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蛮之:专制社会腐败和僵死的机理

作者:超人族雨艳  于 2013-9-13 21:2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薛蛮之:专制社会腐败和僵死的机理

 

 

腐败这个词民众已经很熟悉了,可以不假思索地罗列出几种表现形式。而僵死的概念用在社会形态上,则让人稍感到陌生,在这里,它是指专制政权对社会的全面控制,严厉禁锢思想,严格固定一切生产、生活内容和行为方式,因而造成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生活各方面的全面僵化。

 

 

一、

 

腐败和僵死在人类历史中是经常出现的社会现象。

 

古代中国的许多专制王朝,在政权建立初期,总是人心向善、吏治廉洁、文化活跃、社会经济蒸蒸日上。但往往不消数十年,官场就滋生了严重的腐败,经济停滞不前,再后就是政治和经济危机,社会动荡、溃决,最终改朝换代。汉、唐、宋、元、明、清这些曾经十分强大的专制王朝,都难逃这样的命运。

 

而以秦朝为代表的苛政,采取全控社会、高压管治的政治手段,虽然能够在短期内有效地整理社会关系,调动整体力量解决重大问题,但又迅速丧失社会的生气和活力,春秋战国的百花齐放,到秦时就成了千里冰封、一片苍白。强秦焚书坑儒、西汉独尊儒术、明朝八股取士、清朝文字狱,都是用简单标准扼杀文化生气的苛政形态。

 

 

二、

 

 社会的腐败和僵死都是专制体制的产物。

 

专制制度的出现有一定的必然性,由于历史条件和认知水平的限制,在原始社会结束后的数千年,社会政治较易出现专制形态。这个过程中,推行专制制度的人大都认为专制是合理的。史上不乏忧国忧民的君王和贤臣,都希望自己的国家兴旺发达,人民生活富裕。但他们做梦都不曾知道,专制的本性反社会,它违背了人类建造社会的本质要求,破坏了符合人性的组织方式,所以无法避免政治恶化,其后果不是腐败就是僵死。

 

二十世纪的中国所进行的社会实践,可谓经验相当丰富。在后五十年的和平建设中,出现了僵化,也出现了腐败,人们把这种现象称为“一收就死、一放就乱”,可谓教训深刻。

 

今天,深入检讨社会制度成败的原因,依然是十分重要的工作。这是一个需要从社会产生和发展的根本原因上才能彻底解决的问题。

 

 

三、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难解答。

 

我们已经知道,人类社会诞生于个体的联合,原始社会的民主形态和平均主义的分配方式证明了这一点。

 

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最佳模式和最强动力也是联合,民主政治对比奴隶制、监狱政治所显示出来的强大生命力,又是鲜明的铁证。

 

通过个体联合建造社会的组织方式,自然要求民众对建设和管理社会的政治活动有根本的决定权,否则,制度就是反社会的。

 

解剖一切专制政治,可以看到它们有几个共同点:就是取消广大民众的基本政治权力,禁锢思想,限制自由,严重对抗和压制民众的生活诉求,窒息社会活力和创造力,阻塞了民众通过正常社会管理体系谋取利益、发展自我的途径。

 

 

四、

 

正当的方式被取消了,反社会的方式就取而代之。

 

在那些对经济活动和日常生活管理相对宽松的专制社会,当正道走不通,人们就会选择另一条道路。为谋取利益,一切可能的途径,一切可行的手段都会被迫使用。

 

由于专制体系的行政和人事均由少数官僚主导和决定,所以别无选择,人们被迫贿赂、投靠和效忠这些官僚,人们的行为必然以符合少数独裁者或专制寡头的个人愿望和私利为准则。又由于各级官吏的行为得不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所以违法乱纪,走歪门邪道,就成为人们实现生活理想、达到生活目标的最有效途径。

 

这必然导致结党营私、朋党专权,贪污渎职、腐化堕落;导致善良受到排挤、邪恶疯狂抬头,好人遭受打击、恶棍横行霸道;导致摧毁道德、践踏法律,破坏经济秩序、生活秩序、生存环境和生活资源;导致社会生活严重混乱,社会矛盾尖锐、冲突频繁;导致亚文化四处漫延,犯罪势力和犯罪活动十分猖獗;最终导致政治、经济和文化全面腐朽,正常秩序无法维持,社会走向崩溃。

