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几味菜(ZT)

作者:西风独凉  于 2011-6-28 06: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爱情婚姻|通用分类:爱情婚姻|已有3评论

曾经在凤庄68号院呆过几年的时光,在这个不算大的都市村庄,我结识了一些女子,她们的命运紧紧牵系着我的心。写下她们的故事,铭记这一段段美好的友情。虽然从此难以再相见,但我永远怀念这江湖相逢的珍贵情感。
        --题记

  海婵终究是要离婚了,我有些遗憾,早几年,初次相识,我就有一种感觉,感觉她迟早会离婚。
  海婵是四川人。四川的女人能干,四川的女子麻辣。四川的女子也风情万种。
  海婵无疑是美丽的,她吹弹欲破的娇嫩皮肤,常常让我羡慕得恨不能捏她一下,又怕唐突了她。海婵的儿子星星与我儿子一样大,两个孩子的好,让我和海婵走得更近,但同时我也深深地明白,这是一个冷若冰霜的女子。她的笑容只给予她肯说话的人,似乎在她的本质里,她是一个极分交流对象的女子。
  海婵的丈夫叫若辰。若辰是个厨师,若辰的爸爸也是厨师,很年轻就生下了他。所以若辰和他父亲站在一起,我吃了一惊,还以为是兄弟呢。若辰的母亲和父母离婚了,听说是为了梅英姐,梅英姐也住在这个院子里,与海婵年龄相差不大,所以海婵提到这个后母,很是尴尬。在打工的生涯里,什么样的怪事都有,我只能微微一笑,绕过她的话头,不想彼此尴尬。
海婵喜欢买彩票,花钱不多,买一个希望与梦幻。我笑:能中吗?
  她淡淡一笑:玩吧,没什么大的想头。
  我明白,买彩票的女子都梦想着早日挣脱苦难的生活,一如我自己,也跟她后面试着买过,顶多中五元,一个梦想而已,有一个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
  海婵和若辰也时常吵架,不过声音很低,她是那种很成熟的女人,不轻易外露自己的情感,即使吵架,也决不会像别的女子那样大嗓门,她很理性。理性的女子给我的感觉很智慧。智慧的女子必然有自己的生活原则。智慧的女子也必然有着一般女人不同的思想与渴望。
  无法说她是清高还是压抑自己,如果清高她也和院子里的女人们一起打麻将,似乎在那样的天地里,她找到一种暂时消磨时光的乐趣,让我些许陌生。也无法说她孤洁,也许她明白,在这样的环境里,想孤洁的生活只会把自己埋藏,为了生存,她和我一样,只能在不雅的际遇里保持着自己一份本色,只不过她的保存方式带着些俗世的情结,而我却有些笑眼看天下的趋势。
  无论什么样的情况下,海婵总会去上班,星星在院子里像一个无魂的人儿,在小道上到处流浪,每夜都等到十点多钟,他父亲十点钟下班。若辰一回来,星星才敢睡觉,所谓的奶奶不管他,也没有时间管,梅英姐也要上班,还有一个比星星大几岁的女儿需要照顾。星星有很多亲人,但没有一个陪在他的身边,常常跑到我的屋里找儿子玩,他哭着问我:阿姨,为什么你不上班?为什么我妈妈一定要上班?为什么我妈妈总会很晚才回来?我好怕,不敢一个人在家,我好想妈妈陪着我睡觉……
我无语,只能摸摸他的头,让儿子陪他玩,他是一个寂寞的孩子,他的寂寞让我感觉海婵的不一般。
  不能说她冷酷,为了生存,她必须去上班,而我为了儿子,必须暂时牺牲我自己。儿子的童年非常快乐,他总是有我这个平凡的母亲陪伴,他快乐就行,健康就好。星星的一双眼睛常年睁不开,严重缺乏睡眠的孩子,眼睛里失去了那种孩子该有的光辉色彩。
  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说:你不能晚上早点回来陪陪孩子吗?他很害怕,长期下去,孩子会有阴影的,你不怕他将来成为一个问题少年?
  海婵叹了口气:我也想,可是在饭店里上班,就是这样,越到晚上越忙啊!
  我说:你不能换一个工作吗?
  海婵苦涩一笑:我认识他爸爸就在饭店里,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没有换过工作,也不敢换,怕自己文化低,做别的不行。
  是的,饭店里只要有青春在,就可以做。技术含量不是很大,我曾经在宁波也呆过,那辉煌的大饭店,晃得我的心迷惘疼痛,我受不了那里灯红酒绿的生活,几天就逃之夭夭,发誓再也不去豪华的大酒店上班。
  海婵在饭店里呆很多年了,她习惯了那种杯盏交错的风光场景,她骨子里似乎很向往那样的尘生。她从来没有考虑过换一种活法。
海婵让我敬佩的是她那种敢作敢当的作风。一次,房东嫌星星脏,海婵气坏了,正好旁边的小区盖起来了,首付五万,手里没有一分积蓄的海婵竟然打电话找娘家姐妹帮忙借了五万元,订了一套80多平米的两居室房子。她说:我咽不下这口恶气。
  我笑说:是因为你有能力,你相信自己的人生一定会辉煌。
  海婵给我一缕灿烂的笑容。
  为了咽下这口恶气,她买了房子。她真是有预知的本领,她的房子买了不到两年的时光,房价大涨,月供翻了几倍,谁都对她刮目相看。
  我突然明白,这个女人有着不简单的行径,她的人生一定如她的个性,另有新鲜的色彩。
  果然不久,她的一个好姐妹进了一家大酒楼当总经理,顺便带去了她,一个小小的服务员,一夜翻身,当上了酒楼高级的经理,她成了白领。
  她的形象开始改变,她真正高雅的气质也逐渐在秀丽衣着里表露无遗。白领衣装的她,是那样精干美丽,是那样娴静飘逸,是那样清风一缕,那高昂的头颅,使得她有一种别具一格的冷若冰霜,这才是真正的她。所以我终于明了,她等待这一天等了好久,她也许早就知道她的人生只在坚持里丰盈。她的终极目标就是经理的职位,她用一种非凡的自信与默默地等待焦灼了生活,所以无论她再艰难,无论星星怎样孤独,她总没有放弃她的普通岗位。她不是一个好母亲,但她是一个热爱生活有理想有梦境的好女子,她的婚姻也一如她的人生,我相信一定有着波涛汹涌。
 
