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 (5)

作者:土笋冻  于 2014-3-15 04:0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我的原创|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3评论

关键词:顺治姨妈

(五) 

1949年某一天,19岁的姨夫戴彪被平时一起玩的一个朋友吆喝着一起去郊外聚会。他兴高采烈地跟着去了。走到半道上才得知其实是去"开会"。国民党在撤离大陆前准备在P县成立一个"反共救国军"组织,想发展这些年轻人。 

戴 彪一听掉头就往回走,坚决不去了。他的头是掉转了,但他走的那半条路却从此象一条无法挣脱的铁链,紧紧地扣着他拖着他,把他从共产党政府发动的一个运动摔 到另一个运动,有时,摔摔就松了他,有时转着圈摔,摔得鼻青脸肿,暗无天日。他们拷问他的永远都是那个"反共救国军"问题,而戴彪姨夫永远也只能交代到" 半 路"便没了下文。因此,那要命的"问题"永远无法得到一个圆满的答案,审查自然也就永远没有结束的时候。 

记得小时候,我常常看到顺治姨妈抱着棉被匆匆忙忙往门外走,那是戴彪姨夫被有关人员叫去后被扣下或“学习”或“交代”,顺治姨妈得赶紧送被褥和换洗衣服过去。过了一段时日,我便会看到戴彪姨夫抱着那棉被,微驼着背,沉着脸从后门迈进,一言不发地直接进了卧室。 

时不时,从那间卧室里会传出顺治姨妈的哭泣声,但我从来没有听到戴彪姨夫有任何响声。 

戴 彪姨夫平时在林家,一般只待在左厢房的厨房里。我和母亲睡房的一个窗户正好开向他们厨房那边。他平常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但他脸上总飘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很好看,也给人一种谦恭感。他走路的时候喜欢双手背在后面,微低着头。他一般不和我们小孩搭话。但有一次他却忍不住给我起了一个“草琼”的外号。 

那天,10岁 瘦小的我不知为何被脾气暴躁的母亲吓得跑去躲藏起来。在某地某处藏了一段时间后,我开始忍不住了,可心里又担心母亲大人是否还在生气,是否还有顺手给我一 顿打骂的可能。我悄悄地从林家主楼后面的小通道绕到戴彪姨夫的厨房那边,趴在母亲卧室那面窗户下面聆听里面的虚实。戴彪姨夫在厨房里看到我一个小人那么紧 张“鬼祟”,蹑手蹑脚地贴在窗下,忍俊不禁,走过来拍了一下我的头,笑着轻轻说了一句:“草琼”。(含江方言,意思是象草一样瘦小单薄,“草”是大人对瘦 小孩子的一种怜爱叫法。) 

这句他带着笑脱口而出的“草琼”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每次我一想起它,眼前便浮现出戴彪姨夫站在厨房门口,手背在后面,很开心笑着的英俊面容,那个情景是那么的栩栩如生,那是我印象里看到的他最放松的一个笑。 

我 刚读初中时,正逢碰到一个有点爱教书育人的历史老师。我们没有课本,他每节课都要求我们把他讲的故事笔记下来。我记了满满好几本历史故事,记得最完整的是 吕不韦的故事。后来我那些字迹潦草,很多字连我自己都认不得的“手抄”历史课笔记本,成了戴彪姨夫在修鞋补鞋空挡认真阅读的“精神食粮”。 

平时不爱说话的戴彪姨夫,原来那么爱阅读,那怕只是一本初中生的课堂笔记! 

(我对自己随便记下的东西能被姨夫戴彪那样捧在手中入神阅读,感到非常惊讶。那一刻,文字的神奇已朦胧留在脑海)。 

顺治姨妈和戴彪姨夫结婚后第11个月,大表哥建仁就出生了。顺治姨妈和前夫结婚3年,连个孕都没有,和戴彪姨夫却非常容易地,好像只要戴彪姨夫轻轻那么一拍,就一个接一个地,一连“拍”了6个孩子出来,中间还穿插“拍”了几次流产。 

在那个大家都不怎么能吃饱的年代,顺治姨妈的6个孩子,光光靠戴彪姨夫的补鞋“生意”是很难生活下去的。

(待续)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1 回复 心随风舞 2014-3-15 04:45
顺治姨妈和戴彪姨夫真是苦中有甜,不然,顺治姨妈也太苦了~~~
2 回复 light12 2014-3-15 10:55
俺喜欢你的写作
2 回复 Brigade 2014-3-16 08:47
冷暖人生,写得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2: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