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反右运动5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香港召开

作者:武宜三  于 2012-6-12 00:2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32评论

关键词:反右运动, 55周年, 香港

研讨会开始,魏紫丹(左起)、蔡耀昌、白夏在主席台上。

台湾学者曾建元教授在发言,介绍中华民国政府和人民处理2.28事件的经验。

北京学者姚鉴复在发言。

《人民日报》名记者刘衡的女儿刘静代读不锈钢老鼠刘狄的书面发言。

 

鲍朴(左)、廖天琪在主席台上。

 

大会会场一角。

 

【导语:2012年6月10日,由法国现代中国研究中心、香港城市大学、香港五七学社联合举办的“五七精神、薪尽火传——纪念反右运动5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香港召开。大会气氛热烈,发言踊跃,有一百多个香港市民和海内外人士出席。大会从上午9点30分开始,下午6点30分结束(大会详细情况将陆续报道)。以下是武宜三的开幕致辞,在《参与》首发。】

小姐们、先生们、各位朋友,星期天早上好!

欢迎大家来参加今天的“五七精神、薪尽火传——纪念反右运动5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这个会,其实应该在北京、上海或者广州开,应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来举办,或者中共中央统战部,甚至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来举办。

但是,现在做不到,我希望不久的将来能够做到,否则,我们中国就活该被开除球籍了。

我们五七学社算是“不自量力”了。廖天琪说,这个世界的正义和人性就是靠一些“不自量力”的人来维持的。她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鼓舞,的确,我们的研讨会得到很多好朋友的支持。尽管他们之中有些人没有办法光临这个会场。

我们真想不到的是,我们这个研讨会居然成了有关部门2012年的“监控重点”,全国许多地方的右派老人都受到劝阻、被谈话被喝茶,当然大多数态度比较客气,这也算是进步吧;但是,其紧张、严厉的程度,却是1979年被改正以来所没有的。

就这样,很多人就来不了。例如北京的任众、博绳武、俞梅荪,上海的彭志一、裴毅然,云南余永庆、赵正荣(二位代表16位中共地下党打游击出身的厅局级、县团级离休干部、前右派分子兼地方主义分子。),重庆蒋文扬,甘肃省的谭蝉雪,甚至谭蝉雪的代表,等等。他们很气愤,他们说,右派不是纠正了吗?为什么还限制我们的自由?香港不是回归了吗?为什么不让我们到自己的土地上走走?

不能来的还有章诒和、章立凡、叶永烈等,我们只有表示遗憾。

但是不管怎样,今天还是有些右一代、右二代、甚至右三代来了。大家从世界各地,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这个目标就是“五七精神、薪尽火传”,那么什么又是五七精神呢?

我以为,就是“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大家知道,这8个字曾经被毛泽东、共产党批得臭不可闻,到谈虎色变的地步。

今天我们有机会在这里谈“自由、民主、平等、博爱”,还要感谢来自这8个字故乡法国的朋友——白夏教授、魏简博士和他们的同事,他们的机构法国文化中心(CEFC)是这次研讨会的合办单位,现在欧洲经济状况好像不太好,但是他们的单位还是拿了一些钱来支持这个研讨会。这是什么精神?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国际主义精神。

我们还要感谢另外一个合办单位,香港城市大学,它在这个黄金地段给我们提供了免费场地,也负担了一些费用,郑宇硕教授、张达明老师,牺牲了很多时间,贡献了很大精力,使我们的筹备工作能顺利进行。

我们还感谢今天出席我们研讨会的嘉宾,美国的魏紫丹先生,德国来的独立中文笔会廖天琪会长,澳洲的王旭先生,纽西兰的周素子老师,俄罗斯来的孙越先生,日本的瀚光先生,台湾的曾建元教授法官等。

我们感谢所有为研讨会出钱出力的各界朋友。感谢今天光临的所有中外朋友。

最后介绍我们自己——香港五七学社,香港五七学社是2007年成立的,主要成员是居住在香港的当年右派分子,右二代,以及同情者、研究者,很多人以为我也是右派,现在声明,1957年我还在福建读中学,福建没有在中学生里面抓右派,所以我不是右派分子。那么有在中学生里面抓右派的地方吗?有的。至少四川省是一个,四川省在中学生里面打了很多“三类、四类”学生,这些学生不叫右派,但是享受右派待遇——不能上大学、不能参军、不能当干部,只能去农场、农村劳动改造,或者被升级为反革命分子。我们出版了一本书,叫《回眸一笑——我在太陽不落的年代裏》,讲的就是当年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的丰功伟绩。

