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献]《大公報》社论《可耻的长春之战》(1946年)

作者:武宜三  于 2012-1-27 19: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评论

关键词:

〔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林彪,最后死在温都尔汗,你觉得这是报应吗?〕

复杂的东北问题,半在外交,半在内政。现在苏军已保证于本月按以前撤尽了,且正在撤退之中。外交一面,可谓业已顺绪。但在苏军纷纷撤退之际,在东北的内战形势却在加剧的进展,且已在许多地方纷纷的打起来了。内外消长,令人心情起落不宁。

尤其可耻的,是长春之战!这两天,东北方面的军报雪片飞来。初报苏军于十四日午前撤离长春,嗣报长春防守司令就职,紧接着就报告共军三万众分路进攻长春。我们坐在关内深夜编报的报人,读着这络绎而来的电报,手在颤,心在跳,眼前闪烁,伊若看见凶杀的血光,鼻腔酸楚,一似嗅到枪炮的硝烟。这是八年抗战胜利后应该有的现象吗?长春是什么地方?是九一八事变后,日寇强割我领土傀儡“满洲国”的都城,是苏军参战后进入我东北的总司令部所在地,也是中国国民政府接收东北的东北行营所在地。这地方,曾为日伪窃据了十四年,曾被苏军统治了二百多天。现在抗战胜利了,日问崩溃,伪满烟消,中国的东北,应该归回中国,苏军也根据中苏盟好条约纷纷撤离东北。就在这时候,苏军刚刚迈步走去,国军接防立脚未稳,中共的部队四面八方打来了。多难的长春,军民又在喋血。那是中国的地方,现在应该光复了,却灾难愈深,那里的人民都是中国的儿女,现在应该回归祖国的怀抱了,却在斫斫杀杀,流的都是中国同胞的血!中国人想想吧!这可耻不可耻?

虽然,东北的事还并未绝望。三人会议曾有调处东北冲突的协议,执行小组已经进入东北,三人小组代表秦德纯等也已经飞到沈阳,马歇尔特使正在返华途中。这都在说明东北的和平有希望。但天下最难缠的事,是:一切皆过程,永远无结论。我们的事情,恰恰如此。当停战令下的时候,谁不眉飞色舞,以为中国从此赢得胜利后的和平了。但是,停战令尽管下了,而大大小小的战事仍是此起彼落,打个不停。顶到执行小组赶到各地去调解,调解了这儿,那儿又闹起来,扑灭了此处,那边又燃起来。请屈指算算,停战令下了四个多月,可曾真个停了战?停战令明明是一个结论,谁知却只是一段过程。又如政治协商会议宣布五大协议之时,谁不衷心喜慰,以为国事真已获得解决而民主团结在望了。但是,协议尽管协议,墨沈未乾,就又吵吵嚷嚷起来。非但一条协议也未实行,感情反倒更恶劣了。政协的协议明明是一个结论,谁知却只是一段过程。东北的事,也是如此。三人会议的协议,本已甚为脆弱;到东北的执行小组工作尚无从着手,而在苏军撤退之际,军事冲突的范围更在扩大。说起来真是令人伤心。我们的所谓军事冲突,实已到了最伤天害理的程度。进攻的战术,常是用徒手的老百姓打先锋,以机枪迫炮在后面督战。徒手的先锋队成堆成群的倒了,消耗了对方的火力以后,才正式作战。请问这是什么战术?残忍到极点,也可耻到极点。世界水准已进步到原子弹的时代,我们还在驱市人为战,纵使胜了,又有什么面子?难道真要把全国同胞牺牲了二万万以争胜负吗?请快软软心肠放下屠刀吧!

