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两个按摩女做老婆的男人(上)

作者:黄笑吾  于 2013-5-14 01: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97评论

关键词:娶老婆, 男人, 女人

娶两个按摩女做老婆的男人(上)

黄笑吾

     搞对象,去教会。刘雨生遵循着先辈们的教诲,真的拿本圣经,装模作样地去教会朝拜了几次。遗憾得很,一无所获。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虽说教会里藏着一堆深宫怨妇,前婚旧人,超龄黄花闺女,但是远远达不到“王八看绿豆,对眼儿”的地步。那些天天嚷着爱上帝的大龄姑娘们,并不爱他。人家一想到婚外小孩,就不愿意趟那个浑水。那些有婚史的女人,同他一样,伤痕累累,缺少激情。她们也许拖着个孩子,也许心中藏着各种各样不幸的经历,总之,在刘雨生眼里,都缺这少那的,不完美。王八会亲家,文齐武不齐。他幻想,这要是施一下孙悟空的魔法,把屋里那十几号人马的各种优点,挑挑拣拣,重新排列组合,都放在一个女人上还差不多。那才够他一淌浑水,舍身炸碉堡的。他知难而退了。

        从教会中途退场的路上,他的心里真不是滋味。自己还算年轻,英俊,潇洒,有存款,能赚钱,怎么就那么运气不佳呢?何时候才会遇到个自己心满意足的佳人陪伴?  

        他忽然想起几个月前见过的那个红尘女子,丽萨。她最近好吗?百无聊赖,艰难时光,为何不去见她一下,共享逍遥?                       

        沿着中国城的小路,刘雨生很快找到了他上次寻欢作乐的地方,那间熟悉的独栋别墅。早春三月,门前的两棵大树发出了嫩芽,三三两两的玉兰花爆满枝头。房子依旧,只不过门前增加了一个贡财神的地方。红色的背景下,一个金光闪闪的和尚笑眯眯地坐在那里,脚下边是烟气腾腾的五注熏香,再前面是香蕉和苹果。要不是背后有“招财进宝“四个金字,别人还不一定知道他是那路神仙呢。

        刘雨生环顾左右,心里回味着上次和丽萨的风花雪月,千金一刻, 心里还是有些痒痒的。上次不太过瘾,有早泄嫌疑,眼下又有一种怀揣小兔子,跃跃欲试的感觉。良辰吉日,佳人焉在?

       轻按门铃,很快有人迎门。刘雨生一看,还是那个老板凯文。只见他身着淡青色衬衫,扎红色领带,满面春风的,好像是刚刚当上了新郎官。

      “老板,今天好,欢迎光临。”, 凯文张着口,笑眯眯的打着招呼。一口泛着黄色的芝麻牙,透着主人的精明。

      “谢谢。”, 刘雨生打着招呼,和凯文一前一后,走进了屋里。他环顾左右,发现今天房子里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墙角里的大花瓶,墙上挂着的艺术画片,客厅里的窗帘和桌布,以及邓丽君的爱意连绵,靡靡之音,都处处散发着女人的气息。

       不对啊?上次来的时候,还是乱七八糟的,莫非哪个红尘女子,接客之余还替凯文操持家务?据说,爱上那一行的女人,大多好吃懒做,好逸恶劳,除了接客,数钞票,睡大觉,养精蓄锐,每天别无它事。这也就是刘雨生胆子再大,再惜花怜玉,也不敢娶她们回家的原因。都说那杜十娘,真心,纯情,温柔,可那是一千多年才一个,自己的祖坟还没有冒青烟,哪有那个福分,更何况自己的祖坟到底在哪儿,自己也说不清。

      “老板,今天有几位小姐?”

      “五位。不过有一位身体不舒服,实际上是四位。”,凯文的脸上露着歉意,语调中还带着一种志豪,好像是说“怎么样?够你海选的了吧?

     “客人来了”。凯文还是那一嗓子吆喝,接着就是一片咯噔咯噔的高跟鞋声。四位年轻女子,身穿睡衣,内衣,袒胸露背,齐刷刷地一起来到客厅,接受刘雨生的检阅,挑选。

      刘雨生瞪大眼睛,像雷达一样快速扫描了两遍。这个太矮,那个体形太差,第三个乳房太小,第四个不漂亮。横看竖看,一个都不满意。他摇了摇头,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老兄,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怎么会都不喜欢呢?你可知道她们各个都有绝活啊”,凯文瞪大了一双小眼睛,一脸的疑问。他心里还在想,你小子的胃口也太高了!

    “丽莎在吗?”

