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市一中》30

作者:YXJ1999  于 2011-3-18 09:4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30 
 
        三人走出校长办公室,在走廊上,遇到王一鸣。李若水问,王主任,怎么没有去吃饭啊?王说,有第四节课呢。刘玉松说,那就跟我们一起陪陪戴主任。下楼的时候,李若水说,体育教师很少有第四节课的。学校排课的时候,总要考虑学生的实际,到了第四节课,学生肚子饿了,上体育课,对学生的成长发育不利。王一鸣说,是吴天度的调课,他老丈人住院了。
    走到青春广场,对面是学生食堂,从它的南墙外绕过去,就是教工饭堂。三人正要绕行,戴林说,不要绕啊,从里面穿过去,还缩短了路程,还可以顺便看看学生的就餐情况。
    大家从一楼大饭堂进去。大多数学生正在埋头吃饭,大部分桌子坐满了。一字排开的十多个窗口,每个窗口前大概还有十几二十个人在排队。学生会的干部,带着红袖章值勤。一个高个子男生,从西侧门进来,拿着个搪瓷饭盆,到最西边的一排,用他的饭盆从队伍的最后一个开始,依次从排队的同学头上一个不落的咚咚地敲到最前面,把头钻进窗口打饭菜,值勤的同学只是笑笑,并不阻止。
    李若水对王一鸣说,又是你们考体校的学生吧,仗着人高马大,插队买饭?王一鸣几大步跨过去,把那个头已经伸到窗子里高个子揪了出来,一看,是庄子勤,正是考体校的。他一把扯下值勤的红袖章,给庄子勤戴上:你今天就在这值勤,直到最后一个同学打好饭菜,你再吃饭。庄子勤瘟鸡一般,只好像一根树桩挺直在那里,食堂里的师傅看着直笑。
    戴林说,学校是最应该讲究公平公正的地方,任何恃强欺弱的行为都会给学生留下阴影。李若水说,庄子勤不是走读生吗,怎么跑到学校食堂来吃饭了?王一鸣说,他跟他那个当城管的老爸闹翻了,到学校来独立生活呢。李若水说,他跟张翔打架的事儿,怎么处理的?王说,第二天就跟他老子,买了一堆礼品看张翔,问张翔要了张志远的电话,在电话里反复道歉,并要承担所有医药费和营养费什么的。李若水说,这么说,张志远知道他儿子受伤了?王一鸣说,是啊,一开始,他很着急,后来听说仅仅皮肉之伤,没有什么大碍,反而劝慰庄城管,说男孩子打打闹闹的很正常,只是不要出手太重,两个人还要在一个学校呢,应该交朋友,什么医药费营养费的就不要说了,只要两孩子处好了就行。庄城管还是强行留了500元给了张翔。现在两人早就和好了。 
    刘玉松说,这事儿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李若水说,我没告诉你啊,连张志远都没有告诉,免得他操心。王一鸣说,你老替他着想,他回来还得埋怨你。刘玉松说,怪不得这么长时间,他连一个电话也没有,是不是在恨我们?戴林说,我看学生就餐总是用食堂的不锈钢的托盆,盛汤是不锈钢的小碗,怎么庄子勤一个人带饭盆呢?王一鸣说,食堂盛汤的小碗,只有牛眼睛那么大。因为菜汤是免费供应的,食堂也得考虑成本。碗大了,食堂付出的成本就大了,当然你不够吃,可以多打几次,没有限制,但麻烦,何况碗大了学生容易浪费。庄子勤呢,喝汤像牛饮,少了不够,多打又嫌麻烦,就搞特殊化,食堂的人也睁只眼闭只眼。
     教工食堂。徐伟一看见他们四个进来,就傻了:你们领导怎么不打个电话?今天吃饭的老师特别多,像样的菜都没有了。要不,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行,很方便的。戴林说,凑合着吃,不要麻烦。我看你们厨房还有青菜菠菜的,随便抄几个得了。徐伟面露难色。戴林说,我来点菜啦。有熬油的肉渣不?徐伟点头。戴林说,这不就行了嘛。青菜炒肉渣,菠菜炒百叶,凉拌莴苣,加一个西红柿鸡蛋汤。徐伟说,你们先坐,一会就好。四人落座。戴林笑着说,现在的人,没有饿坏的,倒是吃坏的不少。——你们教工食堂的青菜等等的,也是免费的?
