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不可译

作者:徐福男儿  于 2016-6-24 07:1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字游戏|通用分类:诗词书画|已有91评论

最近刘小曼女史与十路老师在村里切磋诗词的英译,而且有很用心的习作。我的英文远不到可以翻译中国诗词的地步,自然不敢献丑。不过即便今后我的英语水平有了长进,也不会试着用英文去翻译中国的诗词,尤其是旧体诗词。因为我觉得,诗不可译。

我这种想法,得之于北京大学一级教授、中国现代美学的开山鼻祖朱光潜先生。朱先生在他的著作《诗论》中说:

凡诗都不可译为散文,也不可译为外国文,因为诗中音义俱重,义可译而音不可译。成功的译品都是创造而不是翻译。英人斐兹吉越尔德所译的奥马康颜的《劝酒行》差不多是译诗中唯一的成功,但是这部译诗实在是创作,和波斯原文出入甚多。。。。。。

记得郭沫若先生曾选《诗经》若干首译为白话文,成《卷耳集》,手头现无此书可考,想来一定是一场大失败,诗不但不能译为外国文,而且不能译为本国文中的另一体裁或是另一时代的语言,因为语言的音和义是随时变迁的,现代文的音节不能代替古代文所需的音节,现代文的字义的联想不能代替古文的字义的联想。比如《诗经》:“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四句诗看来是极容易译为白话文的。如果把它译为:“从前我去时,杨柳还在春风中摇曵;现在我回来,已是雨雪天气了。” 总算可以勉强合于“做诗如说话”的标准,却不能算是诗。一般人或许说译文和原文的实质略同,所不同者只在形式。其实它们的实质也并不同。译文把原文缠绵悱恻,感慨不尽的神情失去了,因为它把原文低徊往复的音节失去了。专就义说,“依依”两字就无法可译,译文中“在春风中摇曵”只是不经济不正确的拉长,“摇曵”只是呆板的物理,而“依依”却带有浓厚的人情。

我们且用朱先生的理论来分析小曼女史和十路老师所翻译的同一首词《望江南·梳洗罢》

小曼引许渊冲先生译《望江南》

梳洗罢,                  My toilet made,                                  

独倚望江楼。         Alone I go upstairs and lean

               On balustrade

               To view the river scene.              

过尽千帆皆不是, A thousand sails pass by,

         But not the one for which wait I.    

斜晖脉脉水悠悠,The slanting sun sheds sympathetic ray,

        The carefree river carries it away.    

肠断白蘋洲。      My heart breaks at the sight

        Of the islet with duckweed white.    


十路老师译的《望江南·梳洗罢》

梳洗罢

独倚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

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蘋洲

After combing and washing

I stood alone on the River-viewing Tower

To watch a thousand boats sailing by

But you were not in my sight

Water mourned in twilight

At Bai-Pin Island my heart cried

单就“斜晖脉脉水悠悠”一句看,许先生译为“The slanting sun sheds sympathetic ray, The carefree river carries it away.” 十路老师译为“Water mourned in twilight”。是不是都把原词那种”缠绵悱恻、感慨不尽的神情失去了”?尤其是中国文字中那种描情摹物的双声叠韵词,用现代白话文尚且无法传神地翻译,更何况是用外国语!

尽管诗不可译,但是仍然有很多翻译家在从事这个工作,说明有这种需求,即面对大众的普及和介绍。看不懂《诗经》,翻成白话文,就容易懂一点。想了解普希金有哪些作品而又不懂俄文,看看戈宝权先生翻译的《普希金诗集》,也算聊胜于无。知道西班牙诗人胡安·希梅内斯的《春天》,那就找一本赵振江先生的译本恶补一下。但这些都只能限于了解,增进一点知识,泡妞的时候装装博学深奥,真正喜欢的话,唯一的深入享受的路径是去看原文。反过来,将中国诗歌译成外国文推介出去,也是同样的道理。

我也曾经翻译出版过英语的小说和传记,但从来不敢碰英文的诗歌,一来自知英语没有到这个水平,二来一直服膺朱先生的观点:诗不可译。不过我绝对不是反对小曼和十路老师英译中国诗词的努力,我只是对自己设了一条线。


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4

支持
2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1 个评论)

4 回复 嘻哈:) 2016-6-24 07:26
很有道理!诗词即便各人吟赏感悟都不一样的呢
4 回复 嘻哈:) 2016-6-24 07:27
俺坐上沙发,不易,连板凳一块儿占了哈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自幼读到老,还是稀饭!
5 回复 fanlaifuqu 2016-6-24 07:31
不可能充分体现原著的意境!当然试试有益提高!
5 回复 tea2011 2016-6-24 07:40
嘻哈:): 很有道理!诗词即便各人吟赏感悟都不一样的呢
,即使同一人,不同环境心情领悟也不一样~~
5 回复 十路 2016-6-24 07:42
完全赞同,诗歌比较抽象,译文加入了很多译者的解读还不说,而且还无法找到对应的词句,如同谈出自己对此诗的感想,理解,而不能完全代表诗人的原意和意境。“   

