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市一中》31

作者:YXJ1999  于 2011-3-19 09: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31 

    教育部门的评比,市局布置的部分其实很简单。共分三类,优秀、合格、不合格。除了严重违法违纪受过处分的,其余绝大部分都是合格。优秀指标是教工总数的百分之十,由各校评定,教育局并不干预只是备案而已。所以,评比就简化成了评优,其余的就忽略不计。然而,一个教师的“优等”,对于职称评定、职务提升极为重要,至于将来工资调整是否相关,尽管还是未知数,大家相信有一定关联,所以,大家的严重关注,就不在话下。

    往年评优,胡敬仁肯定要召开行政会议,集体研究决定。胡敬仁往往先确定一个基调,一个标准,这就是服从领导。谁是学校的领导,这几乎是个弱智的问题,胡敬仁毫无疑问是学校领导,但只是领导中的一分子。但胡敬仁绝对不承认这个逻辑,“朕即国家”,校长是学校的法人代表,是唯一的负责人,其他人只是可有可无的陪衬。胡敬仁的观点非常明确,教师不听话,校长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以后还有谁再听话?一个教师如果不服从领导,就是政治素质和组织纪律有严重问题。这种品德上的严重欠缺,当然应该一票否定。所以,那些善于察言观色逢迎拍马的,毫无疑问就是优等。所谓的集体研究,就是胡敬仁一人一锤子定音。高度专制带来了高效率,胡敬仁一“钦点”,其他人就不说话,一支烟的工夫就可以搞定。

    对胡敬仁的做法,刘李二人都不以为然。但说了也白说不如不说,只能委屈自己举手做傀儡。刘玉松认为,胡敬仁确实帮了一些人的忙,这些人确实对他感恩戴德,但不会一辈子。同时也得罪了一部分人,这些人对胡敬仁却可能怀恨一辈子。平时看上去风平浪静,但岩浆在地下流动,时机一旦成熟就会爆发,不可阻挡。权力绞肉机,对于不屈的灵魂难以奏效。万林森跟胡敬仁指着鼻子干仗的时候,那些多少年的“优等”听话,在现场名副其实的“听话”——一言不发,长期的听话使他们失去说话的能力和底气,帮胡敬仁说话的一个也没有。好了几个恼了一窝,是得不偿失的蠢事,把所有矛盾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更是愚不可及,而胡敬仁偏偏认为,能救人能杀人铁手腕是领导艺术。

    对刘李二人所说的发扬民主的建议,胡敬仁更不以为然。胡敬仁对民主有独到的见解:什么是民主,是男人的领带女人的口红,领带能保暖吗,口红能护肤吗,都不能。是给人看的东西,就是面子工程。我们需要发扬民主,但只能局限在鸡毛蒜皮这个领域,给人看看。例如,法定节假日的调整,取消五一黄金周,五一3天调整为1天,增加传统节假日 清明、端午、中秋增设为国家法定节假日,是朝三暮四,还是暮四朝三,可以问卷调查多方论证民众参与发扬民主,你们看见过省长部长的任职发动民众讨论的吗?学校里打扫厕所打扫公共区是分块包干还是轮流值日,应该充分发扬民主,而年终评优这样的事情,就应该校长一锤定音。

    对胡敬仁的这一套民主宏论,刘李二人把它总结为鸡毛式民主。它的特征是只涉及小的方面琐碎的事物,是芝麻型的,对于西瓜型的重大决策不起作用,即使起作用也极其有限,可以说是无足轻重,鸡毛一般。它的好处是,迎合了许多知识分子念念不忘的民主模式,对那种久旱的心灵是一种眼药水式的安慰剂,尽管对重大决策起不到什么真正的作用,但对于心灵的抚慰不可小觑。它的另一个好处是,保持了重大决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让别有用心的人无计可施,避免了西瓜式民主带来的吵吵嚷嚷暴力冲撞社会动荡甚至血雨腥风,又让人看到了渐进式民主的曙光。

    今年是刘玉松主政后的第一次评优。他跟李若水商量,定下一个基本原则。评优的要义在于弘扬正气激发热情,把那些积极肯干成绩显著的人推为优等,学校才有正气,大家才能努力工作,学校才能出成绩。所以,今年的评优二人态度一致步伐一致,也下决心把胡敬仁的一言堂变为群言堂,真正走民主推荐民主评议这条路。由各教研组各年级组推荐,然后再召开校务会集体投票。

 