东北是国家的,东北应该由国家在抗战胜利中收回,以恢复国家的完整。这一点,苏联盟邦受盟约拘束,法理与事实,苏军俱必须把东北交由国民政府接收,共产党何以必要争夺?若说民主,则必不可割裂国家;再说民主也必不可以军队争夺,以军队争得的,那必然不是民主。谁都承认英美是民主国家,而英美的民主都不是以兵争得来。英王查理一世之判死刑,不是兵争;美国独立战争后的国家统一,是走的妥协协商的路。停战令,政协协议,整军方案,实在是和平理智之路,应该是解决当前国事的结论,而不可把它当做一种风云变幻的过程。在东北,我们尤其祈祷先停战,先实施整军方案。我们谨为国家祈福,谨为生民乞命,请快停手吧!敌人降了,盟军撤了,我们自己却打起来,实在太可耻了!快停止这可耻的长春之战吧!由长春起,整个停止东北之乱;更由东北起,放出全国和平统一的光明。

(观察编者注:本社评为王芸生撰写。中共建政后,王芸生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 原载 1946416日上海版《大公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武宜三 2012-1-28 09:51
【转贴】围困长春:活活饿死几十万百姓

       毛泽东批准了林彪的作法:“严禁城内百姓出城。”“只有带枪和军用品的人才能放出。”这是为了鼓励国民党军人投诚。毛对林彪说:郑洞国“人老实,在目前情况下[即老百姓挨饿的情况下]有可能争取起义、投诚”。虽然他自己没有怜悯之心,毛很懂得这一人之常情,懂得怎样利用它。可是尽管郑洞国内心“极度痛苦、绝望”,他没有想过投降,一直坚持到最後。  
   围困长春三个月後,林彪向毛报告:“围困已收显著效果,造成市内严重粮荒……居民多赖树叶青草充饥,饿毙甚多。”对郑洞国要老百姓出城的做法,林彪说:“我之对策主要禁止通行,第一线上五十米设一哨兵,并有铁丝网壕沟,严密接合部,消灭间隙,不让难民出来,出来者劝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後来饥饿情况越来越严重,饥民便乘夜或与白昼大批蜂拥而出,经我赶回後,群集於敌我警戒线之中间地带[“卡空”],由此饿毙者甚多,仅城东八里堡一带,死亡即约两千。”  
   林彪还说:“不让饥民出城,已经出来者要堵回去,这对饥民对部队战士,都是很费解释的。”饥民们“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将婴儿小孩丢下就跑,有的持绳在我岗哨前上吊。战士见此惨状心肠顿软,有陪同饥民跪下一道哭的,说是“上级命令我也无法”。更有将难民偷放过去的。经纠正後,又发现了另一偏向,即打骂捆绑以致开枪射击难民,致引起死亡。”  
   甚至铁石心肠的林彪也建议“酌量分批陆续放出”难民。报告上交毛後,没有回音。林彪熟悉毛“默否”的老花样,便自行做主,在九月十一日发出命令:“从即日起,阻於市内市外之长难民,即应开始放行。”但是这一指示未能实行,原因只可能是毛否决了它。只有对共产党有用的人才被放出。某难民回忆道:“我们家是九月十六号那天走的,在“卡空”待一宿就出去了。是托了我老伴的福。他是市立医院X光医生,那边缺医生”。  
   携枪逃亡的国民党官兵及其家属受到特别欢迎,沿途热情关照优待。留在“卡空”裏的老百姓呢,活过来的人说,吃的是“草和树叶子。渴了喝雨水,用锅碗瓢盆接的。这些喝光了,就喝死人脑瓜壳裏的,都是蛆。就这么熬著,盼著,盼开卡子放人。就那么几步远,就那么瞅著,等人家一句话放生。卡子上天天宣传,说谁有枪就放谁出去。真有有枪的,真放,交上去就放人。每天都有,都是有钱人,在城裏买了准备好的,都是手枪。咱不知道。就是知道,哪有钱买呀!”  
   当时的长春市长记道:市民大批饿死是在厂九月中旬,以後,那时“北地长春,业已落叶铺地”,供人们充饥的唯一食物也没有了。五个月的围困下来,中共進入长春时,长春人口从五十万减少到十七万。就是中共的官方数字也承认饿死十二万人。  
