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张健)

作者:夸父追月  于 2014-6-1 06: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中共党史|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12评论

关键词:六四, 张健

---2009年5月26日,六四当事人张健的回忆
 
今年的6月4日,是北京大屠杀死难英灵们二十周年祭日。中共妄图人们忘掉它所犯下的罪恶,力图淡化大屠杀的罪行,是永远也办不到的。六四大屠杀是中共永远迈不过去的一道坎,这个帐迟早是要清算的。对我个人来说,两件事是我永远忘不掉。
   

 


   第一件事是6月4日早上七点钟左右,我被母亲拉着去了离我家不远的北京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太平间。在太平间前面不大的小院子里,地上铺着帆布,十二具尸体的身上盖着白布单。太平间里只有五个停尸间,已经停了五个中枪死去的尸体。每具尸体身上的白布单都是血迹斑斑,总共有十七具尸体。

 


   
   我回到小院子里,蹲下来掀开了一具尸体身上的白布单。这是一具男尸,看上去大约三十岁左右。他是死于一粒打进他左胸部位的子弹。我翻开了他的衬衫,看到他左胸部有一个大约长宽八公分的黑洞,碎肉和碎骨头模糊一片。太平间的工人告诉我说,这是开花弹打的。
   
   我母亲拉我去看一个小男孩的遗体。血已经浸透了他的衣服和身体,脸被擦洗过了,但嘴上仍有血迹。工人对我们说,这个男孩背后连中三枪,而且都是开花弹。从他瘦小的身体和脸上看,他大概只有七、八岁,最大不会超过十岁。
   

 


   紧挨着男孩的是一具成年人的尸体,我掀开了他身上的白布单。尽管看到了他身上血迹斑斑,但却看不到被子弹打中的痕迹。他的脸上盖着一块布。我正要掀开,那个工人说,我劝你不要看了,恐怕连他的亲属也认不出来了。我没有听他的话,掀开了那块布。这个人大半个脸已经没有了,半个头盖骨也没有了,完全被血、肉、碎骨和脑浆模糊一片地覆盖着。

 

許多六四受難者死于國際禁用的俗稱「炸子」的達姆彈。最近北京軍醫蔣彥永大夫證實當時軍隊使用了達姆彈。

   这时,一位年轻的医生带着三、四个记者走了进来。医生指着院子里地上的尸体,对记者们说:“昨晚,我没有去天安门。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天安门发生了什么。今晨两点钟,我被医院的电话召来,说是抢救受伤的人。到现在为止,医院里共有104个受枪伤者正在抢救。你们已经看到,这里是十七具中枪的尸体。屋内有一个死者,浑身上下中了八枪,所幸全不是开花弹。否则的话,就没有办法把他抬到这里来了。最后我想说的是:一个政府,把人民恨到如此程度,下如此毒手,这个政府已经不存在了。你们是记者,你们看到了事实。下面的事,你们看着办吧。”
   

 


   医生走了,记者们在翻看着尸体,母亲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仍招手让记者们去看那个小男孩的尸体。一个年纪大的工人拉我站起来,对我说:“陪你母亲快走吧。这个环境对上了年纪的人不好。”
   

 


   于是我拉着母亲出来了帮助来寻找亲人的人们。医院大门口围着大约两三百人,在愤怒地议论着,主动地帮助来寻找亲人的人们。院子墙壁上贴着四张信纸。凡是死伤者身上有工作证的,都清清楚楚地写下他们的姓名和工作单位。总共有七十多个。
   

 

 


   第二件事是6月4日上午约九点多钟,住在大院里的人纷纷跑出去,向北京航空学院跑去。赶到那里时,已经聚集了好几百人,正在阻止由北向南开过来的七辆军车。没有人说话,军车被堵在了北航大门口。所不同的是,昨天人们手里的汽水和香烟,今天已经换成了木棒和砖头。
   
   一个小军官跳了下车,向各辆车发出了命令。车上的军人们纷纷跳了出来,又排成了队。大约一百多人,悄无声息地向北走去了。七个军车司机打开了油箱盖子,把擦车布放进油箱,然后又把布拉出一大半,挂在了油箱上,用火柴点燃了擦车布。然后七名军人跑着去追他们的队伍去了。火熊熊地烧了起来,黑烟升上了天空。火势蔓延着,迅速吞食着这七辆军车。围堵的人们脸上没有表情,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散去。
   
   6月7日,中央电视台报道的是:反革命暴徒们因为拦军车、烧军车,所以军队来北京平息暴乱,并立了大功,个个都是共和国英雄。
   

 


