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绝没有好下场,请以黃紹甫为戒 -----为黃紹甫先生《社保给我出了难题》写的按语

作者:武宜三  于 2011-12-8 18:4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5评论

关键词:

[武宜三按:右派分子黃紹甫先生今年去世了——一个有功于国家民族的抗日英雄,一个重庆大学的高材生,一个热爱音乐的小提琴演奏家,一个解放军的文艺战士,终于过完他苦难、屈辱、贫困、凄凉的一生,离开了这个世界。对于他的死,我感到悲痛、感到愤怒;他被共产党欺负、折磨了60年,共产党没有向他说一句“对不起”,没有表扬他对国家做出的贡献和牺牲,更没有发还他被扣发的20多年的工资、赔偿他被迫害几十年的损失。重新发表2008年写的一篇文章,算是对他的纪念吧——黄绍甫先生,你千万不要安息,你千万不要闭上眼睛,你要好好看看这个罪恶的世界怎样崩溃!看看那些迫害你的卖国贼和他们的打手会得到怎样的报应!!!]

 

黃紹甫先生今年84岁了,本该要当含饴弄孙、安享晚福的老太爷的。可是如今的他,却成了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叫共产党不应、求国民党不理的社会弃儿。他地無一尺,瓦无一片,他是个无產无业、無妻無子、無医療、無社保的可怜人。

這一切,都因为黃紹甫先生太爱这个国家。他原是富家子弟,本可养尊处优。然而他又是个热血青年,怀抱民族兴亡、匹夫有责的信念,响应蒋委员长“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投笔从戎,瞒着家人偷偷地跑去参加远征军,奔赴印缅,投身反法西斯的抗日救国的战争中去;他和他的戰友虽然浴血奋战,勇敢杀敌,歼灭了日军六个师团及一些特种兵;但1949年以后却被卖国求荣的共产党、毛泽东当作国民党的残渣余孽,杀的杀、关的关、管的管、饿的饿,死得七七八八了。

黃紹甫逃得过初一,却逃不过十五。从土改、镇压反革命、肅清反革命一系列杀人运动中撿回的一条小命,差一点又搭进反右派运动的阳谋之中!他被打成右派分子后,在人称“右派屠场”的415劳教筑路支队关押、服苦役达二十一年之久。九死一生,于1978年才得到“改正”。回原单位工作时,却已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了;只身到一别二十一年的峨眉县文化馆,那些高升为局长、部长、书记的过去打手、极积分子,仍然不肯放过他。在1983年“严打运动”中,被文化局长兼馆长杨静誣以莫须有的罪名,以"流氓罪"判处无期徒刑。

這一切,又都因为黃紹甫太轻信共产党的宣传。他本是热爱音乐的多才多艺的翩翩公子,曾经花了两根金条买一把小提琴,就为了实现他的艺术家的美梦。然而,他信了延安的广播,受了欺骗,一念之差而两次失去出走香港的机会;以致掉在水深火热的“新中国”的大锅里,白白受了几十年的煎熬,至今还在这个大锅里掙扎。令人扼腕长叹!中华民族到底受了什么诅咒,竟然要让共产党这个恶魔来吞噬、折磨她数以千万计优秀儿女。

一个有功于国家、民族的人,每个月只能靠100元(2007年)到165元(2008年)人民币的低保弔命。比被联合国介定的貪困线---每天1美元的标准更不如。在这种情况下,阎王不嫌鬼瘦,要在蛟子肚里刮油、在鷺鷥腿上刮肉,开口让他交出三万八千元办社保。胡锦涛、温家宝之流,对老百姓竟是如此全无心肝、冷血絕情,可谓丧尽天良。他们对人民抢劫、勒索、竭泽而渔,却不顾人民的死活、稍示憫惜。他们除了自己骄奢淫逸、贪污盗窃、豢養庞大军警、购买和制作大量武器外,便是“无私”援助亚非拉流氓小兄弟,一擲几亿、几百亿。

请注意,北京政府豢養庞大军警、购买和制作大量武器,并不是为了保土安民,而是为了更彻底的镇压、杀害中国人民,为了更彻底的卖国求荣。请看,毛邓江胡和苏俄的卑鄙交易---收回174平方公里的半个黑瞎子岛,而永远放弃160万平方公里富饒廣袤的国土。怪不得有人嘰笑说:中国是用一套西装换回一条裤衩,而这条裤衩原本还是中国的。看看,古今中外,还有这样无耻、下流、胆大妄为、断子绝孙的卖国贼吗?

