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一中》35

作者:YXJ1999  于 2011-6-9 07: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35

晚上8点,冯老大如约到了校长室。

刘玉松只是冷眼看着,并不说话。李若水把校务会的决定,重申了一遍。冯老大说,增加上缴款,我们也没有反对。李若水说,这不就结了吗?

老大说,我还有些问题想不通呢。

李若水说,你说。

老大清了清嗓子:在新的合同签订之前,我们按照老合同上缴,是合乎合同法的。学校没有理由让我们今年就上缴15万。

李若水想,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赖掉这笔增加款,三个组就赖掉共30万。老大在拿合同说事,拿法律说事,这推挡的功夫一流。李若水说,按照法理,按照合同,你们今年每个组只要上缴5万。按照情理,按照实情,你们就得交15万。实际情况是,学校修建饭堂添置餐具桌椅和其他设备,投下去那么多钱,你们的上缴款连银行的利息都不够。增加上缴也不是现在贸然决定,期中考试那会儿就在跟你们沟通,你们也是默认的,只是当时没有来得及签订合同。按照法理,老合同没有明确截止日期,我们现在就完全可以终止。而终止之后有两个选择,一是跟你们重新签订合同,二是向社会招标,你们参加竞标。学校考虑到和承包组长期的合作关系,没有向社会招标,是出自情理和情谊的考虑。如果你们坚持按合同办事,那么,下一步就是,本学期结束,合同终止,你们参与竞标。到时候别埋怨学校不讲情理。你回去跟其他两个组长商量一下,选择法理还是选择情理。

刘玉松依然不说话,冷眼静观。冯老大低着头,大口大口的抽烟,办公室烟雾弥漫。

冯老大没有回答李若水的选择,只是说,既然学校考虑到我们多年合作的情谊,却要我们交纳风险抵押金,对我们仍然不信任。李若水回复道,你刚才不是说到要按合同办事吗,这正是合同上的重要一项。风险抵押,是对食堂卫生安全的保障。食堂的卫生安全,一直是学校提心吊胆的事情,那么,风险抵押就是悬在你们头上的一把利剑,时刻提醒你们。如果没有这方面的问题,钱仍然是你们的。淘宝网上开店铺的,都要交纳保证金,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是规矩,没有顾客投诉,这钱当然还是店铺的。所以呢,这不是不信任,而是强化你们的责任感,口头强化没有用,必须上合同。难道你们就愿意出卫生安全问题?

冯老大依然不回答,重新提出合同每年一签工作缺乏稳定性安全感。刘玉松看冯老大没有一项正面回答而是四面推挡,没有现在签订合同的诚意。他考虑到如果寒假中不能解决,任其拖到下学期,势必造成不利的局面,必须给他一个明确的态度。刘玉松说,听陈主任说,你们还想在食堂罢工,给我制造点混乱。他从抽屉里拿出原来的合同,对冯老大大声说,要不要我跟你念念,食堂出现卫生安全、不能按时提供伙食,你们承担什么责任。想给我出难题,门儿都没有。谁给学校制造混乱,我这个校长宁可不当,也得较量到底。

冯老大脸色发白:他跟我脸红脖子粗的,说气话说难听的话,老是欺负我们这些打工的。刘玉松心想,陈元欺负你冯老大?打死我也不信。你冯老大不把他推倒在泥土上再踹他两脚,就不错了。刘玉松明确地给老大一个态度:如果愿意在这干下去,校务会的决定就不得打折扣,两天之内必须把合同签下来,否则,就参加明年开学初的竞标。

 

两个人走在教学楼的走廊上。非毕业班放假了,高三还在补课,上午正课,下午辅导。教育局白纸黑字的“禁补令”,以红头文件下发了。戴林追过来一个电话:“禁补令”呢,你们知道是表面文章,但潜规则还得执行,补课期间,每个学生每节课收一块钱,不得突破。不要为这点小钱,闹得臭气哄哄的。

刘玉松他们当然不敢突破。李若水说,高三的老师,上两节课,100元左右。而到校外的小班上课,一个班20人左右,两节课每人收费20元,这已经是起步价了,不可能再低,那么,两节课就是400块。差距太大了,是不是考虑另外给他们发点补助什么的,安抚一下?

