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赖昌星谈远华案

作者:qazwsx111  于 2011-8-26 07:2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转贴|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泽民朱镕基李鹏缠斗

泽民早要结案,朱熔基咬住不放 

震惊中外的「中国厦门远华走私案」,被称为是中共自一九四九年建国以来的「第一大走私案」。据报导,「远华案」涉案走私漏税金额达八百三十亿元人民币。被撤职、查办、逮捕、判刑的涉案官员近千人,其中有省、部级干部多人。因此案被判死刑的人,已有二十余人。而「远华案」专案组的办案人员,前后约有三千余人。从多伦多赴温哥华采访前,赖昌星从温哥华的监狱里打电话给我,说到激动处,他在电话里大声喊:「远华案」是冤案,是一起特大冤案,是中国权力斗争的代罪羔羊。  有关「远华案」,外界一直有各种样的说法,而中国官方对此的报导,除了审判结论以外,没有什么其他的消息。于是,我们的谈话就从传说开始。

  问:最近有个说法,说中央要尽快结束「远华案」  赖:这已经好几次了,不是第一次。当时江泽民也下过一张文,意思就是要尽快结案。我怎么知道的呢?四二O专案组(专门查处「远华案」的专案组,罗干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日批示而得名)有个组长,也是个腐败的干部,他跟一个香港人有生意做的。他那时就把这个底,单独告诉了香港我的那个朋友,那个人就传话过来说:已经下了文件,事情不能超过二OOO年二月份,二月份之前就要结束什么什么的。我也一直认为这个事很快就会完的,我本来是想出来躲几个月。

  问:为什么结不了案呢?

  赖:他们是几个派在斗嘛。现在江泽民绝对是不想搞这个事的, 他的手下都告诉我了。他们说:老板很烦,要早点结束,不然对外影响不好。「四二O专案组的组长何勇是怀疑现在的北京市书记贾庆林和我有事。应该是上边有人要他这样搞的。其实这里边主要是朱熔基对江泽民有意见,再说,打走私是他搞出来的。这个我要慢慢给你讲。

  问:你说,你常常带人到北京的钓鱼台、中南海,你怎么做得到呢?

  赖:我有一部车挂的是甲O一、二二OO的牌。我这部车的事讲出去就会有人找麻烦了。

  问:你这部车车牌的事,专案组恐怕早已经知道了吧?

  赖:他们不可能知道这车是我的。

  问:怎么会呢?这么久了。

  赖:不应该知道,或者我再去找人了解一下。

  问:你都带些什么人到那些地方去?

  赖:我有时有一些香港的客人来大陆和我做生意嘛,我就请他们到钓鱼台去了,或者到大会堂去请他们客喽。我跟那边的人都很熟了,我要请客就打电话先订。这些地方当然都是一般人进不去的,有时客人来,我就领他们到中南海走走,因为我的车牌是中南海的,那边的人都认识。还有,就是一些朋友的太太到北京来了,我就带她们进去这些地方。这些地方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

  问:你的车牌是怎么办的?

  赖:是王汉斌(中国人大常委会前任副委员长)的。王汉斌和他老 婆彭佩云(中国人大常委会现任副委员长)都是这种车牌嘛。有时我在北京时车不够用就打电话,要谁的车来,谁的车就来。问:那么车是你的还是王汉斌的?

  赖:车是我的,牌是王汉斌借我的,如果这事说出去,他们就会这部车。我有两部车在北京那边,一部挂北京市公安局的牌x九号,一部就是甲O、二二00的。

  问:现在这部车在哪里?  赖:还在我的手里,当时我在时就给我用,我不在时就他用。这种车牌要够级别才有的,在北京不管哪里只要见到这种车牌就放行,不管谁坐。

  问:听说你的司机有军方背景?

  赖:对,孔克凡是部队的人,通常由部队的人给我开车,我一到北京,王汉斌就叫他的司机给我开车。

  问:王汉斌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赖:王汉斌现在瘦很多,但现在没人敢找他,因为他和江泽民的关系很好,王汉斌是邓小平的死党,跟邓小平一起打桥牌,跟邓跟了一、二十年,资格老,没有人敢动他。当时江泽民在上海当书记,到北京要见邓小平也要通过王汉斌没有汉斌见不到邓小平的,所以江泽民对王汉斌一直很客气。平时就算是有事要汇报,汉斌如果打电话给江泽民说:我过去,我有事和你谈谈。江泽民就要说:我过来,你不用跑路了。就是那么客气的。乔石是委员长,王汉斌是副委员长,开会时王汉斌都敢顶他,他对乔石说:你懂就懂,不懂就不要装懂。王汉斌是福建人,是我老乡。

  问:你和王汉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赖:我也想不起来了,因为其实很多关系我都不会留意的。再说毕竟是家乡人嘛,平时也爱说几句家乡话。我自己的生意一直做得很好,见到些什么人我也不会很高兴。但有时一互相交谈,人家会觉得我好,我也觉得他这个人随便,不用客气的,然后就是经常来往了。

  问:王汉斌这个人怎么样,「远华案」是否牵涉到他?

  赖:王老这个人很亲切的,我觉得很好的,他们家都很穷的。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没有金钱上的往来。王老的脾气也不好,他们两公婆加起来比江泽民的官还大,彭佩云是国务委员,王汉斌是政治局委员,加起来还不大嘛?王汉斌是我老乡,他人真的是 很好的,我也不会给他找麻烦的。

  问,迟浩田(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觉得算熟吗?

