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小说)

作者:纸色恋曲  于 2019-6-2 21:4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

李馨自卑地爱着冯强,觉得自己不及他,配不上他,事事用心,处处讨好,话说多了怕他嫌弃自己,事做少了怕他忘记自己。远了生淡,近了生烦,少了生离,多了生喘,将冯强的微信置顶,备忘录中写满了他的喜好,微博里全是关于他的段子。可冯强对她神情倨傲,高高在上,召之即来,呼之则去,若即若离。他给了她一点阳光,她头脑一热就忘记带伞,转眼间的倾盆大雨令她狼狈孤寂。感情不似在机场等一艘船,不可能的干脆利落,也不似在餐厅排队打饭,知道等到想要的只是时间早晚。

"我今天的新裙子好看吗?"她含笑着看着他,

"好看!"李强敷衍的回答着,低头边看手机边打字,头都没有抬一下。

她眼中的光黯了"明天我生日,我们一起去吃日本餐好吗?"声音中透着一丝祈求。

"明天公司有事儿,会加班到很晚,今晚有空提前庆祝吧,想去哪儿吃?"他低头看着手机,语气不耐。

"可是我们已经吃过晚餐了呀!,怎么庆祝?"她委屈地问他。

"生日不就是吃蛋糕吗?我去楼下买个蛋糕回来,你晚上吃不下,我们明早当早餐好了,愉快地决定了。"李强收了手机,转身出门下楼拎蛋糕去了。

这种形式化地庆祝比彻底漠视要好一些,李馨安慰自己,可心凉凉地缓不过劲来。

闺蜜陪她去吃生日大餐,吃完饭路边打车时,闺蜜指着街角夜店门口地一群人惊呼"那不是李强吗?"人群中的李强一脸柔情地搂着一位眉清目秀的女孩在她耳边亲昵地低语着什么,女孩哈哈笑着,忘形地将仿若柔荑般的白嫩小手握拳在他胸膛上轻锤了两下。

闺蜜怒气冲冲地想要拉她过去质问,李馨紧紧拽住闺蜜,强拉着闺蜜进了出租车,所有的冷淡都有了答案,她不希望难堪地收场。

"我会处理好的~"她哽咽着安慰暴怒的闺蜜。

"我相信你,我就是白痴~你还是我以前认识的李馨吗?你把以前自信洒脱的李馨还给我,我要她回来,她是我的好闺蜜,你不是!李馨敢爱敢恨,你敢爱不敢恨,我不想再搭理你了,你暂时不要和我说话,我会气到自燃的,我先走了,你自己保重吧!"闺蜜怒气冲冲地甩开车门离去。

含泪望着闺蜜远去的背影,她忙不迭地向司机道歉后报出回家的地址。

这段感情对她言就是小心翼翼走过的独木桥,深藏在浓雾中的祈求,再小心也没能走到最后,再努力也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世界很大,人心很小,若是不爱,一切付出皆是枉然,终于等到了公布答案的时刻了。所有的断,舍,离都攥在他的手心里,在主仆爱里,她是他的提线木偶,说弃就弃,因为她只是他的一场游戏。生日的第二天,她状似无意地向李强说起他和闺蜜吃饭庆生后,看见街角的夜店生意很好。李强神情一滞,似乎有些明白了,随口解释"昨晚加班后,工作完成的很顺利,老板很开心,想着今天休息,就请大家去夜店放松一下,嗨到很晚。"

 中午李强请她去一家常去的西餐厅吃饭,午后进餐的人很少,李强安静如常地低头默默地切着牛扒,切的比平时细碎,突然,放下刀叉看着她,眼神复杂,语气极为平和“我们分手吧!”平淡的如同一句“今天天气真好!”她闻言放下刀叉,抬头看向他,发现他是认真的。终于走到这一天了,两人的频繁争吵,早有预兆,目睹他对别的女孩体贴呵护,温情相待,结局早已写好,只是李馨在等待他开口道别。她开始,他结束,这样才是互不相欠吧~她叹了一口气点了一下头微笑起身。他没有开口挽留,如她预料的一般,李馨觉得自己为爱纠缠太久了,该放手了。分手的原因?不爱了有太多的理由,去了吧台,付了帐,最后的盛宴,她来买单,好聚好散,委屈求全很难看!

这是一座爱下雨的城市,天空总是阴沉沉的令人莫名的烦躁,这里有朋友,不再有他,讨厌一切回忆,一切心事涌上心头的夜晚,如同将结疤的伤口一遍遍的掀开,一次次的疼痛 反反复复。她住在过去的青春里,也住在现在的回忆里。命运像一场电影,不断重复回映中有藏不住的情绪,被冬夜的冷风慢慢抚平。

深夜,她为自己调了一大杯辛辣刺激的干马提尼,身陷在红色布艺沙发中,端着酒杯抿了一小口,娥眉轻蹙地望着窗外的滂沱大雨,雨幕将天地的一切变得模糊,昏暗使这样的模糊变得压抑。窗外的雨噼噼啪啪的打在玻璃窗上,在透明的玻璃窗上划出一道一道的水痕,风雨交织出呜呜的怪声心有不甘的拍打着玻璃,城市变得朦胧,那些霓虹的灯光变成了另外一种暗淡的颜色,瓢泼的大雨似乎打定主意下到地老天荒,水洼的地面溅起阵阵云烟。

"我和他分手了。"她将手中的酒杯放在身旁棕色的玻璃茶几上,在闺蜜群里发了分手宣言,告知天下。

"敲锣打鼓放鞭炮,特大喜讯啊~"

"陪酒,陪聊,陪睡,免费的,亲!"