 

 

五、

 

在摧毁江山社稷的腐败过程中,朋党毒瘤的形成和发展起到了最大和决定性的作用。

 

这个毒瘤是结党营私形成的反社会组织。这种组织不作依法登记,没有正式名称,没有正式纲领,组织关系以私利和成员间的友谊、恩情来维系,所以,它是利用政治权力暗中建立的专制黑帮,它有跨地区、跨系统和跨单位的力量,可对许多单位和部门的行政和人事进行干涉,比如某国的“石油帮”、“地产党”就是典型的例子。而且这种组织又常常与黑社会刑事犯罪团伙勾结,甚至直接把这种团伙纳入组织体系,为组织铲除异己、扫平犯罪道路。

 

最有野心的专制黑帮将行动目标指向国家统治权。中国历史上,西汉王莽套位,东汉挟天子令诸侯、唐末臣官专权、明末阉党横行以及其它朝代的朋党之争,都是反社会的专制黑帮争夺权力和霸占江山社稷的事例。

 

 

六、

 

对于腐败现象,有些人天真地以为,只要加强思想教育、提高人的觉悟,同时加强社会管理机构内部的监督制约和加大惩治力度,就是抓住了预防和打击腐败的主客观要件,就能够有效杜绝腐败。

 

殊不知,存在决定意识,个人的思想意识、生活方式和生存技术与生存条件密切相关。狼群中练就的目光觊觎羔羊,强盗窝里踢打出来的拳脚打家劫舍,专制温床只管滋生成堆的社稷蛀虫,想让专制社会的人不搞腐败,等于在狼群中推广不吃羊主义,纯粹空想。

 

机构内部制约和使用惩罚手段也只是政权维护机制中的一个部份,是治标的方式。机构内部的制约不可能涵盖腐败赖以渗透的社会生活各方面,惩治腐败的司法活动对社会的穿透力也十分有限。而每一次加强管理机构内部制约和每一次打击腐败的行动,会使腐败分子及其活动更狡猾、更隐蔽。中国历史上这样的教训很多,各专制王朝为防止腐败不断地加强监督机构,并对腐败分子施以严刑峻法,什么东厂、西厂、锦衣卫,凌迟、满门抄斩都用上了,可是官僚们偏不惧怕,将腐败愈演愈烈,即便灭九族也在所不惜。

 

而且,当腐败达到严重的程度时,政权体系基本被诸多大小专制黑帮所控制,此时,任何整肃行动或反腐风暴,都会被黑帮转化成打击善良人士、巩固邪恶势力的抓手和契机,结果必然是好人继续减少、黑恶势力日益壮大、社会风气更加恶劣、道德体系进一步垮塌、腐败政治无可救药、统治秩序加速溃决。

 

 

七、

 

无可奈何。

 

专制国家崩溃的必然性,在于体制本身反社会,它从根本上阻塞人们建造健康社会的正常途径,排除了反腐败的重要机制,迫使人们以反社会的手段谋取生活利益,使大量本来要求构造良好社会关系、反对腐败的民众,变为积极反社会的腐败行为推行者。尽管大众和统治者都感到腐败将危及社稷安全,企图采用政治体制以外的手段加以防范,但专制体制造成的社会关系和生活方式,只会进一步加强反社会文化,最终导致社会动荡、国家灭亡。

 

 

八、

 

与腐败的社会形态不同,历史上也常出现强行禁锢思想、文化,全面严密控制社会方方面面和民众一切行为的专制暴政,亦即苛政。

 

孔子说:“苛政猛于虎也。”

 

这种体制比相对宽松的专制体制危害性更大,也更短命。二千多年前,推行法家思想、用极端僵化的模式全控社会的强秦,严刑峻法、高压管制、暴戾乖张,只几十年工夫,还没来得及腐败就被逼反的民众推翻了。

 

 

九、

 

二十世纪是野心家们疯狂试验全控社会的政治技术的时代,其规模之大、方法之邪门、手段之残忍,旷古未有。

 

