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68年已经形成一种传统

作者:徐福男儿  于 2018-3-24 07: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中国传统文化反思和重建|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80评论

前些日子,村友阿灯兄(Light12)贴了一篇博文《一码归一码,逆来顺受的民族性不是共产党统治的结果》。我与阿灯兄就这个话题来回讨论了几次,我们的意见是相左的。因为题目太大,我就想另外专门写一篇阐述我的看法。这几天稍得空闲,赶紧还了这个文债。

阿灯兄的观点是“中国历史上被蒙古和满人征服过,特别是二十万辫子军横扫中华大地时还没有共产党。” 我不赞成这个观点,我的跟贴评论是“逆来顺受的民族性当然是共产党统治的结果,至少是共产党刻意洗脑+屠杀+威吓的结果。”

在展开我的看法之前,我想先引用一段别人关于这个话题的意见。经人推荐,我在油管上看到一个自媒体政治评论节目:“文昭谈古论今”。我觉得这位文昭先生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学者,由此便成了他的粉丝。他在一篇评论《春晚小品的“辱非”与奔驰道歉,中国人的“道歉文化”》中,恰恰有一段与我的看法密切相关的讲话,我把这段讲话先作为引子:

政治环境塑造社会心理,这是一个基本事实。为啥我有的时候看不惯中国大陆学者呢?问题他确实是发现了,对这些现象他也做出了很准确的总结,但是他那个结论引导方向完全是错误的。他往往是中国人的什么民族心理啊,传统文化啊,传统生活方式上去扯,让人们去批判憎恨这些东西。中国的山不好,水不好,文化不好,民族性不好,祖宗不好,他就是不敢说共产党不好。他放着房间里一头大象视而不见,对几条街之外的一只猫数落个不停。当然,在中国有些话不能说,我也能理解,你可以不说话,但是你不能把结论往歧途上去引,这是作为学者的学术良心问题。每一个时代的人都得为自己的处境负责。中国传统文化中有跟现代性相冲突的地方,有现代人看起来不人道的地方,你正视它就可以了。你有取有舍,有因有革,这个态度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你不能把大几百年前的,上千年前的祖宗为你今天的处境负责呀!你说你懦弱,缺乏勇气,你不敢改变现状,责任是在宋太祖赵匡胤,有宋一朝偃武修文,消磨了中国人的尚武精神,造成你今天的处境这么糟糕。那不是扯淡吗?中国没有办法实现民主宪政,也说是文化余毒深厚。这种观点能给你说得头头是道,但问题是它没有事实作为依据。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是先否定了自己的传统,以干掉自己的传统为代价才实现民主宪政的, 有吗?日本、韩国、台湾都是儒家文化圈,他们的民主转型是以否定了儒家为条件才实现的吗?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的大段征引,是因为我觉得文昭先生所揭示的是当前中国思想界非常普遍的一个问题。以阿灯兄为例,他人在海外,不存在不敢说话的顾虑,我感觉他是真心的相信这一点:一切不如人意的坏事都能从传统文化中去找根源。这种非常偏颇的思维方式,其远源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初;其近源则在改革开放之始。

鲁迅在《狂人日记》中有一段名言:“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这段话,一个多世纪来被共产党的宣传者引用到爆,来证明旧政权的必须被推翻。效果怎么样?效果好到不能再好啦!这短短几句就把两千年的传统文化统统推倒啦!但是有没有人反过来再细细推究一下呢?仁义道德这个概念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呢?它们是一开始就吃人的吗?还是发展到后来走偏了才开始吃人的呢?既然仁义道德=吃人,那不仁不义、道德沦丧=不吃人吗?  一个多世纪来,中国人似乎没有仔细想过这些问题,传统文化被看作是一个单一的僵化的整体,两千多年来,从开始到后来就是一个样子,没有变化,没有发展。要批判了,拉过来当靶子痛打一顿,反正祖宗都已经在天上了,怎么骂都不会再回嘴。骂祖宗成了时尚,不骂几句不显示自己的深刻。

我们如果人为的将传统文化设一个起点在先秦春秋战国时期(其实是远不止,权且为了讨论的方便),2500年来,这个传统文化是一个生生不息,不断在发展,在变化,在积累,同时也在消失的过程。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是一层一层在积累,同时也在消失的动态变化过程,绝不是一个一经形成便固态僵化的东西。所以鲁迅的话作为文学创作则可,作为他心中的愤懑发泄亦可,作为政治宣传亦可,但作为严肃的学术研究则万万不可!