香港五七学社成立5年来,在各方朋友、同道的支持下——

1、我们收集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出版了40种(40多本)有关的回忆录、论文集、小说、诗歌等,其中影响比较大的有申渊(陈愉林)先生的《臥榻之側》、《五七疑雲》、《57右派列傳》(1—4卷)等。陈愉林先生1949年之前就参加了中共革命,是中共资深党员,党国的高级干部,可是他也是个右派分子,他晚年通过反思,开始潜心写作,几乎每个月都有重要文章发表,是五七学社出成果最多的研究人员。

2、我们开通了网站57hk.com。每天收集、编辑《香港报刊论中国》,向超过12000个电邮地址发送。主持这个工作的是,錢夫子、余子牛。右派学生岑超南先生和难友合作出版了《北大精神,五七綻放》、《精英是怎樣被毀滅的?——1949年以來各界精英死難實錄》等。岑先生83岁了,仍然在为实现中国民主而努力,不断为五七研究出钱出力。他同时是香港优秀义工,北京大学模范校友等等。

3、我们在香港、台湾、日本等地方主持或者参与召开多次与反右派有关的研讨会。接受报纸、刊物采访。我本人正在编辑《1957受难者姓名大辞典》,现在已经收集了几万个案例,我们为抢救历史、保留记忆做了一些工作。

这一期《亚洲周刊》有五七学社的专访,非常感谢江迅先生和他的团队。

我们今天开会纪念反右运动55周年,那么什么叫做反右运动呢?很多年轻人可能不知道。我想用简单的几句话来概括:

所谓“反右运动”就是党国领袖、执政党对中国人民、中共党员,特别知识分子的欺骗、作弄、非法迫害甚至群体灭绝;“反右运动”的结果就是毛泽东、共产党亲手毁掉了自己的诚信,把这个党、这个国家,一步步引向说谎、欺骗、假大空。

55年前的1957年,毛泽东号召帮助共产党整风,给共产党提意见,信誓旦旦的保证“言无不尽”、“言者无罪”,各级领导反复动员,甚至说,你如果不提意见,就是不爱共产党;那么大家只好大鸣大放了,有的人还是挖空心思、没话找话来说几句。但是没有过几天,在68日这一天,毛泽东就翻脸不认人了,几乎把所有给共产党,给毛泽东,给中共党员,甚至“积极分子”提意见的人,通通打成右派分子、和其他各种分子。

后来毛泽东自己说,他是搞“阳谋”,是“引蛇出洞”,就是有意叫你上当,然后“聚而歼之”——把你们消灭掉。

这种由领袖、党和国家领导人,执政党给自己的人民、党员下套子,挖陷阱的事,是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

这个右派分子、中右分子,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戴上这个帽子,就不得了,有的家破人亡,有的九死一生,株连九族,有的被打死,有的被饿死,有的被自杀,有的被枪毙。这些苦难,下面的发言者还会介绍。

今天我特别提醒大家,随便“把你们消灭掉”的这个制度,还没有改变噢,从中共高级领导到普通老百姓,在这个制度下,都没有安全感,从过去的刘少奇、彭德怀,到今天的薄熙来、王立军,再到陈光诚、李旺阳,怎样从反右派运动吸取历史的教训,我想是今天研讨会的主题。

那么,全中国到底打了多少右派分子呢?很多人都说是55万,现在我想纠正一下这个概念。所谓55万,只是中共当局在1979年“改正”的数字,实际上,从中央到地方都保留一定数量的右派不予改正;1979年以后又改正了几批。直到现在,还有人没有得到改正,北京大学数力系毕业班学生阎桂勋先生就是其中一个。

严重的是,中共是个无法无天的党,一个单位的支部书记就可以把别人随意打成右派分子,然后送去劳动教养,他不需要上级审批,更不要法院审判,所以随意性太大,很难有准确统计数字。