  赖:我觉得不算熟。

  问:什么样的关系?

  赖:是这样的,我跟迟浩田的秘书熟,「天泉山庄」就是迟浩田写的,原字还挂在红楼我的办公室里面嘛。

  问:算是题词?

  赖:也不是我求他写的,因为我对字不感兴趣。

  问:「天泉」是红楼的名字吗?

  赖:红楼没有名字,「天泉」是迟浩田给我在厦门海滨别墅题的字。一百多楝,是盖好了用来卖的。

  问:既然你跟迟浩田没有什么交情,那他为什么会给你题词呢?

  赖:他原来的一个手下叫梁楝(涉案,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的,在厦门对外供应总公司作总经理。我也跟他到迟浩田家里去过,那天他不在家,我没有等,就先走了。梁楝跟他关系很好的。 梁楝就找他,叫他给写几个字。我在海边盖的那些别墅很好看的,依山靠水,旁边一块大青石,字就刻在青石上。迟浩田后来通过他的秘书小x跟我说,他要在江苏修建一个什么战争纪念碑,需要五十万。说叫我捐个五十万,我就捐了五十万给他喽。

  问:你自己认为你和谁的关系最过硬..

  赖:都还可以,都还可以喽。有一张以前的照片,本来挂在我红 楼的办公室里的,七个人,刘华清(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岚清(现任中国国务常务副总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铁映(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王汉斌、阿沛.阿旺晋美(中国人大副委员长)、刘江(农业部部长)等等,在钓鱼台照的,挂在办公室,如果可以找到人,就可以找着那张照片。我要出来就可以找到。我一出来,这些人肯定与我联系,如果我不死,他们就会转变。我现在才四十几岁,说不定过几年我又做起来,有可能的。当时他们很多事都是靠我的,当时「远华」的牌子很红的,过了厦门桥,很多人都讲我们是厦门远华公司的,别人就不会动他。其实那都不是我公司的。

  问:在北京期间你和谁比较熟,来往比较多?

  赖:在北京我和很多人熟,我到哪里都可以的。有时赶上开常委 会,如果刚好我那天没什么事,就过去走走,看看常委平时什么样子喽。有时朋友想坐江泽民的车转一转,我就叫江泽民的司机车开出来。毛泽东的房子不是不对外,不让人进去嘛,那我们也可以进去,看看、转转喽。

  问:你和江泽民本人有什么接触吗?

  赖:没有。我如果有话就通过人跟他说。通过秘书跟他说。

  问:你跟他的秘书很熟吗?他有几个秘书?

  赖:五个。我熟悉三个。一个贾庭安(泽民办公室主任),是替他搞文件的。一个小A,年轻的,长得很帅,是警卫。另外还有一个小B,是看家的。这三个我都很熟。不然当初我怎么知道他们要动李纪周了。我跟李纪周说,他都不相信。别人听不到的,我能听到。这里小B跟江泽民很久了。江泽民在上海当书记时,因为他是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委员每个人在北京都有一个司机,们到北京开会时才用这个司机。小B是在北京机动,江泽民到北京时,都是小B陪他,给他当司机。八九年那一年,邓小平叫泽民到北京去,江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事,还有点紧张。他是坐专机到北京的,「六四」时很紧张嘛。他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当时,中共中央警卫局局长派小B到机场接他,江泽民看到是小B接他,就放心了。到了北京他才知道,他要当第一把手了。

  局长后来对江泽民说,要给他安排一个好司机。江泽民说:不用再安排了,我就要小B。因为他知道,如果是局长安排的司机,一定跟局长关系很好,不可靠,等于是局长的线人。小B时是机动的,还没有完全是局长的人,还可以靠过来。

  问:江泽民挺鬼的。

  赖:江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么。这样小B就跟他了。上一次要换届的时候,有一次他问小B:「你想不想走?」小B说:「你是不是不想用我了?」江说:「不是,我是怕耽误了你的前途。如果你想走,我就安排一个副市级的干部位子给你。」小B说:「只要你愿意用我一天,我就愿意跟你。」江泽民就说:「那好吧,就这样。」当时江泽民的老婆王冶坪的妈妈,也就是江的丈母娘,九十几岁了,这才死了两、三年么,一直都是小B顾。家里不管什么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交给小B去管的,包括私事,出去买东西什么的。

  一九九六年,有件事,当时是在台湾选举前,两边情况挺紧张的。台湾那边也是一直在说江泽民什么什么的。我当时生意做得很好,许甘露(原、安部出入境管理局局)给我出了一个点子,叫我给军委捐点钱。他是出于好心,我自己想不到。我就跟小B说跟他说了半个多小时。我说,我出个两百万,这是我的一点好心。小B就回去和江泽讲,江泽民跟小B说:不用了。他叫我留着钱好好做生意,还说谢谢我。他本来也知道我是小B的好朋友。我想,他知道有我这个人就行了。

  问:后来和小B的交往怎么样?

  赖:后来几年我经常去他家的。

  问:经常去小B吗?

  赖:就是江泽民家,我就经常去江泽民家了。他的家在中南海里,是一个大房子,很大。他住一边,警卫和秘书什么的住另一边。一般他都在中南海住。有一段时间,他家里在装修,就在钓鱼台住了一段时间。好像九七、九八都在钓鱼台住。他不在的时候,小B在,我随时都可以进去。他在我也可以进,但不是直接进。

  问:你都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事?

