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着点儿来的幸福(小小说)

作者:纸色恋曲  于 2019-5-30 19: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

     白茹和勒安分手前看的最后一场电影是一部狗血的韩剧,男主得了绝症,被死神撕裂的情感求而不得,编剧不予余力地打着悲情牌,将观众们都抛进了泪池,赚泪无数。午夜场观众不多,在昏暗的照明中,白茹一直盯着屏幕低声地抽泣着,湿了好几包餐巾纸。 电影结束,灯光大亮,勒安起身熟练地将她从座位上轻轻捞起,半搂在怀里出了影院,她一直沉浸在悲伤里回不过神。

     勒安柔声劝说“电影都是假的,别当真!你啊,真是水做!”

     白茹狠狠的抽噎了一下哽咽着说“结局是我们的,你要和我分手是真的!为什么我们没得绝症也要分手呢?”

     勒安低叹着“我们讨论了无数次,吵了无数遍,无解!不是吗?你值得更好的,苦日子不适合你!”

    “我没嫌弃过你!从来都没有!只是我的家人,他们~”白茹突然断了声,心中凄然,是啊,她无法解开这个节,跳不过去这个坎。

    “下个星期去相亲吧,你姐说他家境不错的,性格温和,没不良嗜好。”他嘴角扬起的微笑仿佛是泡菜坛中的泡菜酸酸涩涩,强作欢颜的笑比哭还难看。

     白茹红着眼睛抬头不安地看着勒安“我不会爱上别人的,就算家人不同意,我们以后不能在一起,我依然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我发誓,不会变的,相信我!”

     白茹将双手紧紧环抱在勒安的腰间。勒安用手顺了几下她微乱的披肩长发。双手环抱着她,双眼望向远方沉沉的暮色,声音有些凉有些哑“生活中有太多事情需要用金钱支持去完成,住房要付租金,读书要付学杂费,看病要付医疗费,打官司要付律师费。贫穷意味着没有人权,没有尊严,贫贱夫妻百事哀。贫穷意味着我无法给予你幸福。我几年内应该都是无车无房无存款的状态,今年我爸胃癌开刀,化疗后现在情况不乐观,家里已经欠亲戚不少钱,我要努力还债,你家人的态度我能理解。我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难过,我负了你~”

          女人泪如泉涌,浸湿了男人胸口的衬衣。“你工作努力上进,生活积极乐观,待人温和明理,你谁也不负,对不起!是我不够坚强,是我的家人,他们~”

         勒安低头在她冰凉湿润浅粉的唇上轻吻后,深情地看着她哭肿的核桃眼说“明天我就离开这里啦,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熬夜看小说,每顿饭要按时吃,不要总拿方便面对付。都说分开了还能做朋友,可我不敢和你做朋友啊!因为爱你,所以会贪心,为了你的幸福,离开后我会断了一切联系,新换的工作薪水比以前的高,可助我快些还清所有债务。”

       “你不放心就留下来监督我,照顾我。你狠心离开我不怨你,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只有一条,必须保证我可以联系到了你,可以给你发信息, 你可以不理睬我,不回任何信息。你若不答应,我就没出息的疯给你看,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把你揪出来!你不用担心我的幸福,也许我过段时间遇到比你好的马上就如你所愿的忘了你!”白茹抬着头,红着眼,恶狠狠地盯着勒安的眼睛。

         ”好~我送你回家吧,再晚些估计你回去该挨骂了~“勒安踌躇了一下答应了,心中有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喜悦,被人全心惦记,全心爱着的喜悦,只不过轻的像浅浅的呼吸。在路边拦了一辆红色夏利,他给了白茹一个紧紧的拥抱后将她塞进出租车,关了车门,挥手道别。 在出租车滑进不夜城的五光十色的车水马龙中后,转身向巴士车站走去,今天是他离开这座城市的最后一晚。夏日的夜空,月朗星稀,凉风习习,华灯绚丽,夜色迷离,可心却被沉沉的暮霭包裹,无心看风景。

          白茹身边的手机铃声响个不停,那是家人在催促,推开了朱红色的大铁门,家给她生命,有着温暖,却又令她窒息。家人是爱她的,关心她的,可是扎她心的也是家人,这种爱恨交织在一起,令她无从去恨,也无力去爱。家人因她地晚归,责备抱怨声在她耳边轰鸣,她疲惫麻木。有时候她在想,如果她没有家人是否就是自由的了。可是那是家人,给过关心,小时候照顾呵护过她的家人啊,人类的情感太复杂,单细胞的她总是痛苦地梳理不清。

