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市一中》21

作者:YXJ1999  于 2011-2-21 10: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评论

21

    视导组一走,烟消云散,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大家心情格外轻松。史玉芬遇到李若水,看他的脚已经不怎么跛了,就笑着说,不想做铁拐李啦?学校的大事还要靠你这位大仙指点指点。她把两个“指”说得特别重。李若水笑笑,知道她说的“指”是指脚趾,就故作轻松的走了两步。

    当天晚上,召开了全校教职工大会,部署冬运会的事宜,王一鸣主任主持。王一鸣对着秩序册,把方方面面的人方方面面的事,一一交代。别看这土匪,平时咋咋呼呼大大咧咧大炮一般,遇到大事,就有条不紊。最后,他进一步提高声音:运动会最担心的就是安全问题,要做到万无一失。所有的运动员,请医务室的老师一定要把好关,做好体格检查。任何班主任,不能为了本班成绩,让运动员带病上阵。医务室负责人老朱医生站起来:那么多运动员,我们医务室怎么检查得过来,我们有没有这个能力?王一鸣每根胡子都竖起来,就像刺猬遇上紧急情况:你们不负责检查,难道让我们体育组的老师去检查?老朱说,我们说过不检查吗?我们是能力不够。

    看二人抬杠,刘玉松想,把皮球踢给医务室,他们能接得了吗?现在,玩踢皮球玩推卸责任,大家都玩得得心应手,但实际问题根本就解决不了。就干咳一声,大声说,大家各尽所能,各负其责。按照王主任的部署,定岗定位,任何人不得迟到缺席。其他人散会,校领导和医务室的同志留会。

    王一鸣和老朱各带着火气坐下。刘玉松说,大家知道,运动会是学校最头痛最要命的会,安全大事至关重要,王主任和大家都十分担心。能够把运动会太太平平开下来,不出任何安全事故,是我们现在的头等大事。在运动会全过程,医务室必须全心全意尽心尽责处理好大大小小的意外事故。但现在任务重时间紧,让医务室承担全体运动员的体格健康检查,他们也有一定难度。大家集思广益,拿拿主意。

    大家七嘴八舌。在秩序册上,要求全体运动员必须经过健康检查才能入场,写上去很简单,事实上做不到,出了安全事故,也不会因为秩序册上的白纸黑字就减轻责任。就像教育局每年暑假发的“禁补令”,他们一发个白纸黑字红头文件,好像什么责任都没有了,一旦真的出了问题,就不信他们脱得了干系。冬运会的教训太多,开运动会出事故的学校很多,很多地方是防不胜防,特别是运动员的猝死,所以这虚晃一枪的事情确实玩不得。

    陈元说,最好请医院急诊科的医生坐镇,大家可以放心。遇到猝死这样的天灾人祸,能救的救,不能救的,老天爷也回天无力。大家都觉得是个好主意。杨扬说,请附属医院、人民医院的一帮老爷,他们一个个眼睛朝上,恐怕请不动。刘校的丈人原来是中医院的副院长,让他老人家出山请医院急诊科的医生,一个顶俩。刘玉松苦笑说,你们不知道的,他那张嘴,天天讲原则讲道德底线,早就把医院上上下下得罪遍了,他不去还好,一去准泡汤。有人建议,防疫站的医生很清闲的,可以找他们。老朱说,恐怕不行。防疫站给学生打防疫针,用的是儿童剂量,收的是成人费用。我把他们扔到垃圾桶的玻璃瓶,拿出来给他们看了,而且明确告诉他们,打这种预防针,比不打还糟糕,剂量不足,容易诱发学生疾病。他们下不了台,现在让他们过来,恐怕不大好意思。有人建议请教育局联系卫生局,光明正大顺理成章。万林森说,我们今年冬运会本来就推迟了,等他们研究好了,公文不紧不慢的一来一往,蜗牛一旅游,黄花菜都凉了。李若水说,我跟中医院急诊科的周医师很熟。我们就不走上层路线,走私人关系,让他私下跟院长说一下,估计问题不大。刘玉松说,行啊,你尽快联系,我们等你的答复。