  赖:江泽民的事秘书当然什么都要知道喽。贾庭安是他的大秘书嘛,我经常和他聊聊喽。那一年邓小平不是在生病吗,七个常委要去看他,但是又怕让记者知道。记者一直在追踪邓小平的消息,们不敢让外边知道邓小平要死了,很紧张。所以,几个常委有的坐大巴,有的坐公车,化妆从中南海出去,这些警卫都知道,都是他们告诉我的。当时那一天我也在北京。邓小平有个警卫是个正军级的,那个警卫也跟我很好,邓小平那边我当时都经常进去的。很多人的秘书都是跟我很好的。朱熔基的秘书也是跟我很好的。

  问:朱熔基的哪个秘书跟你熟?

  赖:朱熔基我知道有两个秘书,他们都跟我不错的。一个大秘书李伟,机要秘书。一个小秘书小C,是警卫秘书和生活秘书。我想知道的文件,只要我问,他们就给我查。我到中南海的时候,李伟也会出来陪我坐坐,如果有的事情我从李伟那里拿不到,小C就会帮我查。他当班的时候我去找他,说看一看文件什么的,他什么都帮我查。

  问:你希望从朱熔基的秘书那里得到什么呢?

  赖: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他要有什么讲话喽,有什么计划、政策要上,要有什么动作喽,有的讲话在经济上可能有什么影响, 会影响股票的,我就先知道了。这些消息有时很重要的么。

  问:看来你可以比别人先掌握中国的经济动向。

  赖:这就要看你这个人有没有这个头脑喽。

  问:你跟江泽民的这两个秘书聊天的时候,他们有没有透露过江泽民自己是不是真的想退,还是不想退?  赖:我现在是没有去打听了,但只要问他们就会告诉我,他们绝对相信我。我现在还在打听他的事。我想叫人拿一份《亚洲周刊》交给他们老板看看的。

  问:你想让江泽民看到《亚洲周刊》?

  赖:对,你上次检采访过之后,《亚洲周刊》的记者就来了,他

  可以找我他写了报导,还可以,只有一两个地方错。我想让中央 的人看到。我现在还有一个朋友常跟我联系,是住在北京的,还有胡锦涛的秘书,还有另外几个人可以联系。我只要找人约他们,们就会出来。我要问什么,他们也会告诉我这个朋友。小B说:老板对这件事也不喜欢他们这样搞,想要早点结束,不然在国际上影响也不好。江老板是有这句话的。

  问:那是谁非要搞下去?!

  赖:那就是何勇(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四二O专案组组长)想出名喽。

  问:但是下面再想出名,上面不想搞,这个问题也搞不下去。

  赖:按照大老板的意思,早就想结案了,可一直结不了。当然,上边也有上边的想法喽。我看主要是朱熔基对江泽民有意见。还 有,打击走私是他搞出来的,当然要有点成绩。

  问:所以他是想搞到底的.

  赖:因为只有搞出事情来才有效果嘛,搞出了个什么、什么大走私案,这是他立功的成绩呀。

  问:可是朱熔基表示要退呀?他要那些成绩还有什么用呢?

  赖:他不能放手,一个是贾庆林(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原福建省书记、现任北京市市委书记)的事,因为贾是江泽民的人,他怕贾庆林接他的班吧。假如贾庆林不是江泽民的人,朱熔基就不必这样搞了。我看朱熔基是想把贾庆林搞出来事情后,好用他自己的人接他的班。这些事要听他们常务委员会怎么开,我不可能打听不到的。

  问:你跟中国第二号人物李鹏的关系怎么样,你跟李鹏熟悉吗?

  赖:我跟李鹏没有什么来往的,我不是太喜欢他这样的人。

  问:什么意思?

  赖:他是有自己的想法了,但是,他看到朱熔基在搞,他就先不说话。

  问:李鹏跟「远华案」有什么关系呢?

  赖:当初江泽民把「北京帮」的陈希同搞下去,李鹏盯着北京市委书记这个位子,想给罗干,结果还是江泽民坚持调了贾庆林过来。这样,李鹏也就不满意江泽民喽。这次有人说,管政法的尉健行要退下来了,他年纪也大了么。这样,尉健行的这个位子,可能还是要由罗干和贾庆林来争。我看这次李鹏也是想要贾庆林下来的。

  问:关于你走私的事情,专案组的人跟你怎么说?

  赖:像我做这种生意,他要说我是走私,就是走私了;他说我是著名的企业家,那就是好的企业家喽。怎么说都可以的了。对不 对?他们就说,我们国家不能允许这些腐败的官员喽,让我一定要配合喽。

  问:他们有没有明确说过,到底是要把什么人挖出来,说过吗?

  赖:没有。

  问:从来没有?

  赖:从来没有,他不说,似我想象中就是要贾.

  问:是冲着贾庆林的?

  赖:嗯,因为我企业做得很好的时候,那个时候贾庆林在福建那边当省委书记嘛。而且专案组在我公司里又拿到他的照片。他们看到贾庆林在我公司也拍过照片什么的,那肯定就是跟我有关了,他们就是要抓我回去,我一说出他来,他就完了嘛。很明显就是这一点。我跟报纸也说过,我跟贾庆林认识,他到过厦门,也到过我公司,也跟我照过像。因为这些都在「四二O」手里嘛。但是说他每次来厦门都到我公司来,这句话就有诈了。我只是说,到过,不是说每次都来我这里。我跟他太太根本就不熟,也跟贾庆林没有生意上的来往,根本没有这回事。

  问:外界有一种说法,贾庆林的太太林幼芳原来曾经是「远华」公司的挂名董事,林幼芳曾经拿过你三千万,这件事贾庆林也知情?