    “在那儿。”

      刘雨生顺着凯文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端坐在餐桌前。她发髻盘起,头两边有两缕头发打着漫卷,顺耳而下。再看她身上的那件洋红色的连衣裙,袒胸露背,掐腰收背,恰如其分地凸显出标致女人的魔鬼身材,和她头发斜侧面别着的那一朵红花,遥相呼应,洋溢着喜气。她的眼睛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灵巧的双手,将花花绿绿的画报纸片,折叠着成小小三角形纸夹,再将这些纸夹搭建成象征吉祥如意,长寿福禄的仙鹤。她们有的低头沉思,有的引颈高歌,有的回目相望,还有的振翅欲飞。真可谓活灵活现,巧夺天工。

    “嘿,丽莎,我来了。今天就和你了。”,刘雨生眼睛一亮,手忙脚乱地走向前去。丽莎同时也听见了他的声音。只见她面无表情,头向他的方向轻轻一回,报以微微一笑。刘雨生看着丽莎勾人的电眼,涂着鲜红口红的嘴唇,微张着,一下子就回忆起几个月前给他吹箫,吞食爱液的火辣情景。心如火燎,急不可耐。

    “老板,对不起。她是我老婆!”,凯文紧紧地,一步一趋跟在刘雨生的后面,一步一趋,看样子他好像憋了这句话已经好久了。他的小眼睛瞪得大大的,都快变成了大眼了。虎视眈眈地,生怕别人抢走了他的宝贝。

     “嗯?我以前和她玩过,今天怎么成了你的老婆?”,刘雨生的脸转向凯文,一脸的疑惑,好像是说: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记错人了!她是我从马来西亚娶来的老婆。人家可是黄花闺女,从来没做过这一行。”,凯文挺胸抬头,斩钉截铁,好像是说:我向天下人保证,这话是真的。

     刘雨生想了想,不想争辩下去。自己难道是真的记错了?,他想了想,扭头坐到了沙发上。他这时才发现,沙发上还有另外一个客人。

   “Hi, 别听他胡说八道。她就是以前的丽萨,我和她也玩过,记得清着呢。老兄,你还真没有看错人。,那个陌生客人对着刘雨生的耳朵,轻轻地讲着,生怕老板凯文丢了面子。

     听到这话,刘雨生的心里冒出一股酸味,还隐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么漂亮,善解人意的姑娘,嫁为人夫,从此与自己无缘,好可悲啊!要是当时大胆娶了她当自己的老婆,今天肯定也会有别人在身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真的好可怕!

     他想着想着,突然有了一种好奇心,打算套出个究竟来。顺水推舟,不强人所难,也是一种美德吧。他站起来,面带微笑,开始夸奖新娘子的手艺来。

     “丽萨,你的仙鹤作品,生动形象,色彩艳丽,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你真是身手不凡”,这一连串的美言美句,非要打动对方不可。

    “谢谢你的赞美。去年,我在马来西亚卖出了几十个,大家都很喜欢。不过我真的还有许多改进的地方呢”,丽萨莞尔一笑,对刘雨生点了点头。

      刘雨生抓住四目对视的一瞬间,观察着他爱过的丽萨。闪闪发光的大眼睛,在长长的眼睫毛的映衬下,如一潭泓水,依然脉脉含情,只不过今天还不如往日那么大方,豪放,多情。细看倒是能感觉到,里面似乎有一种哀怨,不满和期待。他分明看到了丽萨仍然记得她,也许还想着他。

    “那你结婚后,就在家折仙鹤吗?”

    “我每天打扫房间,洗衣物。给小姐们准备吃的,喝的,用的东西。”

    “你喜欢休斯敦吗?”

    “一般。太寂寞了。天天过一样的日子,不太习惯。”,丽萨说着,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和忧郁,和刘雨生对视片刻,眼角依稀泛出了泪珠。

     刘雨生低头不语,看着桌子上展示的仙鹤,有的低头沉思,有的引颈高歌,有的回目相望,还有的振翅欲飞。那不都是女主人情感的生动写照吗?

