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行普罗旺斯 - 阳光灿烂的吕贝隆

作者:loneshepherd  于 2017-10-27 05: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车行普罗旺斯|通用分类:旅游归来

关键词:普罗旺斯, 吕贝隆, 泉水城, 石头城, 红土城

“金黄的阳光照耀着吕贝隆的各个山村“,彼得·梅尔的《山居岁月》这样描述吕贝隆山区Luberon 。

“咱们去吕贝隆吧”,看到这样的描述,牧嫂说。

清晨,我们的雷诺Renault SUV驶离阿尔勒小花园房,将终点设在索格岛L'Isle-sur-la-Sorgue。谷歌地图显示收费高速比乡村公路快一分钟,牧人果断地切换到“avoid tolls”设置【注一】,四十分钟后我们到了。

泉水城 - 索格岛 L'Isle-sur-la-Sorgue

索格岛位于吕贝隆峡谷,Vaucluse山丰硕的山泉水源源不断地流入索格河,将小镇环绕起来,于是在十九世纪小镇干脆改名为索格岛了。作为法国第一大泉水城(世界第五),小镇亦有普罗旺斯的威尼斯水城之称。

我们在河外停好车,过桥在圣母教堂对面的法国咖啡Café de France和一群百无聊赖的当地老者(牧嫂称之为“慵懒”、牧人则戏称“等死”)吃早餐,然后从大教堂开始走Rick Steveswalk tour

索格岛以泉水和古董闻名,但是古董们只有在周日的集市才出来,于是值得驻足的就只有圣母堂和泉水河了,不过在普罗旺斯毫无目的的闲逛总是很惬意的。

于是我们毫无目的的闲逛。

尽管今天不是集市日【注二】,游人还是不少,完全不像Rick Steves说的寂静无声。曲折狭窄的小街上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各类蜜饯,跟干巴巴的北京果脯截然相反,这些蜜饯比新鲜水果还鲜亮,像是蜜汁从果皮下要渗出来。但是价钱却令人咋舌,有的一百克要20大欧,这不跟抢劫一样么!?同样的蜜饯后来在Les Baux和Aix也见过,特别是在尼斯的一家蜜饯店见过繁复的制作过程之后,对高卢人的食不厌精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也终于忍不住口腹之欲背了几包回来【注三】。

落成于十二世纪的圣母教堂

法国咖啡馆Café de France

闲逛

诱人的吕贝隆糖果蜜饯

泉水河令人迷惑。绕城的部分明显是人工挖掘出来的,应该有护城河的意思;可是河水极浅,有些地方仅及脚面,明显起不到护城功能。

河水虽浅,颜色却是碧绿,给人带来薄荷般的清凉;我们去的那天本来还算暖和,可是清凉如刨冰碧绿如薄荷的泉水竟冒出丝丝寒气,牧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带着好奇,牧人站在河岸观察这泉水河。河不深,水流倒是极快;河底像是打了格子,这格子却不是人工画出来倒是蜜蜂筑成,蜂巢里却又不是蜂蜜而是薄荷,在吕贝隆的阳光、索格河的湍流和普罗旺斯山风的交叉作用下,格子的颜色从深蓝、墨绿到淡黄不断变幻着,不变的是那股晶莹剔透。

再仔细看,河床不是泥土而是吕贝隆特有的珊瑚状石灰岩,在索格河水的撞击下被划成蜂巢状石缝;那绿色显然来自河底石缝间的青苔,丝状青苔跟着急流前后浮动,看起来就像冒出的寒气。

这湍急的泉水还造就了面粉、羊毛和织丝行业,当年的索格岛不仅被河水、亦被水车环绕;现在这些行业已经消亡,但是长满绿苔的14座水车为小城留下了怀旧的魅力。

蜂巢一样却又色彩斑斓的河床

长满绿苔的水车

适逢谷歌街景车,牧人挡在车前拍照;司机见怪不怪,还理解地跟牧人点头致意


天空之城 - 高德堡 Gordes

高德堡本来不在最初的计划里。离开索格岛时,牧人将谷歌地图定在鲁永西,这时牧嫂突然问“去不去高德堡?”;牧人一愣”第一次听说高德堡,有什么好玩儿的?”;”石头城啊!”,牧嫂一看把牧人难住了,得意地说。

石头城这个别称太独特了,牧人一下子来劲儿了。查了一下地图,高德堡在去鲁永西的路上,于是把目的地调到了高德堡。

车在大山里兜圈子,牧人一边开车一边指着80公里的限速牌发牢骚“路这么窄又全是急转弯,60也不敢开呀,80不是胡闹嘛!”。正晕头转向着,牧嫂呼了一声“到了”,牧人抬头,路尽头的上方冒出一个村落,建筑依照山势一直旋转上去,陀螺一般,不似常见的山城房子一排一排的摞上,陀螺的顶端是一座钟塔在云端俯视着下方的河流、葡萄园和羊群,牧人脱口而出:“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天空之城》吗?”!

