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九年的一段经历

作者:紫竹风  于 2011-6-3 00: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历史文摘|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8评论

这是一个经历过六四的人写的一段真实回忆。作者:/***/

一九八九年的"我",当时还很年轻,进大学读一年级,那时候的大学生活远没有现在的精彩,学习也比较紧张。那天晚上,校园里突然贴满了大小字报,到处 可以看见人群一小撮一小撮的立着。回到寝室,大家都兴奋得坐立不安,希望着有什么事情发生。果然,半夜12点有人开始大声嚷嚷,游行了!游行了!想到以前只在书上读过、电影上见过的场面就要出现在眼前,我们这帮菜鸟都很激动,于是都同去,在校园里一大群人转了一圈。我们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前辈们打出了大旗小旗,才知道胡耀帮同志去世了。

后来事情就象大家知道的一样发展,白天游行,晚上集会,各色人种轮流上台。那时候诗人们都还活着,发言的同志总喜欢用诗一样的语言抨击共产党,具体内容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大家都很激动的样子。对我们这些刚从高考中冲出来的菜鸟,能够停课闹革命,实在是天大的幸福。能够有成为革命家的机会救国救民,实在是比天还大的幸福.

上街的频率开始增加,天安门有人开始安营扎寨,我们在上海,当时的人民广场和外滩也是各个高校聚集的地方。大家每天去喊口号,声援北京,打倒官倒,支持世 界经济导报,要求和市委对话。白天老百姓在路边送水送吃的,晚上回去坐公车都不要钱,下雨天食堂还准备面包和姜汤,能够专业闹革命真的很幸福啊!后来大家 都知道可以免票乘火车周游全国,逍遥派们乐坏了。文革大串联的待遇,也让我们这代遇上了,许多人开始借机旅游,会会老同学什么的。

每个地方都在激烈的辩论,到了公共汽车上,菜鸟同志们也学会了宣传革命道理。只要显示一下对官倒的愤怒,就可以赢来满车的掌声。很多人自己封了个纸箱,几 个人就上街募捐,回来总有上千元的宰获,听说有很多同志忍不住诱惑就贪污腐化了,结果高自联告示,不允许私自上街募捐。募捐被领导同志们亲自领导起来,我 想后来他们流亡海外或下海经商的经费,肯定有其中一份吧。

有很多同学爱上了演讲。尤其是女同学,一讲到天安门同学的绝食行动,就要泪如雨下,无法继续。大家还喜欢辩论,当时的人民广场,一到晚上便人头撺动,演讲的人很多,辩论的人也很多,我第一次发现中国人民不仅是勤劳勇敢,更是能说会道。我录了很多人的讲话,有兴趣可以放出来给大家听听。

快到高潮的时候,上海几个人多的高校开始争夺对上海地区的领导权。几个学校不再统一行动,各有各的噱头,校园里开始有互相攻击的大字报。北京绝食了,上海也要配合。各个学校都有地盘,开始在市政府前静座,绝食。5月20日晚,我们一个哥们儿,用白布裹了头,找家餐馆大吃了一顿,带上几块牛肉干,准备加入绝食,这时北京宣布戒严了。半夜,上海也开始清场,各路人马纷纷撤退。12点的时候我从外滩走回学校,到处是三三两两的人群。

接下来革命开始有点神经过敏了。听说北京要军管,上海也有解放军开来,政府准备镇压。一天凌晨2点,高自联的喇叭车叫醒了大家,说是情报讲部队进城,准备 军管,要大家紧急集合堵军车。当时下着小雨,几千学生一路小跑到了外白渡桥。大概跑了2小时不止吧,路上大家唱了不少革命歌曲来鼓劲,就是共产党人闹革命 时唱的那些。最后到了那,天已蒙蒙亮,领导们说情报有误,大家回去吧。于是鸟兽状散。至今我还没搞明白,即使解放军进城,大家为什么要跑到外滩去,去干 啥?保卫上海市政府?

