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代御医》6,我与张大千(上)

作者:郑燕  于 2018-11-11 10:4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关键词:张大千, 陈立夫



《我与张大千老师》

      王学治教授从小在家庭熏陶下,7岁时开始就能背诵唐宋诗词及神农本草,内难经书,四尺宣纸画三国人物,曾被誉为神童。并以家传医术接触很多名人,近应朋友之约,口述这段真实经历。坊间已有很多张大千的故事和书籍,黄天才,李永翹等诸前辈著述流行故不多赘述,他本人只是从个人角度忆述只鳞片爪。(编辑)

     一,  初识张大千

      1982年年初首届世界国际医学气功大会,在京召开。来自世界100多个国家的专家会于一堂,王学治以两幅丈八巨作“瑞莲图”和“气韵泼墨竹”震惊全场。

 



   王学治以气势宏大的气韵泼墨画,名声传到了日本,泰国,台湾,新加坡等。

 

       台湾的易经代表团時与会北京. 该会吴秘书长提出:易经研究会会长陈立夫先生想要收藏王学治的气功画作,王学治接受大会之请,为陈立夫画了一桢《水仙图》。陈老见之甚喜,就请老友张大千一起鉴赏。张大千看了云:“此笔法非宋元人而不能为也。"陈立夫说:“我的朋友请大陆的一位名家之作”,张大千颌须而笑曰:“此公必与你我年龄上下?”,陈立夫说:“此君三十几岁而已”。张大千笑而随即吟出:"虎儿茟力能扛鼎,教字元辉继阿章。"这是宋人黄庭坚的一首詩。意思说米芇的儿子米友仁的画胜过乃父。陈老請张大千写下此詩托人带给我,我也回赠给大千老师一首拙作:《题赠大千老人万里江山图》



驾宇乘风去复来,大千老人笔头开。

着意画图颜色新,赤县重绘更风采。

浊酒饮罢挥毫写,青山隐隐树连海。

兴来往住参造化,万里江山入画来。

     后大千弟子杨铭仪先生来京,曾谈及此事不胜引笑。豆村老人亦知此事,豆村梁树年是张大千入室弟子。北派山水画持牛耳者也。另外,何海霞,田世光也都是父亲的病人和好友,都是大千的弟子,经常在聊天中提及张大千。

 


      从此,我开始对张大手泼墨泼彩画,进学习和研究。张大千的泼墨山水呈现出两种图式,一为彻底走向抽象化的抽象山水,恍兮惚兮,是色彩和水墨的交响,大片的石青石绿构成斑驳陆离的抽象水墨表现,给人以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超越山水之间的大美之感。而我的画法是将抽象的色墨和细腻的中国画线条更好结合起来对比更強烈,再加古詩詞和独具一格的書法。更具中国味道的书卷气,具有南宗与北宗结合起来,当然不敢与前贤媲美。但是,为中国画法增新,亦无不可。

 二,台湾画展:

     19825月我应邀赴台办画展,我们吴玉如老师知后让我带信给张大千,原来他俩是多年挚友,吴老师夫人是香港船王董浩云的姐姐。董浩云收芷大千的画,多次资助大千,包括张大千在巴西建设"八德园"建筑和美国加州的可以居,台湾摩耶精舍的假山石都经董浩云船带来。

画展主办方,台湾易经研究会和文化协会及博物馆邀请在台北举行画展。这次画展有王学治,刘春华,馮大中等画家。其中刘春华是《毛主席去安源》油画的作者,据说出版了七亿张,是出版最多的画,后任北京画院院长。 

      在台湾画展期间,我的画全部售磬。此其间,会見包括有台湾著名影视制作人琼瑶,扬佩㐽及爱之味老板陈,东吴大学校长和 海详大学校长陈,连战等人都收藏了我的作品。其中值得一提是杨佩佩,她是是台湾电视剧金牌制作人。曾参与《新龙门客栈》电视剧版、《笑傲江湖》、《倚天屠龙记》、《神雕侠侣》等武侠片制作。这些都是我喜欢的。

       在画展结束东吴大学校长是张大千好友,说我们去张大千那里看看。

 


 

 




