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几回伤往事,傻瓜依旧肯爱国

作者:武宜三  于 2011-10-2 05: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7评论

关键词: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刘禹锡的这两句《西塞山怀古》,曾被曾慧燕小姐拿来做她《悲欢离合三十年》的结束语,所以给了我加倍深刻的印象。曾慧燕小姐是我心仪久之的名记者,我拜读曾慧燕小姐大作的时间超过二十年,最早从她的《湾仔码头水饺皇后》看起,以后几乎每天或隔几天都能读到她的文章。

可以说,我是看着慧燕的文章老起来的。

 

愚昧无知,经验之谈

曾慧燕小姐的《悲欢离合三十年》写道,“我不是右派,但我是右派的女儿。天上乌飞免走,人间古往今来。沉吟遥指,数英才多少兴亡成败。真是字字血、声声泪,读得我鼻子发酸、两眼潮湿。今天再读她《三十一件西汉文物历劫归,十四名华人抢救国宝总动员》(世界周刊)的报导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篇歌颂文物回归的大作说,现居美国底特律的邓芳和来自四川省重庆的万红等十四名海内外华人,合力抢救国宝,把这批共三十一件的陶俑、编钟等西汉文物捐赠送给汉阳陵博物馆,说“这些文物的回归,对于我们来说更深层的含义在于精神上的回归。爱护中华文物是每个炎黄子孙的责任,任何愚昧无知都不是理由和借口,因为历史和传统是我们的前身,是我们存在的坐标。”

 

积我四十年不负责又“愚昧无知”的经验,发觉一,中国人当还窝在中国的时候,大抵并不怎样爱国;一旦到了外国,便突然“不见飞鸿见长亭”地大爱其中国起来。其二,中国人在发达之前,也并不怎样爱国;一旦发了大财,便也把中国爱得激情澎湃。其三,中国的爱国者大抵都爱“男性裸体陶俑、着衣式女性裸体陶俑”、铜兽头之类的摆设,不惜“花费大量时间、金钱及心力”,必要得之而后捐之而最后快之;至于那些遭更多劫难、至今还挣扎在温饱在线的“活国宝”----抗日国军、老右派分子,便不如这些死文物来得有趣了。更不用说失学儿童、艾兹患者、血吸虫病人、氟中毒者、矿难孤儿,当然「物以多为贱」,哪里还有吸引高贵眼球的魅力?

 

我不明白“年纪轻轻、国学根基扎实”的邓芳先生何以会认为“这批文物历尽劫难终于回家,汉阳陵考古陈列馆”将“是它们最好的归宿”?尤其邓芳一段“骋思驰想这批见证中华民族沧桑历史的珍贵文物,行尽千山万水,万水千山,几经劫难与辛苦,终于再见故土山河,重新安身立命于汉阳陵考古陈列馆的新家,接受华夏子孙崇祖追远的礼拜,想象他们于尘封2100多年的记忆中搜寻过往的时光,亲眼细细辨认如许后辈。更让我这个“年纪不轻轻、国学根基不扎实”的俗人,读出一身臭汗来。

 

从葬、陪葬等于祥和瑞气?

汉阳陵不就是汉景帝刘启的陵墓吗?刘启是什么东西!他生前驱使数十万老百姓和带着刑具的犯人,为自己修建规模宏大的陵墓长达28年之久。仅仅在1972年,就在阳陵附近发掘出有脖颈和脚腕上还套有刑具、颈部或腰部有明显斩断痕迹的刑徒尸骨,达万具以上。这也可以从“汉阳陵陵园主要由帝陵陵园、后陵陵园、南区从葬坑、北区从葬坑、礼制建筑、陪葬墓园、刑徒墓地以及阳陵邑等部分组成」看得出来。这些尸骨,这些从葬坑、陪葬墓、刑徒墓地,难道就能「展现了西汉初年尚武有志的男儿抗匈安邦的豪气,与文景之治时期社会安定的祥和瑞气,艺术成就高妙之处,在于教人舍其形于外的生动之态,而聚神思于其精神内涵,令人油然而生向往之情”?(《三十一件西汉文物历劫归,十四名华人抢救国宝总动员》)

 

最无耻的是刘启还出卖、残杀了最忠于他的晁错和晁错全家;晁错“削藩”的建议,显然有利于刘启的“提高执政能力”和“稳定压倒一切”的治国单方;晁错还是他从小便在身旁的近臣,也是言听计从、宠信有加的爱臣。然而,到了要牺牲晁错的时候,刘启却处晁错以腰斩酷刑,而且还要“无少长皆弃市”。(《汉书卷四十九)这种刻薄寡恩、阴毒残忍的暴君值得“华夏子孙崇祖追远的礼拜”吗?把“总动员”“抢救”“回来”的国宝交给如此残民以逞、无信无义的东西保管、陈列,不是明珠暗投吗?