  赖:林幼芳不是我公司的董事,什么也不是。我跟她三分钱的关系也没有,哪有什么三千万?当时我都是靠自己的,我跟她根本不熟。

  问:「远华案」出来后,中央为了替她洗清和「远华」的关系,还特别安排了有背景的「凤凰卫视」给她做采访,她说,她根本不知道厦门有个远华公司,人们都觉得她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赖:「凤凰卫视」的节目我知道,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说。

 

  朱熔基为朱小华报一箭之仇

  朱熔基上台伊始,培养了四大智囊加实干型人才,他们是:原光大集团董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小华;中国原证券会副主席、现任体改办副主任李剑阁;原贵州省副省长、现任财政部副部长娄继伟;原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现任中国证券会主席周小川。 然而,朱熔基最为器重的头号大将朱小华,却被江泽民亲自批示逮捕。朱小华被捕到现在已经两年了,并没有查出什么严重的事情来,但是朱小华却已经家破人亡。朱小华的太太于二OOO年的圣诞节在美国上吊自杀;女儿在北京得了神经病。

  有人说,朱熔基咽不下这口怨气,因此疯狂报复。

  据说,朱小华出事是因为他在出任光大集团董事长之后盲目扩张,仗着背后有朱熔基这个总理大人撑腰,一上任就大刀阔斧地蛮干,他也不管是什么样的公司的股份,只要有朋友推荐都入股,结果买了一大堆不良资产,给中国造成二、三十个亿的经济损失。其次,朱小华在就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之前,任职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的时候,从中协调,贷了两笔款给福建一个叫刘锡永的商人,总金额达一点二亿美元。有人怀疑他个人收了好处。后来,朱小华的光大集团又借给刘锡永八亿元人民币,结果这笔钱刘锡永无法偿还。

  据说,朱熔基整顿腐败、打击走私,触痛了不少贪官污吏,于是许多人怀恨在心,恨不得未熔基早点死了。而朱小华的事,就是痛恨朱熔基的人绕过中纪委,瞒着朱熔基,通过李鹏的内线,将材料直接送交了江泽民。江泽民看完了材料后批示道:「这八个亿到底是不是国有资产,如果是,我认为此人应该抓起来」。并在批示后边注明:请通知熔基同志。朱熔基拿到批示一看,三分钟没讲话,最后说:看来小华可能是有问题,但是,他是不是真有问题要搞清楚,我没意见。

  外界知道,朱小华是朱熔基的一个重点培养对象,朱熔基与他情同父子。当年是朱熔基把他直接从上海市人民银行的一个处级干部,派到香港新华社任经济部的副部长。然后又调回来任上海人民银行的副行长,接着直接调到中国外汇管理局当局长,接下来是中国人民银行的副行长,后来又接手了光大集团,任董事长。九九年的七月份被「双规」(即被要求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待问题)。他从香港坐飞机回北京,一下飞机就被武警带走了,直到现在。然而,专案组对朱小华的审查,一直没有查出什么真正的问题。但是,中央不会承认自己在朱小华的问题上错了。所以有人说,朱小华没事也要找出些事情来,因为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朱熔基。

  朱小华的太太和女儿在他被「双规」前几天去了美国。朱小华的太太在丈夫被「双规」一年多以后,也就是在二OOO年的圣诞节在美国自杀了。女儿回到北京,但已经神经失常。有人说,其实朱小华是朱熔基的牺牲品,朱熔基也曾在一些公开场合为朱小华抱不平。在处理朱小华的事件上,朱熔基憋了一口怨气,始终没有机会发出来。「远华案」扯出了贾庆林是个太好的机会,这样 终于有机会让江泽民尝一尝这种滋味了。

  你给贾庆林搬梯子,我把贾庆林当靶子

  问:要弄贾庆林,就弄出个一千多人涉案的「远华案」吗?

  赖:你听不懂吗?当初江泽民他们用「反腐败」,搞倒了陈希同的「北京帮」之后,就有好几个人看着北京市委书记的位子了。 鹏想让罗干上,也有人想让别人士嘛。江泽民硬是把贾庆林调到北京去的嘛,他也是政治局委员了嘛。现在就是别人看你把陈希同搞下去啦,结果自己挑了一个更腐败的。别人就会说,你自己找的人,还不如打倒的那一个。这样别人就是要给江泽民不好看了。

  问:有人是冲着江泽民来的?

  赖:当然要从我这个事开刀,不然怎么弄?一直不放过我这个事的,就是朱熔基,他不是不放过我,他是不放过贾庆林嘛。如果我能回去说:贾庆林跟我有生意上的往来,他太太拿了我多少多钱,那贾庆林不就得名正言顺地下台了,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就是还拿不到我这句话嘛。

  问:所以朱熔基就坚决要引渡你回国受审?