接下来的就是堵路,不让工人上班。领袖们认为要打击共产党的经济,争取工人同情。很多路口都被学生占了,学生们让公车司机把车横在交通要道上,把汽放了。 这下很热闹,路口的地方一到晚上就挤满了人。我在一个要道上看见有很多社会上的人要把车推翻,要烧车,学生们拼命劝阻,害怕出事。警车来了,一大帮人又冲过去砸警车。警察呆在车里,周围都是横眉毛竖眼睛的人。后来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我看着革命革成这样,很不象话,很不理解,赶紧回校了。

再后来,朱镕基讲话,号召工人想办法上班。结果很多工人起一大早,步行几小时去上班。我是第一次听朱的讲话,当时想这人水平很高啊,比起李鸟同志不知道强多少。革命越来越没章法,许多人都回家了。

北京出事的时候,有人拎一大收录机,就是后来乡下娶媳妇盛行的那种,放在大操场上,校园里留下来的学生就聚在那里,听美国之音报道消息。后来又有很多香港报纸的复印件贴出来。文人们开始写诗,歌颂曲死者,咒骂当局,文采都很好。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十几号。

学校通知放假了。等到我们重新开学后,一切成了过去。对于大多数学潮过来人而言,这只是一段经历,一段回忆。因为生活很快把更精彩的内容填了进来。即使当时的高自联头头,如果没有资格实现备好护照和出逃资金,经过一段审查后也回到生活中来。没有从此成为职业革命家也许是他们的幸运。我后来认识好几位有自己事业的成功人士当年都是学潮头头,当年的经历成了饭桌上最好的谈资。最有意思的是,我周围的许多积极分子,在新学期的政治学习中仍然是积极分子。当年骂共产党毫不留情的,爱起共产党来也毫不留情。我们中间的第一批党员,学潮中都是慷慨激昂之士。所以我有时想,对王丹、吾尔开希、柴铃一类的人物,其实本可以有更好的方式处理。此外,而对于这些人本身而言,若能不以民运为职业招牌,也未见得是坏事。大多数人的头脑已经随着中国的发展走过了二十二年,可他们还不得不停留在八九年。当年学生露营的广场,又迎过了一批又一批狂热的大学生,不过换成了新千年的庆典,申奥和入世成功的狂欢。中国的这二十
年,对于流亡者是一片空白。他们期待衣锦荣归那一刻,中国人民会给予英雄的礼遇,但最大的可能,他们将成为古董被少数人收藏和供奉,却永远不会有成为国之大器这一天。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1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8 个评论)

1 回复 fanlaifuqu 2011-6-3 00:50
一篇两边不讨好的文章,我觉得写得不错。
1 回复 海外愤青 2011-6-3 00:57
fanlaifuqu: 一篇两边不讨好的文章,我觉得写得不错。
讨好中间派 。他写的很真实,真实地记载了当时参加学运的普通学生的经历和感受。
1 回复 海外愤青 2011-6-3 01:00
真实同感,我们还给去北京一时联系不上的同学们开了追悼会呐,后来他们都回来了。
1 回复 awang9988 2011-6-3 01:09
李鸟同志:
1 回复 酸柚子 2011-6-3 01:45
我想这应该是大多数学生的经历吧
1 回复 xqw63 2011-6-3 02:12
“他们将成为古董被少数人收藏和供奉,却永远不会有成为国之大器这一天”
没错
1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1-6-3 02:38
这些领袖骑虎难下,也就在这发表意见而已。说者有心听者无意。
1 回复 roaming 2011-6-3 04:11
写得不错!
1 回复 nancyzhang 2011-6-3 04:31
记录一下回忆,很好.
1 回复 玮哥 2011-6-3 07:08
身临其境的感觉
1 回复 hr8888hr 2011-6-3 08:02
后悔死了,当年傻乎乎的也给这些可怜的坏孩子捐了钱
1 回复 天天天兰 2011-6-3 10:51
hr8888hr: 后悔死了,当年傻乎乎的也给这些可怜的坏孩子捐了钱
呵呵,如果现在还能找到那些人,你是不是坚决要把当初的那20块钱要回来 ,20块在89年也不算少吧?我猜的钱数还不算少吧? 开个玩笑
1 回复 老阿姨 2011-6-3 11:43
   很真实,谢谢介绍实情。
1 回复 nierdaye 2011-6-3 22:22
我是第一次听朱的讲话,当时想这人水平很高啊,比起李鸟同志不知道强多少。:比起李鸟同志不知道强多少 -   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1 回复 homepeace 2011-6-4 01:48
真实
1 回复 seamandh 2011-6-4 03:31
几乎是实况转播~
1 回复 纽约知青 2011-6-4 03:36
很好的文章!
1 回复 STDL 2011-6-4 09:04
当年骂共产党毫不留情的,爱起共产党来也毫不留情。我们中间的第一批党员,学潮中都是慷慨激昂之士。——真是悲哀啊,我看中国没什么希望了,管TMD什么民主人权,还是好好挣钱,当个贪官,找个二奶算了。唉,我真怀念当年的激情啊。
1 回复 davidon 2011-6-5 06:39
实际情况
1 回复 nika 2011-6-5 07:41
当时我也在上海,你的描述很真实.还有社会上的人去饭店捣乱不让人开门营业.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4 04: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