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授的思想改造

作者:徐福男儿  于 2014-8-25 23: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政治随想|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107评论

关键词:思想改造, 老教授

村友dld兄的博文介绍陈徒手先生的新作《故国人民有所思 - 1949年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侧影》,我没有看过这本书,很想去买来看一看,但是对于1949年之后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却有一些印象。余生也晚,没有轮到那一类的思想改造,我的那些印象来自我的老师们,那些没有去台湾,留在大陆的既爱国又学识渊博的老教授。

我是文化大革命结束恢复高考之后的研究生,我们那一班同学入学的时候,导师们都已经将近八十岁了,他们言明招这批关门弟子是为了接续香火。毕业后留校,没过三四年,我的导师就生病住院了。那时候的师生关系,就是“先生有事,弟子服其劳”。导师是国家二级教授,按规定可以住高干病房。上海的华东医院,那时候就是高干们的专属医院。老师住在医院里,我们留校的几个弟子轮班

去病房伺候。我还记得老师想吃叉烧,我就骑着自行车到静安寺附近的鸿运斋烧腊店去买叉烧,在病床边伺候老师用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我们这一代,不但视为一种责任,也是一份感情。

老师午睡醒来,精神还可以,就同我们聊聊往事。我听说老师年轻的时候才高八斗,风流倜傥,酒量又好,他告诉我,年轻时喝酒论“排”,他一次可以喝两“排”,好像是十二瓶的样子。酒酣,便作诗,临池研墨,龙蛇飞舞。可是我看到的老师,沉默寡言,一句话都不多说。那时候文化大革命已经结束了,六四还没有来到,是共产党统治时期思想最活跃开放的几年,可是老师在公众场合还是口不臧否人物,更无论政治话题,那是绝口不言。反右运动时,因为谨言慎行,老师总算躲过一劫,没有被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但是,这并不表示他心里没有想法。

老师曾经说过,我们这批关门弟子,是他教过的最好的学生。为了这句话,他的一位五十年代的学生、后来的副校长还颇为不乐,难为过我们这批学弟。在病榻前,也许因为信得过这些关门弟子,也许觉得自己来日无多,总之老师对我们说了很多平时他绝对不会说的话。他告诉我在五十年代初期被送去甘肃参加思想改造学习班的事,当时共产党的干部要求这些教授们要“放下架子,丢掉面子”,改造资产阶级思想,做无产阶级的新人。老师说:“一个读书人,就是要有架子,有面子,不然就可以无所不为,就不成其为读书人了。” 架子和面子,我理解就是做人的底线。看看今天那些司马南、张宏良、吴法天、余秋雨一类的东西,真是不幸而被言中啊!

老师还对我说:“刚解放的时候,以为毛是个开国明君,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草头王。” 三十年坎坷,总算看清了草头王的真面目,这恐怕是那一代大多数读书人的心路历程吧。

老师住院那一阵子,贺子珍正巧也住在医院里。谈起贺子珍,老师说,杨开慧还关在牢里,毛就同贺子珍结婚,再怎么也说不过去。几天后,我与贺子珍在病房走廊上觌面相逢,她坐着轮椅,已经站不起来了,可是看人的眼神还是闪闪放光。这个女人当年一定也非常强悍,才会看上毛这类枭雄。

像我导师那样的老先生,被共产党改造得全无棱角,只有践行“国无道,危行言逊” 这一条路。可是心中的郁闷牢骚总得有个出路,那便是以诗言志。诗言志也有危险,清朝的文字狱便是先例。所以老师的诗深藏不以示人,直到身后,做弟子的为他出集子,才得以问世。下面我挑几首与大家分享:

《咏史》:双阙苕荛隔两宫,窦家刺客满城中。谏书一纸传天下,始识庐江嚄唶翁。(注:此谓马寅初先生)

《读史一》:求田萧相犹难免,辟谷留侯仅得容。终始武侯无惑志,方知先主是真龙。

《读史二》:射虎南山一老兵,封侯何事羡韩彭?将军若遇高皇帝,未必能逃五鼎烹!

