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机关不能设醒酒室

作者:大连李扬  于 2016-7-25 01:3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健康生活

关键词:警察, 醒酒, 俄罗斯, 医院, 法律

公安机关不能设醒酒室
 
莆田荔城区交警大队西天尾中队里,有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大笼子,除了一面是铁栅栏外,另外三面墙壁都铺设了软绵绵的材料,防止醉酒者误伤自己。这是莆田市在2011年5月10日,启用的首个“醒酒室”。谁要是醉驾被查到,且醉酒严重到意识不清,将会被带到这里进行强制醒酒。对此现象,李扬开始是支持的,但经过多少年的思考后,感觉此办法行不通;对社会来说,利大于弊,但对公安机关来说,弊大于利;社会安全成本,不能交由公安机关一家掏,掏不起,更何况公安机关本身,就不是创造经济效益的地方;每年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想办法让公安机关自谋生路,应该给的行政拨款都不给,哪有钱维持醒酒室的正常运转?
 
驾驶员已经醉酒到失去自控能力,,无法顺利配合民警做笔录,将会被送入“醒酒室”强制醒酒。这些醉驾者清醒后,还得继续接受警方的调查处理。醉酒者被“请”到醒酒区后,将有两名民警片刻不离身地在值守区看守,同时提供脸盆、毛巾、水等,让他们自行清醒。如果醉酒状态严重,警方还将请来附近医院的医护人员,帮忙提供醒酒药等必要的护理。莆田是哪儿?中国大陆人一清二楚吧。过去电线杆子上的“老中医”、“老军医”,还是专治性病的;最近,因为莆田系的民营医院,年年花巨款收买百度公司,目前已经声名狼藉了。据说“美女医生约炮”,也是这个民营医院发明的。
 
莆田市政府和公安机关,是好心,也是李扬一直提倡的,保护了醉酒者,就是保护了社会。但李扬比较了解医疗系统吧,所以知道要照顾一个醉酒者,花费的医护人员、医疗系统、包括医疗器械和药品,可能会成本巨大。象李扬在精神病院看到,有些酒精中毒者,因为已经病态严重了,才被家人送进来;刚进病房后,日夜打类似鸦片的针剂解酒瘾,仍然会出现昏迷并大小便失禁,造成医护人员赶紧抢救。这样看看,公安机关的醒酒室,哪能对付他们了?还不关一个,死一个。根据中国大陆法律,公安机关要负全责,既有刑事责任,也有民事赔偿责任。所以,李扬才强调公安机关赔不起,每天都有酒精中毒者在大街上被发现,公安机关无能力承担医院的责任的,不仅没钱,也没技术的。
 
厦门仙岳医院醒酒室,2016年3月,三天来了九名醉汉,而在社会上,则同时出现两名酒后死亡的;湖里街道农贸市场附近,一名男子晕倒在路边。民警赶到时,男子已经死亡,因呕吐物堵住气管致窒息。仙岳医院医生说,春节后的假期,及每个周末,都是醒酒人数较多的时段,高峰期每天有10人左右。而涉嫌酒后驾车,被交警送来进行酒测的就更多了,高峰时每天约15人。公安机关照顾得过来么?再说,每个警察每年的消耗财政拨款,可以说十分巨大,用来照顾醉酒者,不仅驴唇不对马嘴,而且耽误事太大。一旦在醉酒室或醉酒椅上,醉酒者因呕吐窒息死亡了,法院要判决公安赔偿多少钱?警察工作那么忙,怎么可能日夜照顾醉酒者?隔行如隔山,警察能替代医院吗?
 
各国都有这个社会灾难,前苏联地区尤其严重,俄罗斯人酗酒的比率,世界前三;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经常在重要时间喝得酩酊大醉,国外机场迎接他的首脑,或者长时间等待,或者干脆取消机场见面。他配合哥巴乔夫搞崩溃苏联,接手后的俄罗斯,又接着崩溃了,他不酗酒闹事怎么办?他成为总统之日,就是人生和国家悲惨之时。俄罗斯女人也醉酒,一过30岁,不仅体型肥硕,而且力大无比;不仅俄罗斯男人酒后力气大,就是醉酒后的女人,也不可小瞧;人醉酒后,不仅大脑失控、力气大,而且痛感消失,怎么打他,他都没有感觉。要是被酗酒后的俄罗斯女人,打上一拳,估计牙掉的就不止一颗了。俄罗斯醒酒站内,那些醉酒的女人们,真的个个长得青面獠牙、牛鬼蛇神,超出中国人的想象——酗酒把她们一生都毁了。
 
