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7)(图)

作者:土笋冻  于 2014-3-18 04: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我的原创|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6评论

关键词:顺治姨妈

 

前排:外公,外婆,小老婆。后排:我,母亲,顺治姨妈,大表哥
 【70年代合影于广州】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7

上山下乡运动开始后,大表哥建仁和大表姐林萍同时去含江近郊不同的二个地方插队。这并没有减轻多少顺治姨妈的负担。因为大表哥和大表姐在乡下的日子也不好过,常常还得回家看看有什么吃的。 

后来,新加坡和中国又可以通信往来。外公又可以照顾起林家的生计,甚至寄了一大笔钱回含江,让外婆把在文革中大厅被埋过年死人的林宅,掘地三米,翻新重盖,用当地最好最大的石材盖成含江第一座三层大石楼,成为含江当时一座颇有名气的象征性建筑物。 

外婆又恢复起林家的“共产主义”大锅饭政策,把林家所有人的油米酱醋菜又承担下来。顺治姨妈一家终于又可以吃饱饭了。可好景不长,1970年外公在新加坡被诊断得了肺癌。经过西医的一段治疗后,已回天无力。想回中国试试中医。 

当时新加坡和中国还未建交,而且我父亲因为现行反革命罪已被捕入狱,所有林家人都受到严重牵连。外公汇钱回来盖的林宅也被视为我父亲的“赃物”,当权派把那房子作为“阶级斗争”铁证办了好久的展览馆后,用盖了“革命”印章的白条把所有门窗都叉封起来,并在大门那上了一把大锁。 

也就是说,患了晚期癌症的外公回含江不仅没有地方住,而且还得目睹自己花钱建的宅子被那样糟蹋“抢走”,那无疑会给他的病情雪上加霜。所以,一开始大家没让外公回含江,只由外公的小老婆陪着他先在广州就医。外婆带着母亲,顺治姨妈,我大表哥建仁和我一起去广州探望。我们都住在广州华侨大厦。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外公。外公很高很瘦,鼻梁高高的,二眼深陷,看过去不太象大部分的含江人。他戴着一副宽边眼睛,非常严肃的样子。在广州的那些日子里,年小的我只知道天天吃好吃的(平时一根青菜都不吃的我,尝了一口粤菜美味的四季豆后,对青菜的酷爱一发而不可收),看稀奇的,印象最深的是坐电梯,有事没事,我自己一个人就跑去坐电梯,还差点坐出事故来。现回想起来,其实那时候,林家的“阶级斗争”阵线已悄悄地在外婆和小外婆,母亲和顺治姨妈之间显出雏形。 

外婆自1949年和外公分别后,再见时已是20多年过去,而且外公是携着当年的小三,如今是正牌夫人的小老婆一起回来。外公和小老婆住在豪华套间里,外婆和我们挤在普通间里。每天,外婆和我们一起去外公 的豪华套间和他们会面,象是亲戚来访。用餐的时候,也是外公和小老婆以夫妇的主人身份就坐,外婆这个大老婆只能和我们晚辈一样落旁而坐。 

在那样的氛围里,我不知道外婆当时心里是什么感受:带着自己的孩子,老远跑来看别的女人天天守在孩子他爹边上,自己倒像个外来人,成了他们的客,凡事都由那女人定夺决断,掌管丈夫所有的财政大权,而那女人竟是自己当初出于可怜而雇回家的佣人!

我想唯一让外婆感到一点尊严的地方是我们去照全家福的时候。当照相馆的师傅明白了大家的关系后,按中国男左女右,左大右小的传统,把外婆这个大老婆安排在外公的左手边就坐,小老婆只能乖乖地以小的身份在外公的右手边坐下。我们后排也是以此类推,顺治姨妈大,便站在左手边外婆的后面。而母亲和我只能站在右手边。 

相片中,外婆脸上有一种“左边人”该有的淡定和不易觉察的坚韧。小老婆的表情显露出一种虽在“右边”依然自信笃定的好心情,而居中的外公则是一副“就这样了,没什么好说的了”的漠然。 

因为顺治姨妈和母亲都是以“男儿”的身份招婿入门,被招进来的戴彪姨夫和我父亲,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是被林家“娶”进来的人,属“女方”;而顺治姨妈和母亲是被当做“儿子”看待,属“男方”。所以,我们全随母姓,姓林。

按南方的风俗习惯,这种情况里外婆应称“奶奶”,顺治姨妈应称“大伯”,而顺治和母亲孩子们之间的称谓应是“堂兄妹”,而不是“表兄妹”。(在此,为了不混淆大家,我还是按正统的称谓叫他们表哥表姐)。 

既然顺治姨妈是外公的第一个孩子,那她生的大表哥建仁便是林家的长房长孙了。时日不多的外公对自己的长孙自是看重,建仁表哥喜欢什么就买什么给他,记得那时一副近百元的上等羽毛球拍,小老婆二话没说就买给了表哥,让母亲和我甚是"嫉妒"。

母亲和外婆铁亲,这是小老婆最清楚的。当年在新加坡自己和“老板”偷偷约会时,年幼的母亲常常被外公当成遮眼的“道具”一起带在身边。母亲对她的小三行为脑子里记有第一手的“点点滴滴”,小老婆自然是无法喜欢母亲的。 

而顺治是祖父母带大的,和“左手边”那个人不亲,对自己也没有成见。而且自己确实也同情顺治,当着“老板”的面偏袒他的女儿,不仅可以证明自己对他家人的“视如己出”,而且还可以暗里打“左边”一个耳光。 

对顺治姨妈来讲,这份突然冒出来的“母爱”让她受宠若惊。自然地,她愿意靠近对方。虽然都是一些小恩小惠,但那种被“母亲”关怀的精神和心理的双重慰藉是顺治姨妈所需要的。她对外人讲到小老婆时,会很自然地说“我妈”。 

后来外公去世,小老婆回新加坡后,也只和顺治姨妈有书信来往;逢年过节,也只给顺治姨妈寄钱;自己儿女那漂亮的婚庆相片也只寄给顺治姨妈。有一次母亲和顺治姨妈发生一些矛盾,小老婆还特地来信说了母亲一 顿,让母亲感到无比委屈,哭肿了眼。小老婆所作一切的潜台词就是:林家我只认和关照顺治她这一房。 

小老婆那样“明目张胆”一边倒关爱顺治姨妈的结果是:直接把顺治姨妈拨到外婆的对立面去了,在顺治姨妈和外婆原本就很淡漠的母女关系中加进一份“敌对”情绪,那撒下的粉末随时都有窜火的可能。

(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2 回复 fanlaifuqu 2014-3-18 04:10
聪明的“小老婆”。
3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4-3-18 04:18
好看的真实故事!
3 回复 心随风舞 2014-3-18 11:41
楼主好漂亮。喜欢你的故事。
3 回复 越湖 2014-3-18 20:43
好故事。
得从头看起。
2 回复 trunkzhao 2014-3-23 23:15
过去的故事有意思。
2 回复 YT69 2014-3-24 00:57
世界上对中国人最残忍的是中国人自己。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4: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