《丙辰纪事一》:太息山陵未掩藏,孰知魑魅在萧墙。新声竞奏《桑条曲》,神柄潜归偃月堂。何止蛟龙愁失水,却教狐鼠极跳梁。诸公不定安邦计,涂炭苍生恐未央。

《丙辰纪事二》:迅扫鑱枪得未曾,喜看寰宇复清澄。天行威令风雷动,地泱阳和草木欣。休讶六军齐左袒,只缘四海盼中兴。纤儿枉作拿云梦,千丈冰山一夕崩。

借史事而影射时事,是无可奈何的宣泄,好在共产党那几个土干部也看不懂这些隐言。不过如果碰上卖身投靠的文人,再加罗织,肯定也会有麻烦。老教授做一世学问,写诗还得如此“微而婉”,岂不令人扼腕?最后两首《丙辰纪事》总算可以畅快一点说出心情(丙辰是1976年,四人帮被抓起来了),可惜已经垂垂老矣。

从那个年代至今,又是三十多年过去了,诚然,中国人讲话已经可以放开得多,这也算是个进步吧。希望哪一天不再提思想改造,不再以言治罪,就是我的中国梦了。



1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3

难过
1

拍砖

支持
4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7 个评论)

2 回复 fanlaifuqu 2014-8-25 23:34
有许多话要说!
2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8-25 23:35
fanlaifuqu: 有许多话要说!
翻老好!回首前尘,真是一言难尽。
1 回复 sousuo 2014-8-25 23:50
这些诗每一片都是“鲁迅奖”。
2 回复 fanlaifuqu 2014-8-26 00:04
共产党该做的就是真心实意的悔改,以移除臭皮囊为第一步!
1 回复 sousuo 2014-8-26 00:29
现在已经没了老教授,有的是犬儒了,如果还“儒”的话。

所以不用思想改造,基本上全没思想了。
2 回复 trunkzhao 2014-8-26 00:41
sousuo: 现在已经没了老教授,有的是犬儒了,如果还“儒”的话。

所以不用思想改造,基本上全没思想了。
没有儒,只有奴。
2 回复 trunkzhao 2014-8-26 00:44
读史一二当年都是够十五二十年标准的反诗。所以感谢党,这些东西也竟然让出版,还有人说中国言论无自由吗?
1 回复 穿鞋的蜻蜓 2014-8-26 01:01
值得一再拜读的好文,文思,文笔,文品。。。。。。
1 回复 白露为霜 2014-8-26 01:19
"射虎南山一老兵,封侯何事羡韩彭?将军若遇高皇帝,未必能逃五鼎烹!"

反诗啊~  
1 回复 jc0473 2014-8-26 01:53
白露为霜: "射虎南山一老兵,封侯何事羡韩彭?将军若遇高皇帝,未必能逃五鼎烹!"

反诗啊~   
株连九族   
1 回复 leahzhang 2014-8-26 02:14
徐兄人品与才品皆貴重!
2 回复 前兆 2014-8-26 02:27
你还想要做梦,我已经不做梦了!     
2 回复 xqw63 2014-8-26 02:41
前辈,景仰
2 回复 ruthrose 2014-8-26 03:29
犬儒文化是是马列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
1 回复 飞云 2014-8-26 05:01
悲哀
1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4-8-26 05:43
文字狱何时开门,中国明主就向前走了一大步。然而谁又敢当这开门先锋?听不了不同的声音,文字狱就无法放开。为这些老教授深感不平。怀才不遇呀!悲痛!
1 回复 亦云 2014-8-26 07:02
老前辈呀!
2 回复 dld 2014-8-26 07:05
徐福兄靓文刚刚拜读,

思绪万千,真希望我们青春再度!

鲜花万束祭先辈,万箭齐发刺毛喉。

好男儿---志在四方,共产主义---在何方?

请问各位---共产主义人生观:是不是就是:

毛腐朽的杀人玉凤人生观?天下兴亡---碎腊肉万段!
2 回复 dld 2014-8-26 07:11
fanlaifuqu: 有许多话要说!
千言万语,求医问药----路在何方?
1 回复 fanlaifuqu 2014-8-26 07:14
dld: 千言万语,求医问药----路在何方?
第一步迁毛坟!
123... 6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2: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