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原型全解密(升级版)

作者:超人族雨艳  于 2013-3-24 01:1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让子弹飞》原型全解密(升级版)

——历史和现实之间

 

 

电影《让子弹飞》很给力,估计和不朽沾上边了。

  

500年后回眸中国电影史,或许其他作品已经烟消云散,但后人却依稀可见,在一个原本极暗的夜空,一簇高飞的礼花,炸开七彩,辉煌苍穹,更照亮了黎民百姓的心田,那就是影片“让子弹飞”的绚烂史迹。

  

寓意深刻的好电影就像构思巧妙的抽象画,使人有充分的想象空间,见仁见智。看了网上有关隐喻的评论,感觉大开眼界,但也发觉有一些遗漏,因此再用真实事件略作“装扮”串联成“故事”,解释暗喻,算是凑个热闹,以供消遣。

 

 

1

 

这部影片以马拉列车的古怪搭配贯穿全剧,绝妙之处在于马车驱动列车,理论上代表先进科技——形象气势磅礴,客观上以慢制快——阻碍列车的行进速度。这叫马邦德驱动模式,寓意虽然古怪,但还真有典故。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初工业时代,西大陆德氏部落和俄氏部落为争夺地盘发生战争,德氏虽发达但地盘小,俄氏虽落后但地盘大,德氏一时难以战胜俄氏,情急之下,德王想到了被俄王赶出家园的马氏家族。

  

这马氏的开族者名叫“大胡子”,原来在德部落混生活,某日异想天开,为家族谋划了一个去康城的蓝图,那康城,据说是十万光年外生产力高度发达的理想之城。由于太过天马行空,且有扰乱治安之嫌,大胡子被德王驱赶出德部落。

 

随大胡子迁徙的马氏家族在外转了一圈后,又去了俄部落定居,后来大胡子也有了继承人“烈秃子”。若干年后,烈秃子又因太乌托邦再被俄王赶出了俄部落。

  

正当德俄战事胶着之际,德王突然想到了马氏家族,于是急忙把烈秃子招来,送给他几箱金条,然后用一列专车把马氏家族送回俄部落,去那里以革命的名义捣乱破坏。没想到革命竟然成功,烈秃子夺取了部落统治权,俄部落退出战争。这是马氏家族成功帮助德部落的经典案例,所以烈秃子的革命有了个别名——马邦德革命,其典型的宣传造型是“马拉列车”。

 

但马氏家族并不知道,这个造型的形象设计者在其中暗藏贬义,讽刺马氏革命实际是开倒车的中世纪政治复辟。

 

 

2

  

烈秃子在俄部落成功后,不断向周边地区输出革命,“鹅城”政权就是马邦德革命在临近地区的副产品。鹅城主建筑的西洋风格,有代表性意义。

 

在鹅城革命过程中,烈秃子帮助建立了“黄埔枪校”,任命一花岗岩脑袋的革命青年为校长。该青年曾在日本加入同盟会,做鹅城革命领袖中山君的助手,后依托黄埔枪校成为领袖的重要侍郎,人称“黄埔侍郎”,简称“黄侍郎”。

 

中山君死后,革命党发生内讧,黄侍郎在江浙财团的帮助下战胜诸多对手,成为南方新领袖。由于权力独大,以黄侍郎为首的革命党四大家族,凭借黄埔枪校军力迅速崛起,蜕变成新的权贵恶霸,从此得名“黄埔四郎”,简称“黄四郎”。又因黄侍郎作为四大家族的代表,人们逐渐将“黄四郎”的名号与他联系在一起。

 

黄四郎虽以革命党领袖自居,但因革命不彻底,较大程度上保留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地位,即所谓“留都统”(刘都统);而相关利益集团是“留都统”的狗腿子,其中四大家族代表的官僚资本主义是最主要的势力。所以,三股势力通过狗腿子保留统治地位,就是“三条腿刘都统”的由来。

 

