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企业与钉子户的法律较量

作者:大连李扬  于 2016-7-13 11:5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法律相关

关键词:拆迁, 法律, 磨坊主, 西方, 钉子户

强拆企业与钉子户的法律较量

 

一谈起钉子户和强拆企业的关系,许多中国大陆人,就搬出德国著名案例,说是德国皇帝想扩建私家花园,因为要征用旁边磨坊主的地盘,导致双方打官司,因为法院判决皇帝败诉,结果皇帝就遵守法律,规规矩矩不再强拆磨坊主的磨坊了。故事结尾都有这样一句话:“历经了多少个统治者,到现在,那个磨坊仍然存在,成为德国司法独立的象征,代表了一个民族对法律的信念,仍像纪念碑一样屹立在德国的土地上”。开始时,李扬也被这个历史故事、法律故事感动坏了,感觉全天下最好的人,就是西方的统治者了。

 

后来,大量的中国大陆人,对这个故事追根溯源,发现德国皇帝与磨坊主的故事,是中国大陆版本的,源自著名崇拜美国大律师贺卫方的制造。这下,李扬彻底明白了,原来是贺大律师制造的中国版本,那就对了,自从他在美国学成归来后,满嘴没一句实话,经常说话公开自相矛盾、前言不搭后语的。所以李扬要求情报组织催眠调查他这类人,不然党、政府、国家、人民,会死得莫名其妙,要多悲惨有多悲惨。这个历史真实案件,大约内容是这样的。18世纪下半叶弗里德里希大帝治下的普鲁士,磨坊主阿诺德因他人修建水渠,影响其磨坊水力,而无力向其领主支付租金构讼,历经多个审级,终由弗里德里希大帝通过权力判决干涉案件,并与法官阶层发生剧烈冲突而告终。

 

看到有个网友,介绍他知道的一个钉子户的事情。有公司要建企业,买了一块靠近河边的河滩。附近村子一老头在那片荒地种了点菜,老头要求赔偿五十万。老头有五个儿子。在所有的工程机械进去后,几百号人进工地了,老头电话让儿子们就组织一帮人来闹事。最后一次,老板火了双方打起来了——老头和他其中两个儿子被干掉了。这个网友言语中,充满了对钉子户的意见,感觉他对老头一家死三,没有同情。其实,人是利益动物,大家出来辛苦劳动,披星戴月的不就是为赚钱吗?所以,老头一家看到赚钱机会了,这是好事,因为人人希望有这种好事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祖先们早就总结这个规律了。企业买地也好,老头开垦荒地也好,都是为赚钱,双方发生矛盾,无非就是钱闹的。

 

大家都相信,不是所有的钉子户,都是不讲理的,大量钉子户确实很冤枉。但大家也承认,许多钉子户的索赔条件太高,明显有敲诈勒索的痕迹。其实,在李扬看来,中国国情也是传统文化,其实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我要一个亿,是我的权利,你给一分钱就想买,也是你的权利;双方达不成买卖,就别成交嘛,如果双方达成买卖后,一方反悔了,这个时候,就违反道德、规则甚至是法律了。所以,不管别人索要多少钱,一般情况下,公安机关不能以《敲诈勒索罪》立案,同样,也不能因为还价只给一分钱,公安机关就以《抢劫罪》立案。李扬对同行的建议是,在接到报警立案时,最好先别收钱办事,先看看法律和程序,避免有些钱拿的烫手,把工作搞丢了。

 

许多强拆行为背后,其实是有些官员想多黑钱,企业没办法,只好从搬迁户身上省钱。这就是市场经济。你总不能不让老板和企业赚钱吧。所以,官员们拿钱太多,导致开发企业成本太高,只好花钱雇佣黑社会,暴力、血腥地强拆、强迁;官员因为收大钱了,面对这样的血案,只好硬着头皮,暗中帮助强拆企业,通过各种违反程序、法律的方式,迫使钉子户低头。结果,往往就出现震动全国的案件。李扬经常讲,什么事情都要有底线,不能太过分了,否则面临的麻烦和代价,往往是你承受不起的。象上面老头一家死三,证明强拆企业老板头脑不行,再加上没有好律师帮助,所以才出了命案,早晚老板会栽大跟头。完全可以想办法,将老头一家治住,导致老头一家被迫打官司,进行没完没了地缠讼。

 

如果真的是无主荒地,老头开垦了,从法理上讲,老头确实有权向企业索赔的。至于索赔的价码,以及双方最终达成的协议,要看双方的智慧和底线了。象古代,比这更恶劣的事情都有。有的读书人,仗着懂法律,胡作非为;他跑一地主家的祖坟前,哭了几年,故意让大伙看到;然后就强行阻止地主一家,去祖坟祭奠,声称这是自己的祖宗;旧社会的传统文化,对祭祖非常重视,仅次于尊重皇帝和朝廷;地主一家莫名其妙地丢了祖宗、丢了祖坟,不仅是世代的笑话,而且无祖可祭啦。这哪行?双方去县衙打官司,好在县太爷明察秋毫,最终识破了那个读书人想借此勒索的心理,将那个读书人狠狠地惩罚了。在西方,从古代到现代,这类案件也是屡见不鲜的。哪儿都有好人好事。

 

各方政府都有政绩任务,即改造破烂不堪的老旧小区。李扬承认这里面的学问太大了,一是政府无钱,二是官员想赚钱,三是开发商想赚钱,四是钉子户想赚钱,五是因此导致黑社会介入赚钱。破旧小区的人们,绝大多数受不了肮脏、泥泞的恶劣环境,大多经常上访,要求政府搬迁改造。但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在政府和开发商搬迁时,有那么几户坚决不搬,想借机敲诈政府和开发商的钱。这种现象太多了,哪个城市、哪块旧区改造都出现。大多数情况下,承包工程的老板没办法,就雇佣黑社会给强拆了。然后,全国各地的钉子户们,就没完没了地上访,整天到政府负责这一块的领导家闹事、骂人。这是个令人头疼的普遍现象。李扬对此的思考,来回反复多少年,通过大量的案件,以及与众网民的探讨,感觉说一说吧。

