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代御医》8 我家与三代云南王

作者:郑燕  于 2019-8-3 05: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4评论

关键词:六代御医, 王学治, 王友虞, 云南王, 卢汉


《六代御医》8 我家与三代云南王



   云南在中国西南边捶,自古以来故称云南王,第一代云南王蔡鄂,第二代云南王熊克武,第三代龙云,第四代卢汉。是父亲的好友和病人。父亲王友虞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国宝级中医专家,他不仅医术高明,而且仁心仁術福泽病人。



     自明代以来先祖王履字安道,是朱王府御医也是中国著名的书画家诗人。清康熙以来历经乾隆,道光,光绪等朝六代祖先皆供奉太医院,是温补派的代表人物。
      熊克武是国民党元老,自称是黄花岗七十三烈士,是孫中山的左右手。他创办的"云南讲武堂",彭德怀,刘伯承,陈庚,龙云,卢汉都是他的学生。他是全国政协常委,多年旧疾经父亲治愈,他的儿子熊伯齐是中国著名金石书画家,是我北京五中同班同学,都是北京画院副院长于非厂的学生。
     龙云,卢汉是著名的抗日将领,他们带领滇军开通滇缅公路,保证了抗日物资的供应,卢汉将军带领抗日队伍通过缅甸死人谷,壮烈事绩无不为之动容。龙云的副将李培炎将军是白威尔市巿长李瑞麟的父亲。
    中国卫生部现址原是清代鉄帽王的王府,后来被龙云买下来,分成两部分。王府是卫生部,花园成了宋庆龄故居。龙云因为受过枪伤,一眼失明,他是政协常委,父亲的病人。
     卢汉彝族人,是龙云同母异父的兄弟,成为第四云南王,是贺龙元帅的挚友。卢汉为云南解放做出极大贡献。他的女儿卢国梅是个美丽文雅彝族公主。她那時几乎每週都到我家来。在卢汉主政云南時,卢国梅在北京住大学宿舍,生活上由陈庚,宋任穷,贺龙照顾,而健康治疗由我家照顾。
      后来,卢汉在国家体委任职,在北京住兵马司胡同一处大四合院里。父亲因为诊务繁忙,命我接着为这几位老领导保健,计有:中国外交协会主任张奚若,中央文史馆馆长章士钊,国家体委卢汉,水利部长刘文辉,政协常委周蒼柏,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最高法院张志让,政协副主席錢昌照,国务院参事室韩权华等; 父亲是给邓大姐,周的伯父周嵩尧刘帅,徐帅,民盟中央主席季方,水利部长傅作义,国家主席杨尙昆,国防部部长张爱萍,副部长伍修权,参谋副总长王尚荣,石油部长唐克,吴仪等保健,我弟弟王学中是父亲的得力助手,他是协和医院主治医师。我弟妹冯学君是协和医院先进工作者,后调任外经部任局长干部。卢汉将军曾任西南军政副主任及政协和人大常委,他是个很慈祥的老人,很低调话不多,他在云南和北京的很多房子都交给了国家,两位夫人龙泽清和国梅的母亲鈡啟明,龙泽清是个爱国企业家,鈡啟明香港圣士提凡女校毕业是个贤惠大气的女士,主内持家井井有序。
      卢汉在23岁,龙云27岁加入魏焕章的反清队伍,魏家的后人企业家魏白光是比邻好友,父亲昔時去昆明办理云南三七等药材,曾住卢公馆这是一座法国风格的两层别墅。和魏公馆比邻,父亲曾与卢家魏家一起小聚,席间谈论天南地北无所不谈,还拿出家中的收藏明代吴門四家,唐伯虎,文征明,祝枝山,周 ,扬州八怪齐白石等,尤其是在谈论武术,中国武术比较过南北拳法之不同,卢老年经時学过南派少林拳,梅花拳,燕青拳等。他和龙云,邹若衡称为"昭通三侠客",他在抗日战争身经百战而无受伤,称为"福将"。在日本投降時,他去越南受降時,胡志明都对他毕恭毕敬。父亲承北京李瑞东武当派的真传,精于太极,形意,八卦掌,而魏白光亦精于少林拳,三人交谈投缘相见恨晚,为一段历史。据卢老讲他年轻時和龙云不爱读书,就喜欢舞枪弄棒,曾拜太平天国石达开队伍中武术家马老师学艺。所以,后来任国家体委和至友贺龙在一起,适得其所。
     我在文革后每周去卢家两次为卢老保健,見之他家若大的四合院打理的一尘不染。在诊病期间发现他腹部有下垂的大包,问之才知:当年他阑尾炎发作,老蒋为拉拢他,请他自己的保健医沈克非为其做手术,谁知道过了几天腹部有个大包垂下来,一查是绷带落在腹腔里又作了二次手术,说着卢老自己也笑了,说侯宝林相声里说马大哈的故事,就是取材于自己。又说这个沈克非是德国留学,在当時号称"中国第一刀"。虚名而己。
 