刘玉松说,钱从哪里来?能向学生多收吗?当然不能。胡敬仁有句名言,下级服从上级,天经地义。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教师必须服从校长,校长必须服从教育局。这句话霸道一点儿,想想也没有错。假期补课,不愿补的肯定要举报什么的,即使举报到媒体,他们要采访,也要先经过教育局。我们按教育局的话去做,到时候他们就得替我们遮挡。如果多收了费,就吃不了兜着走,真的臭名远扬。

刘玉松看李若水不说话,接着刚才的话题。再一个呢,给谁发不给谁发发多发少也是个让人头疼的事情。上次戴林提醒我们,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事实也是这个道理。仅给高三发,高一高二的老师会怎么想,他们已经拿了学生的补课金啊,学校为什么还要发?高三的老师也不是一个样。有的到校外上课,有的不能。像数学英语物理化学这一些,假期补课大家抢着要,但像语文历史政治等,几乎就没有人家愿意补了。如果再给前面的这部分老师发,发少了根本就不在乎,发多了财力不支,更会造成不安定。

因为微机房灯亮着,就信步走过去。刘玉松说,你看,机房的老师还在加班呢,他们没有补课,有的也是高三老师,要不要给他们发?

李若水说,还真的是个难题。但不管怎么样,到了年底,大家家里一摊子事情,但为了学校,天寒地冻的,还在这熬夜,学校总得有点表示。你第一年主政,还指望高三出成绩,就得激励老师的积极性。我倒有个想法,知识分子特别重感情。我们可以发动高三的学生,给老师制作贺年卡什么的,联络师生感情。刘玉松说,这个主意不错,明天我就给高三班主任说说,给团委学生会说说。

推开微机房大门,马健不在,三个信息技术老师正在鼓捣机器。一个手里拿着手机,另两个正在操作。看见刘李二人进来,三个说,快好了,今天就可以完工。

李若水笑着说,通电话呢,请求远程协助啊?

一个说,正是。现在基本结束。学校要建数据库,要增加容量,这个问题不大,加硬盘就行了。但要搭建师生互动平台,就要调整程序,调试系统,补充对话窗口,有些技术上的问题,还请远方的同学指导呢。

马健的本田摩托,声音由远而近,他直接骑进校了。健飞人摘下头盔,看二位领导在,就歉意的笑笑:我请三个同事吃夜宵呢,你们俩领导能不能赏光?李若水说,你们年轻人在一块喝酒吹牛,我们去当什么灯泡?刘玉松说,少喝点酒,开车特别要小心。四个年轻人齐声说,OK

 

老友记酒店。

马健从后备箱拿出两瓶五粮液,大家围桌而坐,马健叫老板上菜快点。一个老师笑着说,又是扫荡的你丈人的酒啊?马健说,是丈母娘给的,老丈人不知道。

一个老师说,还是你丈母娘大方,懂得疼女婿。马健说,丈母娘一堆好姊妹,都是有钱人。特别喜欢追潮流玩电脑,技术又太臭,经常死机什么的,我呢,随叫随到。你们看,今天修了一个死机,赚了一个硬盘,80G的,还是新家伙。马健把他的战利品拿出来显摆。

一个老师说,人家还对你千恩万谢,你却把人家的硬盘扒出来了,不仗义。

马健说,你说反了。王一鸣的电脑硬盘坏了,正愁没货呢。这些老女人富得流油,就是不懂机器。她家电脑装了两种防火墙,还不经常打架死机。我说她家硬盘坏了,帮她买了一个,告诉她找熟人打八折买的。这叫做杀富济贫替天行道给富人减肥,何况她们根本就不在乎钱,只要随叫随到就行。只是装硬盘还得重装系统,配网络装游戏软件装防火墙,花了不少时间,让你们在机房受苦受累。

几个老师说,你是大哥,这点事儿毛毛雨。只是你不要多喝,要开车的。健飞人说,没事没事,至多喝多了,把摩托扔在这里,明天来骑。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02: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