   参加围城的中共官兵说:“在外边就听说城裏饿死多少人,还不觉怎么的。从死人堆裏爬出多少回了,见多了,心肠硬了,不在乎了。可進城一看那样子就震惊了,不少人就流泪了。很多干部战士说:咱们是为穷人打天下的,饿死这么多人有几个富人?有国民党吗?不都是穷人吗?”  
   长春发生的事被严密封销。有幸离城的难民都发了“难民证”,印著四条“难民纪律”,其中一条是:“不得造谣生事及一切破坏行为”,严禁他们传播饿死人的真相。中共粟裕大将说,利用饿死平民来迫使守城的国民党投降这一长春模式,在“若干城市采用”过。只是粟裕大将没有说是哪些城市。
    那时守长春的是郑洞国的10万人马,郑与孙立人、戴安谰、杜聿明、廖耀湘齐名,都是威名赫赫的抗战名将。长春显然是一块硬骨头,四野要想强攻,肯定要付出巨大代价。这样的事,共军不到万不得以是不会干的,于是就采取了“围而不打”的策略。自然,共军也有本钱这样做。那时四野主力都南下打锦州、沈阳了,围攻长春的共军基本上都是地方部队和民兵,但论人数却是长春守军的2、3倍,老郑因此也不敢贸然突围。于是,在长春形成了僵持局面。  
   围城也就罢了,但共军的做法却是罕见的——不准一个老百姓出城。目的很明显,就是迫使百姓把城内粮食耗光,使长春守军粮尽而降。于是,长春遭受了整整五个月的围困。围困前,居民有50万,解围后只剩了17万。张正隆在《雪白血红》里说老百姓被饿死了15万,这个数字显然是缩水的。即使如此。王震王胡子听说这个姓张的小子把长春之战的真相曝了光,还是气得雷霆震怒。而国民党战犯段克文在《战犯回忆》一书中说,长春围城饿死老百姓65万,这个数字又有些夸大其辞。显然,应该在30万左右。  
   长春被围初期,老郑还心存幻想,没有估计到南线战事一败涂地,还想打持久战,提出了“人人种地,日日练兵”的口号。但长春城内即使都种上庄稼,也得等到秋后才能收上粮食,但7月底就断粮了。50万张嘴,成了守军的沉重负担。7月下旬,蒋介石电令郑洞国,让他疏散长春的老百姓。  
   但出城的老百姓怎么也没想到,共军拒绝他们出城。事实上,早在6月28日,四野第一兵团政委萧华就下令“对长春外出人员一律阻止……纵有个别快饿死者须要处理时,也要由团负责,但不应为一般部队执行,更不能成为围城部队的思想。”9月9日,四野四巨头“林罗刘谭”给毛发电说∶“我之对策主要禁止通行,第一线上五十米设一哨兵,并有铁丝网壕沟,严密结合部,消灭间隙,不让难民出来,出来者劝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后来饥饿情况愈来愈严重,饥民变乘夜或与白昼大批蜂拥而出,经我赶回后,群集于敌我警戒线之中间地带,由此饿毙者甚多,仅城东八里堡一带,死亡即约两千。八月处经我部分放出,三天内共收两万余,但城内难民,立即又被疏散出数万,这一真空地带又被塞满。此时市内高粱价由七百万跌为五百万,经再度封锁又回涨,很快升至一千万。”
   出城的饥民成群地跪共军面前央求放行,但共军坚决不答应。许多人有的还把将婴儿小孩丢了就跑,有的拿根绳子就在共军岗哨前上吊自杀。有的战士见此惨状心肠软了,也跪倒在地陪饥民一起痛哭,说“这是上级的命令,我们也没有办法”。  
   由于共军严禁老百姓出城,早已断粮的长春,变成一座死城,饿殍之城,白骨之城。  
   五个月的围困,全城一切可以当做食物的东西,如树皮、树叶之类,都被送到口中。再没有别的吃的,就是等死,或者人吃人了。段克文在《战犯回忆》说,一天听说城中有一家店铺在卖熟肉,大家蜂拥抢购。段克文带人去查看,卖的竟然是人肉,当场就把老板拉出去毙了。但杀了一个杀不了俩,人吃人还再蔓延。  
   吉林省军区原参谋长刘悌,当时是独八师一团参谋长,他回忆说∶独八师当时就在二道河子执行围困任务。通信员说有个老太太,把饿死的老头的大腿煮吃了,吃了也死了。团长吴子玉是个老军人,说那能有这种事?通信员说,不信我领你去看看。进去一看,锅里还剩条大腿。团长回来跟我说,那天都没吃饭。 
   宋占林(退休前是长春二道河子区城建局环卫科长)回忆说∶我出哨卡前,看到路边一个人两大腿都剔光了。早就听说有吃人肉的,还不大信。那肉是刀剔的,不是狗啃的。那时早见不到狗了,狗已经被人吃光了。1955年,我当区机关党委书记时,有个积极分子想入党,于是向党交心,说他那时吃过人肉,那还能入党吗?  