大家知道甘肃省有个敦煌石窟,现在是旅游的热点。那里当年有个敦煌研究所,所长是常书鸿先生,研究所的中共支部书记是常先生的太太李承仙,研究所里有个画家,叫毕可,毕可因为是资格非常老的“老革命”,他没有把李承仙看在眼里,到1957年反右派中,毕可就被打成了右派分子,给送到夹边沟农场劳教,结果在农场里被折磨死了。

多少年后一查,毕可的档案还在研究所常书鸿的文件柜里睡大觉,原来毕可被定为右派的申报,上级没有批准,把档案退回来了,但是毕可已经死了,所以这个档案就一直呆在文件柜里。这个毕可在不在这55万里面呢?我不知道。全中国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毕可呢?谁知道?

据说,常书鸿先生是个伟大的艺术家,也是大大的好人,他死后,很多人写文章纪念他,可是在毕可这个案件里,他分明是个谋杀犯,至少负有领导责任,是个共犯。这可见,如果制度有问题,好人也会干坏事。

毕可的档案毕竟找到了,但是相信有更多人的档案没有了,因为中共的领导人都是农村、山沟里出来的,没有管理知识,不讲程序,没有规范,非常随意,根本不把人当人,根本不重视生命。加上它的统计数字也是为政治服务,所以更加不可靠。那么到底有多少呢?反右派研究专家丁抒先生,收集了100县的人口、右派数字,然后做了计算,他认为在180万左右。我也查了几百本县志,觉得180万这个数字,是可以接受的。

第二个错误概念是“右派已经平反”,很多右派分子本身也这么说,“我平反了。”告诉大家,右派分子只是被“纠正”、被“改正”,被“纠正”、“改正”的意思,就是给你一张一文不值的《改正通知书》,说你不应该是右派,我把你错划了,现在让你恢复当年待遇、级别,如果曾经是党员、团员,被开除了的,现在恢复你党员、团员的资格。没有道歉,没有赔偿,你1957年是科员、工资60元,1979年改正了,还是科员、工资还是60元,同时19571979年被扣掉的20多年工资,也不补给你了。而且到现在还不肯补,这合理吗?你现在是全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钱多的不得了;拼命的送给朝鲜、亚非拉小兄弟化,就是不愿意把扣压了人家几十年的工资还给人家。难道拖到老人家都死光了,就可以把债赖掉了吗?

不仅如此,它还让你感恩戴德,说“党给了你第二个青春”,你们有人就问了,“我的第一个青春到哪里去了?”

至于在这22年中,你受了多少罪,家人受到怎样的株连,受到多少精神、物质损失,都不管了。如果死了,被杀掉了,这里有个例子,北京大学历史系的右派学生沈元,1968年,被迫害的受不了,用鞋油把脸涂黑,化装成黑人,到苏联驻华大使馆去寻求政治避难,结果被抓(告诉大家,跑外国大使馆王立军同志不是第一个,第一个应该是清朝的康南海先生,他跑的是日本大使馆);1970年,沈元以“反革命”、“叛国”罪被判死刑,杀了。到1980年,当局对他妈妈说,“原判以反革命罪处其死刑是错误的,应予以纠正”,“撤销”原来的《判决书》。“对沈元同志宣告无罪。”

人都杀了,“撤销”《判决书》,“宣告无罪”有什么用?非常荒唐。

建议香港的青年学生、传媒记者,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和来到香港的右派老人交朋友,采访他们,帮他们做口述历史,留下记忆。这些老先生、老太太,都是国宝,而且是不可复制的国宝。大家一定要来好好珍惜一回。(6.12对个别做了补充)(武宜三摄影)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1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2 个评论)

