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绍强,配当May的父亲吗?贝克夫妇打官司领养May是有道理的.

作者:淘气鬼  于 2011-8-19 14: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4评论

2008年9月湖南某媒体报道:贺绍强已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要求三个孩子由其抚养,妻子罗秦支付10万元抚养费。

  贺绍强夫妇带着三个孩子回国才仅仅半年,他们为女儿小贺梅经过长达七年的“夺女大战”,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完整、温暖的家,为何将再次面临家庭破碎的厄运?笔者多次通过电话、E-mail,甚至曾在贺绍强夫妇租住的房外守候一天,都未能联系上贺绍强本人。最后,笔者几经周折联系上了罗秦女士,罗秦和她的律师接受了笔者独家专访。笔者又走访了贺绍强在长沙租住处的邻居、贺梅的班主任;电话采访了贺绍强任教学校的老师,还联合长沙政法频道记者采访了贺绍强的律师王婧,试图还原这对患难夫妻再掀夺子风暴的真相……

  海归夫妻携子归来,孩子教育引发家庭战火

  2008年2月中旬,贺绍强带领全家回到自己的老家湖南邵阳。在那里,他们得到空前的欢迎和关注,每天,亲朋好友络绎不绝地来到贺家向贺绍强夫妇表示慰问及祝贺。

  一天,贺绍强夫妇带着三个孩子去附近的公园玩,不小心走丢了¨儿子贺杰,罗秦着急地对贺绍强说:“你好好看着两个女儿,我去找儿子。”

  罗秦在公园里一阵疯跑,终于在一个水坑里发现了跌倒的儿子。当罗秦抱着儿子去找贺绍强,想让他带孩子回家时,却见贺梅在哭,贺绍强一脸怒气地说:“我告诉她们得回家了,可贺梅闹着就是不肯走。”贺梅则哭泣着大声说:“爸爸打我!”

  罗秦一听,顿时气晕了。当初为生下这个女儿,自己连命都差点丢掉,之后,为了从贝克夫妇家要回女儿,夫妻俩抗争了整整七年,想不到刚回国,为了这么一点小事,丈夫竟然动手打女儿。在美国一向顺从丈夫的罗秦禁不住失去理智地严厉斥责丈夫,而贺绍强见妻子竟敢斥责自己,感到颜面尽失,不禁怒火中烧,对罗秦拳打脚踢,还骂道:“以后在孩子们面前,你必须无条件地维护我这个做父亲的尊严!”其时朔风凛冽,由于担心孩子们受凉生病,罗秦不想再争吵下去,忍气吞声地带着孩子赶紧回家。

  2月底,贺绍强和罗秦前往准备聘请他们的湖南科技职业学院。一路上,贺绍强担忧地对罗秦说:“你说他们会不会又改变主意不聘我们了?”罗秦忙安慰丈夫说:“绝对不可能,你放心好了!”但她心里感到异常酸楚:贺绍强是贺家排行最小、最有出息的孩子,从小,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学校他都非常得宠,去美国攻读博士之后,他成了全家的骄傲,这就养成了贺绍强非常自负乃至很自我的个性,可是,在美国七年官司的煎熬令一向骄傲的丈夫时不时地变得很不自信,有时甚至产生莫名的消极情绪。

  贺绍强的担心当然是多余的,学院的领导们态度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不仅聘请已拥有美国博士文凭的贺绍强任教,而且聘请罗秦在外事办工作,并给予了较高的工资待遇。

  贺绍强夫妇很快就在长沙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然后满心欢喜地回邵阳接三个孩子,还把贺绍强的二姐接来帮忙分担家务。

  紧接着,夫妻俩开始忙着给孩子们找学校。可是,由于三个孩子一直成长于英语环境中,汉语都不行,尤其是贺梅,连听汉语都困难,所以,一个多星期过去了,他们还是没能给三个孩子找到合适的双语学校。