   “来,老板,我们坐下喝杯茶。”,不知什么时候,凯文从后面走了过来。也许这个时候,他最怕的就是谈话太多,看出他新婚娇妻的底细。刘雨生看了看丽萨,无奈地跟着凯文走了出来。

      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下,丽丽走过来端上来两杯茉莉花茶。凯文,侃侃而谈。他是县郡监狱管理人员,学的是MBA,可是管理的却全是坏蛋,杀人放火犯,偷盗强奸,什么都有。一天忙到晚,一年才二万多美元,生活不易啊。开了这家店,每月房租1500,广告800,饭钱,1000,水电800,一个月下来要花掉3000多。每天要有4个客人才打个平手,所以希望老板们,常来常往,多多寻欢作乐。

     听了一会儿凯文的苦水,刘雨生还是没有寻欢作乐的心思。他敷衍几句,起身告辞了。

     路上,车水马龙,行人寥寥。刘雨生品味着这一对夫妻,回味无穷。这个凯文,执法犯法,胆子包天;那个丽萨,看着别人时时刻刻,风花雪月,花天酒地,而今她独守一人,生活单调乏味,她能否会耐得住寂寞?他们又会朝夕相处多久,互爱多时?

5

高兴

感动
1

同情
1

搞笑
1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7 个评论)

4 回复 ahsungzee 2013-5-14 01:16
老黄终于又开讲了,而且讲得精彩,好!请继续!~
3 回复 黄笑吾 2013-5-14 01:16
ahsungzee: 老黄终于又开讲了,而且讲得精彩,好!请继续!~
  精彩在何处?
4 回复 猪扒戒 2013-5-14 01:38
  
3 回复 黄笑吾 2013-5-14 01:39
猪扒戒:   
  
2 回复 对门九妹 2013-5-14 01:40
良辰吉日,佳人焉在?
不错的小说,文字功底深厚。是不是自传啊?
3 回复 黄笑吾 2013-5-14 01:41
对门九妹: 良辰吉日,佳人焉在?
不错的小说,文字功底深厚。是不是自传啊?
九妹,有空过来聊天,这可绝不是自传。
3 回复 小皮狗 2013-5-14 01:45
读了黄博士的这篇博文,在浊气的房屋里似乎闻到一丝清香,令我想起古人的一首诗:
月光飞入林前屋。
风策策,度庭竹。
夜半江城击柝声,
动寒梢栖宿。
等闲老去年华促。
只有江梅伴幽独。
梦绕夷门旧家山,
恨惊回难绩。
4 回复 黄笑吾 2013-5-14 01:48
小皮狗: 读了黄博士的这篇博文,在浊气的房屋里似乎闻到一丝清香,令我想起古人的一首诗:
月光飞入林前屋。
风策策,度庭竹。
夜半江城击柝声,
动寒梢栖宿。
等闲老去 ...
这篇诗文就是那污浊世界中的一丝清香,顶
平时喜欢留言,说三道四的大虾们,见到按摩女的文字, 都避嫌了,看过文字,不留只言片语,悄悄地溜溜了!
4 回复 对门九妹 2013-5-14 01:50
黄笑吾: 九妹,有空过来聊天,这可绝不是自传。
哎呀,这春絮漫天春意萌动百无聊赖时节,聊天会撩动某根敏感神经滴,还是顾影自怜吧。。。   
4 回复 黄笑吾 2013-5-14 01:53
对门九妹: 哎呀,这春絮漫天春意萌动百无聊赖时节,聊天会撩动某根敏感神经滴,还是顾影自怜吧。。。    
    
3 回复 小皮狗 2013-5-14 02:03
黄笑吾: 这篇诗文就是那污浊世界中的一丝清香,顶
平时喜欢留言,说三道四的大虾们,见到按摩女的文字, 都避嫌了,看过文字,不留只言片语,悄悄地溜溜了! ...
看来还是小皮狗讲义气,有悟性,对吧?   
4 回复 goodoctor 2013-5-14 02:20
黄笑吾:        精彩在何处?
精彩! 吹箫, 早泄。。。
3 回复 乔丹 2013-5-14 02:25
娶两个?
3 回复 猪扒戒 2013-5-14 02:27
黄笑吾:   
太逼真啦~~~
4 回复 黄笑吾 2013-5-14 02:30
小皮狗: 看来还是小皮狗讲义气,有悟性,对吧?    
对,无豪言壮语, 就是有悟性
3 回复 黄笑吾 2013-5-14 02:30
乔丹: 娶两个?
两次,一共娶两个。你要几个?
4 回复 黄笑吾 2013-5-14 02:32
猪扒戒: 太逼真啦~~~
小说就是要给你演电影
4 回复 猪扒戒 2013-5-14 02:32
对门九妹: 良辰吉日,佳人焉在?
不错的小说,文字功底深厚。是不是自传啊?
问得太好了。 以黄河水都洗不白。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3-5-14 02:32
这画是黄博士的手笔么?
3 回复 黄笑吾 2013-5-14 02:33
猪扒戒: 问得太好了。 以黄河水都洗不白。
废话,那么黄的水,如何洗白?
123... 5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9: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