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过河拆桥又一例——红色特务劉維濂受迫害

作者:武宜三  于 2013-2-27 16: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35评论

关键词:红色特务, 水利部, 迫害

 國民黨少將的投共悲歌,水利部迫害中共卧底劉維濂

——潘金泮

 

(武宜三按:早知今日受折磨,何必当初上贼船;血泪留子孙,为防子孙再上当。

 

      中共利用地下黨人推翻國民黨奪權後,過橋抽板,對地下黨人橫加迫害,已是人所共知的惡行。但這種惡行並未過去,今時今日,中共水利部的官僚竟連一名風燭殘年,身患癌症中共卧底也不放過!年逾九十的劉維濂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曾長期潛伏國民黨軍中,為中共效力,但中共上台後,他慘被關進大牢二十年,弄至家破人亡,禍及兩代,至今仍受到水利部的官僚欺凌和折騰。

 

三十多年來先後患上咽喉癌和食道癌的劉維濂,近年因喉部做了切割手術而說話困難,只能發出沙啞聲音,他現時住在北京豐台區一座殘舊的水利部職工樓內,雖然卧病在床,仍竭力展示他數十年鍥而不捨地申訴的資料,希望別人能理解他的冤屈和痛苦。

 

生於一九一七年的劉維濂原籍河北省蠡縣,一九三七年畢業於山西太原的晉綏陸軍軍官教導團,身為國民黨黨員的他,當時以為中共是民族大救星,竟暗中接受了中共的地下黨指揮,同年奉中共黨命,參加山西地方國民黨政權與中共合作的抗日組織「犧牲救國同盟會」(簡稱犧盟會,名義上是由山西軍閥閻錫山擔任主席,實際由中共黨人薄一波操作)。他表面上任職國民黨第二戰區的民族革命大學,地下工作則由杜任之(閻錫山政權的高幹,中共地下黨員,四九後年曾任社會科學院副部級研究員)單線領導,不久他獲中共任命為「犧盟會」的地下黨團主任,深受杜任之重用。

 

一九四二年,杜任之被閻錫山任命為山西省孝義地區戰時工作委員會主任,杜任之隨即帶劉維濂一同前往孝義。此時,杜任之的地下身份是中共第二戰區晉西地下特別小組組長,受黨中央直接領導,並委託十八集團軍(即八路軍)駐二戰區辦事處主任王世英(四九年後曾任山西省委書記)為杜任之的聯絡人。杜任之在孝義成立了二戰區生產團,舉薦劉維濂為少將團長。當時,各縣在押了大批政治犯。由於是國共合作時期,抗日為主,對政治犯一般不殺,但又不想放。杜任之和劉維濂商定,由劉出面要求孝義戰工會將政治犯劃撥給生產團服勞役。用這一辦法從一九四二年至一九四五年共營救出政治犯五百餘人,既有大批親共人士,也有部分中共地下黨員(其中有四九年後任北京市委東城區委書記的吳佩申)。為此,劉維濂得到王世英的表揚。

 

劉維濂潛伏國軍十多年,歷任山西平遙縣長、河北寧河縣長、天津縣長、團長、旅長,軍銜至少將。他為中共建立的其他功績,還包括曾為中共八路運送槍枝,及經常通風報信,使地下黨人免遭國軍拘捕。在四八年底,他任天津縣長,兼任河北省清剿第六旅旅長,國民黨的塘沽專員兼保安司令崔亞荀用鐵甲車押送了三十九名政治犯至天津縣,指令劉維濂將他們秘密處決。但劉暗中釋放他們,事後被崔亞荀追究,呈報河北省主席楚溪春(後投共,曾任中共的國務院參事,文革時慘死)。因楚溪春已準備投共,事件不了了之。

 

此時共軍已兵臨城下,天津的城防司令陳長捷負隅頑抗,命令劉領兵在市區週邊造紙廠一帶固守,但劉乘機策動兩個團起義投奔解放軍。天津陷共後,由於劉與黨的接頭人失去聯絡,他把天津縣政府的檔案移交解放軍後,便與妻眷到四川自貢,希望透過妻子李恕維的家鄉關係,尋回黨的聯絡人。李恕維三十年代是活躍於自貢市的學生運動領袖,三八年加入中共成為地下黨員,當年因逃避國民政府追捕而轉往山西活動,在太原與劉維濂認識後結為夫婦,育有三子一女。