  一天,贺绍强兴奋地告诉罗秦说:“我已经给孩子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双语学校,人家还答应免去贺梅五年的学费。”

  罗秦当即兴高采烈地跑到那所学校去看,结果发现那所学校并非全日制学校,只在周末上课。回家后,她生气地指责贺绍强说:“你为了省钱,居然不让贺梅接受正规的小学教育。”贺绍强解释说:“我是想让女儿先过语言关嘛!”两人争吵起来。

  最后,经朋友帮忙,贺绍强夫妇把贺梅和贺杰送进教学条件很好的长沙市重点小学枫树山小学,把最小的女儿贺婷送到了一个条件很好的幼儿园。

  至此,无论是贺绍强还是罗秦都大大地舒了一口气:两人都有了待遇不错的好工作,孩子们也都入了学,生活总算安定下来了。


贺绍强一家人

  教授丈夫陷入自我“心魔”,家庭暴力撕毁10年夫妻情

  贺绍强的工作能力很快得到学院领导和同事们的赞许,贺绍强班里的学生更是对这个才华横溢、获得过“美国父亲奖”的老师十分崇拜。

  贺梅的班主任贺老师对贺梅也非常关心,常常抽出时间教贺梅中文,班里的同学也拿着自制的注明中英文对照的小画片教贺梅中文。小贺梅非常聪明,中文的看、听能力在短时间里得到了很大提高。那段日子里,贺绍强一家充满了温馨而快乐的气氛。

  可不久,罗秦感觉贺绍强变了,他常常颇为得意地把领导对他工作的肯定,尤其是学生们对他的崇拜、赞誉之词挂在嘴边,还特别注重打扮。

  一天,贺绍强向罗秦展示自己刚买回来的新衣服,一共花了3000多元,光一双袜子就花掉整整80元!罗秦气得脸色发青。那段日子,因为给贺梅请了钢琴老师,家里经济十分紧张,罗秦省吃俭用,买衣服从来都是买二三十元的,没想到丈夫竟变得如此奢侈!贺绍强见罗秦不高兴,冷冷地说:“你不关心我,不给我买衣服,我自己买,你还嫌花钱?太过分了!”

  第二天吃晚饭时,贺绍强不停地数落罗秦,并指责说,现在所有人对他都很尊重,甚至很崇拜,只有罗秦不把他放在眼里。说到气处,贺绍强竟随手拿起盛剩骨头用的不锈钢盘子朝罗秦扔去,钢盘正好砸在罗秦的手腕上,罗秦感到一阵锥心的痛,她强忍着泪水对贺绍强说:“你总是当着孩子的面打我,你就不怕有损你的父亲形象吗?”

  这之后,罗秦发现丈夫越来越过分关注他自己而忽视孩子。一天晚上,贺梅感冒,额头烫得吓人,罗秦要丈夫陪自己一起带女儿去医院看病。贺绍强不耐烦地说:“不就是感冒吗?在家吃点药就行了,去什么医院!”罗秦大发脾气道:“你舍得花钱给自己买名牌衣服,就舍不得花钱给孩子看病。”两人因此再次发生了较大的争执。 之后,贺绍强常常借口工作忙,晚上留在学校的宿舍不回家。

  一天,贺绍强带着他的一个女学生阿惠回了家,说阿惠是自愿来给孩子们辅导功课的。当天晚上,贺婷叫嚷着身体不舒服,罗秦便对贺绍强说要带小女儿去医院看病,没想到这次贺绍强竟很爽快地同意了。

  带女儿看完病回到家已是午夜1点,罗秦发现阿惠留宿在自己家中和贺梅睡在一起。第二天早上,阿惠早早地起来了,昨晚还开开心心的阿惠一句话也不说,一脸沉郁地走了。罗秦心里充满了疑惑:男老师把女学生留宿家中,也不怕影响不好?