中共前年斥资数千万元引进一批新型武器装备如拐弯枪等,不是给边防部队用;而是给北京、重庆等9大城市警方使用,据说如果试用效果不错,还将大量进口。以色列生产的拐弯枪每只价格12万多元中国票,是黃紹甫60年的“生活费”呢。真是,土匪手握殺人槍、無依百姓饿断腸。

令人愤慨的是,黃紹甫等二戰老兵曾经不断地向中共一伙写信求告,胡锦涛、温家宝之流固然置若罔闻;向国民党諸君求救,吴伯雄等人也居然装聋作哑、扮傻做呆。国民党中有些人出于私心和派性,幾年天不断和中共勾勾搭搭、甚至卖身投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勸告国民党諸君,请记住第一、二次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我强烈谴责国共两党无理对待我们抗日英雄的正当訴求,强烈谴责国共两党对中华民族精神的叛变和出卖!

趁此我重申武宜三定律:爱国绝没有好下场。一切痴迷不悟者请以黃紹甫为戒、以中国远征军为戒!!

 

---------------------------- 

【附录】黄绍甫 (改正右派):社保给我出了难题

    我真有愧介绍自己的身份,但鬼使神差地在自己名片上叫别人给我印上了。那是我的一位老兵老战友再三向我提出:现在哪个见面都兴甩张名片,你也应该跟我一样,印套名片嘛。我说:你要我从稀饭钱里拿来搞这玩意儿?他非常慷慨地说:这十来元我出!好,激动之余我就叫他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我现有身份——改正右派。 

因为我们右派只给予改正而不平反,更不予经济赔赏。索赔是我终身愿望,我要为此奋斗到底,哪怕是一场望梅止渴的游戏,我也要表态到底,这就是我激动之余作出的决定。 

为什么说是稀饭钱?因为我至今仍然是一个低保户,为了要申请社保待遇,这社保还给我出了难题! 

办社保一共要交三万八千元,对那些贪官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但对一个每月仅有165元低保收入的人来说纯属一个天文数字! 

老汉我19254月出生,今年应该84岁。常年道:7384,阎王不喊自己去,这话确实还有点道理。前几年我还年轻,搞点其他劳动补充一点倒还混得过去。人啦,一番过84看着看着就不行啦!所以常言道:人要服老。我肯定不会给自己过不去,我就不服老。但我的收入这道门槛却始终给我过不去!周围的亲朋好友支助是有限,但人的自然要求生存权是无限的,只要没有进火葬场。 

去年以前我的低保仅有100元,以后涨了一点---120元,今年又涨到165元,再要看涨只有瞅着菜摊上的菜价、粮油舖里的米价、油价这些上涨了之后,我这低保收入看能涨得得到200大关。等到那时可能也当前几年的100元用了,这就是中共泡沫经济对老百姓的折磨。 

今年上半年我花了45元办了半年的医保。嗨!打开哪个医保本本一看,周身凉了半截!只管住院,而且还仅能报销65%。我的天啦,真的已达到住院的地步,那就要在我那165元的稀饭钱里扣?这还要院方给我这65%密切合作,超过了65%的收费,我就是不吃那碗稀饭也无能住院了,现在的医院不是治病救人,而是拿钱才人。我的生存权何以得到保障? 

再说医保不管门诊,等于说:要等你拖到死之前才给你享受党的温暖,住医院的时候才管你65%。那平时的伤病就只有眼巴巴地让病拖到住院,让你慢性自杀后再去享受那来之不易的65%。共产党!你不感到太残忍了吗!!你们唱的高调:老有所养、病有所医是用这样的阴谋我等老汉的病!!! 

又说这老有所养 

为了解决门诊费用的来源,亲友们又给我指点迷津。要我去办个社保,社保的办理程序及要求是这样的:先预交一万元,以后逐月在发放给你的社保金额里扣除贰万八千元;等于社保应缴纳金额是38,000元。我仔细算了一下这个帐,哪28,000元要8年才扣得完,也就是说在8年后才能领到全额的社保金;再作具体解释:自交一万元(启动基金)后,就可以享受社保待遇了,比如每月是400元,那么就要在400元里如期扣除300元,(给你100元掉命钱)。当然要8年后才将28,000元扣得完。说白了,就是共产党要先吃你8年利息后才给你养命钱。 

我要有38000元自己不晓得养命,还要你来先剥削了我,我还要千呼万岁的恩情说不完,天下哪有这本书买?甚至民政局对我的指点更让人哭笑不得:你没那么多钱,可以去借呀。像我这个毫无赏还能力的穷光蛋,你民政局就该发放贷款啊,为什么要推得如此干净? 

