你可以不买房、不租房,但你依然得为高房价埋单。每个人都得吃饭穿衣吧,我们走访的这家粮店,五年前,月房租200元,现在是1200;“俏女人”服装店,五年前,月租1400,现在月租12000元——高房价带来高房租,高房租最后都消化在商品上,你穿衣吃饭都在为高房价埋单。“鑫鑫水果店”的老板说,六年前,他的门面房月租300,现在是1800元,每天平均60块,这些都得摊到卖出的水果上,不然就亏本。他还说,宁夏的苹果三毛一斤,一路高涨的汽油费,交不尽的过路费,运到本市,成本就是两块三,加上房租,卖不到三块就亏本了。看到最后,大家笑了:最后的“他还说”,就不能再说了,这里不仅有高房价,还有高油价高过路费的问题,混到一块了,小脑瓜子不够用了。

 

    教导处。史玉芬急匆匆赶到门口,大呼小叫:李主任,有空吗?李说,急吗?史说十万火急。两个人肩并肩走下搂,李若水说,说啊,什么事?史玉芬什么都不说,一路带头走,一直走到体育场,走到羽毛球网前,一副羽毛球拍有预谋的挂在那里。

    李若水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史玉芬说,你以为事情还小吗?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说,略有耳闻。史说,还略有耳闻呢,已经满校风雨,嚼得有鼻子有眼。李说,走自己的路,让爱嚼的人去嚼吧。

    史说,你是不是真怕啦?

    李说,怕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歪,谣言止于智者。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舒云卷。

    史说,你就酸吧,学鸵鸟把头钻进沙里,就天下太平啦,还不是撅起屁股任人打。万林森说知识分子面对权力就犯软骨病,难道说面对谣言就犯缺钙症,不反击?

    李若水说,你想打架,总得有个对象,总得找个人打,谣言来无影,去无踪,你总不能跟一个影子打架,更何况,有时你连影子都抓不住,跟谁打?怎么就是害怕啦?

    史说,你真不拍啊,人家说我正在闹饥荒犯饥渴——真他妈的冤得像窦娥,还不如来次真刀实枪的。李说,你疯了。史说,逗你玩呢,不怕就上阵啊!

    球场上,史玉芬打得又刁又急,扣杀迅烈,把所有的怨气都发在羽毛球上,搞得李若水疲于奔命。一会儿,两人就汗水涔涔,热气腾腾。脱了外套,一会儿又脱去羊毛衫,直打得精疲力竭,方才收拍。史玉芬气喘吁吁:我就是要让全校的师生看看,让视导组看看,我们在一起玩命了。李若水说,发泄完工了?史玉芬说,发泄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他俩捧着衣服,一路说说笑笑,从理想大道的南端走到北端,终于在教学楼下分手。史玉芬走了十多米,朝着李若水大叫:别忘啦,李主任,晚上去我家吃饭啊,不见不散。

 

    19

    李若水的爱将吴天度也出了漏子,他的作文批改极具个性。大家看他批改的作文,奇文奇批,举几个例子就可见一斑。前面是学生的原文,括号里是吴天度大人的批文:姜子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音。(为什么不说西班牙、葡萄牙,这样更有创意)传说中的菲尔普斯,那个拿了八块奥运金牌的人……他教练说他平时就是吃饭、睡觉、游戏!(我的生活也有这三样,怎么没拿金牌?)70后早已作古,80后也不足挂齿(我就是70后,作古了怎么还能给你改作文?);孔子小时候,他与哥哥分梨子,一个大的,一个小的,他妈妈让他选择,他只拿了一个小的,这就是有名的孔融让梨的故事,并非孔子吃不完那个大梨子,而是他自小就有着这种正确的选择,以至后来,成为了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思想家。(哦,我总算明白了,孔融原来就是孔子!);父亲像亲人一样疼爱着我。(真可怜,后爹吗?)莎士比亚在教育亚里士多德时,默罕默德在旁边讲了一句话:不可以貌取人!(这仨人说话互相能听懂吗?)……

    “讽刺挖苦调侃,就是没一句正经。”视导组的一位成员说。黄云问李若水,他的作业批改,你平常就没有检查过?李若水说,看过,也没见什么问题啊。黄云说,讽刺挖苦学生,是师德不允许的。李若水说,老师说轻了,学生根本不当回事。再说,你给他批个中心基本明确,层次基本清楚,语言基本通顺,倒是四平八稳,家常便饭,学生连批改看都不看,塞到抽屉里完事。

    黄云说,还有呢,批而不改,改而不批的到处都是。你再看看,学生互改互批,黑笔蓝笔铅笔,加上老师的红笔,作文本弄成个大花脸。有的作文,老师详批详改,有的只有学生的互改互批,老师仅龙飞凤舞的画了一个“阅”字,是不是有偷工减料的嫌疑?

