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市一中》23

作者:YXJ1999  于 2011-2-24 11: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23

    李若水赶到医院。张翔脸上青了两块,腿上缝了两针。护送张翔上医院的几个学生,鬼头鬼脑的交换眼色。李若水问,张翔,到底怎么回事?张翔说,不小心,摔在路牙上了。李若水说,别逞英雄了,到底怎么回事?几个人并不回话。李若水问医生张翔的病情,医生说,并无大碍,包扎好就可以回校养息,注意不让伤口感染就行了。

    李若水有些内疚,刚才还在和张志远通视频呢,一会儿工夫,他儿子就受伤了。他有些恼怒,现在的学生,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就大打出手,一点小矛盾就可能激化成大矛盾,甚至擦枪走火,造成人身伤害,学校教育了那么多,甚至处分了好几个,怎么就不长记性?

 

    回校途中,终于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张翔和洪露露主持节目,高三的庄子勤也去看了。洪露露一向马马虎虎大大咧咧嘻嘻哈哈,开朗活泼,任何男生跟她开玩笑她都照单全收,不急不恼,自以为魅力无限人气很旺乐此不疲。而庄子勤呢,则犯了单相思,一厢情愿深陷泥潭不可自拔,看到张翔在主持中有讨好洪露露的嫌疑,顿生许多醋意,心情特不爽。下楼梯的时候,就故意挤撞张翔。张翔说,你眼睛怎么长的,老往人身上撞?庄子勤挑衅地说,我看到你就不爽,撞你怎么啦,有种就单挑!张翔的倔脾气上来了:单挑就单挑,谁怕谁啊。两个人跑到操场东边去“单练”,有几个同学跟去了,有的是看热闹,因为学校生活太单调,有的是怕自己一方的人吃亏,多几个人可以壮胆撑腰,有的是怕出事,其中就有魏书贤。结果膀大腰圆的庄子勤占了上风,豆芽菜一般的张翔则挂了彩上了医院。

    一般地说,校园里小打小闹的事情时有发生,只要学生不报告,过几天就风平浪静,老师基本不知情。再过几天又风起云涌,层出不穷。但如果矛盾进一步激化,就可能演化为群体性斗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些原本很诗意的话现在怎么就变味了。也有的小矛盾闹大了寻报复,找到校外的参与打架,事情就闹大了。本校学生打架,一般下手不会太重,但这一次庄子勤下手太狠了,又是寻衅滋事,欺负低年级同学,他老子还是城管呢,怎么没有先把自己的孩子修理好,上学期打人的检查还在档案里呢。李若水真想把这痞子教训一顿,但想想现在还不能操之过急,训斥重了处分急了,肇事的学生来个离校出走,又给学校制造麻烦,还是明天通知政教处王一鸣和高三班主任处理。将张翔送回宿舍,李若水吩咐庄子勤先回家睡觉,明天跟父亲一起到政教处听候处理。

 

    后半夜,值班室的门敲响了,声音很急。李若水急忙问:什么事?进来的是高一(2)班的学生,他们报告说,同宿舍的严磊肚子疼得打滚。李若水急忙跑过去,看到严磊缩成一团,满头大汗。

    放晚自习他就肚子疼了,大家让他去看医生,他说一阵一阵的,说不定坚持一会儿就没事了。大家劝慰了他一阵子,也一个个上床睡了。年轻人特别能睡觉,一会儿大家都睡着了,但严磊忍不住的呻吟声,还是把大家惊醒了。

    李若水看了一下表,两点半钟。他打电话叫住校的单身汉吴天度,又往120求助。今天运气真糟,204国道刚刚发生了重大车祸,一辆大客被一辆大卡撞翻,死伤惨重,医院的救护车已经全部出动。

    吴天度披着大衣,冻得哆哆嗦嗦,李向他介绍了情况。

    吴说,指望救护车恐怕不行了,联系出租车吧,深更半夜的,又没个电话号码,到大公路上去拦车,这时候恐怕也很难有空车,白白浪费了时间。这里到中医院也不远,大饭堂有买菜的三轮,我们几个送严磊过去。

雨夹雪的天气,道路有些泥泞。三轮车上,被子半垫半盖,严磊在痛苦地呻吟。吴天度蹬车,李若水在一边推着,两学生一左一右,撑着雨伞。李若水说,你们不要照顾老师,病人要紧,别让淋着。

