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亞七匹狼的故事

作者:ctyeung  于 2014-10-30 23: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评论

 

        因犯了咒駡長官罪的伊凡·米哈伊爾,流放到西伯利亞松果村服苦役。西伯利亞每年有八個月被雪蓋住,冬天氣溫常在零下四十度至五十五度。四周白雪茫茫,荒無人煙,離此最近的村莊也在二千五百公里以上,想逃出去必定死在風雪交加的漫長路途上。

  伊凡是個有文化的體格健壯的青年,他在山坡下自己蓋了過冬的木屋,開始適應環境。獄長羅裡規定:犯人可以自由打獵、種植謀生,但不准養狗,不准有木匠工具,防止犯人做成狗拉雪橇逃出西伯利亞。羅裡很壞,有一個犯人的妻子自願跟丈夫來服苦役,松果村沒什麼村民,這個犯人的妻子成了當時西伯利亞唯一的女人,羅裡把她的丈夫殺了喂狼,而強迫這個女人做他的老婆。

  伊凡很刻苦能幹,辛苦了一秋,竟富得流油,山坡下的小木屋裡掛滿了曬乾的雪兔、松鼠、雪雉、蛇、魚、刺蝟、雪蛙、大泥鰍、豬獾等過冬的食品。

  冬天來了,犯人們被零下四五十度的嚴寒逼在各自的窩棚裡。伊凡年輕不怕冷,竟到高達一千米的松果嶺上的森林裡閒逛,還拾到兩隻凍得鐵硬的雪雉。但是他遇到了兩匹健壯的西伯利亞狼,一匹公狼從左邊逼近,一匹母狼從右邊靠上來,它們的眼裡閃出饑餓的綠光。公狼首先撲過來,伊凡飛起一腳,牛皮靴子猶如一塊重重的石頭,公狼被踢出一米多遠,趴在地上。對撲過來的母狼他也用腳猛踢,母狼也爬不起來了,這是因為伊凡的力氣太大了,狼也太餓了。伊凡把兩隻雪雉放在狼嘴邊,狼慢慢地把雪雉吃掉,身上有了些力氣,眼裡發出溫和的目光。

  這時伊凡對征服兩匹狼有了信心。他站了起來,鼓足氣,發威一般地吼。

  “噢嗚──”

  “噢嗚──”

  這是典型的狼嗥,聲波擊穿了被冰凍住的空氣,在松果嶺中響起脆烈的回聲,震得西伯利亞針葉松上的積雪紛紛地跌落。伊凡要告訴這兩匹狼──我也是狼,我是比你們更厲害的狼,我是你們的狼王。

  第五天早上,伊凡打開厚厚的窩棚木門,只見兩匹狼蹲在十米外,與他構成一個等腰三角形。狼盯著他,這是被他踢過的兩匹狼,它們憑嗅覺尋上門來,顯然不是報復,而是表示臣服,也是乞討食物的意圖。伊凡扔出了食物,它們不客氣地大吃起來。他為公狼起名叫亞當,為母狼起名叫夏娃。狼隔三岔五地來討食,都一一得到滿足。三個月後,亞當、夏娃消除了對伊凡的疑懼,終於在木屋裡定居下來,與伊凡一起度過了西伯利亞長達八個月的封雪期。

  雪化冰消的夏天,亞當、夏娃回歸松果嶺大森林。第二年冬天來了,一個風雪彌漫之夜,亞當、夏娃領來了它們生育的五匹狼崽子,小狼沒有經歷過殘酷的生存競爭,對人極依戀,竟紛紛往伊凡的腿上亂爬。伊凡感動得熱淚盈眶,歎了一口氣:“亞當、夏娃,你們一家子既然投奔我,就和我一道過日子吧!”

 

  七匹狼引起的食物危機壓迫著伊凡,他只得用柴火在松果河的厚冰上燒化了一個洞,用麻線拴著食餌釣魚。那些在厚厚的冰層下憋得發慌的魚兒,忽見冰洞裡透進了明亮的陽光,都擁擠過來搶食兒。第一條被釣起來的是條無鱗黑袍鯰魚,足有十斤重,它在冰上只扭了三下尾巴,就被凍住了,畢竟是零下四十多度的嚴寒呀。狼們饑不擇食,互相爭奪,不到兩分鐘,鯰魚就進了狼肚子。那條最小的綽號寶貝兒的小狼最調皮,竟從蹲著的伊凡背上爬上來,坐到伊凡的狗皮帽上,“嗚嗚”亂叫,向它的狼哥狼姐們表達著自己的興奮。伊凡釣起的魚像小山,足有五百公斤,他用樹枝編成地排,用麻繩做成轅套,將魚兒放上去,由七匹狼拖回木屋。

  夏天又來了,伊凡把狼驅上松果嶺,放歸大自然。一天,他爬上松果嶺,一聲“噢嗚──”的狂吼,亞當、夏娃和已經長大了的小狼們都循著聲音跑了過來。它們見到伊凡,高興得又蹦又跳又叫,已經長大的小狼們只是瞎胡鬧,亞當、夏娃像兩位彬彬有禮的紳士,分別用舌頭舔著伊凡的左右手,表達著它們對這位西伯利亞的兩腳狼王的感激和情意。伊凡望著自己的這支野狼部隊,腦子突來靈機:我能夠逃出西伯利亞。