宫崎骏想象中的《天空之城》

悬在空中的石头城【注四】

驶向《天空之城》

石头城:小街和中心广场

在路边停好车,我们沿主街一路向上走。路依地形而修,沿路的房子依地势而建,一栋比一栋高,没有两栋房子是建在相同的水平线上,外墙全是产自当地、土黄色的石材,在吕贝隆阳光的照射下,远看像是一座巨型金色陀螺。

高德堡的集市在石头城中心广场,也是最高点,今天又适逢集市日,可惜我们到集市已经结束,摊贩们正在收摊,于是我们在中心广场的L’Estaminet 吃午餐。

在菜单的沙拉一栏里牧人看到一款松露法式沙拉,于是牧人问waitress是真正的松露还是松露橄榄油沙拉;牧人法语二把刀,waitress的英语也不流利,听到牧人说到松露,她连声说“对对,就是蘑菇”,牧人一听放心了,于是说“就是它了”【注五】。

这里要交待一下普罗旺斯的沙拉。在普罗旺斯,沙拉是放在主菜菜单里的,量巨大,包括面包和蘸料,足够大肚汉的一餐了;不仅如此,普罗旺斯的沙拉是极美味的东西。在阿维尼翁牧人的第一餐点了一盘什锦,第一口面包抹料就把牧人镇晕了,甚至发出了“不来普罗旺斯就不要谈美食了吧!”这样的感慨。

沙拉端上来,上面覆盖了二十余片松露,是真正的黑松露!

即便薄如蝉翼,那极具穿透力的香味已经让牧人魂不守舍了,忙不迭叉了一片到嘴里。

五年前,第一次吃松露橄榄油曾惊为天物;现在真真的顶级黑松露入口了,感受却只有两个字:销魂!

赶紧再叉一片给牧嫂,她也大呼好吃,却再也不肯吃第二片(后来问牧嫂是不是舍不得吃,她笑答既是亦不是,“我在享受鹅肝酱”,她说)。牧人一边劝牧嫂吃,一边风卷残云,片刻间那些松露已经装在在牧人肚子里了。

离开石头城去鲁永西时,我们得以在远处再度观察这座天空之城。

桃红酒,黑松露,鹅肝酱

不愧是石头城!

远望天空之城,建筑依照山势一直旋转到顶端的中心广场


红土城 - 鲁永西Roussillon

之前几日在嘉德水道桥排队登顶时,后面的一对德国夫妇告诉我们,画家可以用鲁永西的土调制颜料;于是我们记住了,到鲁永西要看这里的土。

在吕贝隆峡谷的心脏隆起了一座山峰。山并不高,只有一千余呎,但是跟吕贝隆别的山迥然不同,这山是由赭土ochre堆积起来的,于是鲁永西有了红山Mont Rouge的美誉;站在红山顶端,小镇中心广场Place de la Mairie,你可以360度全景俯视整个峡谷以及四周的鲁永西群山。

Ochre是砂子和陶土的混合物,于是便有了从芥茉黄焦褐深红的不同颜色,于是艺术家们便用ochre做颜料绘画和制作艺术品,村民盖的房子自然也以红色为基调,于是便有了红土城,鲁永西也随之名扬天下了。

近年来,普罗旺斯声望日隆,逃离革命的波斯富商和缺乏阳光的英国瑞典大贾纷纷涌来购买吕贝隆的日光,房地产越炒越昂贵,本地人已经住不起了。“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在橘红色的步道上,牧人听到一个导游忿忿地说。

这山是由赭土ochre堆积起来

这城是由赭土筑起来

从中心广场俯视鲁永西峡谷及群山

红土城!红土城!


山居之城 - 梅纳村 Ménerbes

来梅纳村为世人所知是因为彼得梅尔的名作《山居岁月》。实际上,彼得梅尔的住所在村外的葡萄园,离东边的奔牛村很近,而且他早已搬离梅纳村二十多年了。

小镇安安静静的,我们停留了一会儿就返程了。

安安静静的《山居岁月》

【注一】:西南欧收费路极贵,除非跑长途,乡村公路并不费时,最主要的是乡村公路景观好,常有惊喜。

【注二】:普罗旺斯几乎每个市镇都有市集日Market Days,索格岛是周日和周四,高德堡是周二。普罗旺斯的集市极为精彩,牧人有空会专门写一篇。

【注三】:普罗旺斯人擅吃还体现在糖果上。仅名吃就包括蒙特利马尔牛轧糖、Apt的果脯、水果方糖、阿尔代什的冰糖栗子以及艾克斯的杏仁糖,都是巨贵巨好吃的糖果。

【注四】:高德堡中心广场海拔两千呎,Gordes在法语里就是“悬在空中的村子”。

【注五】:松露Truffle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长在地下的蘑菇。普罗旺斯的黑松露是世界最好的松露之一,素有黑色钻石的美誉;最好的白松露来自意大利,号称白色黄金。


相关

百变妖姬科莫湖

参观《最后的晚餐》的一波三折

米兰运河区的沸腾生活

达·芬奇的米兰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3: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