 

    运动会如期召开。天公也帮忙,风和日丽,如同早春。运动会是学生的节日。运动员兴奋不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负责联络、通讯、纠察、宣传、后勤的同学也各就各位,严阵以待。没有项目的同学,三个一群四个一党,从教室里搬来课桌,在操场上各占一个地盘,预备了瓜籽糖果,热水冷水,面盆毛巾,准备为本班的队员呐喊助威,后勤服务。平时要说的话要做的事,现在都可以不理,那些做不完的作业,统统扔到脑后。平时不能带不敢带的玩意儿,手机,MP3,上网本,照相机、摄像机,大家都拿出来交流显摆,诺基亚三星摩托罗拉,蓝魔纽曼艾利,华硕戴尔联想,佳能索尼尼康奥林巴斯在一起炫耀攀比。

    黑屏前一缕青烟,发令枪响了。操场上的呐喊声此起彼伏,检录、裁判、计时、纠察、联络、摄像、广播各路人马运转有序。一百米,二百米,四百米,八百米,一千五,预赛,决赛,依次展开。田赛部,跳高跳远铅球铁饼标枪,在各规定区域有序展开。

    王一鸣颈部挂着哨子,手拿一支红三角旗,胡子拉碴,声音已经嘶哑。他的小红旗在不停地敲打:那些占道看比赛的、抢拍照片的,那些在一侧助跑的,那些在不安全区域停留的……杨扬指挥着一帮娘子军,声色俱厉:看清青烟,看清道次……快,抢线了,看清顺序,盯住号码,盯住号码……万林森的编排组跟检录组密切合作,指挥着电脑老师不断输入成绩打印名单,公布决赛名单,公布各班成绩……洪露露和曹芳在不停的轮流广播,通知运动员检录,警告陪跑的同学,报道最新成绩,不时加入“加油,加油”的呐喊……

 

    第二天下午,冬运会的田径项目全部结束,工会、团委、学生会联合组成的师生球赛,篮球、足球、乒乓球、羽毛球全面展开。李若水参加乒乓球比赛,和史玉芬组成混双。刘玉松参加了篮球比赛。王一鸣已经完全嘶哑,但还得做篮球裁判,好在裁判不需要用嗓子,只要用哨子和手势指挥,哑巴也行。

    比赛一结束,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运动会没有出现大的安全事故。有几个运动员上气不接下气的,也有几个瘫倒抽搐的,甚至还有吐得一塌糊涂的、昏厥的,通过对症处理现在都没有事了。刘玉松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赶快用电话通知陈元,叫他联系教工食堂的徐玮准备晚饭。而对万林森,他就不能用电话呼他,而是直接找他,说,万主席,晚上大家放松一下,到教工食堂聚会,你负责安排一下。万林森说,你呢?刘玉松说,我得陪周医师,人家不仅自己调休赶来了,还带来同科室的一个年轻医生,带了氧气包,还有其他的急救药品和器材。我们不能对不起人家,要到饭店去。万说,仅仅是参赛的教工?服务的呢?刘玉松说,只要晚上没有特别事情的,都去。刚说话,李若水来了。刘玉松说,晚上我们还是到君来吧,陪陪周医师。李说,我就在家吧,我是总值班的。万林森忙说,李主任你放心去吧,值班的事,我顶着。周医师是你请来的,你不去,怎么成?

    晚饭还没有结束,陈元就心神不宁。刘玉松问他怎么回事,他说,那么多的体育器材、广播器材,都胡乱地放在储藏室门口呢,大家都吃饭去了,少了怎么办?刘玉松说,那你就先回吧。医务室老朱说家里有事,想跟陈元一起先走,就反复跟周医师打招呼。刘玉松说,你们实在有事,就先走一步,我跟李主任陪周医师二位,周医师也不是外人——食堂的聚餐,门卫宋老伯从来都不参加,说不放心大门口的事情,这样吧,陈主任,反正这里的菜也吃不了,你把宋老伯喜欢吃的河虾和甲鱼,带点回去。