  

  卢老在起义之前曾约张群一起共事,但张群说与蒋是同窗至友,不可为之。卢老考慮张群几次救过自己命,于是放了张群。后张群在台任总统府秘书长,又是张大千的至交,所以张大千入台建摩耶精舍,皆赖张群之助。此为后话,余容后叙。
     云南政协主席朱家壁原是边纵副司令员,是黄埔军校八期,他协助卢汉起义。 他的女儿朱勉生是我北京中医药大学首届研究生同学,现在法国行医。
       卢国梅的先生孟宗武是大学教授,1974年卢老临终住北京医院,我去看往卢老,此时,卢老的二位公子国良,国成从美国回来和国梅及母亲鈡啟明,龙泽清都在,卢老在病床上微笑拉着我的手不放,家人对我几年来对卢老的保健表示感谢



2,与云南王的武术之缘

   自先祖王履之后,历经康熙,乾隆,道光,光绪等朝,以医术,艺术,武术传家,父亲王友虞是武当大侠李瑞东嫡传,为武当门第五代掌门人,北京十大武术之家,是东城武馆的创办人。武馆中有百岁吴图南,杨承甫大弟子崔毅士之子崔仲三,陈氏太極冯志强,白猿通臂王侠林,南派形意拳吉良晨,太極十三剑李文贞等武友遍天下,四代云南王也是武林中人。
      龙云和卢汉早年加入武术家魏焕章的队伍,又师于太平天国石达开部队万振坤,马德胜,与魏家后人魏白光,邹若衡是同门。学习南派少林拳。龙卢邹三人拜了把子,被称为:"昭通三剑客",这三剑客出了两代云南王和一代武术宗师。实为史上罕見。
      我在给卢老治病其间,卢老告诉我一个从未对人说过的故事:原来龙云真名叫登云,卢汉原名叫邦汉,在"云南讲武堂"学习中听到老师熊克武讲到苏东坡的一首古诗,里面讲到燕太子丹派荆柯刺秦的故事受到感染,为抗日救国,两人同时改了姓名。请看苏东坡原詩:
"要到卢龙看古塞,投文易水吊燕丹。"
颇有荆柯刺秦王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卢汉老人曾经为我题写过这首詩:
"不辞清晓扣松扉,却值支公久不归。
    山鸟不鸣天欲雪,卷帘惟见白云飞。
    老人迟钝已逃寒,子复辞行理亦难。
    要到卢龙看古塞,投文易水吊燕丹。
    胡羊代马得安眠,穷发之南共一天。
    又见子卿持汉节,遥知遗老泣山前。"    