     张大千家居台北"摩耶精舍"。因为大千居士是佛语,此时张大千及儿子张保罗在一起家接待。老人非常爽朗,但是,由于患有多种疾病,一般避门谢客,采取三不:"不见生人,不吃饭,不照像",但是,一听说我来又有吴玉如老师的信,欣然接待。《摩耶精舍》名不虚传。这家里就是个花园。奇花异石,溪水潺潺绿树成荫,二层小楼阳台上各种盆景,真是小中見大,别有洞天。房子在高处远眺窗外,此时夕阳余晖,两股溪水交支。宛如:落霞与孤䳱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楼的大画案占房间三分之一。是我当时見到的最大画案。

                                                                   

      想起当年幼年时,得彭八百老师啟蒙,他曾问我喜欢画什么花,我指着我家里的大荷花缸里盛开的荷花,说这个。彭说:画荷花当属张大千,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张大千的名字。第二次是叶淺予老师看病時,叶老师说他画过漫画张大千画荷,第三次是张奚若老师家看到张大千的青绿山水。今日見到本人是有些激动,但是老人身体不舒服,知我是医生故求诊脉,询问一些医学方面事宜(此处省略200字),因为来去匆匆,未带着相机,只有联合晚报记者拍了几张照片,而告辞。但是此次最大收获是拜大千为师。張大千84 歲壽辰那天,台灣當局曾授予他“中山勛章”,以表彰他藝術上的卓越貢獻。而在大陸,張大千的弟子梁树年。83年想再去拜谒先生,不料老师心脏病并发糖尿病仙逝。老朋友、著名書法家吳玉如先生在生命垂危之際,也在這一天寫下一幀條幅︰“炎黃子孫盼統一,遙寄張大千”。船王董浩云的姪女画家董华奇,姪儿董孝泉是我年轻的好友十几岁時就认识一起玩。说姑夫的字不能横着比,要竖着比,和宋元明清书家比亦毫不逊色。   

三,我和张大千的关系:

        我的书法老師吴玉如是董建华的姑夫,香港董浩云是香港四大船王之首。董浩云之子董建华是香港首特。

   

                                                 

       这里有段历史关于董浩云的发家史是受到一位贵人的提携,这个人董汉槎是著名的香港银行家,财力雄厚还是太平保险公司的董事长,董浩云是董事。当年董浩云在创业時,向所有親亲戚朋友求助没有一个人帮他,只有董汉槎倾财力支持他,才造就了董浩云成了四大船王之一。所以浩云全家感恩载德。

     吴玉如夫人是董汉槎的姐姐,董建华称吴老为姑夫。董汉槎的儿子董孝全,女儿董华奇,在北京都是我年青時的玩伴,华奇是花鸟画家和我都是王雪涛的学生,孝泉是书法家,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沈从文,范曾是一个部门工作同事。因患耳疾多年不愈流脓流水失聪,被父亲治愈。文革后董氏姐弟去叔父董浩云香港发展。孝泉耳疾复发无人䏻治,又回国找父亲治疗。而父亲已仙逝,我已搬入国务院办公厅宿舍,其几经辗转找我,才將其治愈。

     董浩云和张大千早年结成深厚友情,30多年老友,多次资助张大千。而大千也是多以书画酬報,我自幼学于吴老情如父子,所以,张大千見了我非兴奋,又見吴老的信如見故人,原来他和吴老也是故交,他对吴老非常景仰推崇,认为吴老的书法超凡入圣,明清以降无出其右。友情加亲情。大千老人也想留我多住几日,以尽地主之谊。奈何我不想多留                                       

 


      大千老人乡音未改,八十岁是个老顽童,谈笑风生,吴校长说人家说你是东方画聖,大千笑着说啥子里,我是剩下的剩。陈校长说:有人还说你是行走的画帝,大千听成了皇帝。大笑着说:我祘啥子皇帝,皇帝要很多妃子呢,我的杨贵妃在大陸呢。这時他的太太给客人上点小吃炒花生。就娇嗔说一句说:你乱说啥子呢?张大千像小孩一吐舌头,用拇指和食指拉一下耳垂说,我是耙耳朵帝。大家都笑了,我也不紧张了。

   陈校长也问我听说你给日本招提寺画张画,他们也称你是东方画圣,我说我是东方花生,我说着拿起一枚盘子里的花生。他们都笑了,说那是土豆,原来台湾把花生叫土豆,管土豆叫马铃署。我说:我的名字是个老状元陈云鹄给起:用赵之谦的书法"总角好学治春秋"引伸到学习治病。

 

        