 

一九四八至五二年這幾年間,劉氏夫婦因輾轉於山西和尚未陷共的地區尋找黨的聯繫,日後被指為外逃,成了中共打壓他們的藉口。劉維濂於一九五二年到北京定居,由於投共的山西國府將領傅作義當上中共建政後的首任水利部長,劉也跟隨一批山西投共官兵到水利部,出任材料組組長,李恕維則到首都鋼鐵廠任行政工作。但中共收買人心的蜜月期很快便過去,政治運動迭起。原在水利部獲升職加許的劉維濂,於一九五五年被控歷史反革命罪遭逮捕,五七年一度判處死刑,翌年改判無期徒刑,一九七五年才獲特赦。

 

這二十年間,他的妻兒都因其反革命罪而受到不公平對待,妻子無法恢復黨籍,六六年被迫與劉離婚,劃清界線,子女即使中學成績優異也不能升讀大學,年僅十二歲的小兒子更因不堪嘲笑排擠,自殺身亡,大兒子下放新疆,不幸遇上車禍,英年早逝。

 

劉維濂出獄後最初被分配到輕工業部屬下一間閥門廠工作,由於表現出色,令廠方轉虧為盈,但他最盼望的不是升職加薪,而是平反自己的冤案,而文革後百廢待興,廠方為籠絡人才,願意成立專案組,協助他搜集證據向法院申訴。幾經奔走,山西晉中地區中級人民法院於一九八四年受理他的案件,但只裁定劉維濂為起義投誠人員,「既往不咎」。劉維濂不服,繼續上訴,堅稱自一九三七年就是中共地下黨的工作人員。

 

同年,劉獲准重返水利部,在參事室掛職,他向人事處強調工齡應從一九三七年他參加黨工作那年算起,但水利部一直拖延處理,到他二千年退休,才發現水利部已暗中把他的工齡改由一九五二年算起,剝奪他應得較佳福利和待遇的離休資格。更陰險的是,水利部人事處在九四年竟派人到劉妻的單位首鋼,拿走了多份重要證據,包括四川自貢市的地下黨人在八十年代初親筆證明劉氏夫婦從事地下工作的信件,企圖阻撓劉的上訴,而劉向水利部追究時,對方竟推說遺失了!

 

最終劉維濂找到更多有力的證據,包括他當年的地下領導杜任之及曾被他營救釋放的地下黨員,都為他出示了書面證明。二○○二年五月,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劉上訴得值,宣告他無罪。但一紙判書,仍無法改善劉維濂的情況,水利部一直採取拖延手段,拒絕糾正他的檔案資料。他只好不斷寫信給中央高層申訴,但都沒有回音。

 

二○○五年抗戰勝利六十周年紀念,中央提出尋找抗戰老兵、老幹部,水利部公佈該部有四百二十四名抗戰老幹部,但劉維濂發現自己不在名單上。二○○九年,一直等不到水利部公正回應的劉維濂憤然到街頭抗議,他坐在輪椅上,由兒子推他到水利部官員的住所外訴說不公,引來大批途人圍觀,但水利部官僚拒不認錯,厚著臉皮把他們騙哄回家。

 

他兒子劉新平表示,廿多年來,不斷有人聲稱只要家屬願意出錢,就有辦法找高層領導解決父親的案件,甚至得到賠償,但父親生性耿直,拒不作此勾當,反而越發令他們感受到中共官場的黑暗。他們對中共官僚已不抱幻想,但願父親的一生經歷讓世人汲取教訓,看清中共翻雲覆雨,無情無義的真面目。


高兴

感动
11

同情

搞笑
2

难过

拍砖
2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5 个评论)

6 回复 ahsungzee 2013-2-27 16:28
  
5 回复 yulinw 2013-2-27 19:43
     多了·~
6 回复 猪扒戒 2013-2-27 22:06
本人并不认为这是一起什么大不了的冤假错案。刘先生的政策还是落实了,只是工作年限有出入,还有那段敌后工作历史难以得到认可。  建国前的战争年代,特别是敌后的,单线联系多,一线断后便是敌我难分。当时那个时代里就存在了许多说不清的事实。现在证据不确凿之下,的确难进行论功行赏。
5 回复 猪扒戒 2013-2-27 22:11
遗憾归遗憾。有人放下了,有人放不下。后面证据遗失一事表示遗憾。但戴大帽子的说法未必能服人。我会认为你哗众取宠。
6 回复 light12 2013-2-27 22:26
猪扒戒: 遗憾归遗憾。有人放下了,有人放不下。后面证据遗失一事表示遗憾。但戴大帽子的说法未必能服人。我会认为你哗众取宠。 ...
同意。这人放不下一己之私跟党讨价还价,可见当初入党就动机不纯,活该