我们读史,经常会看到这样一句话“风气为之一变”。从春秋时期的百家争鸣,到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从秦代的以法治国,到汉武的独尊儒术;从汉末的党锢独行,到魏晋的清谈避世;从唐初的佛道相争,到宋儒的援释入儒;从宋朝君主的偃武修文,到明代君主的羞辱儒生;从清初的文字狱,到清末的戊戌变法。。。。。。。两千多年来,我们可以看到无数次风气为之一变的现象,实际上也就是文化的变迁在一层一层的积累之中,而且每一层积累的特点都是不同的。批判传统文化,枪口对准哪一层呢?不管哪一层,只管放枪就是,又岂能避免无的放矢之诮呢?这是我的第一层意思,即便要批判传统文化,也请先搞搞懂你的批判对象究竟是什么再动口动笔不迟。五四运动以来直到今天,我们看到的对传统文化的彻底否定更多的是不加分析的黑格尔所谓的“抽象否定”(abstract negation),而不是“具体否定”(concret negation)。而只有“具体否定”才能完成文化超越的任务,使中国文化从传统的格局中翻出来,进入一个崭新的现代阶段。

第二,我想来探讨一下普通老百姓是怎样接受文化习俗的影响的。一般而言,略通文墨的人可以通过读书来了解和学习文化。但是对于不识字的文盲而言,这条路径是怎样走的呢?宋代理学家陆九渊有一句名言:“若某则不识一个字,亦须还我堂堂正正地做个人。”在中共建政之前,中国的文盲是非常多的,尤其是生活在农村中的农民,可能三四代都是白丁,但他们照样有很浓厚的中国传统伦理道德的意识,这是哪里来的呢?

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在他的名著《乡土社会》中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

我记得一个很有意思的案子:某甲已上了年纪,抽大烟。长子为了全家的经济,很反对他父亲有这嗜好,但也不便干涉。次子不务正业,偷偷抽大烟,时常怂恿老父亲抽大烟,他可以分润一些。有一次给长子看见了,就痛打他的弟弟,这弟弟赖在老父身上。长子一时火起,骂了父亲。家里大闹起来,被人拉到乡公所来评理。那位乡绅,先照例认为这是件全村的丑事。接着动用了整个伦理原则,小儿子是败类,看上去就不是好东西,最不好,应当赶出村子。大儿子骂了父亲,该罚。老父亲不知道管教儿子,还要抽大烟,受了一顿教训。这样,大家认了罚回家。那位乡绅回头和我发了一阵牢骚。一代不如一代,真是世风日下。

从我这篇文章的角度来说,费先生这个故事非常生动形象地描述了中国不识字的农民接受伦理教育的具体过程。两千多年来,中国的传统文化(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就是这样通过村落乡绅这种结构对全体中国人发生了影响。

第三,现代的变局。但是,自从1949年共产党建政以来,中国大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2500年来的家族聚居村落的乡土社会格局被彻底推翻颠覆,以前充当评理者的乡绅们非关即杀,从肉体上被消灭了。共产党的支部迅即进入农村最小的细胞 - 村落, 普天之下,莫非党土;率土之滨,莫非党奴。传统的文化习俗传承路径被彻底打断,党的洗脑教育像水银泻地一般无孔不入的进入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直到文化大革命破四旧,传统文化遭到史无前例的扫荡。1949年之后出生的中国人,无论在城市还是在农村,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接触传统文化,他们身上如果有逆来顺受的懦弱性格,怎么可能是四百年前辫子军横扫中华大地的教训所造成的呢?阿灯兄是很喜欢讲逻辑的人,我这样不厌其烦的将整个传承途径演绎出来,不知道阿灯兄肯不肯承认他的思维是不合逻辑的?

最后,我想提出自己的一个观点,即中国2500多年的传统文化的层累性形成中,覆盖在最上面一层的,也就是最新的动态变化最强烈的一层传统,就是共产党建政68年以来形成的现代独裁专制传统。这个传统里面有没有2500多年老传统的因子?有!那就是法家的思想。毛泽东称自己就是秦始皇,秦始皇独用法家,全盘摒弃儒学,这是历史事实。毛泽东最讨厌儒学,这也是事实。“孔学名高实秕糠”,“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能那么温良恭俭让”,诗词语录煌煌俱在,今天的习近平装作不看见也是枉然。著名历史学家岑仲勉教授在《中国政治思想史十讲》中是这样分析法家的:

法家之学,亦自有其落伍之处。落伍之处在哪里呢?便是不知道国家和社会的区别。国家和社会的利益,只是在一定的限度内是一致的,过此以往,便相冲突。法家不知此义,误以为国家的利益始终和社会是一致的。社会的利益彻头彻尾都可用国家做工具去达到,就有将国权扩张得过大之弊。秦始皇既并天下之后,还不改变政策,这是秦朝所以灭亡的大原因。这种错误不是秦始皇个人的过失,也不是偶然的事实;而是法家之学必至的结果。所以说法家的思想,也是落伍的。

在当时便已见落后的法家思想,被历代君主王霸杂治利用了两千多年,自然是极其负面的;而这些权术今日居然还见于庙堂之上,那是真正的不堪了!除了法家这堆垃圾,共产党68年来建构的传统绝大部分是由西方的垃圾思想即所谓的马恩列斯组成的。因此,要追溯近年来社会种种怪现象之根源,皆可从这68年的传统中见其滥觞,根本不假外求。

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有一句十分精辟的话:“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支配着物质生产资料的阶级,同时也支配着精神生产的资料,因此,那些没有精神生产资料的人的思想,一般地是受统治阶级支配的。” 68年来,共产党是中国大陆的统治阶级,它利用手中巨大的权力,无所不用其极地改造中国人的思想,效率之高,效果之明显,可算是史无前例。蒙古人对汉人的改造,满洲人对汉人的改造,比起共产党的伟业来,都瞠乎其后。所以,我们说当今社会上种种黑暗不如人意处,当今中国人身上种种落后于世界文明处,都能够而且都必须从这68年的传统中寻找其渊薮,是既符合逻辑,又符合事实的一个方向。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6

支持
2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0 个评论)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8-3-27 01:44
往事并不如烟: 说实话,除了少许网友真的没几个懂得并可以讨论的。因为他们不懂啥是讨论,在某些眼里,把讨论看做争执。当争执不过便转移话题或挑字眼,很没劲~~

问候福兄~
也问候如烟兄。更谢谢你的理解。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8-3-27 01:48
病枕轭: 徐福兄。你尽管说好了。一种声音不意味着天下太平。不同的声音让人学会思考,变的聪明。
谢谢枕轭兄理解。我深知说了也是白说,但是如果白说也需顾虑可能引起的后果,或者顾虑几个鹰犬的构陷,那活着真的没有什么意思了。
2 回复 徐福男儿 2018-3-27 01:53
病枕轭: 是这样。捋一捋时间脉络,这原本是很清楚的事情。gcd早起也跟着吆喝,打倒这推翻那,清廷是国民党跟它的前身推翻的。日本人是老蒋领着残兵败将坚持下来的。gd只
是的,乾隆、慈禧那时候的民众,是我们这辈人的太太爷爷还不止呢。从那时候到今天,中国社会的习俗风气的转移不知凡几。怎么想得出来将今日的人心向背追溯到那时候去找根源呢?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8-3-27 01:59
Draught: 很有思考的好文!一个统治政党,如果不敢把自己的人民当成能独立思考的人民,算是有什么自信?表决百分百通过不是荣耀,是一种耻辱。从另一方面说,乡绅的力量在
谢谢旱兄的评论。乡绅是中国君主时代维系传统观念的一个社会渠道,到1949年为止,被新执政者彻底打断了。从此中国的旧传统便无以维持,因为渠道被割断摧毁了。这也是新执政者的目的, 破四旧就是具体的表述。旧的摧毁之后,如果继之以民主自由的新观念新传统,也是中国之幸。可惜不是,折腾了六十余年,还是回到当皇帝的老路。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8-3-27 01:59
文庙: 好文! 值得继续探讨。
共党的毁坏无疑占据超过90 %的原因!
谢谢文庙兄的评论。
4 回复 病枕轭 2018-3-27 02:53
sugela: 欣赏徐兄力作,鸿文广征博引,震聾發瞶。