      听说我是御医世家医生,张大千就伸出手来,让我搭个脉,我发现老人脉博弦数有结代脉,舌质淡水滑苔舌中有裂痕。知老人有心梗及心血不足,查眼睛五轮八廓中肝轮过少,脾轮过大,是糖尿病之像。夫人插话说:“呀!王大夫一下就查出大千的病,西医要查很多化验呢,哈”。我说:“西医是一门科学,是一门技术,中医是一门哲学,一门艺术;正如工筆画多求形似,写意画多求神似。中医,“有诸内,必形诸外”, 就是可以通过人体外部的变化望闻问切,诊断出人体内部的疾病。在人体内是有全息信号,当然中西医结合是最好,我们需要现代科技和中医辨证论治相结合。人体的阴阳是相对平衡的。“阳根于阴,阴根于阳” 所有疾病都是从阴阳失衡开始的!正如绘画也是阴阳平衡一样,如老子说知黑守白。


      大千老人笑了纠正我说:是“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常德不忒,复归于无极。“我点头称是。我说您是研究石涛的专家,石涛的“一画论”就是阴阳,这一下子打开了大千的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一画者,众有之本,万象之根” 。“昏然若亡而存,油然不形而神,万物畜而不知。此之谓本根,可以观于天矣。”,我曾背过老庄的文章,但是大千老人这样脱口而出,不由钦佩他惊人的记忆的学问。我给大家这里解释大意为:大道是那么浑沌昧暗仿佛并不存在,却又无处不在,生机盛旺、神妙莫测,却又不留下具体的形象,万物被它养育,却一点也未觉察。这种大道就称作本根,可以用它来观察。大千接着说:故石涛有 “此一画收尽鸿蒙之外,即亿万万笔墨,未有不始于此而终于此,惟听人之握取之耳”。夫人忙说:老头子别摆龍门阵了,先看病吧哈。

     起初我误认为老人只吃西药,不爱吃中药,美食家嘛!但是张太太拿出了台湾医生开的药方,一看真是和国内不同,一筆一画全是繁體如同书法。方义是大概活血化瘀,而我认为病人有心率不齐,应用炙甘草汤大量甘草大枣,甘能缓中。一般医书都说甘草补脾胃,但是,神农本草中有甘草通血脉,而后代本草诸书洽洽遗失这个关键的一点。(此处省略100字)      

      张大千进入60 岁以后,疾病开始困扰他。他在巴西整修“八德园”时,因搬移一块大石用力过度,导致眼睛毛细血管破裂,后来多次赴美国、日本治疗,花费了不少钱。67 岁时患胆结石,在美国就医时因医疗费“四五千美金不易筹办”,张大千放弃了西医疗法,改吃中药治疗。几个月后,张大千再到美国这家医院检查,发现胆结石竟神奇地消失了。70 岁时,一直困扰他不能作画的眼疾,迫使张大千在纽约做了激光手术。除此之外,张大千还患有糖尿病等数种疾病。在为疾病所折磨的时候,他也越来越思念家乡和亲人。

老人有些身体不适,夫人拿来几粒药,让他服药,扶去上楼休息,我们告辞。

   在看大千老人画泼墨泼彩画,全是在大画案上大量水分,但他的画纸坚靱,不易损害,是他特制的纸。较厚而吸水。所以,引发我的兴趣,老人是平面泼,我采取立体泼。(待续)



 

四,第二天我们又去张大千摩耶精舍去看大千,当天清晨天气暖洋洋的,再看摩耶精舍又大不同,绿树成䕃小桥流水十分清彻,锦鳞游泳,水中泛起光亮,突然响起几声嗚叫,原来是精舍里养了只丹顶鹤走来走去。

古人云:闲云野鹤。正是大千也。其客厅很大兰色地板配上白色沙发甚是高雅。作为画家的大千先生格調。真是高雅别致有倪云林之风。

     我去很多老画家的家,徐悲鸿的旧居东城区东受禄亍的四合院虽有荗林修竹,画室采光不足再加上青砖地有些泛潮,显得有些老旧;赵朴初的佛堂四合院晨钟暮鼓,有些太寂寥;章士钊的四合院很大,书房凌落地在地板多是老旧书芨,显得杂乱无张;宋庆龄的王府花园十分精致,洋楼显得太洋气,书卷气不夠;云南王卢汉的大院太干净了一尘不染。最高法院张志让的梁思成设计的四合院过于精巧,吴作人住的萧友梅的四合院,早已经成了杂院。只有刘文辉家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假山䏻与之比美。其他人都不能与之相比,张大千因为見过毕加索的漂亮充满艺术的花园,所以,他跟我们说他要造一个东方式的艺术花园超过毕加索花园。所以大千巴西的"八徳园",加州的"环毕庵",都是有庭园风格,这就是大千的艺术乐园。