楼主也是专门找这类不知真假的东西反党,就是一个反革命
5 回复 light12 2013-2-27 22:41
猪扒戒: 也不能同意你的看法。即使讨价还价也不能否定他的功绩,讨价还价是他的权利。只是现在证据不足,难以再有其它进一步的补偿。表示同情。

其实,这样的事情在那个 ...
为党的事业牺牲了那么多人跟谁讨价还价去?可见当初入党就动机不纯对不对?

再说了,你是相信党,相信水利部,还是劉維濂和反革命楼主?
6 回复 猪扒戒 2013-2-27 22:53
light12: 为党的事业牺牲了那么多人跟谁讨价还价去?可见当初入党就动机不纯对不对?

再说了,你是相信党,相信水利部,还是劉維濂和反革命楼主? ...
你的态度难以取信。不客观,罔顾公平正义。
正确的问法不是相信张三还是李四,而是张三和李四哪一个离公平公正更近一些。
4 回复 总裁判 2013-2-27 23:03
light12: 同意。这人放不下一己之私跟党讨价还价,可见当初入党就动机不纯,活该

楼主也是专门找这类不知真假的东西反党,就是一个反革命     ...
特务这个东西啊,有时还真分不清,你要做得像样,必须在敌营也做得像样。
过去有个电视剧,叫《敌营十八年》,中国第一部电视连续剧,就沾着这为首的光,其实根本看不出那个地下党做了些什么,两面都看不出。在敌营里的官位节节高升,凭什么?不凭什么有可能高升?
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东西啊,算倒霉鬼,早年风光过,两面同吃,吃了上家吃下家,到结果连个证明人都找不到。还算好,象潘汉年一样的就是当灭口了。现在这个东西知道的事不多,还能让他活到九十多。
4 回复 总裁判 2013-2-27 23:09
猪扒戒: 也不能同意你的看法。即使讨价还价也不能否定他的功绩,讨价还价是他的权利。只是现在证据不足,难以再有其它进一步的补偿。表示同情。

其实,这样的事情在那个 ...
至于共产党,向来是不讲良心的,只讲权力斗争的需要。为了夺权,把刘少奇讲成叛徒内奸工贼,把毛夫人说成叛徒国民党特务。还有点真话么?
4 回复 猪扒戒 2013-2-27 23:11
总裁判: 至于共产党,向来是不讲良心的,只讲权力斗争的需要。为了夺权,把刘少奇讲成叛徒内奸工贼,把毛夫人说成叛徒国民党特务。还有点真话么? ...
目前在谈当前的问题,不好引得太远。放到其他帖子下更恰当。
5 回复 light12 2013-2-27 23:15
猪扒戒: 你的态度难以取信。不客观,罔顾公平正义。
正确的问法不是相信张三还是李四,而是张三和李四哪一个离公平公正更近一些。 ...
你说哪一个离公平公正更近一些
6 回复 light12 2013-2-27 23:17
总裁判: 特务这个东西啊,有时还真分不清,你要做得像样,必须在敌营也做得像样。
过去有个电视剧,叫《敌营十八年》,中国第一部电视连续剧,就沾着这为首的光,其实根 ...
老毛好像对地下党不太感冒,也是,tnnd两家通吃不好玩
5 回复 总裁判 2013-2-27 23:18
猪扒戒: 目前在谈当前的问题,不好引得太远。放到其他帖子下更恰当。
当前的问题,是这个人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的,这个人的命运若不是由党决定的,那由他自己决定好了,怎么会象条丧家犬,跑到哪里都没人理。
5 回复 总裁判 2013-2-27 23:25
light12: 老毛好像对地下党不太感冒,也是,tnnd两家通吃不好玩
地下党是白区的党,1949年以后,党内斗争基本上是延安党、长征党、八路党和白区党、地下党的斗争,简称就是红白斗。毛对地下党最感冒,地下党有文化知识的干部多,不服他的多,跟苏联跑的多,受西方思想影响的多。毛抓住对手的弱点:绝大部分都自首变节过,因此后来政治上的主动权始终在毛手中。
5 回复 light12 2013-2-27 23:28
总裁判: 地下党是白区的党,1949年以后,党内斗争基本上是延安党、长征党、八路党和白区党、地下党的斗争,简称就是红白斗。毛对地下党最感冒,地下党有文化知识的干部多 ...
记得有个批示,不能当正职,降一级使用
5 回复 猪扒戒 2013-2-27 23:30
总裁判: 当前的问题,是这个人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的,这个人的命运若不是由党决定的,那由他自己决定好了,怎么会象条丧家犬,跑到哪里都没人理。 ...
现在的问题是:证据不足。就是现在办事人员的爷爷在世也不一定能高清当时的现状,连江青的历史查考都有困难,况普通人?又过了几次运动。实属不幸。不应在这件事上做太多文章。
执政党的缺点可以在其他有理有据的条件下探讨。 啥事都朝上套,是我们的悲哀------ 越说越没人信,连那点真话都会被人质疑。
5 回复 light12 2013-2-27 23:42
猪扒戒: 现在的问题是:证据不足。就是现在办事人员的爷爷在世也不一定能高清当时的现状,连江青的历史查考都有困难,况普通人?又过了几次运动。实属不幸。不应在这件事 ...
FYI:http://www.ce.cn/culture/rw/cn/xw/200908/20/t20090820_19826475.shtml