  不久,贺绍强又带回一个名叫小晴的女学生,也说小晴是来给孩子们辅导功课的,他还要罗秦在小晴面前说自己的好话。罗秦故意反问:“你要我说你什么好话呢?”贺绍强说:“你就说我很大方、乐于助人吧!”这个小晴似乎与贺绍强和孩子们都挺合得来,他们常常一块儿去公园或海底世界玩。罗秦心中不快:小晴与贺家关系太密切了吧?

  5月下旬的一天,贺绍强兴冲冲地拿着一沓广告宣传单对罗秦说;“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让那些想学英语的孩子到咱们家来,由贺梅通过玩游戏、卡通的方式教他们学习英语,这样不仅可以帮助贺梅提高中文,每个月还能赚好几千元钱呢。”罗秦一听,顿感怒火直冲脑顶,大声怒斥道:“你知不知道,一旦收费就得对人家负责,贺梅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新环境,你竟然要她承担这么重的责任,你竟然要用才几岁的女儿去赚钱?”两人大吵一架。

  5月27日,贺绍强家的人把三个孩子从学校带走,说是要带回邵阳去。罗秦和贺家人争执起来。贺绍强的小姐姐大骂罗秦,要她滚,还举起锅铲打罗秦。站在旁边的贺杰哭着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妈妈好可怜,姑姑不要用锅(铲)打妈妈。”罗秦最受不了的就是让孩子看到自己被打,她赶紧抱着儿子躲进了另一间屋。安抚好儿子,气愤难平的罗秦到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做了伤情鉴定。

  就在这天晚上,罗秦决定带孩子们回重庆。

  在从长沙开往重庆的列车上,回想起刚回国时,她和贺绍强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罗秦心里刀绞一般痛。尽管这么多年以来,贺绍强极端自我的个性早已令她难以忍受,但她一直认为那是因为自己学历不高,又身在异国语言不通,不得不完全依附贺绍强所致,她以为回国后一切自然都会好转,万万没想到情况更糟,贺绍强太在意别人对他的肯定和赞赏,甚至可以说是陶醉其中,完全忽略了对家人的关心……


贺绍强一家人

  “优秀父亲”再掀夺子风暴,坚强母亲大爱守护孩子

  回到重庆后,罗秦的父亲与弟弟不断地劝她要珍惜这得来不易的全家团聚的机会,她终于带孩子们回了长沙。

  然而,贺绍强面对回到长沙的罗秦竟说:“我已经请了律师准备和你离婚。但你如果肯写一个保证,保证以后什么都听我的,绝对服从我,我就不离婚。”罗秦当时以为贺绍强在吓唬自己,并没在意。

  6月20日,坐在公共汽车上的罗秦突然接到雨花区法院的电话,要她去法院拿贺绍强的离婚起诉书。罗秦心慌意乱地赶到法院,接过起诉书,见上面写道:“ 由于婚前双方缺乏了解,双方学识、生活环境和生活习惯不同,并无感情基础,尤其是对方性格暴躁,对原告经常恶言恶语。”更让罗秦生气的是,贺绍强还提出要把三个孩子都判给他,并要罗秦支付10万元的抚养费。

  罗秦在长沙无亲无故,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每天都在噩梦中惊醒。一天,一个好心人对她说:“咱们湖南有一个著名的维权律师叫李健,这个人很有正义感,很多复杂的案子都打赢了。他在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工作,你不妨找他帮忙。”

  6月27日,罗秦找到了李健律师。李健律师听完罗秦的讲述后,告诉她说:“因为你没有学历,而贺绍强是留美博士,在争取孩子抚养权方面你是处于弱势的。但请你放心,这一次贺绍强的离婚起诉我肯定让他赢不了。”听了李律师的话,罗秦心里顿感踏实。

  7月2日和7月3日,连续两天,罗秦突然分别接到美国三家最著名的广播电视公司ABC、NBC、CBS打来的电话,说最近贺绍强接受美国孟菲斯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时说:“带着孩子们回到中国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我可以告诉你,在这样的环境里,贺梅每天都不舒服,她不但感到陌生,还感到恐惧……能与孩子们一起返回美国,对我而言,意味着一切。”贺绍强这番说辞无疑是给了所有关心过他们夫妇的华人朋友狠狠的一记闷棒,罗秦气愤之极地回了一句“他胡说”,便挂断了电话。

