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和“穿”

作者:卉樱果  于 2011-9-19 12: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旧红舞鞋|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47评论

关键词:

       四十年前的上海,人人都是36元人民币工资,家家都是28条腿的家具。存不多钱也无需担心,反正医疗公费,房子分配,旅游业没“出生”——一周工作6天,买张机票还要单位批准。没有什么好比较好炫耀的,就比主“吃”还是主“穿”。

  主“吃”的一方大张旗鼓理直气壮:“阿拉钞票才(全)是吃光额,吃光好,吃在肚皮里,才(全)是自家的”。结束了还不忘贬一下主“穿”的:“穿在身上拨(给)宁家(人家)看,呒啥意思。”

   主“穿”的不声辩什么,只是穿出来给大家看。不是那种买来的衣服。成衣店的东西样式千篇一律、颜色只有数得清的几种。手巧的女孩女人,从布店扯来料子, 给衬衫镶条花边,裤脚小个半寸,效果立马就不一样了。我有个女同事,连“风雪大衣”也敢做。一家人外出从头到脚光光鲜鲜,赚回头率也是一种荣耀的满足。

  穿的支出比重大了,吃的方面当然少些内容了。不过关起门来的事,有时候也会暴露,那些对你穿着鲜亮心存嫉妒的邻居,会猛不丁推门进来看看(那时候还没买房呢,邻居比现在的亲人关系还随便):“夜到(晚上)吃啥啦?噢哟!嘎(这么)节省啊?”

   我这人五个手指结结骨骨,不会干细活,踩下缝纫机,要断几次线。年轻时候想穿好看点的,店里只有蓝色军草绿。“文化大革命”结束,服装彩色多了,我却在价格牌前怯步。1977年我结婚时,姑妈送了30元红包,那时不算少了。我咬咬牙,再贴上5元,买了件毛的确良料子的春秋衣:一件上装就占了全部月薪。

  一九八七年我第一次公派出国,最开心的是,为了不丢咱中国人的脸,政府发了五百元的服装费给每个出国者。

  那个周末,我怀里揣着飞来的横财,走路都蹬蹬有力。到底是横财,用起来一点不心疼。上午,我从南京路这头逛到那头,下午从淮海路那头逛到这头。上灯时分,背着几大包衣服精疲力竭地挤公车。到家已经等着一房间的人了,三个妹妹三个妹夫,七嘴八舌地要看我的新衣服。

  我把各式羊毛衫、衬衫、套裙、长裤、上装、大衣一件一件放在床上。二妹夫叫着老婆的昵称催着她试装。二妹脸一侧:“不要!又不是我的。”二妹夫拍胸脯保证:“等我发财了,一定给你买更好看的。”不要说,他后来还真的做到了。

  我们四个姐妹个头身材差不多,一个个试下来,每个老公都说自己老婆穿得最好看。

  我清楚地记得,出国日期是十一月二日,那个年代温室效应对地球惩罚尚在酝酿之中,也没有暖冬。天冷得要命,我硬着头皮瑟瑟发抖地穿上那出口转内销、美丽冻人的镶槟套裙。到了机场一看,男同事们个个西装革履,这也是当时公派出国的风景之一。

   飞机起飞后,在东京意外停留,有惊无险查了引擎。然后在旧金山过夜转机,经过20多个小时,终于辗转到了芝加哥。美国公司老板带着两个人来接机,一个个握手,握到我的时候,赞了一句话,其中有“Smart” 和“Elegant”,请来的女翻译酸酸地在一旁解释:那是夸你的穿着。言下之意,我也理解。

  第二天去公司上班,老板先把我们带到一个大磅秤前,让全体人员站上去,磅个总数。我们问为什么,老板说,这是他们衡量公司对我们招待周到与否的一个指标。

  当时出国津贴每人每天八美元,但是大家早就打好小算盘,要在两个月内省下240美元买个18寸的松下彩电回家,也就是近一半的补贴。住的方面没法再省了,我们租下三卧室公寓,两人合住一个卧室。要省,只能在吃的上面省。