"疗伤圣药优质情人和够长的时间,时间得慢慢等,好情人倒是现成的,我哥暗恋你多年了,考虑一下吧,亲!

""咱们组个旅行团出游,顺带几个帅哥一起上路,浪漫之旅哦!"

这帮损友不出所料地将悲剧渲染成喜剧,眼不见心不烦,她关了手机,眉角凝结的那抹了无生趣在不知不觉中淡了几分。旅游?她沉思着,嗯,好像是欠自己一个假期。她一直都在围着他转,忘我成了常态,想想以前没爱上他的时候,美丽大方,乐观开朗,邻居家上小学的小男孩每天"姐姐好!"追在她身后,向妈妈宣布要娶她做自己的新娘子,被邻居暴揍后,还绝食抗议,当然绝了两顿就缴械投降了,美色不能当饭吃。

第二天吃过早饭,拿起手机在群里发信息"前往远方的无名小镇度假,用诗和远方的田野疗伤,小事勿扰!"

"亲!为你免费赠上诗人一名可兼护花使者!行不?"

"我泪已成行,行行皆成诗,带上我,你的伤就好了一半~"

"馨,第一次独自一人去陌生的地方会有许多担心吧?我的假期多,可以陪你出去散心,肩膀借给你靠靠,完全没问题~"

"连失去他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谢谢大家的关心,回来给你们分好吃的!"李馨终于看见一条正常发言的信息,感动之余认真的回复。

"好吃的得算上我哥那份,你的拒绝令他很受伤,你的礼物是他的疗伤圣药~"

买了机票,独自一人背包来到了这座山中的古镇,在晨梦中醒来,拉开酒店厚重的窗帘,橘黄色的阳光瞬间洒落在窗边的原木餐桌上,蓝色格子的餐布色调柔和,玻璃敞口瓶的柠檬水泛着晶莹的光芒。宁静高远的天空染成了热烈的红色,仿佛跳动的火焰让人窒息。窗外黄了叶子的大树上,一只毛茸茸的麻雀扑棱着翅膀跳来跳去,欢喜雀跃,浮尘在阳光中舞动。休息日的慵懒让白日里的街道相较于平时更空阔。短墙折藤隔闹市,小桥流水连酒家。步行到镇中心,老街石道两旁都是仿古建筑,一条清澈的河流从小镇中心穿过,生满青苔的斑驳的石桥上流连着路人悠闲的身影,略有高低起伏的青石板路湿漉漉的,缝隙中生了两三缕顽固的青绿色,冒不了头,无精打采地藏匿着,临水小楼木色窗棂旁有两盆开得正艳的太阳花,五颜六色的花朵,赏心悦目。

 李馨步行到石桥对面的小吃街,经过一家热气腾腾的面点屋,一个五岁的小男孩,胖乎乎的小手里提着一个食品袋,从店里小跑着出来献宝似的,将手中的的袋子塞到妈妈手里,欢快地嚷着"这是我买的包子!"自豪地挺着胸膛,仿佛一瞬间长了好几岁,脸上的笑容似刹那绽放的烟花璀璨极了,他妈妈宠溺地将男孩一把抱起,亲了亲他红扑扑的脸颊夸奖道"宝儿真地长大了,会帮妈妈买吃的了,以后妈妈不会饿肚子了,你真棒!"望着可爱的小男孩,李馨记得自己也曾这么璀璨地笑过,可现在却再也笑不出来了,遗失的美好一去不返,还能找的回吗?她问自己。小吃街的尽头有两个地摊,上面摆了一些古镇特色的纪念品,没人光顾时,两名年轻的摊主时而低头看手机,时而彼此抬头微笑着聊天。摊位旁有一只慵懒的黑猫,抬头打了一个哈欠,前肢撑地而起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后,又趴下蒙头大睡。她情不自禁的微笑着,似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虽然朦胧的隔了一层纱,看得不够真切。

从小镇回来,她开始了正常生活,早睡早起,坚持晨练,下班后喂饱饱,吃好好,读书看报聊八卦。眼中的笑意虽然未达眼底,可表情比以前生动了许多。他仿佛成了她的回忆。"馨,我把你留下的东西都打包好了,你有空过来取一下吧~"熟悉的声音平淡的不加任何情绪。她握紧手中的电话呆愣半晌后扔了一句"你扔了吧!"所有的伪装打破了,所有的情绪崩溃了,她嚎啕大哭,总以为他会有一点点留恋,有一点点想挽回,痛哭过后,她将心中的"一点点"的可能都丢掉了,曾经根深蒂固的习惯被她一点点地割舍掉,开始习惯独自生活后,发现她没有想象中的脆弱,他没有想象中的恋旧。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9 03: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