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旧事-小学里难忘的事情

作者:ofox  于 2013-7-23 12: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0评论

    当我进小学的时候正好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在那个时候,每个入学的学生都要填家庭的情况,在我印象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填家庭出身,需然说我父母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教师,国家干部,但是他们是出身于地主阶级家庭,所以我也得填出身地主,在读小学时同学中这种成份是比较少见的,在那个出身越穷越光荣,越自豪的年代,每学期开学填学生登记表是非常难受的事情。

    在小学里要写作文,那也是比较难受的日子,因为自己没有什么东西好写,语文老师经常会读一些范文,经常一开口就是:“春光明媚,阳光灿烂。”但在自己的记忆中,那个时候的所有记忆,基本上全是灰暗的,从来就没有感受过明媚的春色,灿烂的阳光,每次作文到底是怎么对付过去的,自己也不太清楚。

    记得林彪死后,学校要求每个学生都要在批判会上发言批判林彪,写批判稿自己根本就不会,最后还是我母亲在我的批判稿上加上了当时报纸上的几句套话: “仓惶出逃,狼狈投敌,叛党叛国,自取灭亡。” 好像班里的批判会上每个同学都上去发言了,但忘了自己到底有没有上去发言批林彪。

    有一段时间跟着一个同学逃学,但逃学的体验也是很无聊的,无所事事,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打发在外面的时间,于是我俩又跑到另外一个同学的朋友家附近,一直在那儿等他朋友回来。后来在那儿听到一个收荒匠的故事,说某一次有个收荒匠的运气特别好,用几十元钱收到一个夜明珠,一转手卖了八百块,当时的八百块真的是一个天文数字。

    上小学时有一次班上组织了一次露营活动,但要求是红小兵才能参加,好像班上只有三四个同学没有资格,自己就是其中一位。当后来几个同学说起他们那个晚上的经历时,自己只有羡慕的份了。

    那时候自己应该是比较调皮,出格的,有一次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班主任大发雷霆,在全班给大家说到: “刘R,严YL,我再一次警告你们,你们俩再也梭(滑)不得了,你们再梭(滑)下去,就会掉入资本主义的泥坑。” 需说当时自己不太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她气急败坏说话的样子,以及奇特并充满时代感的说法,让我把这句话永远记在心里了。

    在小学时也干过一次坏事,某次放学走的比较晚,班上只留下我和林ZX同学,这时我们看见班上所有同学的作业本都放在教室里老师的讲台上,于是就起了贪念,打起了歪主意,从每个作业本后面撕下一些空白的纸张,就可以给自己装购一个免费的作业本,说干就干,正在这时,严YL同学从窗外经过,见我俩在里面问我们在干什么,给他一说他也加入了我俩的行列,完事之后我们把那个作业本送去了老师的办公室。事情很快就败露了,我们三人每个人都写了一份检讨在全班宣读,我妈赔了六块多钱,那一个作业本可能就2,3毛钱而己。

    小时候吃糖的机会并不多,但有时候放学时会在路上碰到挑着担子卖麻糖(芝麻糖)的小贩,卖麻糖小贩一般是边走边用小铁锤敲手中的铁片,发出“当,当” 的声音,大家一听到这声音就知道是卖麻糖小贩来了,如果有人要买糖时小贩就放下担子,用那个铁片及小铁锤,从那一整块麻糖上敲点下来卖给你,五分,一毛钱也可以买点。一次正好同一帮同学放学回家,这时听到那个敲铁片的声音,知道卖麻糖的小贩来了,这时口袋里正好有一毛钱,于是自己走着走着慢慢的就掉在了后面,其中一个同学似乎比较机警,所以跟我一同掉到了后面,在卖糖的小贩过来之后我买了一毛钱的糖,分了一小块给那个同我走一起的同学,没想到他拿到糖之后,很快的跑去了前面的一帮同学之中,这时几个同学看到都过来要求分一点。没办法只得每人都给一点,结果自己也只吃到一小块,当时对那个家伙真的很生气,恨不得去揍他一顿。

    小学里有时会组织一些演出,有一次一个高年级男生演出的一个场景让人印象挺深,那是个带球上篮的动作,边做边用普通话讲“三大步上篮,两分中。” 演出完之后,大家都觉得很好玩,都在学这句话,但那个男生可能觉得好像大家在嘲笑他,有一次在我离他比较近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很生气,抓住我之后用毛笔在我脸上画个大花脸。