   随时随地都会有人倒地而死。但也有人只是被饿昏了,灌口米汤就能活过来。但上哪找这样的米汤呢?国军的粮食也吃完了。国军能够做的,也仅仅是组织收尸队,24小时在马路上捡尸首。一边把尸体往车上扔,一边说“喂狗”。那时狗都吃人,长得膘肥体壮,而人再吃狗。  
   死人最多是洪熙街和二道河子,都是十室九空。炕上,地下,门口,路边,到处都是白花花的骨头架子。时值盛夏,到处都是黑压压的绿头蝇,蛆虫也是成片成片的。城外的共军说,最怕刮风,一刮风,臭味十里、八里都熏得人头昏脑涨。  
   长春解围后,熟人见面总要问“你们家还剩几口人?”就象唐山大地震以后熟人见面都问“你们家还剩几口?”一样。长春满城百姓没有人家不饿死人的。
   解放后第一件事就是“救生埋死”。“救生”就是给活着的发粮食,“埋死”就是埋死人。第二年春天,凡是埋死人的地方都不长草,那地太“肥”了。
   对于这样的历史,我们不想多说了。只是因为,我们的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祈愿我中华,永世不要再遭遇这样的灾难了。
2 回复 ahsungzee 2012-1-28 16:44
不能正视自己历史的民族,是愚昧的民族;不能反省自己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支持先生把有意义价值的历史文献告知后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武宜三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国不亡没有天理---东北人希望日本人再来统治 [2011/09]
  2. 【转贴】顾雪雍:《我所知道的中共“五方特务”袁殊》 [2012/04]
  3. 从香港和中国的比较中,你看到了什么? [2011/09]
  4. 刘亚洲力证中国共产党假抗日、真卖国——读刘亚洲《信念与道德》 ... [2011/08]
  5. 评WACT《三年自然灾害真的饿死了三千万人吗? 》 [2011/09]
  6. 不可多得的绝妙文章:武宜三先生培训班开学训辞 [2011/10]
  7. 训练班第四课——小结 [2011/10]
  8. 1908书社3月10日在香港开幕 [2012/03]
  9. 这么怕死,还来做什么?!----李克强做秀香港三日记 [2011/08]
  10. 張三一言:《無權選特首,平頭港人痛》 [2012/03]
  11. 毕福剑现身 网民一片欢呼! [2015/01]
  12. 白岩松:《问中国证监会尚福林》 [2012/02]
  13. 请问胡锦涛:这一笔又一笔血债何时能清还? [2011/08]
  14. 培训班第五课——武宜三猜想 [2011/10]
  15. 训练班第三课——武宜三第二定律(课后研讨:比比你骂人的水平) [2011/10]
  16. 也是纪念----今天是“918”事变80周年 [2011/09]
  17. 武宜三想开办训练班,为我党培训信息员 [2011/10]
  18. 训练班第二课——武宜三第一定律 [2011/10]
  19. 中共过河拆桥又一例——红色特务劉維濂受迫害 [2013/02]
  20. 纪念反右运动5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香港召开 [2012/06]
  21. 新京报:北京官方昨日正式承认中共整体腐败 [2012/05]
  22. 外交部就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华使馆事答记者问 [2012/05]
  23. 虎伥先生,且慢得意——答“人权是非”同志 [2011/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7 18: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