 

如果这家钉子户中有残疾人,希望给个一楼,政府和开发商就是不同意,那是官员和老板太混蛋了。做这种缺德事情,生前不报应死后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特殊案例、特别对待。至于有些钉子户要价太高,不要紧,先把补偿他们的房子,通过公证,找人替他们参与摇号、选房,并在以后,将此房屋留给这个钉子户;哪怕钉子户一辈子不住进去,政府和企业也要明白,这套楼也永远不属于你们。谁动谁翻倍赔偿。这样,一旦钉子户最终冷静下来,希望和政府、企业重新谈判,各方都有后路。如果钉子户确实达到偏执状态,决心为上访贡献一生,那么政府和企业,可先动员他家人先进分配的楼房住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就算黑社会介入强拆了,那么企业和老板,也要记住,钱的纠纷是一码事,人命的纠纷是另一码事。如果因为钱而出人命了,不仅是钱的损失更大,而且就可能面临赔命了。黑社会强拆,也不能拿着双筒猎枪、汽油瓶摧毁一切,不能开着推土机就往前压,压死多少人,你就要偿命多少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自古如此。所以,人类和其它动物不同之处,就是人有智慧,而不是靠体力决定一切。想办法限制住钉子户,然后在摄像机下,将屋内所有的东西打包,运往指定地区;松开钉子户后,将所有东西交给钉子户,并在摄像机下离开。至于公安机关,要承认这是非法拘禁,但因为无人命、无重大财产损失,只须将相关人治安拘留罚款即可。要是出了人命,那可就是刑事案了,不管谁杀谁。

 

2016年6月16日,长沙市女子龚雪辉,在失踪半个月后,被发现遭强拆房屋压死。哪国都有强拆,基本在强拆结束后,被强拆者去法院打官司。不过,西方的企业财大气粗,聘请最好的律师,与原告缠斗;大量的残酷地事实,让普通西方人明白,这种没完没了地法律讼诉,自己陪不起,花大钱聘请好律师,也未必能成功,得到的赔偿不够律师费的。一般都是强拆前,与强拆企业讨价还价,争取讹到最多的钱,避免打官司。真要强拆出人命了,那就不是法院判决赔偿多少了,而是涉及故意杀人罪、过失杀人罪;所以,强拆企业聘请好律师吧,看看花大钱,能不能破财消灾?如果对方聘请的律师水准高,强拆企业不仅要赔钱了,可能还要赔命啦!

 

两个性质,两个法律概念,李扬这样一讲,大家就明白了。出了人命,可不能由您说了算了,您说不知里面有人,所以才强拆的。那就没事儿了?您要是在政府上班时间,爆破强拆政府办公大楼,声称不知道、不相信里面有人办公。那就由您说了算了?那还了得,可毁了,这个世界就乱套了!所以甭说你知道强拆屋内有人还是没人,反正屋内死人了,你要是不希望赔命,就花大钱请好律师,按照过失杀人罪服法;如果对方聘请的律师水准高,最后法院判决你是故意杀人罪了,那没办法,大家都要遵守法律——你赔大钱之外兼赔命吧。如果你不同意这个法院判决,也可以呀,你让全国人大修改现行法律中的《故意杀人罪》,然后命令最高法、最高检延缓死刑执行,等到全国人大修改后的法律正式实施了,给你重新翻案的机会。不过,法不追溯既往,后面等着你的多了。

 

收钱办事的黑社会,受雇介入强拆时,也要动脑筋的,人类社会,不动脑筋就想发财,恐怕很难。你想通过玩命来赚大钱,早晚把命玩死,到时候,赚的钱让谁花了,就不好说了。李扬经常讲“干一行爱一行”,你要是决心投身黑社会事业了,那么你的一生也是在智慧中渡过的。你不把别人的命当命,别人就不把你的命当命。所以,面对暴力对抗的钉子户,黑社会介入后,要想办法避免伤亡,避免重大财产损失;你介入的原因不就是赚钱嘛,你造成别人的财产重大损失,你不赔偿,让谁赔偿?政府?你敢牵扯政府,公检法能打死你;你让强拆企业老板赔偿,老板事先和你签订法律文书了吗?承认你弄死多少人、损坏多少财产,都由老板负责了?世上有这样愚蠢的老板?那他能发财吗。 

 

虽然李扬现在通过网络搜索功能,根本查不到西方强拆企业,造成钉子户悲惨的案例,反而全是在法律的尊严和人性的光辉下,强拆企业尊重钉子户、满足钉子户、把钉子户当成亲爹的案例,但这无法阻止真相被李扬知道。因为很久前,可能在没有互联网前,少年李扬就通过罕见的杂志《世界之窗》,了解外面的世界,知道美国社会上的强拆了。谁也别想欺骗李扬。几十年前,西方媒体和记者,就大量报道这类案件了,钉子户和强拆企业间的对抗,完全是斗智,双方心中各有一本账;而强拆企业的强拆工具,就在钉子户家旁边,一旦谈判不成,涌入屋内绑走户主,瞬间破拆工具就让房屋一分钱不值了。有的老板在达成协议时,还向钉子户报喜——你真的赚大钱了,再多要一点,我就一分钱不给你,咱们在法院见面了。

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李扬

2016年7月13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其它[法律相关]博文更多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6-6 23: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