 

再说,那里也是最不安全的地方吧;君不见,那里正是“焚书坑儒”的发源地!正是“2100多年”以来破坏文物、打砸抢抄烧的“示范基地”!四十年前神州大地大破四旧、红色恐怖笼罩中华大地,就是楚霸王项羽同志火烧阿房宫的传统发扬光大的结果呀。与其去发“2100多年”前的思古幽情,我更愿意读曾小姐二十年前的文章:“塞外的隆冬,寒风凛冽,滴水成冰。气温低达零下三四十度。在营房里,虽有热炕取暖,但由每天上午十时开始,都要外出劳动十四五个钟头。人们开始百病丛生,先是感冒,继而肺病、心脏病接踵而来。最可怕的是冻僵病,脚趾一冻伤,就要钳掉。幸运的,即使医好也变成残废;不幸的,染上破伤风,便要向阎罗王报到了。知识分子怎经得起那些繁重的体力劳动以及疾病侵袭,父亲的身体不到三个月就垮了,在工地上晕倒,醒来才发觉躺在病床上……在病房中,每天都有病人死去。一年下来,同来的人中,死掉的已约有六分之一。”

 

人为猪狗,何爱文物?

这样的文字在戴煌《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中也可以读到:“究竟死了多少人?农场始终没有公布过。仅据在一个队里当统计兼文书的杨崇道说,光是他所在的那个队百十来名‘右派’中,经他的手写了死亡报告的就有三十余人,几乎占这一个队‘右派’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勉强活着的也都已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随时随地都可能魂归西天。“‘我们的生命如此不值钱,连畜生都不如!李定国向朱凤藻叹息着说,‘猪和牛马都喂得饱饱的,我们却挨饿!至于荷兰种牛的待遇,更不知比我们的要高出多少倍!不定什么时候,我们也会被饿死!是啊,人世间最可宝贵的是人,而不是牛羊猪狗。但在具有奴隶主意识的人看来,则奴隶不如他们的牛羊猪狗,这在我们这个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国度尤其如此。”

 

失之活人,弃之尸骸。汉阳陵的万尸坑,在新中国更是无处不在,仅甘肃省就有酒泉夹边沟农场、酒泉安西农场、酒泉边湾农场、甘肃饮马农场、小宛农场、酒泉十工农场、酒泉四工农场、酒泉城郊农场、敦煌棉花农场、玉门黄花农场、下河清农场、丁家坝农场、长城农场、新华农场等十四处;全中国则更多,著名的有850农场、团河农场、415筑路队、塔克拉玛干农场、马宗山煤矿、万胜山林茶场、白茅岭农场……数以百千计的“右派屠场”遍布国中,不,整个960万平方公里的炼狱就是一个阶级灭绝、滥杀无辜的搅肉机。一个漠视生命的国家、一个以百姓为刍狗的政党,会让几个烂陶俑所感动了吗?

 

无病呻吟,还是自作多情?

所谓怜其“失之交臂”,引为故里相知,为之目疑神迷,相送时分难舍难分,不见“飞鸿”见长亭,犹如置身永恒的时光隧道,演绎出一则始于凄楚而终于圆满的故事。“如今,只要忆起曾与之朝夕相处的可爱陶俑与秀巧编钟,我们不复喟叹光阴荏苒,岁月蹉跎,尽管在时光的沧海之中,我们永为一粟,我们却曾一苇航之”,如果不是无病呻吟,便是自作多情。和共产党打交道、套交情用得上如此回肠荡气、缠绵悱恻的资产阶级情调吗?

 

谓予不信,请看看张伯驹、吴祖光的下场。张伯驹、吴祖光可是当年响叮当的捐献文物顶级模范呀,结果又如何?这可能不属“国学”范畴,“年纪轻轻”的新爱国者们,是耻于闻问的吧。但我可以告诉你们:中国共产党所垄断的中国,轮不你们来爱,如果你们偏不识趣、要自作多情,那就绝没有你们的好下场。

 

张伯驹自30岁开始收藏书画,直至60岁,前后凡30年。最后他将所有收藏品都无偿捐献给了国家。隋代名画展子虔《游春图》是中国现存的最早山水画,堪称国宝,便是张伯驹捐献的。此画当年索价800两黄金,最后以黄金220两成交。张氏为抢救这一稀世珍品,卖掉了自己的豪宅。陆机《平复帖》开口就要20万大洋,张用4万大洋从溥心畬的手里买下。范仲淹手书《道服赞》是张用110两黄金购来。(章诒和:《君子之交----张伯驹夫妇与我父母交往之迭影》)还有《自书诗帖》、《章草千字文》等珍品多达27种;从紫禁城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张伯驹潘素捐献收藏书画集》看,单价便是人民币9,800元,可知其份量。“张伯驹毁家保护国家文物的精神,颇为友朋称道”,但却不为党和毛主席称道,党和毛主席让他变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不齿于人类的臭狗屎堆!