 

    中医院急诊部,灯火通明,车祸中的一部分分流来的伤病员已经送达。李若水看见相熟的周医生,急忙说,周医师,请你先帮这孩子看急诊,挂号单马上给补上。

    初步检查后,周医生说,这孩子右下腹阑尾区压痛反跳痛全有,阳性体征明显,急性阑尾炎。为谨慎起见,再打个B超做个化验。得赶快准备手术,不然,一穿孔麻烦就大了。

    吴天度推着担架车去B超室,李若水叫来化验室的医生。医生抽血的时候,李若水问了严磊家里的电话号码。他反复拨,总是忙音。又问他爸爸的手机号码,再拨过去,语音提示是空号。

    在手术室门前,医生说,尽管切除阑尾是个小手术,但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何况这孩子拖延的时间也长,必须有病人家属的签字。李若水说,家长那边怎么也联系不上,那就我来签字吧。

    手术结束后,李若水对还有些哆嗦的吴天度抱歉地说,你带两学生先回吧,这里有我顶着呢。天一亮你就通知杨扬,叫她给我调课,她把课上完了来医院换我。

    病房里很安静,严磊昏昏的睡着,李若水趴在严磊的脚边,看吊瓶里的输液,一滴一滴,不慌不忙,瞌睡随着点滴,一点一点的洇开。

 

    政教处。一身制服、戴着大盖帽、满脸络腮胡子的父亲,带着瘟头瘟脑的庄子勤,站到王一鸣的面前。

    庄子勤的父亲掏出一支中华,满脸笑容,给王一鸣点火,王说,老庄,你坐下,我现在不抽烟。庄城管自己点上香烟,说,小家伙又给你们捅娄子了?王说,仗着自己人高马大,欺负低年级同学,把人家打伤了。庄说,小孩子吧,动手动脚也是难免的,就说那些小商小贩,动不动为争巴掌大的地盘,也经常动手的。王说,性质不一样。庄子勤是寻衅滋事,恃强凌弱,如果没有严肃处理,低年级的同学在学校就没有安全感,谁家孩子还敢把孩子送到学校来?如果你的孩子被人打伤了,你会怎么想?庄说,不会。我对庄子勤说过,你被人家打伤了,回家还得挨打,你把人家打伤了,老子给你赔医药费。王说,你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怪不得庄子勤经常跟人打架,上学期的处分还没有撤销呢。庄说,不能让他再背处分了,高考档案上会有污点。王主任,我们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朋友,你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放他一马,我这人特讲义气,不会忘了你。王一鸣说,我的意见很明确,赔偿医药费,赔礼道歉,停课检查,看检查的态度决定处分。庄城管有些恼怒,但还是挤出笑容:前两点我没有意见,至于停课、处分的事情,我们再商量。王说,学校不是菜市场,不会讨价还价。庄提高了声音:小孩子总会犯错误,你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王说,学生犯了错误,就得付出代价,就应该获得相应的处分、惩罚,好让他长记性。庄说,你让孩子先上课,检查以后补上,孩子还在你们学校的,检查是跑不了。王说,不行,检查不可以打欠条,处分不能打折。

    庄城管的忍耐总是有限的,根根胡子竖起来:庄子勤上高三了,耽误了高考,你负得起责任?王说,什么话,你怕耽误了你孩子,就不怕耽误了人家的孩子,人家孩子还躺在床上呢。庄说,你通知那学生家长,我跟他讲和,还有什么摆不平的事儿,不就是罚款赔钱吗?叫花子打死人也是钱偿命。王说,你的钱大呢,学校就任凭你用钱买着玩?庄不仅吹胡子而且还瞪眼,说,我说王主任,你还真拾到鸡毛当令箭了,就你个芝麻官,横上了,我找你们校长说话。王说,你找局长也得按规章办事——不过,你也太抬举我了,县令才是七品芝麻官,我连芝麻官都算不上,但这事我管定了。庄:你无权剥夺学生受教育的权利。王:你孩子先剥夺另一个孩子受教育的权利,何况,这本身也是对庄子勤的教育方式。庄说,我现在就让孩子进教室。王说,你试试看!——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滋长孩子,怪不得这孩子屡教屡犯。庄说,这破学校,那么多的死规矩。王说,你嫌学校不好,你走人,没人拦着你。庄说,我可是交了两万择校费的,你退钱!王说,你不让孩子接受学校的教育,是你违约在先,退费,做你的大头梦吧,再你的会吧。庄哼哼的说,我就不信对付不了你个小小的政教处主任。带着孩子,悻悻地走了。