    李若水说,学生互改互批,老师还得再看一遍,包括学生的批改有没有错误,花的时间更多。你看,有的作文实在是交差事,还得叫他重写,老师又得重批——吴天度剑走偏锋,容易吃力不讨好。

    大家笑了。黄云说,学生作文交差事确实多,让他们互改互批,对写作的确很有帮助。现在的问题是,到了高中,一般的家长辅导孩子已经力不从心,但作文还是看得懂的,他们会不会捧着作文本到学校来兴师问罪:这孩子的作文,怎么弄成个大花脸啦?我孩子的十篇作文,老师怎么只改了三篇啊?让学生改作文,老师干什么去啦?

    李若水说,只要对学生有好处,其余的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学校负责教育学生,难道还要承担教育家长的责任?难道只能迁就家长?黄云说,你这话就错了,学校的任何改革,一定要争取家长的理解支持,不然就阻力重重,十分艰难。我们定期开家长会干什么的?就是要跟家长通气,说清利害关系,结成统一战线,家长和老师,应该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而不是相互埋怨,更不能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李若水觉得黄云看问题确实有一定高度。

 

    政教处,戴林和王一鸣一起,吞云吐雾,闲扯吹牛。戴林说,你弟弟现在怎么样?

    王一鸣说,还能怎么样,开了一家公司,半死不活,惨淡经营。

    还没有来得及给他什么处分,怎么就出走了?戴林问。

    谁叫他发昏呢。王一鸣陷入沉思。

    王二鸣是一所中学的数学老师,学科带头人。一个财大气粗老走江湖的家长请客,吃饭唱歌洗浴一条龙。王二鸣特讲义气被老江湖灌多了,洗浴的时候就稀里糊涂,经不起服务小姐深深乳沟莺歌燕语口吐兰气的诱惑,原来只敲小背演化为“敲大背”,更糊涂的是由于缺乏风场经验,忘乎所以以为觅到知音,居然傻不拉唧告诉人家真实姓名电话号码,可能是脑子进水神经短路还想保持热线联系以便秀色常餐,岂不知戏子无情婊子无义,这小姐后来失脚被抓立刻供出也是唯一能供出的就是这风流才子。公安客客气气的请了王二鸣,他也没有太多挣扎就做了笔录,罚了五千大洋,考虑到文人脸薄建议他多缴了两千保密费。派出所能抓住老师极为难得,这新闻烂在肚里变成木乃伊实在可惜,一不小心就漏出去了。王二鸣声名狼藉无颜见学校师生,一跺脚就应聘到苏南的一所民营学校,他深厚的教学功底被要命的方言毁了,学生上课看手机睡大觉扔纸条,他忍无可忍不待校长炒他就炒了校长,不怕入行三年穷在写字楼租了个房间办了个破公司。

    在弟弟家闹地震的时候,老大把老二狠狠的训了一顿。大街上那么多的暧昧霓虹,洗头的不洗头,足疗的不疗足,敲背的不敲背,挂羊头卖狗肉人人心知肚明心照不宣。小尼姑和尚动得你阿Q动不得,有钱的老板没钱的民工都可以高档服务或低档消费,唯独你教师不能揽那种腥气,谁叫你戴着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帽子呢?

    戴林说,你们家老二啊,怎么说呢,教育局肯定会给他一个处分,但也要治病救人,不会赶尽杀绝一棍子打死,至多给个降薪处理,怎么就自动离职了?说到底,还是脸上挂不住,当教师啊,确实需要检点,你选择了这个行业,就得一辈子小心谨慎。如同一个人,选择了做司机,开车前就不能喝酒,一辈子都得这样。选择了做警察,就不能违法,警察违法,老百姓会说,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罪加一等”这种说法根本就没有依据,因为在法律面前应该是人人平等的,可大家都这么说,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大家认为警察是执法的,执法的违法了,那还了得,岂不天下大乱,生活还有什么安全感。司机喝酒开车,警察违法,都会深深刺痛民众的神经,民众担心自身安全,就会产生应激反应从而激烈声讨。对教师呢,也一样啊。教师是教育人的人,理应品德高尚。教师处在道德上游,才有可能向下游的学生渗透。看得见的呢,是老师的言传身教,让学生耳濡目染。看不见的呢,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风化雨般的影响,让学生潜移默化。如果教师品行低下,会给子孙后代带来灾难性的影响,社会公众特别担心教师的品质素养,会把教师身上的缺陷不断放大,口诛笔伐。嫖娼这种事,放在搞建筑的包工头身上,大家可能不当回事,包工头自己说不定还会拿出来炫耀吹牛,放到教师身上,就刺痛了社会公众的神经,接受不了无法容忍,必然要大加讨伐。教师自身,也会感到脸上挂不住无地自容。