    民主的道路并不一帆风顺。由于过去的一贯专制,突然的民主使有些教师难以适应步履艰难,就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摇摆不稳,也像一个刚去除镣铐的人走路反而趑趄踉跄。为了防止已有的山头派系和新的拉帮结派,形成多数人的暴政对真正的优秀员工的伤害,决定不采用简单化的无记名投票方式,而是让所有教职员工述职,每个人都得经年级组和教研组两次评议,两次得分相加以减少误差。因而,年级组长和教研组长的态度就举足轻重。刘玉松和李若水进行了分工,刘负责年级组,李负责教研组,对这些组长排队摸底,以便掌控大局。

    刘玉松首先遇到了兼任高一年级组长杨扬。问杨扬高一年级那些老师有评优的可能。杨扬按从高到底的顺序说了一个又一个,就是没有提到吴天度的名字,刘玉松就奇了怪:吴天度勤奋刻苦有目共睹几乎没日没夜的扑在工作上,一长串名单上居然没有,怎么就没有落入你的法眼?

    杨扬说,我看见他就不爽。刘玉松说,他哪里得罪你啦?杨扬说,没啊。刘玉松问,他哪里不合格啊?杨扬说,哪儿都合格。刘玉松开玩笑说,是不是你们两人有什么感情纠葛?杨扬说,你们把他当个宝,我才不呢,土八路一个。刘玉松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大困大窘。杨扬说,我看见史玉芬自以为是就发晕。刘玉松依然不开窍:史玉芬跟吴天度——,杨扬笑着说,什么风月关系也没有。刘玉松说,你那根神经搭错了?杨扬大笑:你这人真是属猪的。史玉芬跟李若水好,李若水跟吴天度好,爱屋可以及乌,恨史就不能及吴?

    刘玉松说,看你绕的,把人绕晕了。女人特别能绕,往往为了情感失去理智,变得不可理喻。杨扬说,逗你玩儿,你这个人怎么不经逗啊。谁不知道吴天度是你们的爱将,谁看不见吴天度的刻苦认真,你指望我说出他的名字,我偏偏不说,让你难受一阵子。

    刘玉松哈哈大笑:谁让我难受一阵子,我让他难受一辈子——这不是我的创造,好像是哪个县市拆迁的标语。杨扬做痛苦状:我现在就难受,你得安慰安慰。

    刘玉松说,我也给你绕一个吧。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跑到宾馆,让服务员把经理叫来。服务员说,经理不在。他扔出200块给服务员。服务员找来经理,问需要什么帮忙的?男孩说,给我找几个小姐。经理说,我们是正规宾馆没这项服务。男孩甩出1000块:别啰嗦。经理呼来十几个小姐,男孩说,找一个有性病的。经理说,我们定期健康检查的,都没有性病。男孩又甩出1000块:别废话,挑一个。男孩和小姐进房间云雨,经理百思不得其解,等他出门问,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样做的理由?男孩说,先别问我,我得问你,你得老实回答,我这样会不会得性病?经理说,完全可能。男孩说,这不结了嘛!我这性病会传染给小保姆,小保姆会传染给我老爸,老爸就会传染给我妈,我妈就会传染给老爸的司机——而这个家伙,昨天压死了我养的那只小狗。

    杨扬笑得前仰后合:你这家伙,平常一脸的道貌岸然,实际一肚子男盗女娼。说正经的,你得请我一次客。刘玉松说,你得说明理由。杨扬说,你刚才不是说女人不可理喻的呢,何况请客还一定要理由?刘玉松说,行啊,今天晚上就到教工食堂,订个包厢。杨扬说,你这人特没劲,没有一点情调。到红磨坊酒吧,怎么样?刘玉松说,红磨坊在哪里啊?杨扬说,你是不是对酒吧一点不熟,对茶楼特熟,比方说,情人角茶楼。刘玉松说,情人角在哪?杨扬说,你就装吧,装一个不谙风情纯情少男——你跟齐英一起的那家,在红星路。刘玉松说,你是中央情报局啊,怎么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你到公安机关做警犬得了。杨扬说,齐英告诉我的,还说只告诉我一个,叫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估计她已经告诉了任何人,只有你一个人蒙在鼓里。刘玉松说,这女人,什么招都使得出来,真不能大意。杨扬说,这请客的理由充分吗?还想不想听其他的?刘玉松说,还有啊?杨扬卖一个关子:且听下回分解,今天转播已经结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2 02: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