国家安全部原部长贾春旺为关露的传记题词:隐蔽战线需要关露同志的这种献身精神.

献身精神很重要啊,就是你讲的放下,放不下就难过了
6 回复 总裁判 2013-2-27 23:43
猪扒戒: 现在的问题是:证据不足。就是现在办事人员的爷爷在世也不一定能高清当时的现状,连江青的历史查考都有困难,况普通人?又过了几次运动。实属不幸。不应在这件事 ...
这个党从来是不靠证据办事的。刘少奇开除出党的,证据确凿?江青历史问题是经过最高法院审判的,这个案没人翻,但刘少奇翻过来了,靠得也不是证据。
文章都是毛党做的,别人说句话、表示个疑问都会掉脑袋,党史出了千千万万,这个话当朝着毛党说:你们做了太多文章。
5 回复 jinren 2013-2-28 00:22
强烈建议在井外自带干粮替5号铺子中宣部做志愿者的村民们好好学习一下这篇文章。
5 回复 jason98031 2013-2-28 02:53
给共产党搞死的冤魂不知有多少。
这老兄能活到九十多岁就该知足了,跪地谢恩才是。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武宜三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国不亡没有天理---东北人希望日本人再来统治 [2011/09]
  2. 从香港和中国的比较中,你看到了什么? [2011/09]
  3. 刘亚洲力证中国共产党假抗日、真卖国——读刘亚洲《信念与道德》 ... [2011/08]
  4. 【转贴】顾雪雍:《我所知道的中共“五方特务”袁殊》 [2012/04]
  5. 不可多得的绝妙文章:武宜三先生培训班开学训辞 [2011/10]
  6. 1908书社3月10日在香港开幕 [2012/03]
  7. 張三一言:《無權選特首,平頭港人痛》 [2012/03]
  8. 训练班第四课——小结 [2011/10]
  9. 评WACT《三年自然灾害真的饿死了三千万人吗? 》 [2011/09]
  10. 培训班第五课——武宜三猜想 [2011/10]
  11. 训练班第三课——武宜三第二定律(课后研讨:比比你骂人的水平) [2011/10]
  12. 毕福剑现身 网民一片欢呼! [2015/01]
  13. 请问胡锦涛:这一笔又一笔血债何时能清还? [2011/08]
  14. 这么怕死,还来做什么?!----李克强做秀香港三日记 [2011/08]
  15. 也是纪念----今天是“918”事变80周年 [2011/09]
  16. 武宜三想开办训练班,为我党培训信息员 [2011/10]
  17. 训练班第二课——武宜三第一定律 [2011/10]
  18. 中共过河拆桥又一例——红色特务劉維濂受迫害 [2013/02]
  19. 纪念反右运动5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香港召开 [2012/06]
  20. 新京报:北京官方昨日正式承认中共整体腐败 [2012/05]
  21. 外交部就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华使馆事答记者问 [2012/05]
  22. 虎伥先生,且慢得意——答“人权是非”同志 [2011/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0: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