       8点多,刘李二人回到学校,刘玉松去了办公室,李若水就留在门房喝喝茶去去酒气,他觉得浑身酒气在校内走动有些不雅。宋老伯说,你们校领导那么多的事,还记着我这个看门的老头子,我不知道怎样感谢你们才好。李若水说,不能说校领导,是刘校长心细,想到你总参加不了聚会。宋老伯说,你们都是好人,好人啦。说着,不由自主的用袖子擦眼角。李若水想,这么一点小恩小惠,宋老伯就感激涕零,是老人家太孤独?是受到领导关心不容易?还是其他什么?他陷入沉思。

    李若水上高中那会儿,宋老伯还不是老伯,是食堂里的青壮年工友,后来因为腿脚不灵便,就到了传达室。胡敬仁在任的时候,胡校长的报纸信件,宋老伯就送到校长室,胡敬仁不在,就送到齐英的小卖部,多少年如一日。胡敬仁年纪渐长,脾气见大,总对宋老伯呼来喝去,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的说三道四,宋老伯就更加谨小慎微。刘玉松当家了,宋老伯就把刘玉松的报纸信件送到校长室,刘玉松说,你把它塞到校长信箱就行了,你老人家腿脚不方便,爬上爬下那么多楼梯呢,以后就不要送了。后来又送过几次,最后还是刘玉松阻止了。但宋老伯并没有把报纸信件塞到信箱,他总是在门房等刘玉松上班下班的时候,把这些恭恭敬敬的送到刘玉松手上。

    李若水的信件特别多,邮局的稿费汇款单也多,宋老伯从来没有搞错一次丢失一次。每当李若水从传达室经过,他就侯在那里:李主任,你的汇款单我跟你代签了,你如果没有时间,我去邮局给代领一下?李若水总是说一声感谢,绝不让他跑腿。

    宋老伯毕竟年纪大了,丢三落四的事情时有发生。普通教师的报纸信件,他经常搞不清放到哪个信箱,因为他搞不清这个教师属于哪个办公室,也不愿意询问。学生的信件他经常放错班级信箱,有的甚至乱放乱扔。学生订阅的报纸杂志,往往收不到。邮局发行部的主任曾经找过学校找过宋老伯,强调了注意事项,但收效甚微。老师学生的意见都很大,刘李二人都听到了。刘玉松说,宋老伯如果老糊涂了,传达室就要换人,不能老出岔子。李若水说,你说他糊涂?他是选择性糊涂,只对领导负责,不对群众负责。刘玉松说,也许我们对宋老伯关心不够,老人家觉得学校有他没他无所谓,闹情绪呢?就像班级上成绩不好的学生,有些老师从来都不关注他,他就整出点事来,证明他的存在。李若水说,你说的也对,但根子出在他那种只对上负责的思想作风上。刘玉松有些疑惑:明年十月,宋老伯就要退了,他自己不需要领导照顾,儿女的工作岗位都很好,也不需要校领导帮什么忙,没有什么目的啊,为什么老对领导那么客气讨好?李若水说,习惯啊。这习惯是胡敬仁培养出来的,一旦养成,就很难改变。就像玻璃罩下的跳蚤,跳了撞了多少次,后来即使拿走了玻璃罩,它也跳不高了。人的脊柱一旦弯了,习惯了低头哈腰就很难挺直。李若水意犹未尽,笑着补充到,人家说,二奶三奶是家庭粉碎机,这权力呢,是灵魂粉碎机,一不小心,就将一个人的脊柱击碎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1 回复 浪花朵朵 2011-3-15 10:27
以前我们学校传达室的师傅也是这样,总是亲自给校领导送报纸,对进传达室和外来的人却很橫!
1 回复 BL_518 2011-6-9 07:49
浪花朵朵: 以前我们学校传达室的师傅也是这样,总是亲自给校领导送报纸,对进传达室和外来的人却很橫!
势力~~~~
1 回复 BL_518 2011-6-10 12:59
“二奶三奶是家庭粉碎机,这权力呢,是灵魂粉碎机,一不小心,就将一个人的脊柱击碎了”--非常形象贴切的比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2 02:2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