我这一辈子就是在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欺骗手段中煎熬过来的,这是毋庸抵赖的事实。1957年毛泽东骗人,要帮助党整风,又说要知无不言等你把心都交了出来,给党提了一些及其中肯的意见后,他突然变了脸,说你在攻击党的领导,在反党、反人民……以后幸得胡跃邦开恩,但邓小平决定将右派改变为改正右派,实令我等无法接受;尤其定调在:反右是必要的,只不过是扩大化而已。这完全是为了维护他个人尊严 

改正回到原单位,又遇到在反右斗争中,斗争我最激烈的积极分子(那时还是个黄毛丫头)的杨静。因表现最突出,当然平步青云,以后当上了我的顶头上司,为此,我们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更有一个副馆长,为了给杨静舔屁股,他俩狼狈为奸;在1983年利用人治的、非法的从重、从严、从快法律程序,给我罗列了子虚乌有的谣言,积毁锁骨的罪名将我送上不允许你辩论的审判庭上,并以流氓罪判了我无期徒刑。并恐吓我说:你要上诉只有加刑,何去何从由在你。” 

幸好到了南充省一监的政委赵正邦,对我网开三面,他说:我们监狱有个规定,凡是申诉的犯人都属于不认罪,就不会给予记功、减刑;对你,允许你申诉,只要你表现得好,照样给你记功、减刑的机会。我真算遇上了好人;要不说纳粹里也会有好人。这还要感谢哪个半文盲审判长的笔下,暴露了不少定罪的破绽,怎不引起专门管理了几十年犯人的警官们,从人之初,性本善的良心上的同情。那两毛钱一封的挂号信也不知写了几百封,音信杳无(有还健在的敖文林指导员作证,只可惜的是挂号信收据没有保存下来。)为此,监狱出于对我的同情,给我创造不少记功、减刑的条件,让我这个无期徒刑仅坐了12年半就提前释放出狱。 

我的半个人生——33年的牢狱之灾就在英明的共产党领导下度过。 

1996年出狱后,已是家破人亡,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就这么熬到今天。前几年生活稍有好转就开始继续跑申诉。首先找四川省司法厅法律援助中心,2005年开始共跑了五次,均已各种不成其理由的理由将我拒之门外。 

   试举2例说明:第三次,哪接待我的律师一阵推口话自感无效,他就叫我等一下,转身去隔壁的行政办公室,我也跟随去,还没走弄,门就关上了。只听得里面一个女的(当官的)责骂这个不能独立行使权力的律师:你什么索赔的案子都给我接下来?……”我不等她教训完就按耐不住,冲了进去,哪个女官见状转身就一溜烟走了出去。 

200796日,是第五次请求四川省司法厅援助中心援助,虽然前四次均是怀着希望而去失望而出,但毕竟他是为弱势群体无赏服务的唯一机构.上午930分到,未进门我就在想:今天来晚了不知要等多久,进去一看我喜出望外;今儿只有一位律师值班,此人不到30岁,桌前显示牌上注明“03号值班律师;他在那儿闲着没事儿看报呢,正好跟他好好地畅诉苦衷.我将《申请书》恭恭敬敬递给他,不到1,000字的《申请书》他足足看了十多分钟,让我感到他是一位挺负责的律师;我耐心地等待他的承偌.看罢将我打量一翻,然后慢条斯理地对我说:你这请求不属我们的范畴,他指着墙壁上的《规章制度》你看。我开始动气了:你给我指出,我委托你们律师代我到峨眉山市去取证有那一条不符合你们的规定?他说不出道理又扯到一边,我们争吵好久他也说不服我,就耍赖皮了:你等一下,我去问问来。他拿着我的《申请书》走到隔壁(哎,那不就是行政办公室!就是去请示哪个女当官的)。不到两分钟他回来说:不行。正要解释下去,我一把将我的《申请书》拿回:别说了,闹了半天你们这里是个挂牌货,别人是挂羊头卖狗肉,你们连狗肉都没得买的。我以愤怒的心情大步离开这所庄严的大厅!离开这个门可落雀的衙门!!逼我上梁山矣!!! 