    那时,县城附近的化工厂操场有时候晚上会放露天电影,化工厂是六十年代建的,那是全国准备打仗时期的产物,平时同县城里的人没有什么来往,只是每次放电影的时候,县城里的很多人都会结伴跑去看,看完电影后回城的路上,浩浩荡荡的人群真的很壮观,那应该算是化工厂同当地居民最大的亙动了,化工厂的职工一般都讲普通话,县城的的居民叫他们为“苗子"。还说他们是这样说话的,“买个镜子罩(蚊罩)钩子,买个球给孩子玩。” 在当地四川话中,“钩子” 是指屁股沟的意思,而球是指男人的那东西,可能大家是觉得这样是比较好玩吧。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1 回复 风天 2013-7-23 13:27
耶,当当当,
卖麻糖啦。
回复 dld 2013-7-23 13:48
很真实,  文革就这样,不过是9.13之后没那么轰轰烈烈啦!
回复 ofox 2013-7-23 13:48
风天: 耶,当当当,
卖麻糖啦。
对,听这声就知道了。
1 回复 看得开 2013-7-23 14:22
小时候, 我也最怕填出身成份了. 小学时红小兵我也是最后一批加入. 在大学里我也曾做过一件坏事, 在期未考试前, 图书馆及课室内的座位都被同学们用笔记本沾满了, 有一天我找不着座位温习功课很气愤, 偷偷地将一问课室内座位上的笔记本全部收起来放在前面讲座上.
回复 风天 2013-7-23 18:04
ofox: 对,听这声就知道了。
叮当糖,
白白色的,
我小时也吃过。
也不知道,
是芝麻做的呢。
2 回复 trunkzhao 2013-7-23 19:13
看得开: 小时候, 我也最怕填出身成份了. 小学时红小兵我也是最后一批加入. 在大学里我也曾做过一件坏事, 在期未考试前, 图书馆及课室内的座位都被同学们用笔记本沾满了,  ...
你什么出身。难道还要右派这种身份?我记得我们那时就不很严格了,瞎填,班里男生都是干部,女生都填工人,就是公司副总也一样。
1 回复 trunkzhao 2013-7-23 19:14
我来抖胆猜一下楼主的姓名,刘蓉?
1 回复 ofox 2013-7-23 19:42
trunkzhao: 我来抖胆猜一下楼主的姓名,刘蓉?
不对。
3 回复 ofox 2013-7-23 19:45
dld: 很真实,  文革就这样,不过是9.13之后没那么轰轰烈烈啦!
应该是。
2 回复 ofox 2013-7-23 19:46
看得开: 小时候, 我也最怕填出身成份了. 小学时红小兵我也是最后一批加入. 在大学里我也曾做过一件坏事, 在期未考试前, 图书馆及课室内的座位都被同学们用笔记本沾满了,  ...
不正常的年代。
回复 ofox 2013-7-23 19:47
风天: 叮当糖,
白白色的,
我小时也吃过。
也不知道,
是芝麻做的呢。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回复 trunkzhao 2013-7-23 19:50
ofox: 不对。
刘睿。刘茹。
2 回复 ofox 2013-7-23 20:58
trunkzhao: 刘睿。刘茹。
  
4 回复 风天 2013-7-23 21:00
ofox: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知道后,
就没得吃啦。
芝麻糊,
倒还吃得到呀。
回复 看得开 2013-7-23 23:09
trunkzhao: 你什么出身。难道还要右派这种身份?我记得我们那时就不很严格了,瞎填,班里男生都是干部,女生都填工人,就是公司副总也一样。 ...
我右派爸的祖屋是拥有118房间的合院, 母亲是在国外资本家的女儿.我不记得填什么, 但我记得每学期开学填学生登记表是非常难受的事情。 我还记得那时候上大学也要经过政治审査, 我靠托人认识学玍科长用港纸买通过了.    
1 回复 trunkzhao 2013-7-24 01:45
看得开: 我右派爸的祖屋是拥有118房间的合院, 母亲是在国外资本家的女儿.我不记得填什么, 但我记得每学期开学填学生登记表是非常难受的事情。 我还记得那时候上大 ...
那时大约需要多少港纸?难道他还能改档案?
回复 ofox 2013-7-24 08:07
trunkzhao: 那时大约需要多少港纸?难道他还能改档案?
当时的成分只有五种,地主,富农,中农,贫农和雇农。是以解放以前的成分作为依据,填右派可能是完一些时候的事情。
回复 ofox 2013-7-24 08:12
看得开: 我右派爸的祖屋是拥有118房间的合院, 母亲是在国外资本家的女儿.我不记得填什么, 但我记得每学期开学填学生登记表是非常难受的事情。 我还记得那时候上大 ...
当时毛主席语录有一条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叫大家填成分的意思就是提醒大家,阶级敌人就在你身边。
1 回复 看得开 2013-7-24 08:47
trunkzhao: 那时大约需要多少港纸?难道他还能改档案?
我不知要多少港纸, 因我年幼我父亲直接托人搞掂的.

但我记得大学毕业时, 因大学班主仼有求于我(他的女儿有肝病,要我父母換300刀港币给他买进口药), 我要求班主仼洽我不分配単位, 冼得户口留在街道, 街道派出所副所长是我的亲戚, 拿护照很容易, 我这样就自费留学逃出来了.
回复 看得开 2013-7-24 08:51
ofox: 当时毛主席语录有一条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叫大家填成分的意思就是提醒大家,阶级敌人就在你身边。
中国人从来就不平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7 06: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