  赖:只要我回国了,就行了,我不说,他也可以说我说了,他们审案就是这样审的,我知道得很清楚。我自己认为,朱熔基对贾庆林是不会好的嘛,李鹏也不会喜欢让贾庆林妨碍他提他的人上来嘛。对不对?老朱是说过要退了。如果要是退了,江的意思就是要让贾庆林出来顶老朱这个位置了嘛。有些人就这样说了:朱要退,肯定也要换成他自己的人。可能江泽民和朱熔基他们本来就是私下有问题,和远华这件事过不去的就是朱熔基。

  问:你是说他们一层一层都是通过何勇在动手。

  赖:对,对。整个这个事也算是朱熔基搞出来的,因为他表面上说要打走私嘛。

  问:你认为朱熔基只是要借着这件事来搬倒贾庆林,还是说朱熔基确实要打走私?

  赖:打走私?没有呀。我记得他有一次在一个紧急会议上说,老帐不能查。意思就是说打走私要完了嘛。这个紧急会议的文件本身我是曾经看到过的。这是朱熔基自己说的话,他说:老帐不能查。就是要赶快停上嘛。

  问:老帐不能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赖:就是他一开始说什么要打走私,打了有一年多,然后经济受影响很厉害,下降很厉害,就召开紧急会议,他在会上说的。

  问:你是否记得大概是哪一年?

  赖:那可能就是九八年。他就说老帐不能翻的,叫他们赶快停止。我想这个文件你可以找到的。

  问:可是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没有「远华案」呢?不代表不能查「远华案」呀?

  赖:那个时候那个写举报信的未牛牛已经开始告了。

  问:他那个时候说的话也不能代表他后来对「远华案」的态度呀。现在朱熔基对「远华案」的态度可是谁都知道的。

  赖:啊,是呀。

  问:所以说朱熔基可能是确实相信他们报上来的材料。他一方因是要打走私,一方面是要搞倒贾庆林。

  赖:对,对。他就是这样,要借着这个事搞倒贾庆林的。贾庆林要是没有到北京,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问:现在「远华案」涉案人员达到一千多人了,而且有这么多人被判死刑,你认为这个案子会怎么下去呢?与中央领导的八十三个秘书有交情

  赖:他们就是搞配套、胡来,这里很多人都是很冤枉的。要是像们这样搞法,我看谁也脱不了干系。在监狱里我没事的时候算了一下,我认识八十三个秘书。这些人中我只是有用的才跟你说, 尉健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底下的人我就不算了。

  问:这么大的秘书群,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赖:以前我去拜年呀,过中国新年送小礼物呀。我这样算了一下,那是几年前的八十三个,小的就不算,我只说现在有用的,像曾庆红(前中共中央办、厅、王任、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他有什么报告,我就去问他的大秘书,他会全告诉我的。像江泽民的贾庭安和小B,朱熔基这边两个都还可以喽,我去中南海的时候李伟也出来接待的。还有一些小的像警卫局搞接待的那一种,有些事情如果我从李伟那里弄不到,但可以从小C那里帮我查到。还有比如罗干(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D书在当班的时候,也可以到里面帮我找文件;吴仪(中国国务委员)E书,这个人也不错,也是什么都可以讲的。 说这些人关键不关键?

  问:这些情况「四二O专案组知道吗?

  赖:这些他们知道不知道都无所谓,反正他们是只动他们能动的人。「四二O」他们都知道这些事的,但只要是政治局的都不动,部级以下的都动,部级以上的不动,包括秘书。秘书本身不大,但他们的老板大,「四二O」也怕得罪呀。

  问:有人说,江泽民和王汉斌的秘书都被「双规」了。他们两个从你这里拿了三千万,江泽民的秘书兼司机小B拿了八百万,王汉斌的秘书拿了两千二百万,是这样吗?

  赖:没有这样的事,没有的。他们好像是被叫去问过话,后来不知道怎么样了。

  问:是不是「四二O专案组手里有很多你和别人拍的照片,他 们按照片抓人?

  赖:他们就是这样的,官大的就不抓,官小的就抓。

  问:他们手里都有什么人和你在一起的照片?

  赖:很多人,像那七个人就不会动喽。有一些人的孩子他们有问到过,问到过李岚清、邹家华、傅全有他们的儿子。

  问:李岚清的儿子跟你什么关系?

  赖:李岚清的儿子是跟我一起做生意的。他底下的公司在香港和们一起做股票。就是钱的往来喽,是正常的、有借有还的那种,不是行贿。

  问:是公司业务上的往来?

  赖:这个人在外面跟我没有什么联系,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他是李岚清的儿子。我有跟他在厦门合照的照片,在「四二O」的手上。 他有时到我那里去休假,也有可能有人认识。在我见过的所有老板的儿子中,就数他最好。

  问:怎么好?

  赖:真的是干实事的人,很聪明能干的。他跟董文华(总政歌舞团演员、中国著名歌唱家)关系也很好。董文华也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们经常在一起。像贾春旺(中共公安部部)的儿子就不一样,他到我的赌船上,输了就输我的钱,赢了就拿走,起码也有几百 万吧。这些我都告诉了「四二O」,他们都不敢动。

  问:也有一些人你是作为朋友交往的吧?

  赖:我的朋友很多,军队里的朋友很多,姬川良(姬胜德,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二部长)就不用说了。还有张震(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这些都不用说了,我都太熟了。他们现在都退下去了,我也不用说了。

  问:你是怎么跟他们熟悉起来的呢?