  午餐,公司老板说由他们免费提供了——汉堡包、肯德基、香肠、热狗、火腿肠……我们都是第一次吃西式快餐,除了不喜欢那黄色的芥末,别的都觉得好吃的不得了。

   晚餐自己打理,去超市买最便宜的蔬菜、鸡蛋,香蕉,鸡腿。为了那个彩电,我们恨不得把一个铜板掰成两半花。回到公寓轮流秀厨艺。我是全家出名、全厂出名不会烹调的女人,就负责洗碗。虽然洋鸡蛋、白莱克鸡腿味道差,但那时在中国的人们如果想吃还需要配额呢。吃的时候,倒出从中国带来的榨菜和咸菜罐头,秀味可餐,我们个个放开肚子吃,不吃到打嗝不放下筷子。临睡前再喝一大杯牛奶一大杯果汁,那是美国公司免费提供的。

  周末,公司不少工程师自告奋勇带我们外出,记得有个工程师兴致勃勃地驾车带我们去森林,我们几个眉头揪着:那是乡下,我们要看摩天大楼哦!午饭时候,那工程师以为他驾车陪我们,我们会馈赠免费午餐,总不能让他一人请我们六个吧。这样,在等菜时有点僵局。随即工程师给公司老板电话请示,回到餐桌宣布:“老板请客。”真是人穷气短,我们几个一下子“Yeah”了出声。

  两个月过得飞快,圣诞前夕,技术培训结束,每人领了证书领了礼物,双方的头头说了互相感谢的话。然后,老板要我们再到那个大磅秤上站一站,骄傲地宣布:“祝贺!你们六人两个月总共重了四十八磅!”我们面面相觑,不敢相信,因为我们六个人没有一个可与“胖”字沾边的,那四十八磅肉在哪里呢?

  回国后,我们都忙着技术开发产品国产化,一年后正式投产。正当我准备舒口气 时,突然发觉中国已经天翻地覆地变化了。肉类鱼类随便供应了,我捏着那没用了的肉票鱼票肥皂票布票,不知道怎么安排工资开支了,本来很简单,把那些票用完,多下5元可以存银行。吃穿那时占了80%的工资开支。

  再后来,吃的穿的在各自的范围内开始竞争,降价、争取用户,得益的是老百姓。只要不追求名牌,几乎人人都可以穿得体面,个个都能吃饱吃好。那些服装小店、皮鞋店每天挂着“下月拆除,跳楼价”。

  家庭中的开支开始向旅游倾斜,向教育倾斜,向医疗倾斜,后来,最大的一块向房产还贷倾斜。

   有个衡量国家富裕与否的数据,叫GNP还是GDP,我也不太清楚,听说计算过程比较复杂。但是,我以为,一个国家不管GNP还是GDP再高,如果百姓在开门七件事上开支要占去工资的50%以上,那么就反映了政策有一定的问题。吃饱,穿暖,应该是和谐社会中老百姓最起码的生存条件。

   从2007年开始,中国的猪肉豆制品肥皂草纸涨价,官方承认幅度达30%到45%。本来说肉类临时涨价,第二年不甘寂寞又拉上了蔬菜。我儿子媳妇一代人,那时还没有啥影响,他们小区论坛都是金领银领白领,还常常发动一起“腐败”(聚餐)。而退休的亲友们,一通电话就是感慨,这样的涨价幅度让我们怎么过?尤其我小妹,夫妇俩工资加起来3000多人民币,孩子上大学,每年学费书费学校住宿饭菜费两三万,看着猪肉涨了一倍,她问,我们该吃什么?还是应该像三年自 然灾害那样不吃什么了?我说:“勒紧裤带,穿得好看点吧!”

    想不到这样的涨价开了头就像绝了堤的洪水,几年来收不住脚步。今年开始,不仅我妹妹抱怨服装涨的离谱,商场里一件衣服动辄三位数四位数。连年薪几十万的儿媳妇也抱怨了:鸡蛋涨了,肉更涨了,米更涨了,最最重要的是涨了还不敢吃-不安全。

        国内媒体解释:“世界银行承认米价较2001年涨了5倍,创历史新高。” 又引用西方媒体预言,“米荒将引爆33个国家动荡。”国内报界则再次声明:“米荒是全球关注的问题,不是一个特定国家特定政策的原因。”国内CCTV更搬出联合国秘书长的分析-粮食的上涨与石油价格、运输成本、温室效应有关。最近秘书长已经敦促国际社会立即采取措施,确保世界粮食安全。

   儿媳妇问我加拿大涨幅如何,我说有是有点,比如牛奶以前三刀半,现在是四刀多一点,但是根据人均收入,绝对值可以忽略不计。儿媳妇又去问在美国的妹妹妹夫,也答食品虽有小小上涨,但是衣服没有,倒是房价跌得一塌糊涂。儿媳妇傻眼了:为何中国人对于日常的“吃”和“穿”,总是世界上最沉重的负荷者呢?
 