    杨扬推门进来:怎么啦,两土匪交火了?王说,对付这些蛮不讲理的家长,你太书生气了,他认为你软弱可欺,只能以蛮治蛮——什么事?杨扬说,我听到激烈的争吵声,就来火力支援,谁知道来晚了。王说,不晚,正要找你火力支援呢。篮球赛还差裁判呢,得请你支持。杨扬说,怎么受苦受累的总是我?王一鸣笑说,谁叫你那么能干的呢?篮球打得那么好,能者多劳啊!杨扬说,我要去医院换李主任了,我们班的严磊住院了,他家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联系上,你下午能不能到医院换我一会儿?王说,没问题,一节课之后我就没有课了。

 

    语文教研组。吴天度看到李若水从窗外经过,就急忙出来,叫住他。吴天度问,严磊的家长联系上了没有?李说,还没有。吴天度说,怎么都碰巧了?平安夜啊不平安。李若水笑了,机会难得啊,我充了一回家长,在手术单上签字呢。吴天度又问:张翔受伤的事,要不要通知他父亲?李想了想,说,张志远在外地呢,很远的。告诉他,又得火车汽车的往家赶,得化多少路费?耽误多少生意?吴说,作为班主任,我汇报到你这一级,应该说尽了责任。但你不告诉他,将来容易落埋怨。李说,张翔问题不大,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张志远如果要埋怨,就埋怨我好了。吴说,要不,汇报一下刘校长,你们都是老同学。李说,告诉他,他就为难了,他也得考虑要不要通知他张志远。吴说,你不告诉刘校,将来可能落埋怨的,就你一个人了。李笑了,两个人受埋怨,还不如一个人受,何必拉上一个垫背的。吴动情地说,你总是心太软,所有的问题都自己扛。

    下午一节课后,王一鸣跟李若水说,要去医院换杨杨。李说,别去了,中午就跟家长联系上了。他爷爷奶奶电话没挂好,怪不得老是忙音呢。他父亲在外地,刚换了手机号码,通知了家里,但他爷爷奶奶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孙子呢。现在没事了,他爷爷奶奶已经赶到医院了。

    四天后。中医院病房。严磊要回家了,李若水和杨扬去医院送别。杨扬说,怎么不等到拆了线再回家?严磊的父亲说,问过医生了,问题不大,到乡镇医院就可以了。严磊说,我现在能吃能睡能走,躺在病床上,还不憋死了?李若水慈爱的摸了摸严磊的头:真是个小伙子啊,恢复起来真快。严磊对杨扬说,班主任,篮球赛我还是主力中锋呢,还准备为班级争分数呢,看样子泡汤了。杨扬笑着说,你就安心养病吧,明年篮球赛再为班级争光,这笔帐先欠着。同病房的大爷说,这孩子,够心急的,第二天就躺在床上看书了。前天同学来看他,他让同学把笔记本带来,趴在床上抄笔记呢。一大妈说,你们学校的老师真好,当天晚上趴在病床上睡觉的,我还以为是孩子他爹呢。后来才知道,是老师。严父说,我们常年在外打工,孩子就完全拜托老师了。爷爷奶奶说,老师比爹娘还操心。

    严父悄悄把李若水拉出门外:李主任,多亏你们深更半夜把孩子送医院,我不知道怎样感谢你们。李说,应该的,应该的。如果你当老师,看到学生生急病,也一样会管的。严父说,我想请你们几位老师吃顿饭,表达一下我的心意。李笑了:你大款啊!一顿饭加烟酒,一千好几了,能买上千斤大米,够一个家庭吃一整年了。你如果是大款,我就不客气了,可你的钱,都是根根汗毛出汗挣来的。这心意我们领了,这客就不必请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1 回复 纽约知青 2011-2-24 22:53
让我想起《十六岁的花季》。
1 回复 hr8888hr 2011-2-24 23:46
mess
1 回复 平凡往事 2011-2-25 02:27
继续
1 回复 浪花朵朵 2011-3-15 10:42
教导主任教训家长那段听解恨。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2 00: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