打那以后,很多人骂黄四郎叛变革命,“四郎”被人改写成“是狼”,革命党也被叫成“刮民党”,黄四郎被正式成为权贵剥削阶级的形象代言人,百年后强拆百姓家园的房地产开发商和为其撑腰、共同分赃的贪官都被叫做黄四郎。

 

 

3

 

鉴于鹅城形势的这个出乎意料的变化,烈秃子只得重新组织人员,通过鹅城地盘重开康城之路。

 

烈秃子虽然有点理论水平,但民主法治观念不强,他建立的新俄部落很邪门,管理体制很病态,没整出几只好鸟。烈秃子招兵买马时,浑水摸鱼的汤师爷献计,由妓女出钱,让其相好用马邦德之名买了康城等地县长官位,一帮投机分子组织了一个赴任团队,取名“二十八个半”工作组,他们坐上“马拉的列车”上了路。

 

不料节外生枝,半路上一股土匪把马邦德“二十八个半”工作组劫持了。

 

这股土匪的头目姓张,名牧之,绰号张麻子。拆字先生说:“牧”字拆开是“牛文”, 指属牛的文人;且“牧”与农牧业关联,暗喻原始文化,有“土鳖”的含义。而张麻子三字的形音组合是“弓长马子”,“弓”即武力,“长”即成长,“马子”即指马氏之子、马氏后代,且“张”字又指“扩张”,这些连接组合起来,就是“依靠武力发展壮大马氏家族”的意思。再连接“牧”字寓意,全部含义就是“属牛的土鳖文人依靠武力发展壮大马氏家族”。

 

这张麻子还真属牛,他爱看古书,爱写古诗词,有浓重的帝王情节。早年,张麻子也是革命青年,但对马邦德革命理论一知半解,因仰慕松坡将军,17岁时在湖南老家当兵投身新海革命。明国13年,马氏家族和鹅城革命党第一次合作时,又和黄四郞在革命政府中有过交往,这就是“一面之交”的来源。黄四郎变成恶霸后,张麻子遭到迫害,家属也受牵连,多人遇难。走投无路的张麻子只好领着几个兄弟上山做了土匪。他们戴上麻将牌式样的筒子面具,作为革命同志的标志,以区别一般土匪,因而得名“麻匪”。张自带“九筒”面具,表示“九五之尊”。

 

张麻子身在绿林、心向革命。他满脑子古代思想,念念不忘均贫富的古训,打土豪,分田地,劫富济贫,对抗四大家族,帮助穷人做了不少事情,深得穷人爱戴,也让人联想到德俄部落的马氏家族,故又得名“马匪”。从此,张麻子成了劳苦大众的形象代言人,100年后,许多单纯的百姓把抵抗权贵恶霸的好汉都被叫做张麻子。

  

所以,关于黄四郎和张麻子的故事,是用他俩串联的两个时代、两个政党、多个人物和多股社会势力的结合。影片中扔向空中用枪打碎的时钟,就是打破时间、混合时代的意思。

 

 

4

 

那日张麻子劫持了奔赴康城的“二十八个半”工作组,混乱中弄死了师爷和随从。马邦德为了保命冒充汤师爷,谎称县长已经淹死,并谎称他们只是去鹅城赚钱的。张麻子觉得对黄四郎报仇的机会到了,于是自己顶替马邦德,又强迫马邦德继续作为汤师爷,再让其他同志冒充马邦德的随从,一起去鹅城上任。张麻子作为有七情六欲的凡人,顺便占用了马邦德的女人。

 

本来,那马邦德重金买了官位,为的是赚取更多的钱,他早就想好了苛捐杂税压榨民众的计划;在张麻子夺了他的名号,自己被迫充当师爷后,他仍向张麻子兜售这个计划。但到鹅城后,马邦德被惊到死翘,原来恶霸黄四郞把今后90年的税都收完了!!!

