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获新生《上海浮生若梦》(60)

作者:纽约桃花  于 2011-5-4 20:4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5评论

关键词: 新中国成立

相对来说,婉榕以为第二个阶段的坦白交待就比较容易了,只要写就行了。组织上给每个人发一张有几页纸的表格,要求所有的人把自己的祖祖辈辈历史、政治和宗教信仰、参加过什么社会活动等等都要写清除,包括自己的亲戚朋友和同事同学,尤其有海外关系得更要明确指出这些关系的所在和具体联络方式。

婉榕拿到表格后左看右看,不知从何下笔。婉榕不敢问别人,只好私下偷偷问思旅该怎么写。 他听了只是简单地说:“把你认识的人全写进去就行了。”

“所有的人?”婉榕问。

“是啊!”

于是,婉榕就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把她家的来龙去脉和她所认识的人的历史背景全部写了进去。 她写了自己父母在海关的工作,自己在教会学校从小学上到大学的历史,还写了与高乐民,周联华的关系,以及小马和杨诚宗的友情。最主要的海外关系一栏,婉榕写了在台湾的马宾农和在美国的高乐民,认为他们曾经是婉榕最亲近的人,要好好的交代清楚。自从发生了唱英文歌被批的事件,婉榕觉得组织上什么都会知道,现在要你写是看你自己诚实不诚实。所以婉榕极尽所能,写了厚厚的一摞交了上去。

婉榕自己并不知道就是婉榕自己写的这些交代材料正式进了华北人民革命大学给婉榕建立的第一份档案,在后来的各种政治运动中给婉榕带来长达十几年的厄运。

七个月的思想改造终于到了高潮, 那就是把学到的理论联系自己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以便重新认识自己的过去,为自己的历史写一个总结。这一个过程及其痛苦,就像脱胎换骨一般完全摧毁和改变了婉榕原来的信仰和个性。

通过婉榕交代的材料,组织上指出婉榕的自我批评重点应该是崇美亲美思想,资产阶级思想、作风和生活方式。为了达到最终的要求,婉榕必须坚定地否定自己过去的一切,重新做人。

在每一个小组活动中, 婉榕一边又一边地讲述她的过去,狠批自己以前对美国的崇拜向往,检讨自己曾经认为美国是最民主、富有的国家,还想在大学毕业以后去美国深造的错误思想。婉榕对自己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和自我批判,批判美国教会是美帝国主义的帮凶,对中国进行思想侵略的罪魁祸首。痛骂他们用精神鸦片来麻醉中国人民,使他们老老实实地受侵略。婉榕揭发自己靠美国教会的奖学金读完大学三年,还误以为美国教会非常仁慈,要培养中国的人才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包括以前自己对高乐民感恩戴德,把她看成终生楷模,再生父母的心情和做法都是错误的。婉榕检讨自己拿了美国教会的钱,就听高乐民的话,实际上成为了美帝国主义的走卒,间接地帮助他们侵略自己的国家的种种罪行

在进行这些自我批评的时候,婉榕的陈述和自我批评一次次地被认为不合格,思想深度不够而不得不重新再来一遍。开始的时候,当婉榕提到沪江大学,美国和高乐民,心里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那毕竟是婉榕青年时代最美好的记忆呀,婉榕实在舍不得践踏这些心灵中曾经最亲切、最触动心扉的情感。然而,一次又一次的批判和检讨,一次又一次的不过关,使得婉榕不得不向心灵最深处的地方挖,挖到挖不出来为止。到了最后,婉榕已经对心里的细微感情变得机械而麻木,婉榕觉得她已经不是在批判自己而是另外一个叫做婉榕的人。

像婉榕一样,小组里的其他人也是对自己痛下狠手,像动手术似的一边又一边地把自己内心和头脑中的毒瘤挖出来。有些人在讲的激动的时候还痛哭流涕,泣不成声。教导员似乎对这些痛哭失声的同学很满意,最起码他们放下了自己的自尊,这一点对共产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自尊自信和骄傲都是共产党一直最为抨击的,他们认为人只有放下了这些自我的尊严才有可能铲除内心个人思想和个性,彻底悔改自身的错误,重新做人。

眼看着越来越多同学的自我批判和个人总结都被通过,婉榕心里急死了。她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有所提高和进步的话,她就很难过这一关。