    刘玉松说,跟学生食堂一样,都是定量供应的。戴林笑说,你们享受学生的劳动成果,也算沾光了。王一鸣说,戴主任冤枉我们了,学生劳动,除了班主任参加,任课老师自愿参加,但参加的很不少,我可是付出很多的。戴林又笑,那我就是典型的不劳而获。刘玉松说,你没出劳力,但你劳心啊。戴林大笑: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你们是小媳妇啊?——宗教授所说的,你们怎么让学生分享劳动成果的?李若水说,住校生已经分享了,城里的走读生,用塑料袋分装了每人有份。戴林问,社会的反响怎么样?刘玉松说,毁誉参半。戴林说,没有那么严重吧,我也接触了好多家长,持肯定态度的不在少数,特别是那些有文化的,开明的。
    张翔拎着个蛋糕盒进来,后面跟着鬼头鬼脑的魏书贤。王一鸣问,谁过生日?张翔说,洪露露呗。王一鸣说,献殷勤的吧?张翔说,大家凑的份儿。戴林说,教工食堂怎么向学生开放啦?刘玉松说,小的聚会放这儿。不然,他们就到外面去,谁也挡不住。过马路不安全,饭菜卫生又没有保障。另外,多少还可以让小食堂增加点收入。教工食堂价格特公道,没有什么收入,虽然不上交,但十几个员工要养活。
    洪露露从小包间出来,邀请老师们一起吃饭。王一鸣说,你们几个人啊?露露说,不多不少,10个。王一鸣说,根本就挤不下了,你就别假卖人情了。洪露露说,别的老师请不动,你一定得去,谁让你是我们的体育老师呢。死乞白赖的拉王一鸣。戴林笑说,你们看啊,体育老师到哪儿都受欢迎,在校外是这样,在校内更是这样,你就去吧,别辜负了孩子们的一片心意。
    徐伟上菜的时候,刘玉松突然想起一件事,就跟他商量:吴天度他老丈人住在人民医院呢,医院的伙食太差,到外面买又担心不卫生,老人家年纪大了。让他这个女婿弄饭弄菜很难,你知道的,他在学校是单身汉,没锅没灶,总是到你们食堂吃饭的,你们能不能帮些忙?徐伟说,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刘玉松拨通了吴天度的电话,跟徐伟说,你直接跟他说好了。徐伟在电话里说,吴老师啊,你那边需要什么饭菜,你给我一个电话预约一下,我用保温桶装好,你一下课就可以从我这里拎走。吴天度只是说谢谢谢谢,正焦头烂额呢。 
 
       下午第一课时,刘玉松李若水都有课。戴林说,就不要调课了,我也想打个盹儿。下课之后,两人继续汇报。戴林说,还是暂停一下。刚才我靠在沙发上,理了理你们的安排打算,先谈点个人的看法。年终奖金,按分数发放,是很多学校通行的做法。它的好处是,可以调动教师的教学积极性,激励老师们埋头工作,有利于提高升学率。在学校领导层这个方面,特别利于操作,有根有据,拿不到奖金的也不大好讲废话,所以大家特别喜欢采用这种方法。至于它的缺陷,许多人看不到或者不愿意看到。怎样才能提高学生的考试成绩,向课堂45钟要效率要质量,这当然是最好的做法。但还有不少不健康的呢,怎么就没有人看到负面作用?一种是拼命给学生布置作业。布置作业是需要认真备课的,作业与当天课堂所教关系的密切度,作业的难度系数,作业的数量多少,是用于巩固还是为了提高,是为了举一反三还是强化记忆,还是为下一节课做铺垫准备,其中的科学性技术性含量很高。现在有一种很不好的现象,教师不备作业,不考虑作业效果,自己也不做一遍,胡乱布置,即使对自己所教学科没有什么帮助,也要大量占用学生的作业时间。为什么呢,即使自己考不好,也不让别人考好。教育局规定高中生每天作业时间不得超过两个半小时,很多学校都突破了。老师滥发作业,口口声声说是为学生好,其实现在的孩子多精明,知道你是为自己的奖金好,容易导致学生反感,造成师生情绪对立。老师之间也手脚并用,耍手腕使绊子,暗中相互倾轧残杀甚至公开吵架,矛盾重重。再一个就是在阅卷中作弊。尽管试卷上学生的姓名学号等都封在里面,有老师让学生在试卷上做暗号,或者拿到一沓试卷,先辨认是否是自己班的学生字迹,是则放宽标准,否则从严处理,用放大镜找问题扣分数。 