 

说实在的,压榨百姓到如此地步,如果是硬逼的话,在冷兵器时代早就爆发革命100次了,即使现代社会也早该革命了。但黄四郞却尚未引发革命,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黄四朗是个懂点经济和金融知识的恶霸,他设计了一个圈套,让民众不知不觉地被敲骨吸髓、榨干脂膏。这个圈套名叫“价值泡沫”,明眼人一看鹅城的街道、楼房和住在里面穷得叮当响的小老百姓就知道,“价值泡沫”主要与房地产有关。

 

黄四朗的具体做法是:提出鹅城拆旧改新计划,用每套旧房1万元的拆迁补偿金,把鹅城百姓骗出家园,继而拆掉旧房建新房;然后把房地产价格抬高100倍,每套新房售价100万元;再让百姓用1万元补偿金,加上向黄四郎的银行贷款99万元来买新房,美其名曰:用未来的钱,享受当下生活。

 

那么,黄四郎哪来那么多钱呢?这又涉及诡计的另一部分——无中生有,增发货币。在社会财富没有实际增长的情况下,黄四郎利用控制鹅城中央银行的条件,开动印钞机凭空大量印刷纸币,然后借给百姓购买高价住房。

 

就这样,通过拆迁、涨价和印钞票放贷,黄四郎迅速完成了财产大挪移。原来百姓的一套房子100﹪属于自己,绕一圈后只剩下1﹪属于自己了,还有99﹪,需要一家三代用90年的工作收入向黄四郎还债,才能最后拥有全部产权。黄四郎空手套白狼,赚了大钱。尝到甜头的他开始不停地抬高房价,百姓被榨得赤贫如洗,光着膀子只剩下裤衩。

 

 

5

 

一段时间后,人们逐渐醒悟,那些尚未被拆房的住户开始抵制。此时,黄四郎集团的赚钱机器已如脱缰野马失去控制。他们调集军、警、特、黑帮势力和山区蛮族民工,开赴各个拆房现场进行暴力强拆,邪恶势力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鹅城内外处处传来绝望的呼救声和被杀戮的惨叫声,白色恐怖笼罩全城。

 

在这非常时刻,张麻子团队来到鹅城。他立刻发现,通货膨胀已如洪水猛兽,不断飚高的房价使大部分人丧失了还贷能力,破产危险近在咫尺,鹅城内外民怨鼎沸。而黄四郎集团内部也出现分化,邪恶政权实际上脆如薄纸,推翻黄四郎统治的基本条件已经成熟,只要稍使计谋,革命就能成功。用武功师的话说:“我有九种办法弄死他。”此话寓意深刻。

 

黄四郎虽然发现张麻子不是等闲之辈,但他做鹅城霸主做久了,摆惯了谱,自信过头了。他设局陷害“老六”,企图引起张麻子就范,但被马邦德识破,未果;又以和谈为名摆下鸿门宴,把张麻子引到鹅城“陪都”, 但发现这个20年前曾有一面之缘的张麻子气势夺人,和当年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又没能将他置于死地。

 

反而是马邦德向张麻子献了一计,十分毒辣——“杀人诛心。”

 

缠斗中,黄四郎的替身被张麻子抓走,其重要的寓意在于,张麻子利用黄四郎的恶行,给他做了一个更加声名狼藉的“替身”:汉奸、恶霸、军阀、强盗、杀人犯、吸血鬼、压榨民众的三座大山,等等丑恶名声……先用这个人人得而诛之的“替身”,让人民在心里杀死黄四郎。

 

接下来,张麻子还要把压在人民心头的恐惧杀死。这是有普遍指导意义的经典战术。

 

那日,张麻子把武器发给了人民,他骑马挥刀对着鹅城百姓高喊:“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然后砍了黄四郎替身的脑袋,鹅城百姓以为黄四郎死了,纷纷拿起武器冲向碉楼。就连黄四郎最凶恶的走狗此时也调转枪口,带着民众向碉楼猛冲,暴露出这帮助纣为虐的恶棍只依附强势而没有信仰的本来面目。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革命需要付出代价,一些人死了。投机分子马邦德最终也死了,而且死前脑袋和屁股分离,不再受屁股制约,讲真话了。

 

