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故事】新冠病人去哪儿了?(嫣蝶博文代转)

作者:徐福男儿  于 2021-2-1 13: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章代轉|通用分类:健康生活

题记 - 肺还是那个肺;胸片还是那个胸片;症状还是那个症状;诊断却已不再是那个新冠肺炎了;

二周前,刚刚经历过南加州新冠病情恶化:每6秒钟就有一人确诊感染,每8分钟就有一人死亡的瘟疫恐惧。上周末病房连续三天的工作,只想趴在地上,欲哭无泪。
我忙,我累,我疑问,我力争 !
我常常告诫自己,可以哭可以怨,但不可以不坚强!

似狂风暴雨袭击南加州的新冠肺炎,随着2021年一轮曙光,1月20日新总统上台,又像台风一样一下被卷走了。。。

忙:
上周五(1月22日)进病房,我的工作是把我科的新冠病人逐渐移出科室,新一轮的朝阳已经升起,我们的神经科病房正在回到原有的面貌。护士还是这样的缺,32张病床的科室,按常规一个班上,我一个Charge,至少有10个RN,加三个护士助理,一个lift tech,一个秘书。但是现在是疫情下,必须接受surge ratio,一个班上有6个RN已经很奢侈了。同样医院缺的,还有护士助理、呼吸治疗师、病房清洁工、搬运工、化验员等等,连医生都必须找on call的。医院无论哪个岗位,大家都串在一根钢丝上,必须小心翼翼地。一个不平衡往下掉,所有人都有落入悬崖的危险。无疑,床边护士是走在这根钢丝上的最庞大,最前沿的一支队伍,钢丝可以摇晃,前行者必须左右寻求平衡,难道这容易吗?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却不知,新冠当头,谁来挑战?医院是绞尽脑汁化了大本钱的。护士,每加班八个小时,除了原来的工资再加700刀奖金;每加四小时班可以多拿300刀。可是,愿意来加班的人仍然聊聊无几。前提是,必须要完成原来自己的班。大多数护士都是做一天,身心疲惫,第二天请假了。我自己就是二周上12小时七天的班,已经有四个小时over time,不请假已经是真英雄了,我不加班,我决不加班!

但我院真有ICU护士连续工作24小时的。也许这24小时可以赚到多于5千刀,相当于一般护士税后一张工资单,但我会说,这是用生命换来的钱。想象一下24小时,一般人单不睡觉就已经非常困难了,更何况还要面对这些生命危在旦夕的重症新冠病人。这需要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心脏,和顽强的毅力啊。已经完全超越了一个正常人的极限,我不推崇。

累:
疫情期间,高速公路上最多的车祸是疲劳工作的医护人员。我科同事,在下班回家的途中,把自己崭新的Tesla撞上高速公路的隔离栏,人被警察从车里拖出来吓得说不出话,全身疼痛,幸好只有手臂肿胀没有骨折,车全报废了。然后,却不能在床边照顾病人了,modify,只能看着整天叮当不息的monitor。就在前两天晚上,已经过了晚上七点,staffing office打电话给我。西区10号高速公路上有交通事故,部分同事要延时了。结果没几分钟就接到我的同事A打电话到我的Vocera ,哭丧着脸,“我在10号公路上撞了别人。”
“啊呀,把大家都堵在高速公路上原来就是你啊!”接下来必须安慰几句。 更有同事下班回家,直接把车对着自家的车库门撞上去,“砰碰”一声,把自己撞醒了,车头和车库门都毁了,她竟忘了开车库门。疲劳啊,这些都是疲劳症所致。

疑:
这新冠病毒怎么像龙卷风,刮到哪里是哪里。我们unit对新冠病人开开关关都在我的shift上,我的命就是劳碌命!也有同事责备我,为什么不可以顶一顶,能拖就拖啊。其实,不论开与关,医护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病人,既然我的工作已定在为病人服务,那就是责无旁贷!当初是把普通病房装备成所有的covid room,现在又要重新清场,一样的不容易啊。小到针筒,氧气管,静脉管,隔离袋,大到所有的房间、床,桌子,物物件件都要用UV lights来处理,若有一点点的疏忽,都是对non covid 病人的不公正。最后唯一没有用UV lights 照到的却是Nursing station.