2,云南王的武术情结

      说起"云南讲武堂",是中国最早的黄埔军校,中国武术是必修课,熊克武武功精湛,辈分极高,朱德,刘帅,贺帅,龙云,卢汉都是他的学生,越南的武元甲,朝鲜的崔庸健大将也是他的学生。他70多岁患中风偏瘫被父亲治好后,担任民革中央副主席和何香凝主席为祖国铳一做貢献。何香凝同时是中国美协主席和潘天寿副主席曾为我家做画,余容后叙。
     龙云在云南陆军讲武堂学习期间,云南举行全省运动会。一个法国大力士在领事的陪同下,在擂台上向中国人挑战,一连几天,都没有遇见对手,外国武士一时在台上耀武扬威,那种骄傲而且看不起中国人的神气,让在场的中国人感到难堪和耻辱,在一时无人应战的情况下。
    年轻气盛的龙云先在"打死勿论"的生死约上签了字划了押,然后跳上了垒台,当时来观看垒台赛的人万头攒动,龙云上了垒台和外国武士一比较,外国武士体格高大,肌肉饱满,看上去力量很大,而龙云则短小精干,龙云在开始时,与外国武士拳来拳往,技法都很不错,而龙云在力量上却显然赶不上外国武士,看上去只占下风,观众都为龙云捏了一把汗,都以为龙云必然败。
       可是,龙云经过观察思考,感觉到外国武士身体不够灵活,于是,胆量勇气上来,使用了昭通扫堂腿,脚下连铲带钩,配合灵活多变的南宗拳步伐和拳法,外国武士身体笨重,只知道一味猛攻,逐渐应付不过来,在龙云一连串的披手式攻击下,失去重心而倒地,全场欢声雷动。龙云这次比武,长了中国人的志气,龙云,他的名字也就在此新闻中传遍了云南,有了一层英雄人物的光环效应,云南的知识女性特别倾倒崇拜龙云。
      云南美女李培莲的哥哥李培天也观看了这场比赛,回去向李培莲讲述后,李培莲对龙云的作为敬佩不已。李培莲就是白威市巿长李瑞麟的姑奶奶,后嫁给龙云为龙云生了两男一女。李培莲的姪子李培炎是李瑞麟的父亲学金融的,成了后来滇缅银行行长少将军军衔,成了抗日的英雄。
       邹若衡云南政协常委邹家拳的创始人,蔡锷将军之警卫官。军旅生涯结束后寓居昆明,将平生研习武术传授子孙后辈,称邹家拳"一代宗师,弟子遍天下。爱国武术家魏白光有经济头脑,善于理财成了著名企业家。
     卢老武功精湛,颇有谋略,带领滇军抗日,并开通了滇缅公路,打破了日冦对中国的封锁。龙云和卢汉在抗日期间和飞虎队的陈纳德将军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当年老蒋要杀害龙云時,是陈纳德帮助他逃到了香港。也是在香港卢汉认识了卢国梅的妈妈鈡啟明,英雄美人结成良缘。解放后,卢汉和老友贺龙同僚,任国家体委副主任领导全国武术界,各得其所。在北京時,父亲和熊克武,龙云,卢汉,周苍柏(音乐家周小燕的父亲)每次聚会時聊到武林轶事時,每个人都吐沫星子四溅,都成了小孩子一样,我在旁边听着都发呆。
      卢汉早年带领的60军在台儿庄抗日大㨗,冼星海曾给作曲"60军军歌",卢老戍马生涯,历经沧桑,后查出肺癌,生命极限几个月,后经父亲中药调治,和我多年来保健,延长寿命和健康质量数年。近闻卢国梅大姐和孟宗武姐夫至今仍然为中国民族团结出力。实为欣慰

  3,云南王的中医情缘

1967年卢老查出中心型肺癌,经化疗,中蛆西结合治疗无效,

     北京医院魏龙鑲弟子李甫仁是北京医院中医科主任。知父亲是这方面专家泰斗,请王老会诊,卢家的好友韩权华参事,向周報告之卢老病情,遂请王老负责任卢老治疗。在文革期间,好友失联的父亲再次看到多年老友重病缠身,不尽感慨,黯然神伤:

     以前的卢汉身健体强,而且练功灵活,像猿猴一样窜蹦跳跃,今見卢老体形消瘦精神萎靡,语声低㣲,面色晦暗,全身无力,咳嗽在晨间明显,痰稠色白,右背胸背疼痛,大便稀溏,舌淡暗苔白,脉沉细无力,証属肺虚郁塞宗气失司。拟以健脾补气,化痰软坚,加強免疫系统,佐以清解病毒之法:

野山参,生黄茋,扵白术,陈皮,姜半夏,云茯苓,生甘草,怀山药,胆南星,半枝莲,浙貝毌,田三七,鉄皮石斛,白花蛇舌草

此方服6个月后复查。从X光看肿瘤小了一半。原来说病人只有3-6个月寿命的医生闭嘴了,对老爷子崇拜了。

   我问父亲:为何不用抗癌病毒的药直捣黄龙,父亲说:"治病有王道,霸道之別,霸道是直接用化疗,鐳射,手术等直接对病灶进行去除。但是看起来肿瘤没了,或小了,但是病因仍在,所以,肿瘤还会长回来,而且更大更猛。

   中医治病是“王道”要治病求本,内经云:"伏其所主,先其所因。"就是讲的治疗原则,不要只看病表,要找出病因来。。而且“肺乃娇脏,喜温恶寒。“而多用苦寒药必更伤肺津。所以内经云:"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合之。"所以,我多用温补药合之。此方为培土生金之法。"我问何谓培土生金之法?

