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一中》36

作者:YXJ1999  于 2011-6-10 08:4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36

 

    第二天下午,在红星路,刘玉松遇到杨扬。

    杨扬说,刘校,今天怎么这么逍遥,逛大街来啦?刘玉松说,老婆大人有指示,大采购呢。杨扬说,你在家里是出了名的甩手掌柜,况且采购也不是你强项啊。刘玉松曾说,跟老婆逛大街是男人最痛苦的事儿,看女人跟人家讨价还价乐在其中有滋有味就感到不可思议,任何商品都应该明码标价,消费的清清楚楚,云里雾里的侃价,消费者以为拣了个便宜,但实际上买的哪有卖的的精,被人宰了还乐得屁颠屁颠的。

    刘玉松说,不是强项也不会出什么岔子,有明确的书面指示呢。他从棉夹克袋子里掏出两张纸,是中医院的处方单,上面列着一串商品名称和数量,排列得清清楚楚整整齐齐,中规中矩。杨扬大笑,真不愧为搞中医的,把个采购单开成中药处方了。——哎,这上面连化妆品都开了,怎么鱼啊肉啊蛋啊,一样都没有?你们家过年改吃素啦?刘玉松说,家里一大堆呢。老丈人给那些朋友介绍来的农村病人看病,从来不收人家一分钱,到了过年了,人家就送来一些土产。一个人家送来不多,但是总是赶在年底扎堆送,家里就堆满了,什么鱼啊肉啊蛋啊花生大豆荞麦粉,多着呢。杨扬说,农村人啊,就是朴实厚道,知恩必报,不像城里人冷漠势利过河拆桥。刘玉松说,反正我家也吃不完的,你到我家拿些回去?想送给你吧,又不像个意思,捧不上台面。杨扬说,你傻啊,农村的东西,绿色环保,是宝贝呢,大街上你有钱到哪儿买去。不过,你就送男老师吧,我一去,你老婆肯定会吃醋。刘玉松说,我老婆整天被中医院的那点破事绕得团团转,才不会那么小心眼呢。杨扬说,这个你就不懂了,女人对女人特别敏感,其他事可以大方,这方面就严防死守。刘玉松笑了,你是不是也这样?杨扬说,你看我是不是女人啊?——站着说话累不累啊?在大街上喝嗖嗖的西北风?你看,前面就是茶楼,上次的转播你还没有请客呢,不要留到下一年。

    情人角茶楼,还是那个小包厢,跟齐英来过的地方。年关岁底,茶客稀少。

    杨扬笑着说,故地重游,睹物思人,是不是感慨万千?

    刘玉松说,你还真能扯。不过,我问了陈元,他也说听说过,但严重的不相信。并分析道,这女人往自己脸上贴金呢,想狐假虎威。

    杨扬笑得很开心,陈元对这女人很了解,以前帮她买过多少次卫生巾的。这小女人仗着胡敬仁的势,把陈元折腾到这个份上,可以上吉尼斯了。她停顿一下,变得激愤:一个高级中学的总务主任,给校长打洗脚水,给校长的情妇买卫生巾,说出去让人笑掉大牙,许多人不敢相信,但在市一中却实实在在的上演,是市一中的悲剧,更是教育界的悲剧。

    刘玉松说,李若水曾说,二奶三奶,是家庭粉碎机,权力,是灵魂粉碎机。这话也对也不对。对于不屈的灵魂,权力粉碎机就不灵验了。陈元他自身太老实太窝囊。

    杨扬说,陈元的分析是对的。这女人一看胡敬仁走人了,赶快找个大树好乘凉,或者爬到树梢上去显摆炫耀。这样看来,齐英这女人很有心计,但就是没有文化。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这女人缺文化,所以不可怕。她编的这故事很拙劣,传播的时候不看对象。在小市民那儿,人们也许茶余饭后津津乐道,但在市一中这个文化人成堆的地方,就缺少市场。这半真半假的故事,前一部分说在一起喝茶什么的,大家相信,一个学校的,吃个饭喝个茶人之常情,后一部分,对她有点意思,大家就不会相信,即使是小温暖小暧昧,也不可能。为什么呢,一个刚刚走马上任的校长,他会瞻前顾后,即使有色心也没有那个色胆,就像今天我们俩在一起。