全控社会的思想源自对社会本质的无知,以及狂亡自大、野心勃勃的心理。有学者把企图全控社会的组织称为“强制性乌托邦”,认为:“强制性乌托邦的缔造者把人类历来托付给上帝的角色分配给他们自己来担当了。”这个说法不无道理。

 

全控社会的现代型妄想萌发于十六世纪,当年牛顿等人对物理学的精辟解释,使一些人以为人类已掌握了宇宙的终极真理,因而可以反过来控制世界和人类本身。这个思想种子经过了两个世纪的深根发芽,于十九世纪破土而出。一时间,只有善良愿望和自以为是的超级乌托邦空想,占据了社会学理论的主阵地,其主要特征是企图全面有计划地分配社会关系。

 

 

十、

 

几十年后,乌托邦国家在世间现形。

 

但它的卖相很让人意外——没有传说中的美丽与和谐,竟凸现着泯灭人性和杀气腾腾的血腥、残暴和恐怖,令人惊悚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纳粹德国总让人想起集中营、毒气室和堆积如山的尸体;鹅城高度统一的计划经济和严密的社会管理体制,散发着夜行僵尸的寒气。它们的共同点是严重地歪曲了人类社会的本质,把社会看成任何时候、任何方面都应当实行自下而上统一指挥的机器,使强制性管理的触角延伸到社会每个角落,将所有社会成员当作必须绝对服从上级的零件,并鼓励亲戚、朋友、邻里和同事间互相监督和告发。这样的组织方法严重地扼杀了人类建造社会的最具体、最基本的关系,人的生活积极性和创造力受到沉重打击,社会失去了生存的动力,其趋势必然走向自我毁灭。

 

专制暴政借助于现代科技对社会造成的破坏达到了空前巨大的规模。仅在对人的残害上,根据《大失控与大混乱》一书中的统计,在非军事行动中,被希特勒蓄意谋杀的犹太人,吉卜赛人、斯拉夫人和其他民族的人数约为1700万人;而被恶酋在大清洗中屠杀的人有20002500万人。 大破坏必然加速专制政权的灭亡。纳粹德国本来就是建立在脆弱的极端民族主义精神之上,随着军事的失败,优等民族神话的破灭,便倾刻土崩瓦解。鹅城在尸打铃时期已危机四伏,到赫勃时代只是苟延残喘罢了,至戈氏掌权时解体,是必然结果。

 

至于当今世界那个荒唐透顶的全控型专制小丑国,初看起来似乎是个特例——它生存了几十年,虽然严重僵化,但表面似乎很稳定,看不出死亡的迹象——其实,维持它的力量来自于相对开化的大国,现象背后是大国的博弈,并非它有僵而不死的神力。

 

 

十一、

 

全控社会的政治体制之所以短命,是由于它比宽松的专制政治更多地断绝构造社会的人类关系,更多地取消大众对社会管理的参与权和决定权。

 

而丰富多彩的社会文化和物质精神财富是大众个别地开发并在社会中交流的结晶,这是科技、文化和经济发展的源泉。相比之下,对具体社会事务管理宽松的专制政治,主要是在社会总体的管理上取消人民的决定权,而在建造社会、创造价值的众多具体关系上,仍给予大众自由决定权。但是全控的专制政治不仅在社会总体的管理上取消大众的决定权,而且取消大众创造社会文化及其价值的具体权利,这是全面反社会的制度,它只会使社会生活迅速僵死。

 

“要想做到全面控制的努力实际上却产生了一台自我毁灭的机器,”(摘自《大失控与大混乱》) 这就是强制性乌托邦的必然命运。

 

 

十二、

 

虽然专制政权都曾一度控制强大的经济和武装力量,大有压倒一切之态势;但专制政治的狭隘性和反社会本质总会自掘坟墓、自取灭亡。

 

曾几何时,食肉猛兽的咆啸震捍全球,但它们的血盆大口中喊不出人类的语言,倒是弱小无力的猿猴科众人划桨,吆喝出传遍宇宙的号令。

 

专制帝国不可一世的霸气总难持久,而平庸之辈的民主却让新兴国家日益辉煌,引领文明潮流开创未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3: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