    王一鸣说,可不是呢!出了这档子事,连累了整个家族。就说我父亲吧,原来在村里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家里出了两个中学教师,大家都尊重他。现在呢,好事不出庄,坏事扬天下,老头子灰头土脸,腰背驼了,白发疯长,没事总窝在家里,哪儿都不去。我呢,你知道的,人家都叫我大炮、土匪,说话嗓门大,又喜欢说说闹闹,现在即使说笑话,都感到底气不足。

    王一鸣满脸络腮胡子,根根如钢针,平常大家王主任王老师的叫,一到酒桌上,就变成了土匪、山上下来的。他喜欢跟人开玩笑,经常主动出击,使枪弄棍,但技术不精,经常误伤自己;经常在饭桌上掀风掀浪,却不知江湖水深,经常淹不到别人,呛了自己。一次,他攻击杨扬,杨扬回击他脸皮特厚,肥沃的脸皮才能长出满脸钢针。他说,女人才脸皮厚呢,厚得让胡子都长不出来。杨扬说,你老婆脸皮最厚,不然,天天挨钢针戳,岂不鲜血淋漓?李若水对他们半荤半素的笑话,大发感慨:这学校生活,一潭死水,这笑话,就是浩淼湖面上的一叶白帆,万顷碧空里的一队鸿雁,浩瀚沙漠中一叠驼铃,寂寥空山中的古刹钟声,有形有声,还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王一鸣对李若水感慨特舒坦,但突然想到,杨扬说自己脸皮厚老婆脸皮厚,岂不是我们一家都脸皮厚,是不是跟老二的破事有关,这女人是不是话外有音?

    戴林好像漫不经心的说,我说既然选择了教师这个行业,就需要检点——你们学校的教辅用书,是不是很有问题,为什么老师学生的反映那么多?你是体育老师,肯定不向学生推荐教辅书的,你的话应该最客观公正。

    王一鸣说,胡敬仁当校长那会儿,总是小卖部的齐英,直接发到各班级的。你知道的,教辅书的利润本来就很高,如果是盗版的,就惊人了。一本两块钱三块钱的盗版书,发到学生那里,就变成十块十二块,一本书就是六七块的利润。你算算,全校45个班,两千二三百学生,一般一个学科就有一本,有的还不止,就作平均每个学生5本,每本平均赚6元,全校是多少?一个学期大概六万多,一学年最保守的估计也有十多万。因此有人说,卖盗版书,有毒品的暴利而无卖毒品的风险,大概就是这意思。这些钱呢,胡敬仁说是入了学校的小金库,留着给老师发福利,天知道具体是多少。校长带了头公开摊派,老师就偷偷的自己跟书商联手,私下里给学生发盗版书让学生干部代收费。有的老师贪心,有的教辅书错误百出,有的发了根本就没有使用,学生当废品卖了。学生手里,有教育局通过新华书店发下的教育出版社的教辅书,有校长发的,有老师发的,消化不了,怨声载道啊。老师之间,因为发书的多少,为蝇头小利,也有很多矛盾。

    戴林说,这不就乱套了。做老师啊,就应该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清贫,何况老师的待遇,还在不断的提高,为这些蝇头小利,受个处分,实在不值得——那刘校长李主任他们怎么就不管管,或者——

    王一鸣插话说,天地良心,他们没有从中牟利,小金库的帐现在放在工会万林森主席那看管呢。这混乱,是胡敬仁校长留下的,还没有来得及拨乱反正。

    戴林说,千万不要说历来如此,新江中学招生就是因为“历来如此”的照顾录取,招来了媒体的曝光家长的炮轰社会的声讨,黄云校长并没有因为“历来如此”减轻责任,不但把自己陷进去,还把教育局拖进了泥潭。是错误就要坚决纠正。牟利的老师该教育的要教育,该处分的要处分。作为领导,该承担领导责任的,也推脱不了干系。不视导还不清楚,一视导,问题就暴露出来了。暴露得早也有好处,教育局内部教育处理,一旦捅到外部去,教育局鞭长莫及,就很尴尬啦。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22: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