    说到这里,杨扬突然变得肆无忌惮的大笑,火辣辣的目光烤到刘玉松脸上,居然把刘玉松朝着这边的半边脸烤红了,看刘玉松躲开她的视线,突然就严肃起来:你今年四十出头了,如果学校的工作搞不好,转为正校长就没有希望了,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这辈子恐怕都没有可能了,我知道你的心思,特别能理解你。人跟人是不一样的。比方说王一鸣,这胡子大炮,那个女人敢朝他放电,他就会毫不客气把人家扔到床上一阵暴风骤雨。他生不逢时,如果在乱世,他就是一个草莽英雄,叱咤风云,指挥千军万马。现在是和平年代,就只能委屈他指挥几千学生做做广播操过过瘾。

    刘玉松说,我看你特别能评价人,有时看人特别透彻,有的时候就特别不讲道理,胡搅蛮缠。杨扬说,女人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就把自己绕进去了。什么时候冷静,什么时候胡搅,要看心情看场合看对象。

    刘玉松说,女人有的时候不可理喻。你看史玉芬呢,寒假一到,又在走马灯似的,学校里两个高三班,还要到外边的小班上课,累不累啊?她家里也不缺钱的。

    杨扬说,她家里不差钱是实,但没有人嫌钱多啊。更重要的是,她不是工作狂,而是家里抓狂了,老公沾不着边儿,特别空虚,就用疯狂的工作马灯似的补课来填补。有的女人看到老公出轨走私,就疯狂购物,做教师的女人就选择疯狂上课。她对李若水好,也是空虚的一种表现。刘玉松说,李若水这人我清楚,挺清高的,也不会随便拈花惹草。

    杨扬说,李若水身上书卷气太重,不大适应社会。就像一个人坐在云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悬在半空的的那种,我看到他就有点晕。这人没有什么野心权欲,做你的帮手还不错,不会抢班夺权。但你得给他上紧箍咒,他有时夸夸其谈,有时率性而为,不计后果,容易给你添乱。在男女关系上,这人清高不假,但敏感多情,粘液型特质,是贾宝玉式的情种,你得敲敲警钟。不是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吧,男追女,隔着山,女追男,隔张纸。对于女人的主动投怀送抱,男人很难抵御,关键看男人能否淡定,“蛋”定。

    杨扬把后一个“蛋”拖拉出一个长长的暧昧声调,以强化对方的理解,刘玉松点头。杨扬接着:如果他想当副校长,就得管住自己的那个“蛋”,不然,鸡蛋鸭蛋一起炒,混“蛋”一锅,就没戏了。

    听到杨扬推心置腹说话不再发疯发嗲,刘玉松就把跟冯老大谈的事儿,告诉了她。冯老大私下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下去,只是说,说好了万林森跟陈元一起去的,怎么半道上就变卦了。

    杨扬说,万林森跟冯老大是很好的牌友,要商人的钱就等于要他的命,老大怎么能不发泄?可能都抹不开面子,让陈元先去挨枪子。万林森耍滑头讲义气,但也讲正派讲原则,胡敬仁那会儿冲锋陷阵指着鼻子干仗的,只有万林森一人。——刘大校长,你怎么老跟我谈学校的那点破事,就不能关心关心我这个部下?

 

    王一鸣经过综合楼通向教学楼的空中回廊,去找马健要硬盘。

    高一高二一放假,学校里就变得清净了许多。正是下课期间,好多学生挤在走廊上,晒久违的太阳,看到王一鸣走过来,一个尖细的声音突然冒出来:今年寒假不补课。大家异口同声往下接:补课只补体育课。王一鸣笑着说,脑白金喝多了,变成脑白痴啦!大家说,广告看多了,变成广告达人啦。王一鸣呵呵直笑,每一根胡子都挂满得意。

    王一鸣是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之一,即使被他训得最厉害的学生也同样欢迎他,比如庄之勤。

    一次,他从校外回来,在门房,他碰到庄之勤母亲手提一个大号保温桶,说,还在给庄之勤送饭啊?女人说,这爷儿俩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都是倔驴。年关岁底了,父子两个还僵着。王一鸣说,就不要在这等了,我给你带进去。

    放学后,王一鸣把庄之勤叫到办公室,把保温桶给他。看庄之勤狼吞虎咽,想着学校伙食的油水,真不够这人高马大的学生消化,就想到他拿饭盆敲人的那一幕。大声说,你老爸也真不是个东西!