  赖:这个熟法儿不一样。因为有些关系并不是中间有人介绍来、介绍去的,有的人自己就找我来了,比如王兆国(中共中央统战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就跟我很熟了。当时我红的时候,他们什么都说可以,什么都保证。现在都缩起来了,谁也不敢说话了。还邹家华(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傅全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儿子在我出事的时候,才刚刚离开厦门,我走的时候才离开。

  问:你从江泽民的秘书那里能得到什么呢?赖:我自己的想法是,在北京认识了这些人后,政府方面会给我 方便,在中国做事不都是凭藉这些吗?不然我再有本事,再有头脑也没用的。但我不会明显地去向任何人要求什么,我没有给这些人出过任何难题,我只是希望能优先和方便。就像,你是做生意的,我也是做生意的,别人知道我后面有很多硬关系,当然和我做生意。我并不是说,你是当官的,我来找你,你要批一个批文给我,我并没有这样做呀。像那些香港的商人看我有那么多关系,就会来求我和他们做事,但我不会去求那些官员为我做违法的事,我不会对不起国家的。

  问:现在你怎么想呢?

  赖:现在?还什么国家不国家的,我现在根本不再考虑什么国家不国家,只是考虑朋友的问题。还有什么鬼国家,那个国家有什么用。

  问:你的有些朋友可能不是帮了你,而是害了你。

  赖:他们对我讲义气的,我也要对他们讲义气。我只是想让大家明白这个道理,我要不是认识那么多朋友,我早就被抓回去了,还有这种机会来加拿大申请难民吗?

  问:当然多一些朋友确实是好事。

  赖:是呀,那时候,他们自己会找我。就像,我想要一块地,别人拿不到我可以拿到。

  问:交往这些关系为了做事铺路?

  赖:像我在厦门,花了好几千万搞了一个足球队,叫「远华队」,搞得很好的,然后厦门政府给了我一块地。其实我跟福建省委副书记石兆彬从来没有什么。这还是他们求我要这块地的,这事大家心中都有数,我搞足球队为厦门争了光,足球队要花很多钱, 这块地也要一个懂的人来经营,我们没有一分钱的往来,越有业务关系的,越不会有金钱的往来,我很注意的。

  问:你跟那些秘书交往想得到什么呢?

  赖:这些秘书也没有什么喽,只是向他们打听他们的头去哪里,好跟他们亲近亲近喽。

  问:那些秘书你如果不给他们好处他们凭什么帮这个忙?

  赖:我就是给一点点喽。

  问:那你给现金哪?

  赖:一点点,请他们吃饭他们就高兴了,送一些小东西给他们,衣服啊,皮包啊,手表。 时给他们的太太们带一些东西。给 一、两万块钱让他们潇洒去喽。

  问:这样你就跟他们成了朋友?

  赖:当然找他们的人也很多,但他们也要看对象,一般跟我接触的人都信任我。我的习惯就是不会出卖朋友,他们有这种感觉,这就是我的生意为什么做得这么大。

  问:你跟贾庆林的秘书陈广根、谭维克熟不熟?

  赖:陈广根我熟,原来我在香港要搞上市的时候,跟他谈过几次。他原来是负责中富的一家公司,我想买过来,但已经被九州集团收购了,我就找陈广根去问这个公司的底。谭维克原来是漳州的一个副书记,从那里调上来的。谭维克现在是北京市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 任。他这个人很好的,很老实,也很会写文章。

  中国独一无二的百万美金防弹轿车

  问:所以,你认为,实际上是你在中国和这些人物的关系帮了你的忙,赚了钱?

  赖:是啊,就说我的那部「奔驰六OO」型防弹轿车,那辆车值一百多万美金,全中国也只有一辆。我挂的车牌是「甲A一八八」,这种车牌在国家领导人之后,但是在总参各军兵种司令之前。我的车哪里都可以去的。中国的防弹车都是长型的,三排门。 我的那部是短的,两排门。这部车是在香港回归前,香港特别向德国订制的十部车之一,香港政府买了四部,做为香港回归交接仪式中,中英两国元首乘坐的轿车。我当时在做转口汽车的生意,在那边的名气也很大。他们要我买下这部车。如果我做走私,我就直接做走私过来,干嘛我要交税?这车我在深圳海关交了二百万的税。这部车的防弹玻璃有十厘米厚,子弹根本打不透,连火箭筒也穿不透的。车里配了卫星电话,全球定位,还有一整套的警报系统什么的。人坐在里面可以听到外面三十米外的说话声,我在里面说话,外面听不到。这部车重五吨,你同时在四个角放炸弹都没事,炸不坏。

  当时买这部车要办个手续,我公司的人要市政府按照规定的手续办,一两个小时就办出来了。如果你不熟悉这种关系,肯定要等很久了。不管是市里,还是省里,还是在北京,他们都会给我面子。但是我不会去做那些违法的事,重庆我要买地,在北京也要买。后来有一场官司气死我了,在北京买地,他们叫我一个礼拜付定金,我就付了五百万,说好牌照一个月给我,可是过了一年也没给我,后来我就跟他们打官司。我没有通过贾庆林、王汉斌这些关系,我自己打,不让任何一个头头为难,这官司我知道我赢。最后我真的赢了,可是他们说这里要搬迁,损失了五百四十万,要我先给他们五百四十万的赔偿,然后再拿回我的五百万, 说这是不是太不讲理了?

  问:你在这些秘书当中,你比较喜欢的是那些人?

  赖:这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小B,他人很好的。

 

  求见朱熔基,他在睡午觉

  问:你跟朱熔基的秘书熟到什么程度?能给他递话吗?

  赖:李伟这个人做法跟别人不一样,不是那么义气。那个小C觉得还可以,但现在没人能见到他,以前递话应该是可以。

  问:以前你跟他的秘书交往到多深的程度?