从另一方面,也对读者提出了要求,当读到诗歌译文时,首先不要将此作为原著的原文来读, 或者权威解释来读,即使是用同一种语言来白话意译古体诗,而多少加入了译者的再创作(哪怕是朗诵作品也包含的诵者的情感和解读), 读诗如同读一副抽象画。 而国人不少比较崇拜所谓的权威之作,有时会将诗歌译文按照对错去划分,这种精确度实际上对应于科学领域的测不准原理,即使作者精通双语也会感觉不同语言无法一一对应, 而另一个极端是从崇拜权威走向文人相轻,两种极端都不可取。倒是可以从不同的译文中试试去了解理解这首诗在该译者的眼里被看成了什么,与作者之间,与自己阅读原文之间有哪些不同点。

徐老师,我是您的学生,积极发言。所以我现在写自己的诗,译自己的诗,有东西玩就行。
4 回复 嘻哈:) 2016-6-24 07:51
tea2011: 对 ,即使同一人,不同环境心情领悟也不一样~~
谢茶妹!是的呀,刚才又见“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再吟,泪盈盈。。。
5 回复 tea2011 2016-6-24 08:01
嘻哈:): 谢茶妹!是的呀,刚才又见“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再吟,泪盈盈。。。
嘻哈是性情中人〜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6-24 08:15
嘻哈:): 很有道理!诗词即便各人吟赏感悟都不一样的呢
嘻哈妹妹请上座,奉茶! 你说得绝对正确,同一首诗,各人吟诵的感受都不同,更何况另一种语言呢。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6-24 08:16
嘻哈:): 俺坐上沙发,不易,连板凳一块儿占了哈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自幼读到老,还是稀饭!
你离开老还远着呢,还有几十年可以稀饭。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6-24 08:16
fanlaifuqu: 不可能充分体现原著的意境!当然试试有益提高!
翻老说的对,试试有好处,有益提高。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6-24 08:18
十路: 完全赞同,诗歌比较抽象,译文加入了很多译者的解读还不说,而且还无法找到对应的词句,如同谈出自己对此诗的感想,理解,而不能完全代表诗人的原意和意境。“  
十路老师言重了,我哪里配做你的老师! 我只是自己不敢touch诗词的翻译。
4 回复 十路 2016-6-24 08:20
徐福男儿: 十路老师言重了,我哪里配做你的老师! 我只是自己不敢touch诗词的翻译。
二人之行,必有我师。 十路非礼,将孔圣人的话稍改
4 回复 tea2011 2016-6-24 09:24
十路: 完全赞同,诗歌比较抽象,译文加入了很多译者的解读还不说,而且还无法找到对应的词句,如同谈出自己对此诗的感想,理解,而不能完全代表诗人的原意和意境。“  
能译诗说明英文很好耶
4 回复 法道济 2016-6-24 09:39
徐福兄道很深,翻译也行!佩服。不过刘女士有这个爱好,试试也无妨
4 回复 兰黛 2016-6-24 09:53
徐福大哥说的有道理。反正我觉得诗挺“玄”的,诗本身难于定义,古体诗、近体诗、朦胧诗、抽象诗……就是作者、读者用一样的文字,读者好多都不能完全理解,有些恐怕只有作者自己才能完全明白在表达什么?翻译后可能有些会失去某些“味道”。我在想我们读莎士比亚原著,英国人来读李白、杜甫,不知互相读出来的感觉是否一样?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6-24 10:10
法道济: 徐福兄道很深,翻译也行!佩服。不过刘女士有这个爱好,试试也无妨
道济兄好!我就是因为英文不够好,不敢翻译诗词。翻过一本小说,被原作者批评为“不是我要想表达的意思。”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6-24 10:14
兰黛: 徐福大哥说的有道理。反正我觉得诗挺“玄”的,诗本身难于定义,古体诗、近体诗、朦胧诗、抽象诗……就是作者、读者用一样的文字,读者好多都不能完全理解,有些
兰妹妹好!英美人读李白、杜甫,与我们一定是不同感受的。忘记是哪一位外国人了,他读杜甫的《梦李白》“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居然怀疑李杜二人是同性恋。
4 回复 兰黛 2016-6-24 10:19
徐福男儿: 兰妹妹好!英美人读李白、杜甫,与我们一定是不同感受的。忘记是哪一位外国人了,他读杜甫的《梦李白》“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居然怀疑李杜二人是同性恋。
这就是差异了,一定是不一样的。语文是长时间的积累沉淀,与自己国家的文化历史发展等密不可分。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6-24 10:27
兰黛: 这就是差异了,一定是不一样的。语文是长时间的积累沉淀,与自己国家的文化历史发展等密不可分。
尤其是诗词戏剧等作品,一定是包含着情感的。文化不同,情感自然各异。据说我们中国人看莎士比亚的《李尔王》,从中体悟出孝道来,英国人闻之也十分惊讶。
4 回复 兰黛 2016-6-24 10:41
福大哥讲的很对。好的文学、文艺作品都含有很深的情感在里面。绘画来说,现在用软件也可以制作出漂亮的画,与人画出来的有没有区别?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有一部分是机器的产物,而后者包含了作画者的情感在里面,梵高就是用生命在创作。
123... 5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22: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