俄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时期,1902年开设了第一家醒酒站,醉鬼在醒酒站里,住宿和医疗救助都是免费的。在极端穆斯林国家,醒酒站免费,能维持运转,象俄罗斯这样几乎人人酗酒的国家,长期免费下去,国家也能破产的。所以越到后期,在醒酒站内睡觉、洗澡和其他各种服务,都有相应的收费标准,但都不足以支付工作人员的工资。苏联解体后,醒酒站数量急剧减少,自高峰期的1200家下降到不足600家。谁倒霉?当然是国家和人民倒霉,大街上冻死的醉酒者,会随处可见。所以,一个国家经历动乱、内战后,真的会一夜之间,倒退几十年、上百年;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马来西亚总理对西方基金们的辱骂,并不过分,因为人民倒大霉了。
 
有些中国大陆人,一边抨击中国大陆警察,对酗酒者不人道,一边揭发俄罗斯酗酒者们的悲惨时,还不忘记讴歌美国呢。李扬略微浏览了一篇文章,感到作者好象是来自外星球一样。“美国对青少年饮酒有严格的法律规定,到21岁成年才能喝酒。然而光有一个法律还不行,如何执行才是关键。美国人的做法是,全民监督,不给青少年沾酒的机会”。电影、电视、媒体报道中,到处都是烂醉的未成年人;许多未成年人持枪抢劫,甚至加入街头黑帮,互相射杀,你却说美国的青少年没有多少喝酒的?这个作者还介绍了,“为何美国少见醉鬼”?你会说,李扬也会看啊。2016年2月,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名男护士,在醉酒状态下协助医生做手术。换在中国大陆试试,院长都进监狱了。
 
面对醉酒者,将其留置在安全地方,不仅是人权,而且是政府和社会的责任义务。但各国法律都有类似规定,当你限制一个人的自由时,那么你就要对他的尊严、健康、安全负责;合法的行政机关,面对的法律要求是这样,就算非法拘禁他人的,如果造成被拘禁者伤亡的,经常是按照非法拘禁罪顶格处罚,中国大陆有些非法拘禁者,甚至在刑场结束自己的一生。所以,既要保护好醉酒者,也要保护好其他人和社会,那么谁最合适照顾醉酒者?医院!!!除此外,再无更好的办法了。因为医院有经验丰富的专业医护人员,只有他们才能照顾好醉酒者,更何况医院有大量照顾、保护、抢救醉酒者的设备和药品,可以讲应有尽有。
 
但是,醉汉会强力反抗,需要数名警察协力才能制服,甚至要使用手铐、约束带这类。所以拥有一定男护士和保安的医院,才能具备开设醒酒病房的条件。这种情况下,只有中、大型公立医院才合格。而中国大陆各城市大型公立医院,一般都设有精神科,病房也是铁门、铁窗,具备限制、保护醉酒者的基础医疗条件;这些精神病院或精神科,日夜24小时有医护人员照管、巡视、观察、抢救。所以李扬不相信,还有比这些地方更好的地方了。充分利用这些已有的东西,可以帮助政府、社会、醉酒者家属,节省大量的钱的。最起码可以降低80%的费用,再加上大多数人有医疗保险。李扬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配套社会工程。
 
精神科病房内,患者所有的东西,要逐一清点,登记造册,在患者出院时,当面交给患者和家属。而醉酒者进来了,仍然是这一套程序,出现误会、差错、犯罪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在外国的醒酒站,甚至连部分警察都趁机偷取醉酒者的钱财,导致社会对政府、警察的失望。完全交由精神科病房后,几乎所有的硬件、软件全具备,李扬认为出现问题的可能性,概率太小了。至于费用方面,价格适当提高一些,毕竟醉酒者在里面,也就呆一两天而已,这个经济承受力应该有的;个别的无钱的,可由政府拨款、社会捐款来解决,再加上提高醉酒者收费标准来补亏空,李扬不认为这个存在什么问题。
 
好象是在俄罗斯,曾有公民被警察强行留在醒酒站后,以自由权受侵犯向法院提出控诉。法院最终驳回控诉,但醒酒站在俄罗斯引发的争议仍不会停止。为什么醒酒站这个好东西,居然引起社会的巨大争论?因为里面的错误、犯罪、违反人权的事情太多,而俄罗斯的司法机构根本忙不过来,导致这成了一个鸡肋。如果将俄罗斯的醒酒站,交由精神科病房负责,基本无任何问题了。那些醉酒闹事的、酗酒犯罪的、酒后驾车的,只要进了精神科病房,基本是插翅难逃。李扬被多次押进精神病院,太了解这个地方的安保措施了,和监狱差不了多少。所以,公安机关又省了一笔看守费用;醉酒者第二天,是回家还是进看守所,公安机关决定时,不费吹灰之力。
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  李扬
2016年7月25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6-6 23: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