  伊凡刻苦努力,像一隻老鼠,拼命往洞裡貯備食物。不久卷起漫天風雪,嚴寒降臨西伯利亞,亞當、夏娃領著已經長大的小狼們也回到伊凡的木屋裡過冬。他抱起最小的寶貝兒,歎口氣:“唉,孩子們,你們筋骨還嫩點兒,咱們再熬一年吧!”在這個冬天裡,伊凡有意識地訓練它們聯合駕套拖魚。狼們每天把伊凡釣起的魚,從松果河的冰層上拖回木屋,亞當、夏娃居兩側,中間是五匹小狼,它們的動作越來越協調。

  又一個夏天來了,亞當、夏娃帶著逐漸長大的小狼回到松果嶺。接著是冬天,亞當、夏娃領著它們的子女,照例回到伊凡身邊過冬。伊凡很高興,因為小狼們已與它們的父母一般高大了。囚犯們很羡慕伊凡擁有一個狼群,獄長羅裡也不當一回事,因為俄羅斯法典規定,西伯利亞流放犯不得養狗,那麼就是說除了狗之外,養龍養虎都可以。

  伊凡以修屋為名,向羅裡借了斧鋸,實際上,他用結實的西伯利亞針葉松枝椏,造了一架結實的雪橇。歸還了斧鋸,雪橇則深藏在雪窟裡。每當深夜,伊凡喚出狼群,進行試拖訓練,漸漸地得心應手。伊凡放手準備著他的逃跑計畫,因為在零下四五十度的西伯利亞寒冬,還有哪個傻瓜出來走動呢?

  一天晚上,月明星稀。松果嶺四周的囚犯窩棚死一般地靜。伊凡喂飽了七匹狼,將一切能吃的裝上雪橇,七匹狼也各自套上了轅套,他決定逃跑。羅裡畢竟是沙皇的爪牙,他手提一柄雪亮的板斧,突然出現在伊凡的門前。

  “伊凡老弟,你借斧鋸修房子,原來是造雪橇呀。我這柄板斧就是俄羅斯法律,對付逃犯,可以立即處以死刑。”

 

  羅裡舉起在月光下閃閃發亮的板斧,當頭劈向伊凡。這太突然了,伊凡來不及思索,飛起一腳,羅裡的板斧竟在空中翻了個斤斗。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亞當和夏娃用力掙脫了轅套猛撲上來,死死咬住羅裡的大腿不放。伊凡一個騰跳,抓住了斧柄,揮手一下子,羅裡的半個腦袋就應聲掉在了雪地上,身子像袋穀子一樣倒了下去。來不及出血,創口已被凍住了,天實在太冷了。伊凡把羅裡裝上雪橇,連同那半個腦袋,這可是狼的糧食啊!

  伊凡一揚手,亞當、夏娃首先起步,雪橇沙沙地向東北方向滑行。一口氣跑到第二天下午,狼們實在疲勞了,伊凡才在一個雪坡下卸套休息。七匹狼立即偎在一起,互相取暖休息,那饑餓的目光隨著伊凡忙碌的身影溜溜轉。

  伊凡抱下羅裡的屍體,然後畫了十字,說:“你為了奪取犯人的妻子而砍死犯人喂狼,今天我也要用你的肉喂狼,這是公平交易,你實在一點不吃虧呀!”伊凡舉起板斧肢解了羅裡,一部分喂狼,大部分裝在雪橇上。他又用斧子砍出一個雪洞,招呼狼們鑽進去,再用羅裡的大皮襖蓋在它們身上,讓它們休息長精力。伊凡吃了點食物,嚼了幾把雪,也挖了一個雪窩鑽進去,貓在裡面打盹,像一隻冬眠的北極熊。

  究竟休息了幾天幾夜,伊凡也弄不清楚,因為他是被小狼寶貝兒弄醒的。他被寶貝兒舔醒後鑽出雪窩一看,所有的狼都排在雪橇旁,夏娃具有雌性的細心,把蓋在它們身上的那件羅裡的皮襖,用嘴咬著拖到雪橇上。眾狼顯然已恢復體力,等待餵食、出發。雪橇上有那麼多食物,但是誰也不敢動,因為它們知道:伊凡是它們的王。

  狼們的食物仍是羅裡的肉。

  伊凡讓狼拉著雪橇行進,他的目標是東北方向的貝加爾湖。白天看太陽,晚上參照星星,曉行夜宿地走了一個星期。羅裡的屍肉已轉化為狼們的精力,但還剩下半截毛茸茸的大腿,而羅裡的這半截大腿竟成了危難中的救星。

  那是一次下午出發的夜行,狼的精神狀態很好,伊凡決定通宵行進。半夜裡,皓月當空,照著白雪皚皚的西伯利亞雪原。突然,狼們停步,並且向後退,而雪橇帶著慣性力反把狼們向前拖,亞當發出了驚恐的呻吟。伊凡知道遇到了麻煩,令惡狼害怕的肯定不是小麻煩。他定神細看,只見一團白乎乎的東西正向雪橇靠攏,原來是一頭重達一千斤的西伯利亞虎,它是西伯利亞野生動物食物鏈的終端,名副其實的西伯利亞動物之王。它的皮毛價值千金,擁有它一張皮可以成為莫斯科郊外的一個小地主。

  伊凡握緊羅裡的那柄鐵斧,但他知道,搏鬥的結果必將凶多吉少。他突然靈機一動,舉起羅裡那半截長滿茸毛的大腿,用力扔向西伯利亞虎。那老虎顯然餓極了,竟撲向空中一口咬住,然後迅速跑開了。

  伊凡默默祈禱:呵,謝謝你,大災星!