对“传统文化的层累性”一说,我赞同徐兄的看法。传统文化和习性的形成不能断开历史,但在导致它目前的状况方
苏兄说到了要害。对历史的反思更多应该建立在对现实的批判上。(在“疑古”的同时,还得更多地“质今”“问今”,才更具有批判性的现实意义。)
3 回复 Draught 2018-3-27 04:11
徐福男儿: 谢谢旱兄的评论。乡绅是中国君主时代维系传统观念的一个社会渠道,到1949年为止,被新执政者彻底打断了。从此中国的旧传统便无以维持,因为渠道被割断摧毁了。这
民主不只是选总统。民主的意思是大家的事大家办。美国城镇和州自发选举而不是由中央任命,这才是民主的精义所在,可惜国内即使所谓的公知也看不到这一点。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8-3-27 05:11
Draught: 民主不只是选总统。民主的意思是大家的事大家办。美国城镇和州自发选举而不是由中央任命,这才是民主的精义所在,可惜国内即使所谓的公知也看不到这一点。
共产党与选举格格不入,不管是选国家领导人还是地方管事者,它都不会允许。
4 回复 沁霈 2018-3-27 11:41
赞徐兄宏文力作,非常受益!这是个好话题,值得每个中国人深思。各位的评论也非常精彩!尤其欣赏苏君所言,“49年后中国人遭受精神上的痛苦蹂躏,中国真正的传统文化习俗被暴力摧毁得几乎荡然无存的历史背景和悲剧,特别是文革的恶性泛滥成灾,无疑对其当下的种种“国性”起到最直接和主要的作用。”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8-3-27 13:26
沁霈: 赞徐兄宏文力作,非常受益!这是个好话题,值得每个中国人深思。各位的评论也非常精彩!尤其欣赏苏君所言,“49年后中国人遭受精神上的痛苦蹂躏,中国真正的传统
谢谢沁霈兄的评论。改革开放以来,凡事归咎于传统已经几乎成为一种时尚,其实是走偏了方向,反而阻止了我们做更进一步的思考和探究。
2 回复 sugela 2018-3-27 20:49
病枕轭: 苏兄说到了要害。对历史的反思更多应该建立在对现实的批判上。(在“疑古”的同时,还得更多地“质今”“问今”,才更具有批判性的现实意义。)
轭兄好。谢谢共鸣。 我突然觉得称轭兄比称病兄较雅听。以后改称呼了。
3 回复 老蒙 2018-3-28 02:30
“政治环境塑造社会心理”,中国目前的状况绝对是共产党独裁高压统治的结果。赞一个。
4 回复 往事并不如烟 2018-3-28 16:59
徐福男儿: 也问候如烟兄。更谢谢你的理解。
握手~
5 回复 夸父追月 2018-3-30 13:22
中国人逆来顺受,在无数次的屠杀中幸存不宜。而中共伪政权披马列外衣,携“革命”二字杀人无数,更令人胆寒。数百万人只能以脚投票,纷纷移民。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8-3-31 13:37
夸父追月: 中国人逆来顺受,在无数次的屠杀中幸存不宜。而中共伪政权披马列外衣,携“革命”二字杀人无数,更令人胆寒。数百万人只能以脚投票,纷纷移民。
谢谢夸父兄评论。蒙满铁骑杀人无数,但被杀者和幸存而战栗者都是我们的不知几代以上的祖宗;而被共产党杀害者和战栗的幸存者就是今天的人们。因此是谁造成今天人们的逆来顺受,不是一目了然么?
回复 john71 2019-2-6 13:02
难得的好文章!深入浅出,逻辑条理清晰, 拜读了。
回复 徐福男儿 2019-2-7 00:50
john71: 难得的好文章!深入浅出,逻辑条理清晰, 拜读了。
多谢新朋友支持。
回复 徐福男儿 2019-3-13 23:46
teqpdjq: 佩服老兄的文采,以后还要多学习学习!
多謝謬獎,很高興能互相切磋。
回复 澳洲雪梨子 2020-9-4 18:08
完全同意。
同样迷惑:国内学者如易中天等因不敢直接说中共而指桑骂槐、借古讽今,还可以理解;为何那些身处海外,没有言论压力的文友毫无根据地抨击传统文化、将今日之乱象归结于传统、文化、民族劣根性甚至基因呢?某些信教的文友这么说,可以理解,比如余杰。但大多数海外朋友并不是一神教的信徒,跟着某些帖子糟蹋传统文化,是对历史无知?还是陷入了中共和某类民运分子的双重语境?可悲。
回复 徐福男儿 2020-9-5 00:57
澳洲雪梨子: 完全同意。
同样迷惑:国内学者如易中天等因不敢直接说中共而指桑骂槐、借古讽今,还可以理解;为何那些身处海外,没有言论压力的文友毫无根据地抨击传统文化、
愛之深而恨之切吧?就像當年胡適之、魯迅、陳獨秀等人,都是博學的知識分子,卻在五四運動提出”打到孔家店“的激烈口號,魯、陳二人甚至全盤接受蘇俄的赤化。以今例古,中國的知識分子一直缺乏冷靜理性的思考,是一大缺點。
1 ...234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9-5 00: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