大家都在抱怨现在什么事都变得太快了。餐饮业不是要告现任加州州长纽森覆手为雨,餐馆开开关关,半开半关,等有些老板准备好了部分露天设备,又一个命令,只准外卖,时时刻刻都在变。民众生气,餐馆老板生气,要告,告,告。

唉,比起这些变化,你们到医院来看看吧,谁来赔医护人员的生命?谁来关心这些新冠病人的后遗症?中国神魔小说《西游记》中孙悟空会七十二变,在百年未遇的瘟疫面前,美国病房的变才是有恃无恐。

早已有人在我耳边吹风,新总统上台了,又值新冠疫苗推广,新冠病人会减少。好啊!这不是大好事吗?这不是大家都期待的吗?可是,可是,你不会想到,“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一夜之间急诊室从每天爆满的70~80人,最盛时候近100人,一下清零。神奇啊?神奇??不过,当天病房还是塞满了新冠病人。

就在十多天前,医院让一批仍然需要静脉注射新冠药物Remdesivir的病人带着活动性氧气罐出院。第二天及以后几天再回到Urgent care来打静脉注射。这是好事,可以把床位让给又一批新冠病人入住。

可是突然发现,每天弯弯绕绕排成长龙在医院停车场做新冠核酸检测的队伍不见了。再后来,把新冠感染2~3周的病人,全部移出新冠病房。说是这些人已经经过新冠正规治疗,不会感染其他人,可这些病人入院时 “covid-19 confirmed ”字样在他们的名字边并没有抹掉。

再后来,也就是近几天,我们stroke unit全部收的clean case,诊断很简单,CHF or Pneumonia,很多是new onset CHF,肺炎已不再是新冠病毒肺炎了,而是常规的细菌性肺炎,因着这些病人所有Covid-19 核酸检测阴性。病人仍然呼吸困难,气短气促,高烧咳嗽,腹泻肌痛;肺部仍然是白哗哗的渗出,但是原因是心衰、肺水肿、肺炎而引起的改变,诊断不一样,治疗也不一样。已经与新冠肺炎没有半点关系了。

争:
我科,不再是新冠病房了,PPE随之也不再提供。我和同事们据理力争,在这样的高危病房里连N95都不给,只会迫使更多的医护人员感染或不愿来上班。有同事说:“好了伤疤忘了痛。”我说:“伤疤还没好呢,不是伤痕累累吗?” 就在三周前周末,医院一天两次紧急Town hall meeting,因得知有unit联合起来,晚班护士准备全部call in不来上班。有人来联系我,我告诉我的同事,我们能来还是来吧,要不医院会更困难,病人谁来管?那天我真的告诉同事们,每人准备拿10个病人,包括我自己。结果,医院所有的头头那个周末都来助阵了,又是free meal,又帮着做sitter。可一转眼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铁打的兵?最后,医院非常勉强允许我们仍然可以戴N95。

肺还是那个肺;胸片还是那个胸片;症状还是那个症状;诊断却已不是那个新冠肺炎了;难道疫苗真有这么神效?何况,新冠疫苗并不是百分之百保证不受感染。更何况,注射疫苗才刚刚开始,目前为止仅仅只有一小部分人注射了新冠疫苗。我这人一相喜欢问为什么呢?还是没忍住去问我们的大头。得到的回复:医院遵循政府的指导方针,新冠检测标准不同了,大家心照不宣。

2020经受了大火的严烤,大选的严峻,瘟疫的大流行,是很特别的一年。从此,不必膜拜惊讶东方有个齐天大圣七十二变,在百年未遇的瘟疫面前,戏法人人会变,巧妙各有不同。现在知道,没有什么事是不会改变的,只要有人想改!只要有人敢改!

现在,还远没有到达已经控制了新冠病毒,可以摘口罩的程度;虽然开始注射了疫苗,要达到全民免疫还有一段距离。人们不要抱怨,要保持清醒,保护好自己和家人才是王者。

感悟于书上读过的那句话: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他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我做着一份照顾病人的工作,梦想本意一定想要大家健康,并真心的期待着新冠疫情可以真正的得到控制。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2-2 02: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