       李若水插话说,去年年底全市的高二语文在我校阅卷,语文教研员徐兰,要求我们严格掌控,曾经有个经典语录,叫做防火防盗防老师。看哪个阅卷老师,看人的时候脖子不转眼睛溜溜的转,不断用余光扫视的,就得严加复查。
    刘玉松说,一个学期的辛勤工作,假如遇到打分的杀手,奖金就全泡汤了,还得挨学校三番五次的批。表面上分数是刚性的,实质里面水分很多,貌似公正中包含着太多的不公正。
     戴林说,遇上阅卷作弊,教研员就特别头疼。不服的老师捧着试卷要讨个说法,教研员又没有时间重新组织阅卷,除了安抚还有什么高招?某足球官员可以大言不惭,说误判是足球的一部分,教研员还没有这样的脸皮——还有的指导学生考试作弊。老师让学生作弊,自己还有什么尊严,师道尊严就毁了。老师让学生作弊,怎么对学生进行诚信教育,对学生的品行伤害难以估量,甚至会对社会造成灾难性的道德危机。当然不是让你们搞平均主义,既要拉开差距,更要保持安定,任何学校都经不起折腾。——你们所说的其他奖项,具体指什么呢?
    刘玉松说,还没有考虑成熟。 大体上呢,能够激励老师勤奋工作的,又易于操作的单项奖,如出勤奖,获市局表彰的班主任奖,指导学生参赛奖,教研论文发表奖,公开课比赛奖等等。戴林说,我的意见,是成熟一个,推行一个,不急于求成。其他学校有一些好的做法,你们也可以参考。也不要你们几个拍脑袋想政策,要充分发动群众讨论。要把评优、发放奖金这样的事情,跟你们的学校管理理念有机结合。只有充分讨论了,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大家认可了,才能成为今后行动的向导和规范。  
    戴林站到窗前,看着远方,好像自言自语:制度建设,是学校管理上的重要一环。一个好的制度,就是让好人多做好事,坏人不敢做坏事。好的制度,能够成为引导积极向上的力量。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就是说,在一种社会环境下,卑鄙者通行无阻,高尚者却无路可走死路一条,这是很不合理的。一个学校,应该充满浩然正气,让高尚者扬眉吐气,卑鄙者走投无路。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 回复 浪花朵朵 2011-3-18 20:44
现在基本上就是社会把赞助费与学校的升学率挂钩,而学校把学生成绩与老师的奖金挂钩,谁也走不出这个怪圈。我认识的一个老师现在有了一点儿名气,她周末到补习学校上课,每小时600-800元,晚上在家教学生,一个学生一次100-150元,每周至少教40个学生。所以一年下来几十万,买得起大房子、开得起好车。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5 15: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