          勒安无声无息地走了,没有留言,没有电话。想想两人要从此天涯陌路,白茹的心就止不住的抽搐疼。 她还是听从勒安的建议,去见了家人推荐的朋友,相貌平平,温和有礼,事业小成,家境小康。白茹无意,理想男却对她很有心,时常跑家中打扰。她对自己无脑相亲的举动非常的后悔。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总是不间断地给男人发信息,虽然总是石沉大海,毫无回应,依旧锲而不舍留言。

       “ 家人介绍的理想男喜欢洒古龙香水,不及你身上的清爽味,我真不习惯。没主见,总是问我喜欢看他穿什么款的衣服,不像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太体贴,我一生气他就手忙脚乱地哄着我,把我当小孩子,真幼稚,不如你总是和我讲道理。太空闲,总是陪我到处走,很烦人,不像你努力工作,很上进。这样的人一点儿也不适合我,家人对他赞不绝口,他们的眼瞎了,心盲了,睁着眼睛说瞎话,论合适,没有比你更合适我的了。世界看似那么大,生而为人,不得自由,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都是假象.“

       “今天住家后街上新开了一家婚纱店,有一款茜茜公主穿的宫廷式礼服好漂亮,以后等你有钱了买下来送我,不过等你发财的时候我会不会已经变胖了,穿不下啊,毕竟只有窈窕淑女才配那款。照了镜子觉得这种情况可能性不高,我最近已经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一直瘦下去也不好,会憔悴地像放久了起皱了的苹果,想想好可怕。我不会一脸憔悴地吓到你,我还没穿过公主裙呢,就算老了也要做个优雅的老公主,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终于成功的和”理想男“掰了,他对我的爱心耗尽另结新欢了,虽然惨遭家人狂骂,可我心里开心地想要放烟花啦。假期我独自一人去了九寨沟,山清水秀,那些海子漂亮地像一幅一幅油画,游客很多,明明很热闹,没有你陪伴在身边感觉好清冷,以后你有闲有钱时,我当免费的导游带你走遍九寨沟的山山水水。”

      “今天我去闺蜜家玩,她女儿已经三岁了,小公主有一头可爱的自然卷,大眼睛长睫毛,笑起来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特别会卖萌,我都看迷啦!她何德何能居然能拥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好羡慕啊!我不嫉妒她不是因为我这颗老公主的心有多么善良,因为你以后的女儿一定也是一位极可爱的小公主,当然也可能是一位极帅气的小王子。”

      “父母终于离婚啦,我从家里搬出来住了。答应你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就从独立生活开始吧。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间房,安静的空间很适合想你,思念如影随形。虽然你离我那么远,离开那么久,可依然感觉我们很近,近的仿若昨晚刚刚互道晚安。一句晚安就是一句我爱你。”

        这个冬天有些冷,面粉般的雪沫在铅灰色的天空飞舞,路边一排排冷硬的梧桐树,光秃秃枝桠僵硬而颓废。立志要好好照顾自己的白茹下了班,紧了紧脖子上的红色驼毛围巾,飞快地穿过十字路口,直奔对面街角的一家小火锅店,掀开门帘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安静的点了餐后,发现围巾上一缕流苏有些脱线,急忙将围巾摘下来,小心翼翼地修补打结。这条围巾是勒安三年前送的,一到冬天她一直当宝贝似的恨不得天天戴着。手机铃声响起,最近公司忙,加班是常态,想着可能又是扒皮经理的催“债”的电话,她拿起手机“经理!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任务,我正在努力把自己喂饱饱,好有力气干活。您别催,我半小时后保证回去做牛做马,任凭差遣!”

   “   白茹~你还好吗?我爸一年前走了,半个月前家里的老宅拆迁款到了,家里的欠款都还清了,还剩一大笔钱,你想要的公主裙我可以买了,你答应做免费的导游带我去九寨沟的承诺要算数哦!我都记在心里呢,做梦都还记得!你说我们将来会有一位漂亮的小公主或是一位帅气的小王子,一定会有的,是吧?”勒安轻轻柔柔,仿佛在讲童话故事一般委婉动听。

        白茹如遭雷击,幸福来得太快,她丧失了语言功能,喜极而泣,勒安说的对,她真的是水做的!“我现在在你的公司楼下!”勒安丢了一枚炸弹,这回将白茹炸回了神“等我!”她匆匆地跑出火锅店大门,用力的向街对面公司楼下熟悉的身影挥着手高叫着“这里,我在这里!”幸福来得并不晚,姿态从容地卡着点儿来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7 04: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