    两年过去,她离婚的消息终于传来,我叹息无语。
  这是意料中的事,虽然来晚了些,但迟早会发生的。
  海婵和海一样的心,没有人猜得透,也没有人理解得尽。
  若辰一直在事业上没有起色,相比海婵,他更普通一些,也更重视儿子一些。也许他有一个不幸的童年,所以他想给予儿子一个比较健康的生长环境吧,但他的努力还是换不来好的前景,随着年龄的增长,也随着厨师这行的竞争激烈,他越来越显得平淡,人生就那样几道菜,他已经有些无力去竞争,他开始自己做外卖往外送,一边照顾着渐渐长大的星星。
  前些日子在路上看到他们父子,欢笑的模样让我有些涩涩。也许家庭的破碎,并没有让星星痛哭,这个可怜的孩子常常说:跟谁都一样,反正爸爸妈妈一直不在我身边,我自己长大的。
  现在有了爸爸陪在他身边,我想,他的成长空间多少会亲情一些,会温暖几丝。
  一个雨天,偶尔碰上海婵,我们相逢无语。这个城市是很大,但大不过人心,当我想念她的时候,就会相逢,这不是故意人为的,而是冥冥之中的旨意。人与人想相逢不容易,但不想相逢也挺难。
  例如我与海婵。海婵静静地说:我离婚了。
  我静静地说:我知道了,难道真的不能维持下去吗?十几年的夫妻情分,说断就断,你真忍心?
她淡淡一笑,有丝苦涩:人生很短,菜味就那样几道,你吃着不烦吗?我一直在想,婚姻几味菜,最适合我的那一道我没有碰上,可是不想吃的又摆在面前咽不下去,你说我能怎么办呢?
  是啊,婚姻几味菜,我们贫瘠的一生里,碰上的未必是最好的,但如果遇上最不合口味的怎么办呢?有人选择放着吃别的菜味,有人选择咬牙咽下去,但个性刚强的海婵不会,她咽不下房东的一口气,自然也咽不下这难吃的婚姻菜肴。个性决定事业,也决定婚姻的走向。
  我不知道离婚的她幸福与否。她又是否真的能遇上最合适的口味,或许她已经遇上了,也或许她在选择中,也或许她想单独的过,人的一生,如果宁愿清静,那么必然要少掉很多亲情的欢乐。我常觉得,婚姻几味菜,普通而正常,只在于你怎么去吃出新鲜的味道,或许有苦涩,或许有煎熬,或许有不堪,或许有疼痛,但菜味只要不馊,我们总可以选择咽下去,一定能挖出甜蜜的味道。跟自己的个性较真,不是真实的人生,也不是快乐无悔的满足,爱情与婚姻不是同在,但婚姻与选择共存,婚姻与亲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婚姻几味菜,各人有各人的品尝口味,我不能强求海婵为了星星选择咽下她心里不美的婚姻,但我相信,多少年后,她一定会追悔放弃这段长达十三年的婚姻。
  经历过繁华,也就懂得朴实的好,经历过灯红洒绿,也就明白温馨的好,经历过繁杂,也就珍藏简单的好。婚姻几味菜,我们永远只能选择其中最温暖的一种,舒心舒肺,真实平淡地坚守。
  紫陌红尘里,也不过就是几味菜而已。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3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1-6-28 10:58
文笔很好。
3 回复 西风独凉 2011-6-29 11:53
meistersinger: 文笔很好。
ZT
3 回复 心隨風舞 2011-8-21 04:56
“跟谁都一样,反正爸爸妈妈一直不在我身边,我自己长大的。”可怜的孩子,说出话来都让人那么心酸,不管怎样,离婚的夫妻虽然你们不爱了,但是对孩子,更要给他(她)加倍的爱。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8 07: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