    庄之勤停下咀嚼,一脸愕然,说,王主任,你不要这样骂我老爸。王一鸣:为什么?庄之勤:他毕竟是我老爸。王一鸣:他关心过你吗?爱过你吗?庄之勤:也不是没有。王一鸣:那你给我说说,他是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庄之勤:小时候吧,我老犯哮喘病,在儿童医院挂水,都是老爸整夜整夜的守着,他不让妈妈陪,怕出现大事妈妈解决不了。后来听人说,多吃羊肉对这个病有好处,整个冬天他都让我吃,吃得腻烦了还逼着吃,你看,一过发育期,这病还真的好了。上初中那会儿我迷上游戏,老爸管我,我说你又不懂,打游戏对开发智力有好处的。他为了跟我有共同语言,硬是学会了打游戏。你知道他也是个粗大汉,拿鼠标比拿绣花针还难的。

    王一鸣呵呵直笑,你还知道你爸的好,证明你的良心还没有大大的坏,不算狼心狗肺,更不是没心没肺。你老爸教育你的方式可能粗糙,但你老跟他闹别扭就不对了。快过年了,一家就三口人,这么僵着,你爸多伤心。这么的吧,你把今天所说的,你老爸对你好,还有想到的,一样一样的写下来。今天晚上交到我办公室,明天让你母亲带回去。

    现在庄之勤跟他老子和好如初了。

 

    情人角茶楼。

    刘玉松笑道,你这个女强人,还需要关心啊?杨扬嗔怒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小鸟依人型的女人,弱不禁风的最好,无才便是德,统统这口味,怪不得许多女人都会装傻示弱。女人的装,也是你们男人逼出来的。

    刘玉松说,你有时候像刚出洞的刺猬,每根毛刺都竖着,是不是也是装出来的?杨扬说,我有时候像刺猬,像仙人掌,混身长满钉子,也是为了来保护自己。越是强悍的时候,内心特别脆弱。结果别人只看到我这坚硬的外壳,不像个女人。害得别人不敢跟我说话,自己也不敢找个人说话。

    刘玉松说,你说,我认真听。

    杨扬说,我家的那口子,你知道的,做交警呢。别人只看到交警工资高,奖金多,没看到多窝囊。有个新交警,看到闯红灯的,就追着讨罚款。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们都有罚款的任务,跟奖金挂钩的。结果呢,报销了两颗牙齿一根肋骨。打人的是财政局局长的司机,局长没让他打人啊,司机也不在乎等几十秒钟,要的就是这特权这威风。

    刘玉松说,我知道的,听赵二刚说过。

    杨扬说,挨打的就是我老公的部下。交警大队长要息事宁人,让对方交罚款赔偿医药费道歉了事。他咽不下这口气,联络了一帮兄弟,一定要惩办凶手,结果还是让财政局拿出一堆银子摆平了。他跳啊蹦的,受了个纪律处分。他想不通啊,完不成罚款要扣奖金,特权车违章却不敢抓罚款,难道就专门抓老百姓?老百姓整天骂交警呢,他感到特窝囊,说这不是人过的日子。他在家里酗酒成性,破罐子破摔,闹得别人也无法过日子。

    杨扬眼里晶莹的泪花在打转,为了掩饰,她侧过身低下头。李玉松就想到,李若水经常挂在嘴边的酸溜溜的句子: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过了一会,杨扬转为冷静的叙述。前一段时间,他闹着要下海做生意呢。我大学的一个男同学,在一个大城市做房地产的,平常经常牛皮哄哄的来我家串门的,大家处得还不错,请我们喝酒,一瓶轩尼诗XO 1500块呢,苏格兰威士忌l300块的,眼睛眨都不眨。他就受刺激,大骂掌权的,太膨胀太嚣张;大骂有钱的太奢侈太缺德,发誓要升官发财,心理已经变态了。

    那同学前天跳楼了。他承包的工程是三包啊,上面的一包二包资金链断了破产了,他拿不出三千多万发工资啊,被下面的工程队逼上法庭。我老公还闹着下海呢,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不闹个鸡飞狗跳倾家荡产就没完没了。

    刘玉松安慰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杨扬说,我家这本经,我不敢给别人念,就特憋屈特孤独特郁闷。今天给你说了,心情就特舒畅。她甩了甩头发,像把所有的怨怒甩光了,一下恢复到在学校的刚强模样。刘玉松想,这女人,一会儿晴一会儿阴,翻脸色比翻书页还快,真是服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 17: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