  赖:很深。他陪老板到厦门,基本上天天都到我公司去坐,就有很多传说,说朱熔基到我公司喽。

  问:你跟朱熔基从来没有打过交道?

  赖:他来厦门时,我去了「悦华宾馆」,当时他睡了,我就和他两个秘书聊,当时球队正在比赛,「悦华宾馆」里面都是运动员,一个大连球队,一个上海申花队。

  问:什么时候?

  赖:九八年正月。我记得朱熔基住「悦华宾馆」的一号别墅。但他正好在睡午觉,就没有碰到。李伟和小C就住在他隔壁,朱熔 基住的是总统套房,我在那边坐了一中午就走了。我也没有一定想见他。

  问:你每次去北京都住哪里?

  赖:王府饭店。

  问:这些秘书找你来玩,都有谁来?。

  赖:都有。

  问:会不会碰到一起?

  赖:会。

  问:他们彼此也无所谓?

  赖:这些领导人并不喜欢他们底下这些人碰到一起的。这些秘书倒还都合得来,但他们的老板都不喜欢他们这样。

  问:如果江泽民的秘书和朱熔基的秘书碰到一起怎么办?

  赖:分开,我会分开,但他们也还合得来。

  问:你觉得朱熔基自己是很清廉吗?

  赖:我没有去想过这些事,我觉得他做事太过份了。好像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也不管人家死活。你知道他一开始打走私,有多少工厂停产?就是原材料太贵了,大家都买不起。朱熔基就觉得对头,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下文停止。这份文件我亲自看到的,我对这些东西很注意的,我一看,就马上开紧急会议,传达朱熔 基的文件。不久就又来了。

  问:你要花很多时间和这些人打交道?

  赖:我在北京混了几年呢。

  问:吴仪的秘书有什么用呢?

  赖:反正有用没用也是这样喽。中国新年时就有一百多个()在厦门。不过我的好朋友很少要钱的,要钱的就跟我走不近。

  问:到过年时,你都会去给谁拜年?

  赖:北京的这些都是我自己去喽。厦门的就是手下人去打点。平时我每个月都去北京。像李纪周、姬胜德就是他们来看我了,一起吃饭。

  责保责「远华案」上拉锯战

  中共政府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号,立案调查「厦门远华走私 案」,到目前为止,历时两年多,案子越查越大,捕人越来越多,而走私却是越走越凶了。前不久,有报导说,中国又出现了涉案 额达上千亿元的「潮汕大案」。

  而「远华案」到底是不是像赖昌星所说,是中国权力斗争的代罪羔羊呢?是不是江泽民和朱熔基之间争权夺利而开辟的一个战场呢?。

  针对「远华案」,江泽民、李鹏、朱熔基确实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态度,这一态度从媒体的报导上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

  事实上,在调查远华集团董事长、远华案首要嫌疑人赖昌星之前长时间,有关部门就开始了对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的调查。公安部的领导班子是李鹏任总理时的班底,所以那时江泽民态度坚决,但是,李鹏一直没有什么明确的态度。后来,整治的矛头涉及军队,因为军队一直不服江泽民,所以江泽民也不手软,特 别是查到了原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的女儿、儿媳妇,以及总参情报部部长姬胜德的头上,江泽民决定拿他们开刀,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但是,到了后来,案情牵扯到了江泽民的、心腹贾庆林身上,江泽民就不得不叫急刹车了。因为「远华案」首要嫌疑人赖昌星在福建发达的几年,正是贾庆林在福建任省长、福建省委书记的时间。可是,这个时候车已经刹不住了,于是一个一个的高官作为替死鬼被拉出来,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二OOO年十二月,福建省省委书记陈明义被免职,由国务院人事部长宋德福接替。但是,有消息称,在对于「远华案」的一系列调查中,专案组并未发现陈明义本人或者其亲属、属下有涉案行为。所以任何人都看得出来,陈明义是替贾庆林顶下了政治责任。接下来,十二月三十号,福建省委副书记石兆彬被「双规」。而这之前,福 建省的整个官场已经基本上都被端了。

  自从调查「远华案」的矛头指向了贾庆林之后,江泽民再也没有就「远华案」公开发表过任何强硬的言论了。江泽民于二OOO年十一月十四日,出席深圳特区建立二十周年活动,会见中国五个特区的负责人时,特意当着其它四个特区的负责人的面,对当时的厦门市委书记洪永世说「厦门不要气馁,要总结经验教训,要 很好地教育干部,要振作精神」。当然,谁都看得出这种表态是什么意思。在此之后,江泽民再也没有对「远华案」做过什么表态。甚至在加拿大公怖了逮捕赖昌星的消息后,江泽民也没有任何表示。当时,港台的媒体对这种现象普遍表现出了不理解。据知情者披露,在厦门「远华案」被揭露以后,中共党内外舆论纷纷要求追究原福建省负责人、现任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市委书记贾庆林的领导责任。江泽民当然清楚这之中的利害关系,当初他以「反腐」为籍曰,拿下了陈希同,把贾庆林换上来。到头来,亲自扶上来的这个贾庆林,却和被搞下去的陈希同是一路货色。所以,贾庆林是保得住也得保,保不住也得保。在这种情况下, 为了避免贾庆林落马,危及自己的地位和权威,江泽民一度带贾庆林在大陆四处视察,让贾频频露面,为其辟谣。江泽民不但频频公开与贾庆林一起亮相,而且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讲:「过去我保过温家宝(指一九八九年赵紫阳下台后,当时温家宝因为和赵紫阳关系密切而遭调查,江泽民出面保下了温家宝),今天,我要保贾庆林,他党性强,能与中央保持一致,是好同志。」同样是政治局委员、北京市长,陈希同因为腐败被打翻在地,贾庆林却可以照样「稳坐钓鱼台」。