  伊凡朝亞當猛抽一鞭,雪橇重新前進,而且速度飛快,這也許是西伯利亞虎把恐怖納入了狼的心中,它們加速奔跑,顯然是在逃避那個令它們心驚膽戰的大災星。

 

  太陽從東邊升起,狼們放慢了腳步,雪橇在古老蒼涼的西伯利亞雪原上緩緩滑行。伊凡舉目四望,他在尋找一個避風的溫暖的休息地。突然一陣風卷起一股幹雪,陣風卷過的雪地上露出一架完整的屍骨。顯然,這是西伯利亞的逃犯,他帶著生的欲望,歷盡艱辛,最終未能戰勝嚴酷的大自然,走到這裡倒下,為人生畫上一個悲慘的句號。

  伊凡和他的狼群停停走走地又行進了半個月,所帶的動物肉乾幾乎吃得精光,饑餓威脅著他和狼群。亞當、夏娃的套繩一直拉得很緊,負重最大,消耗的體力也最大,最後竟東倒西歪了。伊凡只得將它們抱到雪橇上,跟他一道休息,雪橇任由五匹年輕的狼拉著,時快時慢由狼們自己決定。

  亞當和夏娃趴在羅裡的那件厚皮襖下,一動不動,這兩匹老狼顯然折騰得筋疲力盡了。不久,亞當呻吟著,搖著頭,拱開蓋在它頭上的皮襖,兩眼直直地盯著伊凡,似乎在說:“雙腳狼王,我不行了!”伊凡伸出了手,亞當用缺乏粘液的舌頭,舔著伊凡的手心手背,然後閉上疲憊的眼,很快斷了氣。伊凡摸摸亞當身邊的夏娃,已經冰硬,它顯然死在亞當之前。

  在一個避風的緩坡下,伊凡吆喝狼們停止行進,並為它們卸了轅繩。五匹狼挨個兒成一字形蹲在雪地上,狼眼漠然地望著伊凡,似乎在為它們的父母致哀。伊凡用板斧砍出一個雪洞,將亞當和夏娃並排放置在洞底,面向東北方。他脫帽致意,祈禱亞當、夏娃保佑他和它們的子女逃出西伯利亞,然後蓋上了厚厚的雪。他剁碎雪橇上僅有的一點肉,將一部分扔給狼們吃掉,餘下的精打細算,估計能維持三天。伊凡嚴格掌握著時間,每次只能休息一夜,第二天必須上路,因為拖延時間就是無謂的消耗,就意味著死亡。

  第三天早上從宿營地出發前,伊凡自己留下兩塊肉,用強勁的咬嚼肌撕食了,把最後一塊肉扔給狼們,瞧著它們吃完。然後他伸出兩手,把五匹狼摟到胸前,向這些野獸發表了動情的演說:“孩子們,你們吃掉了我一秋積累的肉食,吃掉了該死的獄長羅裡,現在我們是沒有一點糧食的窮光蛋啦,而被雪覆蓋的西伯利亞這鬼地方,我們連螞蟻也找不到一隻。下一輪,該吃我啦!孩子們,到時你們吃我吧……”伊凡流出了眼淚,在每只狼頭上撫摸一下,寶貝兒竟舔著伊凡腮上的淚水。

  伊凡和狼們繼續出發。

  坐在雪橇上的伊凡只想著好運氣,在顛簸中不時打盹兒,一會兒被惡夢嚇醒,一會兒被好夢笑醒。當他再次醒來時,竟吃驚地站了起來,啊,前面是一片水晶般的藍光,那是太陽照在遼闊的冰層上反射出的藍光,哦,是貝加爾湖。只要到了貝加爾湖,就會有村鎮,就會有人群,就會有正常人的生活。伊凡揮起鞭子,向狼群狠很地抽去,雪橇像箭一樣,駛向那眩人眼目的一片藍光……

  一年後,貝加爾湖北側的葉琳娜鎮上,人們漸漸熟悉了一位名叫斯捷潘諾夫的公民。他在一家飯館裡當傭工,工作特別賣力,還比別的傭工每天多幹兩小時,所要的報酬就是食客留下的肉骨頭,因為他馴養著五匹狼。

 

  斯捷潘諾夫──是否就是伊凡·米哈伊爾,那位馴狼逃出西伯利亞流放地的雙腿狼王?應當說是的。   (源自網路)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10-31 08:21
好故事。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02: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