  父亲说:《难经》曰:虚者补其母,实者泻其子,当先补之,然后泻之。这是根据五行生克制化的理论,结合脏腑经络的五行属性提出的临床治疗法则。具体说来,即肺主金(经)虚证可用补其母脏(脾经)的方法治疗,某脏(经)实证则可用泻其子脏(经)的方法来治疗。虚则补其母,实则泻其子,能调节阴阳盛衰,恢复五行生克制化的正常状态,达到扶正祛邪、治愈疾病的目的。治疗肺病虚证用补脾法,谓之“培土生金之法“。

  父亲又自信又幽默地说:“靈籣医人仙方妙用无穷,必见奇效。我也笑了,拉着老爸的胡子说:老爸见到卢伯伯又可以神侃了。”靈籣医人是父亲的别号,是仿清代名医傅山傅青主的别号,命名自己的医馆为《靈籣医室》。父亲拿胡子在我脸上扎来扎去,我大叫,老妈从厨房出来说:“老大夫小大夫爷儿两儿别闹了,今天有狮子头犒赏。”狮子头是老妈的绝活厨艺,已经很没吃到了。也很久没看到老爸这样高兴了,拿出茅台酒我陪老爸喝个一醉方休。酒后老爸竟然吟出:

  “神龟虽寿,猷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虽然年级大了,还是要为人类健康贡献余生。他随后告知我,卢汉,龙云伯伯实际是抗日英雄领袖,为打通滇缅公路通过死人谷,为抗日立下奇功。那里烟岚瘴气,很多军人病死,也无药可医。唯一的办法就是鸦片烟可避,因此,也就染上烟瘾,造成的肺癌。我们要尽力治好他,你每周两次去卢家给卢老保健针灸按摩气功。自此我和卢老结缘,这是一段历史。

   卢老虽然做过云南王,但平易近人,有武林人豪爽大方气魄,平时生活很简朴,国家给派的秘书,司机,警卫都不要,若大的四合院只有一个门卫而已。他在昆明的公馆,市政府要借用,他二话不说,吩咐家人把私人用品搬来,其他私宅的古玩玉器文物等全留給市政府。此等胸襟无人能比。



 编者按:有一些历史照片,由于贵网告本人无上传权限,故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7 回复 古久先生 2019-8-3 11:31
历史娓娓道来。
是蔡锷,不是蔡鄂。
6 回复 SAGFS 2019-8-4 06:28
===大笑话啦... 蔡锷 ?!  要不要再请出陈胜吴广 ?  早年的乱党民运党...



大笑话啦... 蔡锷 ?!  要不要再请出陈胜吴广 ?  早年的乱党民运党...
5 回复 SAGFS 2019-8-5 09:26
===早在19世纪末,洪秀全孙中山等就开始搞武装暴力反清....最后,孙暗杀宋教仁和策反袁世凯两大壮举,得以称王, 至今形象仍然正面. 至于孙的接班人蒋更是暗杀高手... 文章所提人物均为混世投机和被统战玩弄小人而已, 最后在毛手下均无善后好结局... ...






   早在19世纪末,洪秀全孙中山等就开始搞武装暴力反清....最后, 孙暗杀宋教仁和策反袁世凯两大壮举,得以称王, 至今形象仍然正面. 至于孙的接班人蒋更是暗杀高手... 文章所提人物均为混世投机和被统战玩弄小人而已, 最后在毛手下均无善后好结局... ...
3 回复 SAGFS 2019-8-14 06:32
===中国历史平均二三百年一个朝代... 蒋时代仅仅28年( 1911年10月 - 49年10月 ) ; 那毛时代也是28年左右( 1949年10月 - 76年10月) .   而且都是同月, 建于10月, 亡于10月 . 不会是一种历史偶然吧 ?




   中国历史平均二三百年一个朝代... 蒋时代仅仅28年( 1911年10月 - 49年10月 ) ; 那毛时代也是28年左右( 1949年10月 - 76年10月) .   而且都是同月, 建于10月, 亡于10月 . 不会是一种历史偶然吧 ?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1: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