  据报导,江泽民曾公开提出对「贾庆林同志」的问题要「一批、二帮、三保」,还强调:要看贾庆林的一贯表现,在政治上和中央是否保持一致,要防止把事件扩大化,造成恶劣的连锁反应。江泽民还指令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代表中央政治局向中纪委远华案四二O专案组」下达了四条精神:()涉及、牵连到中央部委主要领导、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的,要另作调查,不得开;()严格区别为首作案集团的主角、骨干,和贪利、失足干部的不同性质;()严格区别有犯罪勾结、对罪犯包庇的干部,和因警惕性差、工作失责的干部的不同性质;()凡定案、定性公布远华案详情,要经中纪委审核,并经政治局决定。二OOO年八月三十日,根据江泽民的上述指令,中宣部、新闻办发出通知:「对福建省厦门远华案案情审理的报 导,必须由中央闻办审稿,作统一报导,不搞「小道」消息,及非正常渠道消息,不准搞借题发挥,不准以不正常手段取得消息外传,不准转载海外、外国传媒的有关报导,不准未经批准在网站发布有关远华案的新闻。」同时,中国大陆网站的「防火墙」已经将除了《文汇报》、《大公报》、《商报》和凤凰卫视四个网站以外的所有香港媒体的网站,以及台湾和海外中文媒体网站全部封堵,以防止有关新闻流入大陆,影响稳定。 中宣部的要求还重申,除了官方媒体主办的网站和北京「千龙网」、上海东方网」等经过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网站以外的任何网站,均不准自行采用和发怖有关新闻。通知指出,对违反宣传纪律的媒体将严肃处理,根据新公布的警告制度对有关媒体予以处份,并追究擅自发怖消息者的个人责任。严重者将被永远取消从事新闻工作的资格,各媒体不得录用。

  而与此相反,中国总理朱熔基对「远华案」的态度却是越来越强硬。从最初设立专案组,至推动深入撤查,都是一马先。二OOO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当「远华案」首要嫌疑人赖昌星在加拿大被皇家骑警以违反移民条例为由逮捕时,正在新加坡出席东盟议的朱熔基立即发表措辞强硬的表态。他在回答记者有关赖昌星落网的提问时说:「(远华案)论涉及谁,我们都要把他一查到底,都要把他追查出来。」朱熔基在被追问到,赖昌星落网会不会使得「远华案」的调查工作受到更大阻力时说:「没有任何难,不会碰到任何阻力。如果有阻力,我们也要打破这个阻力」。

  朱熔基三月八号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港区人大代表时,有记者问:赖昌星被遣返机会不大,会不会影响公务员打击贪污的士气?」朱熔基随即回答说:「你认为机会不大,我认为机会很大。」朱熔基进一步表示,知道赖昌星很有钱,有能力动用大量的金钱,请很好的律师为自己辩护,甚至把案件一直拖下去,一直拖到可以取得政治庇护。不过他强调说,中国有一千六百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可以和赖昌星把官司打下去,一定可以把赖昌星引渡回国受审。

  当时,刚刚从温哥华的监狱里改为回到家里软禁的赖昌星对笔者说:「朱熔基这样说是不对的。中国有一千六百多亿的外汇储备,但那是国家的钱,你不能说随你喜欢就拿来和我打官司。当时,在加拿大出版的《星岛日报》甚至以《让赖昌星嘲笑朱熔基天真》为题发了一条消息。

  朱熔基以前在一次打击走私的会议上说:「我绝不会为任何一个走私案件说情,我绝对不怕得罪人,不管是什么人。」他甚至表示:(打击走私)绝对不讲情面,江泽民讲,如果牵涉到他,也要查,那我们党内还有谁不能查?如果牵涉到我,你们也来查。」

  朱熔基当初就任总理一职时,确曾语出惊人地说过.「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会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还说「我打算准备好一百口棺材,其中九十九口留给贪官,一口留给自己」。何其壮烈!

  在朱熔基的九十九口棺材中,应该有贾庆林一口吧。  在这场较量中,李鹏一直默不作声。他是否是在坐山观虎斗呢?在江泽民上台之初,原来的元老们对这个上海奶油小生根本不买账。但是很快就出了个长城集资案」,当时由国家工商管理局及各个有关部门成立专案组,在全国二十二个省设立分组进行彻查,结果显示出李鹏的妻子朱琳涉案。当时虽然只是把公司总裁沈太福判处了死刑,国家科委副主任李效时判处无期徒刑,但没有动朱琳,可是,李鹏的威信已经扫地。

  在这场激烈的权力斗争之中,中国司法部部长高昌礼也黯然离职。据报导,高昌礼离职是因为他以江泽民没有指示为由,拒绝在中国向加拿大要求引渡赖昌星回国受审的文件上签字。报导指称,高昌礼明确表示,没有江泽民的指示,他不会在有关文件上签字, 这一态度引起了朱熔基的震怒。

  中国制度性的贪污腐败,和政策性的走私活动会就此停止吗?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4 11: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