   但是在6月4日上午,北航门口的这七辆军车,我是亲眼看到军人自己烧的。当时在现场的五、六百市民,亲眼目睹。
   
   军人大屠杀是6月3日晚上十点多钟到6月4日晨四、五点。事实是军人大屠杀在前,军人自己烧车在后。三天后,共党让喉舌中央电视台把前后次序颠倒,再把烧军车的罪名嫁祸于老百姓,又绝口否认开枪杀人。
   

 


   于是一场由邓小平、李鹏预谋和发动的大屠杀,就变成了暴乱发生在前,军人平暴在后。一切顺理成章,合情合理。
   

 


   但是,一千多万北京市民是见证人;四千多英烈们的家属是受害人;上万名中弹受伤者是目击人。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15

难过
1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0 回复 高尔夫 2014-6-1 07:21
痛苦的回忆~~
0 回复 trunkzhao 2014-6-1 07:25
高尔夫: 痛苦的回忆~~
很多照片,当天就传真到天津,然后复印。要是在网络时代,马上就会传遍世界。
0 回复 宁静千年 2014-6-1 08:36
    邓小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0 回复 yulinw 2014-6-1 11:24
   侩子手早晚遭天谴!
0 回复 吃喝玩乐 2014-6-1 12:35
落花春已去,残月夜难圆。
1 回复 ryu 2014-6-1 20:58
前六四学生纠察队总指挥,中国青年民主同盟的主席,法国巴黎中国受迫害者援助团主席,现在基督教牧师,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引领者之一张健,
漢子。
1 回复 寇一仁 2014-6-1 23:44
我们要想有好日子过,消灭gcd是一的出路!
1 回复 dld 2014-6-2 01:59
这些照片我以前没见过-----

共产党 的 永远不可能 毁灭的罪证,

因为 这证明了--惨无人道 登峰造极 恶魔禽兽 :

还有人抹粉毛邓党吗??   人类天敌--就是--共产党 !
1 回复 tx59 2014-6-2 02:44
历史需要这样的事实叙述,六四永远不会被忘记!
0 回复 cahsaaa 2014-6-2 06:36
用伟大领袖毛泽东的一句话:  "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都没有好下场"!
1 回复 dwqdaniel 2014-6-2 11:43
勿忘六四!
1 回复 ryu 2014-6-2 13:14
人们想起,啊!又是一个六月来到了。

我,此刻想起曾经听到的一个故事。
“小时候我们都知道一个故事,一群小孩在公园玩军事游戏,其中一个少年被命令去看管一个军火库。他一直站在那里,到公园关门的时候。他也有些害怕,想回家。公园管理员叫他回家。小孩回答派他的司令员还没有解除命令,所以不可以离开。公园管理员没法,就到大街上找到一位经过的军官,军官欣然答应走到少年面前,说:士兵,你完成任务,现在可以回家了。
这个少年是幸运的,还有一位叫他回家的军官。而我就如同傻傻的那个小孩,一直站在这里,没有人给我解除命令,没有人叫我可以回家。而且我知道,这已经不是一场游戏,是真的战斗。我的许多小伙伴没有回家,而且是天人永诀。永远无法回家。所以。我只有站在这里,为我们这个真实的故事做见证,这故事并没有结束,还在继续。
我站在家门口,我从来没有离开家。我等着我的小伙伴来叫我回家,我要和他们一起回家。”
讲故事的男人名字叫张健,北京人。一九八九年的六月学潮,参加了北京那场学生民主运动。当年他十八周岁,是个学生,为绝食团抬水、搭帐篷、背晕倒的伤员,到堵军车,抵抗戒严部队,后来作为天安门广场的学生纠察队员总指挥。六月四日凌晨,为救助被围捕的同学,被由西向东突入广场的戒严突击部队中校军官,在相距仅十米的东观礼台对面的广场上,用手枪向他发射三枪,其中一发子弹打碎他的右腿肱骨干上三分之一处,粉碎性骨折。经历后来的养伤、抓捕、逃亡、隠姓埋名、打工。二OO一年五月他转道到了法国。没有国籍,只有联合国难民署第XX号政治难民。没有国家护照,唯有法兰西共和国发的旅行证件。证件上清楚写明: 你前往任何国家,皆享受法国政府保护,除中国以外。

那个六月过去很多年了,恐已25年了。现在,那块土地上在这一天没有鲜花,没有掌声,只有沉默、冷漠甚至淡漠。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19 08: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