这马邦德原来就是缺德商人,一贯骗钱骗色的,他参加革命的目的,是为自己升官发财、捞取好处,其他都是假话。

 

马氏革命中,类似马邦德的人很多,他们或动机不纯、或头脑迂腐、或思想天真、或理念落后,就连黄四郎也发现,张麻子装扮的马邦德其实“不姓马”,也就是说,他不是真正的“马氏主义者”。所以,这些人发展出来的马氏家族肯定不正宗,他们操纵下的革命,必然诞生怪胎。张麻子建政八载后出现假大空大跃进,以马邦德之子八岁已成2米巨人作比喻,十分贴切,当然,这具空壳自然经不起考验,很快完蛋了。

 

那个管家“胡万”竟也“一语成谶”,就是指古月和宝宝两哥们,他们手脚被利益集团捆绑着、控制着,言行身不由己,很有历史局限性,即使常有善意表示,但至始至终摆脱不了做管家的命,泪洒终局时。

 

黄四郎的邪恶统治最终被推翻了,他说张麻子毁了他五代家业,这是极具谶意的说法。不管城际排列还是城内排列,都是五代。城际:MELSM,城内:MDJHX

 

 

6

 

新政权建立了。但是,任何依靠个人自律、缺乏制约的权力都是靠不住的。黄四郎在碉楼爆炸前扔向空中、象征特权的官帽,会引来诸多追抢者。

 

人心都是肉长的,张麻子的那帮兄弟也不例外。早在艰苦的革命年代,他们就和花姐勾搭上了。花姐在旧社会受了不少欺辱,对于尊重她、愿帮她翻身解放的麻匪很有好感,因而自愿加入麻匪。当革命成功,手中掌握大权后,人类自私的个性趋向随即暴露出来。麻匪们都说,张麻子是个空想家兼打仗高手和破坏高手,虽然他有帝王的雄心和壮举,且善于利用权力解决本能问题,但他不懂经济、不懂时尚、不懂现代政治,跟着张麻子太累,整天折腾来折腾去的,在破坏中恶性循环。所以麻匪兄弟们想换一种生活方式,去建设花花世界,享受特权阶层的富裕生活。这让花姐有了用武之地。

 

他们说出了想去的地方和基本判断——上海,浦东;浦东就是上海,上海就是浦东。不言而喻,过去的四大家族,就是后来的太子集团;无论官僚资产阶级换什么口号和面具,本质都是一样的。

 

开往上海的列车出发了,麻匪们举杯庆祝,一路高歌。在最后一节车厢的尾部,有一个身影让人感到似曾相识——是马邦德的样子?!同样不言而喻,官僚资产阶级阴魂不散,只要有条件,他们必将卷土重来。

 

结果毫无悬念,麻匪兄弟很快蜕化变质,成了新的权贵剥削阶级,而且胆大妄为地在海边建立起权贵资产阶级司令部,与鹅城革命政权内的进步力量分庭抗礼。

 

孤独的张麻子一次次出手,想阻止兄弟们堕落。但马背上的战士毕竟过时了,“马拉列车”的思想也不切合实际,就像喊着“等贵贱、均贫富”口号的古代农民起义,单有善良动机,带来的却是君主专制的恶性循环。

 

最终,麻匪的后代也变成了新的权贵恶霸。这帮孽种很狡猾,他们继续举着工农的旗帜,喊着革命的口号;但却更加肆无忌惮地欺压百姓,把国家蹂躏得千疮百孔,邪恶行径比黄四郎有过之而无不及。鹅城大地上,人民的反抗情绪已如即将喷涌的火山,蓄势待发。

 

剑拔弩张的关头,人们又看见了张麻子,他骑马带枪从远处驰骋而来;在他背后,自由女神手持宝剑指向东方。人们明白了,张麻子的精神终于升华了。

 

天空中再次传来振奋人心的呼唤:“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

 

剑已出鞘,让子弹飞一会吧。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2 回复 dwqdaniel 2013-3-25 02:11
对,让子弹飞一会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23: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