虽然婉榕已经觉得自己上纲上线上的够厉害了,但为求过关,她还是把自己骂个狗血喷头,越难听越好。骂到最后,婉榕都觉得自己快变成阶级敌人了。

经过几次三番的自我批判,对自己内心的情感上的无情践踏,婉榕终于也留下了所谓“翻然悔悟”的眼泪,提高了思想认识。婉榕骂自己是帝国主义的奴才,对不起自己的祖国和人民。骂自己从小生活在上海这个半殖民地的大城市里,住在英租界,父母都曾在英国人开办的海关里工作卖命,资本主义的毒中得很深。婉榕虽然不是资产阶级出身,却有严重的资产阶级思想,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婉榕喜欢打扮、享乐、弹钢琴这些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无产阶级的人生是斗争的人生,是严肃工作的人生,无产阶级决不突出个人而是注重集体。每一个人都是集体的一员,应该一切听从组织,做一切事情都要建立再又利于国家,有利于党,有利于人民的基础上。

就这样,婉榕的自婉榕批判和总结终于被通过了。这样深刻的自我批判是婉榕成年以来第一次领略的,也是刻骨铭心的一次经验。她好像经历了一次精神和心理上的梦游,在梦里看了什么事, 说了什么话。她已完全不记得。只是醒来的时候, 她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从那以后, 婉榕全盘否定了自己。婉榕从小到大凭的是自己的努力,靠的是自尊、自信和自傲的支撑才赖以生存,一旦这种精神上的支柱被摧毁,婉榕所拥有的一切精神世界便彻底坍塌。踏进“革大”的门时,婉榕还是那个天真烂漫,敢想敢为的上海女学生,而离开“革大”以后,婉榕没有了一切思想和主见。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前都要本能地想一想自己对不对,事事要听领导的安排和意见,婉榕开始认真地工作谨慎做人。她从小爱表演、爱唱歌、爱弹钢琴的这些喜好逐渐被自己有意识地忘记,就像她试图忘记上海,忘记沪江,忘记她所有的过去。

 

“起来了,起来了!”门外有人在大声吆喝。

同宿舍的女生都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穿衣服,黑暗中,屋子里一片悉悉落落的穿衣声和几声咳唢。

那是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日子。天还没亮,华北人民大学的全体人员就集合出发了。

学校的食堂给每个人发了一个馒头和一块酱菜疙瘩,大家自己再带上一壶水,背着学校统一发给的军用挎包就上路了。

从北京西苑到北京市中心的天安门大街步行要走五、六个小时。大家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出发,等走到市中心的时候,天光早已大亮。市区里,一行行来自不同单位的队伍悄无声息地向着天安门的方向走着。大家都已经疲惫之极,每个人恨不得赶紧找个地方坐下来。

来的路上,大家开始还一遍遍地唱着革命歌曲,等走到最后,大家累得除了喘息声就再也笑不出来也唱不出来了。

当时天安门前还没有修建天安门广场,只有一条比较宽阔的大街,华北人民大学的全体人员就在这条大街上的一块指定地点坐了下来。经过五六个小时的急行军,婉榕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坐在天安门前望着城楼发呆,陷入漫长的等待中。

沪江的几个男生坐在婉榕后边嬉笑打闹着,好像在参加一个学校的派对,而建国这个隆重的日子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很多的中国人来说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事,而对当时就坐在天安门前大街上的婉榕来说,这个日子是一个漫长而疲劳的日子。先是半天的急行军,然后是半天的等待,等到全部人马都在天安门前集体坐好,等待着毛泽东和其他中国领导人的出来时,婉榕已经在秋天的太阳中昏昏欲睡。

至于毛主席在天安门前出来向他们挥手后又讲了什么,婉榕几乎没有听见,只是在昏睡的状态中听到他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人群便是一片欢呼声。

随着毛主席的讲话,欢呼声不绝于耳。大家忽然都站了起来,振臂高呼毛主席万岁。婉榕也站了起来踮起脚往天安门上看。

原来坐在婉榕身后的沪江的几个男生这时都把婉榕抬起来,抛向空中。他们一边抛一边欢呼,好像他们早年在沪江举行联欢会时一样的做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预示着婉榕的生活也开始了新的一章。从上海来到北京不到几个月的功夫,中国再次改朝换代,婉榕也带着几分茫然从旧中国来到了新中国。不过,婉榕心中隐隐感觉到在新中国等待着她的命运将会和过去她曾预期的命运完全不一样。


高兴

感动
5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0 回复 BL_518 2011-5-5 03:19
思想改造要剥掉几层皮~~~~~
1 回复 yulinw 2011-5-5 08:01
   写了和不写都是逃不掉的噩梦
0 回复 小城春秋 2011-5-5 15:15
她经历了这么多历史时刻!
2 回复 davidon 2011-5-5 20:45
"放下了自己的自尊,这一点对共产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对当官非常重要
0 回复 bluedreamhd 2011-5-7 08:28
共产党的洗脑工程现在看来很幼稚,你妈能参加共和国成立的历史性时刻很光荣。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 17: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