 

吴祖光,1954年受共产党“感召”,全家迁到了北京;而到了北京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父亲吴景洲一生收藏的大量文物捐献给国家;国家文物局长郑振铎和著名的文物鉴定专家杨兰教授用了三天时间亲自鉴定,241件文物装了几汽车拉到故宫博物院。但是三年后,他被田汉出卖,他被他所痴心追随的共产党打成了右派分子,从此入地狱22年不见天日;其妻新凤霞因拒绝文化部副部长刘芝明的诱劝、不肯与吴祖光离婚而得罪了刘芝明,也被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于是,其子女成了人人得而骂之、人人得而打之的“狗崽子”!

 

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对爱国者的报答:献文物、送国宝,固然打你成右派;说三道四,甚至只是说“老爷您脸上有灰尘,洗洗吧”,也打你成右派没商量。总之,“凡爱国者都没有好下场”,这是从血淋淋的现实中得出的钢铁定律;然而仍有许多痴心痴情的新爱国男女,乐于徃火炕里跳,乐于担盐腌海,乐于把雪花膏搽在人家的屁股上。

 

人才流失更甚于文物流失

爱国的邓芳、万红们也知道:文物先从大陆走私到香港,然后流往各国骨董商手里。他们痛心处于“中兴阶段的中国”,迫于国际政治压力,未能在香港严密执法,使得贪官奸商钻法律漏洞,造成中国珍贵文物流失。原来中国已经从“乞丐大国”、“文盲大国”、“艾兹大国”、“廉价苦力大国”变成“中兴阶段的中国”了,真是可喜可贺!中国之所以未能“严密执法”,原来是“迫于国际政治压力”,倒也令我大开茅塞。但我可以预告,邓芳、万红们长亭短亭、万里关山送回去的宝贝,不要很久,又得让他们或他们的朋友再破费的----如果他们还想把又到了外国的宝贝再“抢救”回去的话。因为贪官越来越多,法律漏洞越来越大;所以文物的“中国---香港---各国骨董商---爱国商人或掮客---中国---香港”循环,肯定会不断地进行下去;于是,想发达、想求名或要名利双收的,便得其所哉!

 

然則,有沒有另一樣命運呢?有的。那就是20051115日上午,北京市热力公司位于西长安街的热力主管道的热水,突然汹涌澎湃地冲进民族文化宫图书馆地下书库、博物馆地下文物库的壮观场面了。当是时,60多万册图书文献、数十万件珍贵文物顷刻被高温热水浸泡、熏蒸。受损的有馆藏文物、典籍和胶片等,其中包括镇馆之宝、有300多年历史、4万多页的《大藏经》,一些线装书及五十五个民族的历史文献。(《人民日报》,20051118)

 

《新京报》指出,国家近几年来多次斥巨资,购回流失海外的多件珍贵文物,(当然也包括类似邓芳、万红们这样的爱国者“抢救”回去的);也并未能得到很好的保护。连巴金赠给国家图书馆的“巴金藏书”、“巴金赠书”也流入旧书摊。文物甚至国宝级文物被随意封存、幽闭弃置、束之地下、永不见天日;文物利用率极低,民众甚至专家、学者都无缘阅读、参观。既无细心周到地保存、保护,也没有发挥其历史文献和现实教育功能。珍贵文物被糟蹋、被盗窃,古城市(如浙江定海、福建福州、北京的胡同四合院)被摧毁、被破坏的恶性事件不胜枚举。倒是被“帝国主义分子”奥瑞尔斯坦因、斯文赫定、特林克勒、贝格曼等人“掠夺”到英、美、俄等国家的中国文物,还可以得到精心收藏和周密保护,并得到充分利用。例如,当你走进美仑美奂的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时候,你能不为包括中国文物在以的各国文物在那里过着“幸福的生活”,感到欣慰吗?