  7月11日上午,是贺绍强夫妇离婚案开庭的日子。头天晚上,罗秦带着三个孩子住在法院附近的一家酒店。第二天一大早,罗秦带着孩子刚吃完饭出来就看见贺绍强的两个姐姐在大厅用手机不断地打电话。回想起过去贺绍强家人曾经带走孩子的经历,罗秦心里十分恐慌,马上带着孩子偷偷地离开酒店,直接买了中午开往重庆的火车票,匆忙逃离长沙。

  直到这次回到重庆,罗秦才把她和贺绍强之间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父亲、继母和弟弟,并告诉他们,无论如何,她要争得三个孩子的抚养权,绝不能把孩子交给自私、毫无责任感的贺绍强。父亲和弟弟表示支持罗秦要回孩子,但他们也十分伤感:在国外打了夺女战,在国内又要打夺子战!

  8月19日,贺绍强夫妇的离婚判决下来了。正如李健律师事先预计,由于贺绍强提供的是在美国办理的结婚证书,依法应经美国公证机关予以证明,并经我国驻美使馆予以确认证实方可采用,所以,法院驳回了贺绍强的起诉。

  得此消息,罗秦既喜又悲,三个孩子终于能够暂时留在自己身边了!

  9月中旬,罗秦意外地接到了贝克夫妇打来的电话,贝克太太在电话里说:“我已经听说了你的事,我们也知道你是一个好母亲,你在生活中有很多困难,希望你赶紧好起来。”说完,贝克太太忍不住哭了。一直告诫自己要坚强,从不肯流泪的罗秦此时面对善良的贝克太太再也克制不住,不禁手握话筒失声痛哭……

  哭过之后,罗秦对自己说:无论多难,我一定要努力,让那些关心我的人不再担心,让孩子们看到一个不仅有爱,而且能够自强自立的母亲!

  目前,贺绍强已不在湖南科技职业学院任教。关于他离开的原因,湖南科技职业学院的一位负责人含糊地说“出于贺个人的原因,不便公开”。他对笔者强调了两点:第一,学院对贺绍强仁至义尽了;第二,凡涉及贺绍强个人隐私的问题,学院一律不回答媒体。

  采访过程中,笔者一直在反思悲剧的成因。贺绍强夫妇面对的问题也是很多在国外生活多年的夫妻回国后面临的新问题,那就是:做父母的在帮助孩子适应国内新环境的同时却忽略了自身对新环境的适应。更何况,在国内曾经一帆风顺、春风得意的贺绍强在美国经历了七年的“夺女大战”,在这场官司中,他饱受心灵的煎熬。即便回到国内,从他的言行中依然可以看出他心理不稳定,时而很不自信,时而又非常自负,他不断地在寻找别人对他的肯定及赞许,并容易陶醉其中,而对此外的事情表现淡漠,包括对自己曾经深爱的孩子也会忽略,所以最终可能做出非常不理智的行为。而罗秦则把所有精力都用于帮助孩子适应新环境,对自身及丈夫都较忽视。这就是贺绍强夫妇回国后为何会在短时间内夫妻关系急剧恶化的症结所在。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2

拍砖
1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5 回复 11nn93n9 2011-8-20 00:36
亲生父母愿意放手,才叫领养。生生的从不愿放手的父母中夺取孩子,不叫领养,叫猪狗不如。如果孩子有生命危险或受到虐待,可以报警,但不能把孩子据为己有。亲子权是高于一切其他自由和人权的原始权利,不能夺取的。
2 回复 天朝浮云 2011-8-20 02:17
这对活宝,呆在那里都能搞出点新闻来!
3 回复 cedarloo 2011-8-20 04:37
进水了就要医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9: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