2 回复 fanlaifuqu 2012-6-12 00:32
这花要送一打!
3 回复 笑臉書生 2012-6-12 00:35
真好!真好!聆听武老讲話,精彩!!!!!
6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6-12 00:36
送花致意~~
3 回复 ahsungzee 2012-6-12 00:54
祝贺先生!
3 回复 dwqdaniel 2012-6-12 00:59
中国幸亏有个香港和台湾,祝贺!
2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6-12 01:05
dwqdaniel: 中国幸亏有个香港和台湾,祝贺!
我也这样想~~~~
4 回复 liuxiaoyu 2012-6-12 02:15
fanlaifuqu: 这花要送一打!
恩,我也是
4 回复 liuxiaoyu 2012-6-12 02:16
问好呢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2-6-12 02:36
想起那一段历史,说不出的难过。
5 回复 John121 2012-6-12 04:14
不忘历史!
9 回复 真爱华 2012-6-12 06:31
比秦始皇不但人数超过千倍,其卑劣也超过千倍!
3 回复 武宜三 2012-6-12 07:54
fanlaifuqu: 这花要送一打!
谢谢。
希望明年或者以后的这个会,能够在北京、上海或者广州开,能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来举办,由中共中央统战部,甚至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来主办。
3 回复 武宜三 2012-6-12 07:55
笑臉書生: 真好!真好!聆听武老讲話,精彩!!!!!
谢谢。
希望明年或者以后的这个会,能够在北京、上海或者广州开,能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来举办,由中共中央统战部,甚至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来主办。
3 回复 武宜三 2012-6-12 07:56
ahsungzee: 祝贺先生!
谢谢。
希望明年或者以后的这个会,能够在北京、上海或者广州开,能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来举办,由中共中央统战部,甚至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来主办。
3 回复 武宜三 2012-6-12 07:57
dwqdaniel: 中国幸亏有个香港和台湾,祝贺!
谢谢。
希望明年或者以后的这个会,能够在北京、上海或者广州开,能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来举办,由中共中央统战部,甚至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来主办。
3 回复 武宜三 2012-6-12 08:02
活水涌泉: 我也这样想~~~~
谢谢。
希望明年或者以后的这个会,能够在北京、上海或者广州开,能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来举办,由中共中央统战部,甚至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来主办。
10 回复 武宜三 2012-6-12 08:03
liuxiaoyu: 问好呢
谢谢。
希望明年或者以后的这个会,能够在北京、上海或者广州开,能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来举办,由中共中央统战部,甚至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来主办。
4 回复 武宜三 2012-6-12 08:03
徐福男儿: 想起那一段历史,说不出的难过。
是的。
9 回复 武宜三 2012-6-12 08:04
John121: 不忘历史!
是的。
3 回复 武宜三 2012-6-12 08:04
真爱华: 比秦始皇不但人数超过千倍,其卑劣也超过千倍!
是。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武宜三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国不亡没有天理---东北人希望日本人再来统治 [2011/09]
  2. 从香港和中国的比较中,你看到了什么? [2011/09]
  3. 刘亚洲力证中国共产党假抗日、真卖国——读刘亚洲《信念与道德》 ... [2011/08]
  4. 【转贴】顾雪雍:《我所知道的中共“五方特务”袁殊》 [2012/04]
  5. 不可多得的绝妙文章:武宜三先生培训班开学训辞 [2011/10]
  6. 1908书社3月10日在香港开幕 [2012/03]
  7. 張三一言:《無權選特首,平頭港人痛》 [2012/03]
  8. 训练班第四课——小结 [2011/10]
  9. 评WACT《三年自然灾害真的饿死了三千万人吗? 》 [2011/09]
  10. 培训班第五课——武宜三猜想 [2011/10]
  11. 训练班第三课——武宜三第二定律(课后研讨:比比你骂人的水平) [2011/10]
  12. 毕福剑现身 网民一片欢呼! [2015/01]
  13. 请问胡锦涛:这一笔又一笔血债何时能清还? [2011/08]
  14. 这么怕死,还来做什么?!----李克强做秀香港三日记 [2011/08]
  15. 也是纪念----今天是“918”事变80周年 [2011/09]
  16. 武宜三想开办训练班,为我党培训信息员 [2011/10]
  17. 训练班第二课——武宜三第一定律 [2011/10]
  18. 中共过河拆桥又一例——红色特务劉維濂受迫害 [2013/02]
  19. 纪念反右运动5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香港召开 [2012/06]
  20. 新京报:北京官方昨日正式承认中共整体腐败 [2012/05]
  21. 外交部就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华使馆事答记者问 [2012/05]
  22. 虎伥先生,且慢得意——答“人权是非”同志 [2011/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0: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