 

从我以前读曾小姐文章的印象,好像人才流失和受到摧残要比文物的流失和受到摧残要严重得多。只是现在,似乎没什么人肯再说这些丧气话了。阿弥陀佛,真是:人世几回伤往事,“傻瓜”依旧肯爱国

11APR2007于流浮山寨,首发《观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1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1 回复 fanlaifuqu 2011-10-2 05:11
其实象吴祖光之类的例子,共产党自己多说说,就漂亮多啦!
1 回复 hanfeng109 2011-10-2 06:07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很多的右派从牛棚里放出来,感激涕零地说“感谢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好比一个人一拳把你打趴在地上, 然后把你扶起来,你还对打你的人感恩戴德。 这种人只能说贱!
3 回复 活水涌泉 2011-10-2 06:27
那个年代非常恐怖,我至今还记得一群人突然闯进院子,把一个邻居抓走,批斗回来,那个叔叔只有一半头发,脸色苍白,好像鬼一样。院子里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我大概3、4岁,吓得心怦怦跳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我父亲是个喜欢唱歌的学者,喜欢诗朗诵。可是文革彻底改变了他,他变得胆小怕事,绝不说一点尖锐的话,沉默寡言,更别说唱歌了。文革后,他在学术上有建树,但是性格上已经被彻底改造了,不能回到从前。连末代皇帝溥仪都被改造成劳动人民,还有谁能躲过这场铭心刻骨的政治改造呢??
2 回复 心如水 2011-10-2 11:20
所幸这一页翻过去了,也被否定和检讨了。
3 回复 武宜三 2011-10-2 15:06
心如水: 所幸这一页翻过去了,也被否定和检讨了。
还不敢这么说,现在不是还在大唱红歌吗?谢谢光临。
3 回复 心如水 2011-10-2 15:21
武宜三: 还不敢这么说,现在不是还在大唱红歌吗?谢谢光临。
现在唱红歌与当年的红歌意义不同。当年唱红歌是为了工农当家做主,但鉴于先天缺陷,虽有热情但没办法当好家,很多精英被推到工农对立面而惨遭迫害。如今是精英阶层对普通百姓的利益侵害严重,唱红歌有利于纠正这一现象。当然,曾经遭到迫害的人会记忆犹新,难以接受。但对于与贪官污吏和黑势力的斗争,这也可以算作一个武器。
2 回复 awang9988 2011-10-2 19:52
心如水: 现在唱红歌与当年的红歌意义不同。当年唱红歌是为了工农当家做主,但鉴于先天缺陷,虽有热情但没办法当好家,很多精英被推到工农对立面而惨遭迫害。如今是精英阶 ...
yes.
1 回复 隔岸观火 2011-10-2 22:16
不能同意楼主关于“活国宝”的观点。首先是“抗日国军”。大家知道,党国之前的政府,即以前的民国政府(国民党称他们为北洋政府)和清朝政府、明朝政府。。。。。从来没让小日本入侵到中国。党国之后的共和国政府,也没让日本人入侵中国,只有党国政府让日本人进来了,为什么?因为党国跟斯大林有协议,让日本进到中国,以免苏联前有德军后有日军。
如果说国军是这样挣来的“抗日”名份,那我替共产党冤枉——为什么不让日本进来蹂躏中国,也好为共军挣个“抗日”名份呀!
2 回复 隔岸观火 2011-10-2 22:28
不能同意另一个观点,就是“老右派分子”是“活国宝”。因为曾经有个老右派就证实过,他们家文革一结束就全家摘帽还全家获得了移民,而且全家入籍美国,他还不带稀罕的,非要移民香港,说是美国科税太厉害。结果,到了香港,现在当然又变回中国公民了。因为香港回归了。所以,我估计他的“美籍过”有吹牛的成分,但他是老右派,而且在香港,这是可以肯定的。这样的人只会整天在网上教导我们“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你要叫他不要再挑唆中国人斗中国人了,他马上把你打成文革红卫兵。而旁边就有一个文革时做过红卫兵的网友,自证过自己文革时当过红卫兵也整过人,只是因为现在的观点跟他一致,就被他当朋友。这样的人算什么“活国宝”?
1 回复 隔岸观火 2011-10-2 22:33
不能同意爱滋病人是“活国宝”观点。当然,有很多人接受了一个河南“高医生”的观点,认为中国人的艾滋病都不是因为性行为传染的,但这不是她个人的观点,是代表国外某反华组织的观点。但我必须得说,爱滋病主要还是因为个人性行为不检点。
至于血吸虫病,好像早就消失了,连蛔虫也很少了,因为现代农业用了大量的农药。
3 回复 隔岸观火 2011-10-2 22:41