以后我只有找私人律师。她首先开价就是一万元的前期费用,以后还要好多是个N数。也把我拒之门外。 

逼着我对准现实——解决老有所养、病有所医的生存权。 

再说这社保要我再等8年后才能享受党的温暖,我还能活8年吗?这不是明摆着,共产党还要在我这个穷光蛋身上共产!我真成了典型(点心),俗话说在鸡脚杆上刮油,共产党做到了。我这块蛋糕、点心就是明证。都要临死之前还要压榨我仅能维持生存的。特此请教社会贤达人士,给我指点迷津,让我不至死不瞑目。                    2008-10-20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9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2 回复 foxxfam 2011-12-9 04:42
太多例子了.我父亲就是个老愤青....不喜欢旧政府的腐败和贪污而留下建设新中国...
2 回复 武宜三 2011-12-9 07:12
foxxfam: 太多例子了.我父亲就是个老愤青....不喜欢旧政府的腐败和贪污而留下建设新中国...
可以理解,当年共产党的口号是不错的,民主、自由,什么的,的确吸引了许多热血青年,如果我早生十年八年,说不定也是共产党。

问题是,革命成果被毛泽东篡夺了,大家——应该包括刘少奇、彭德怀等等吧,才发觉上当受骗。
3 回复 天朝浮云 2011-12-9 08:54
爱党更没有好下场
3 回复 foxxfam 2011-12-9 10:42
武宜三: 可以理解,当年共产党的口号是不错的,民主、自由,什么的,的确吸引了许多热血青年,如果我早生十年八年,说不定也是共产党。

问题是,革命成果被毛泽东篡夺了 ...
是呀,去看看46或是47年的新华日报;中国人键忘,地主黑五类的后代都还在,发生的一切也不摇远,可个各都在为主子粉饰....
3 回复 申不害 2012-1-12 15:47
如果这位黄老先生对于中共还有利用价值,情形可能就完全不同了。我知道这样一位老先生,45以后以汉奸罪被关押,49以后接着关押,70年代中以县团级敌伪人员的身份获特释。80年代后因有台湾及海外的诸多关系,得以进入政协,生活上继续享受相当于县团级待遇。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武宜三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国不亡没有天理---东北人希望日本人再来统治 [2011/09]
  2. 【转贴】顾雪雍:《我所知道的中共“五方特务”袁殊》 [2012/04]
  3. 从香港和中国的比较中,你看到了什么? [2011/09]
  4. 刘亚洲力证中国共产党假抗日、真卖国——读刘亚洲《信念与道德》 ... [2011/08]
  5. 评WACT《三年自然灾害真的饿死了三千万人吗? 》 [2011/09]
  6. 不可多得的绝妙文章:武宜三先生培训班开学训辞 [2011/10]
  7. 训练班第四课——小结 [2011/10]
  8. 1908书社3月10日在香港开幕 [2012/03]
  9. 这么怕死,还来做什么?!----李克强做秀香港三日记 [2011/08]
  10. 張三一言:《無權選特首,平頭港人痛》 [2012/03]
  11. 毕福剑现身 网民一片欢呼! [2015/01]
  12. 白岩松:《问中国证监会尚福林》 [2012/02]
  13. 请问胡锦涛:这一笔又一笔血债何时能清还? [2011/08]
  14. 培训班第五课——武宜三猜想 [2011/10]
  15. 训练班第三课——武宜三第二定律(课后研讨:比比你骂人的水平) [2011/10]
  16. 也是纪念----今天是“918”事变80周年 [2011/09]
  17. 武宜三想开办训练班,为我党培训信息员 [2011/10]
  18. 训练班第二课——武宜三第一定律 [2011/10]
  19. 中共过河拆桥又一例——红色特务劉維濂受迫害 [2013/02]
  20. 纪念反右运动5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香港召开 [2012/06]
  21. 新京报:北京官方昨日正式承认中共整体腐败 [2012/05]
  22. 外交部就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华使馆事答记者问 [2012/05]
  23. 虎伥先生,且慢得意——答“人权是非”同志 [2011/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09: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