        “吃”和“穿”,再加上“住”的泡沫,犹如某著作所形容的三座大山。生活的压力又回到四十年前,甚至更不及。因为那时候工作可以磨洋工的。

点这里,来涂鸦画廊看一看!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9

难过

拍砖
1

支持
2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7 个评论)

3 回复 yulinw 2011-9-19 12:20
   为何国人对于日常的“吃”和“穿”,总是世界上最沉重的负荷者呢?----因为中国负担沉重,需要钱啊~·
3 回复 卉樱果 2011-9-19 12:25
yulinw:    为何国人对于日常的“吃”和“穿”,总是世界上最沉重的负荷者呢?----因为中国负担沉重,需要钱啊~·
一矢中的
5 回复 卉樱果 2011-9-19 12:39
写的楼歪了,惭愧下
2 回复 小小.. 2011-9-19 12:52
  
2 回复 Emansfield 2011-9-19 13:03
四十年前的上海,热节还好过,弄堂口的大饼油条,7分航里挡倒了,36块弗贴蜗里额,可以从淮海西路切到淮海东路了。。。
3 回复 天涯孤兔 2011-9-19 22:42
人生在世,吃穿二字,善哉,善哉,切莫以吃以吃,以穿以穿,知足为上也
3 回复 白露为霜 2011-9-19 22:44
‘ “吃”和“穿”,再加上“住”的泡沫,犹如某著作所形容的三座大山 ’

公平的说现在吃,穿,住同四十年前差了好几个数量级。压力是不轻,但质量提高许多。
4 回复 天涯孤兔 2011-9-19 22:58
Emansfield: 四十年前的上海,热节还好过,弄堂口的大饼油条,7分航里挡倒了,36块弗贴蜗里额,可以从淮海西路切到淮海东路了。。。
   7分航里=?,挡倒了=?切到=?弗贴蜗里=?侬士莫子
3 回复 hog4oc 2011-9-19 23:21
Those are the happy years - just a little thing can make you really happy.
2 回复 卉樱果 2011-9-19 23:35
hog4oc: Those are the happy years - just a little thing can make you really happy.
because we only knew we were the happies people in the workd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1-9-19 23:35
抚今忆昔,不知道说什么好。
2 回复 卉樱果 2011-9-19 23:36
白露为霜: ‘ “吃”和“穿”,再加上“住”的泡沫,犹如某著作所形容的三座大山 ’

公平的说现在吃,穿,住同四十年前差了好几个数量级。压力是不轻,但质量提高许多。
质量提高是事实,但是担忧提高也是事实,四十年前没有地沟油,西瓜不注水。。。。
2 回复 卉樱果 2011-9-19 23:38
何谓:以吃为吃,以穿为穿?初二年级水平不懂的问一下
2 回复 hog4oc 2011-9-19 23:39
no - it should be that we had low expectation at that time, these days we have high expectation and it is hard to achieve. :)
2 回复 卉樱果 2011-9-19 23:41
天涯孤兔:    7分航里=?,挡倒了=?切到=?弗贴蜗里=?侬士莫子
  
3 回复 卉樱果 2011-9-19 23:42
Emansfield: 四十年前的上海,热节还好过,弄堂口的大饼油条,7分航里挡倒了,36块弗贴蜗里额,可以从淮海西路切到淮海东路了。。。
格么一记头就乃一额月的工资切光了。闲话刚钻来,格额晨光大家心蛮平额,也蛮开心额
3 回复 卉樱果 2011-9-19 23:43
小小..:   
  
2 回复 卉樱果 2011-9-19 23:44
hog4oc: no - it should be that we had low expectation at that time, these days we have high expectation and it is hard to achieve. :)
you may right. High expectation is one of the blrobem nowadays
3 回复 白露为霜 2011-9-19 23:49
卉樱果: 质量提高是事实,但是担忧提高也是事实,四十年前没有地沟油,西瓜不注水。。。。
  
3 回复 hog4oc 2011-9-19 23:50
my take of this is to look small things that can make us happy.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8 03: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