 

      大千的夫人,我已改称为师母,对我们十分欢迎热情,我们问侯大千先生的病情,她说大千因有三支心血管堵塞,虽然经西医治疗,但是每次因为作画時间过长,就会引起心绞痛,每次服心脏药都会第二天很虚弱无力,因为听了王医师的话,给他的原中药里加上了一两炙甘草,和龙眼肉,琥珀。大千服药一夜睡的很好,而且精神也比以往充沛。现在正在佛堂打坐。我说:"千老美食家,不会因为中药太苦了难喝吗?"正这時大千推门进来了接着说:"我张大千就是因为要吃中药才回台湾的,中国药中国美食都是我张大千所爱哈。说着看了狡狯地看了夫人一眼说:"我中国婆娘是么儿,我最爱哈。"我们看見他银髯飘在胸前,中式衣服加了夹袍和肩。一副老顽童样。夫人说:"看你刚好一点就会涮坛子。"大千哈哈大笑,大家也跟着笑起来。

     張大千兴致来了,带我们他的园子逛了一下,又带我们到楼上看他的盆景。照了几张相。摩耶精舍是他1977年选址在台北郊外山溪分叉的小岛上,两岸有小山,楼顶可以望见台北故宫博物院。造园一年有余才落成迁入,张大千请台静农为题“摩耶精舍”。这个园子是继他所造的“八德园”之后,完全由他在空地上设计的住屋画室和园林。他按照他自己的理想建“摩耶精舍”,做了大画室、小画室、会客室、庭院,还有两个亭子,是连在一起的双亭,一个高一点,一个低一点。一进大门就有一个鱼池,有松树。在后院还可以烤肉,自己又做四川泡菜。他养了两只丹顶鹤和两只猿猴。鱼池里有各色鲤鱼在阳光下锦鳞逰泳悠然自得。

 




    “摩耶精舍”的修建,张大千花费了几年的他给我们讲了他认识董浩云的经过。原来在1948年逃难時结识至今已30多年,从巴西的八德园,到美国加州的可以居,及台湾的摩耶精舍都是董浩云的资助⋯⋯在讲到老友董浩云新故去時,我似乎看到老人眼里充满泪水,声音也沉重了許多,我特意对大千老人说:孝泉带话董家十分感谢您的题字《浩云堂》董家已经将做为传家宝而藏之。

       大千说:以前在北平,他曾找隆福寺的董鉄嘴替他算命,说他的命 “顺手抓财,天天过年”的日子哈。此时,他太太接下话来,你吹啥子哈,别人用钱是左手进,右手出,大千则左手还未进,右手已出了。卖画的钱还不夠借债购画的钱,有時没有董浩云给他補窟窿,他都不知怎么办?此时我们看了他家里挂董其昌山水、倪元璐竹石图、王蒙山水图。还有宋人白猿图,简直就是个小故宫,都是天价国宝,价值连城。        

       尤其唐伯虎的六尺中堂真迹《绿珠图》,这是一幅仕女图,画的是西晋巨富石崇的爱妾绿珠手持红珊瑚。石后因绿珠被杀,而绿珠也因此坠楼殉情。唐人杜牧《金谷园》诗中 “落花犹似坠楼人”句即是此典故。那里的巨富石崇和爱妾绿珠的爱情传说,不就是多才多情的大千和年青貌美太太的影子吗?《摩耶精舍》不就是他俩的《金谷园》吗?我和两位校长对了一下眼神,再也忍不住了,一起笑得喷飯。



     张大千指着这幅画不无得意地说:“这副唐伯虎之作是目前海内外所知最大的一副作品是,五根黄鱼(金条)换来的。校长接话说:大千擅长画仕女美人。你评女人的名句是三等说过,大千哈哈一笑说这个你都知道,说着用四川话说:“一等女人肥白高,二等女人麻妖骚,三等女人潑辣刁。。。。。。

未完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西方朔2 2019-1-29 09:12
工笔形都搞不准还一等女人肥白高。国画早就死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1: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