至于刘启驱动带刑具的犯人劳作,如果楼主有点起码的历史知识就该知道,刘景帝时期出现过七国叛乱。刘启当太子的时候,跟吴国太子(应该算他的堂堂堂兄弟吧)下棋的时候,闹出了一段人命——吴太子被汉太子刘启用棋盘打死了。棋,音同“七”,后来吴太子的父亲吴王濞就联络七国反汉被镇压。这些犯人就是战争俘虏。古代俘虏都要被当成奴隶。再说,这是刘家自己的争斗,奴役的也是刘家自己的家奴,没什么可谴责的。
2 回复 笙箫难默 2011-10-3 00:37
人世几回伤往事,“傻瓜”依旧肯爱国!欣慰还是悲哀?
2 回复 hanfeng109 2011-10-3 00:42
心如水: 现在唱红歌与当年的红歌意义不同。当年唱红歌是为了工农当家做主,但鉴于先天缺陷,虽有热情但没办法当好家,很多精英被推到工农对立面而惨遭迫害。如今是精英阶 ...
唱红歌能把贪官污吏和黑势力唱怕了, 唱没了, 这可是奇迹了。
2 回复 心如水 2011-10-3 01:15
hanfeng109: 唱红歌能把贪官污吏和黑势力唱怕了, 唱没了, 这可是奇迹了。
这是一种百姓的力量,大部分红歌是讲的人民利益至上,贪官污吏和恶势力是如今侵害人民利益最厉害的。这种做法可以遏制一部分贪官。当然解决问题靠唱歌是荒谬的,不过是制造舆论而已。
4 回复 心如水 2011-10-3 01:19
hanfeng109: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很多的右派从牛棚里放出来,感激涕零地说“感谢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好比一个人一拳把你打趴在地上, 然后把你扶起来,你还对打你的人感恩 ...
不要这样说,很多右派也确实是精英,有一般工农大众没有的眼界,在严重的精神压力下,这些人受了很多苦,其实本来可以成为建设国家的栋梁,但时代没有给他们机会,这样说有些刻薄。
2 回复 hanfeng109 2011-10-3 09:44
心如水: 这是一种百姓的力量,大部分红歌是讲的人民利益至上,贪官污吏和恶势力是如今侵害人民利益最厉害的。这种做法可以遏制一部分贪官。当然解决问题靠唱歌是荒谬的, ...
你的想法太天真了。
3 回复 hanfeng109 2011-10-3 09:57
心如水: 不要这样说,很多右派也确实是精英,有一般工农大众没有的眼界,在严重的精神压力下,这些人受了很多苦,其实本来可以成为建设国家的栋梁,但时代没有给他们机会 ...
共产党的洗脑,奴化教育的结果。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武宜三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国不亡没有天理---东北人希望日本人再来统治 [2011/09]
  2. 【转贴】顾雪雍:《我所知道的中共“五方特务”袁殊》 [2012/04]
  3. 从香港和中国的比较中,你看到了什么? [2011/09]
  4. 刘亚洲力证中国共产党假抗日、真卖国——读刘亚洲《信念与道德》 ... [2011/08]
  5. 评WACT《三年自然灾害真的饿死了三千万人吗? 》 [2011/09]
  6. 不可多得的绝妙文章:武宜三先生培训班开学训辞 [2011/10]
  7. 1908书社3月10日在香港开幕 [2012/03]
  8. 張三一言:《無權選特首,平頭港人痛》 [2012/03]
  9. 训练班第四课——小结 [2011/10]
  10. 这么怕死,还来做什么?!----李克强做秀香港三日记 [2011/08]
  11. 毕福剑现身 网民一片欢呼! [2015/01]
  12. 培训班第五课——武宜三猜想 [2011/10]
  13. 训练班第三课——武宜三第二定律(课后研讨:比比你骂人的水平) [2011/10]
  14. 请问胡锦涛:这一笔又一笔血债何时能清还? [2011/08]
  15. 也是纪念----今天是“918”事变80周年 [2011/09]
  16. 中共过河拆桥又一例——红色特务劉維濂受迫害 [2013/02]
  17. 训练班第二课——武宜三第一定律 [2011/10]
  18. 武宜三想开办训练班,为我党培训信息员 [2011/10]
  19. 纪念反右运动5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香港召开 [2012/06]
  20. 新京报:北京官方昨日正式承认中共整体腐败 [2012/05]
  21. 外交部就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华使馆事答记者问 [2012/05]
  22. 虎伥先生,且慢得意——答“人权是非”同志 [2011/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20: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