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實秋:饞不是罪 是有品位!

作者:ctyeung  于 2014-11-26 23: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0评论

 

|梁實秋

饞,在英文裡找不到一個十分適當的字。羅馬暴君尼祿,以至於英國的亨利八世,在大宴群臣的時候,常見其撕下一根根又粗又壯的雞腿,舉起來大嚼,旁若無人,好一副饕餮相!但那不是饞。埃及廢王法魯克,據說每天早餐一口氣吃二十個荷包蛋,也不是饞,只是放肆,只是沒有吃相。對有某一種食物有所偏好,對於大量的吃,這是貪得無厭。饞,則著重在食物的質,最需要滿足的是品味。上天生人,在他嘴裡安放一條舌,舌上還有無數的味蕾,教人焉得不饞?饞,基於生理的要求;也可以發展成為近於藝術的趣味。

也許我們中國人特別饞一些。饞字從食,本義是狡兔,善於奔走,人為了口腹之欲,不惜多方奔走以膏饞吻,所謂“為了一張嘴,跑斷兩條腿”。真正的饞人,為了吃,決不懶。我有一位親戚,屬漢軍旗,又窮又饞。一日傍晚,大風雪,老頭子縮頭縮腦偎著小煤爐子取暖。他的兒子下班回家,順路市得四隻鴨梨,以一隻奉其父,父得梨,大喜,當即啃了半隻,隨後就披衣戴帽,拿著一隻小碗,沖出門外,在風雪交加中不見了人影。他的兒子只聽得大門匡朗一聲響,追已無及。越一小時,老頭子托著小碗回來了,原來他是要吃榅桲拌梨絲!從前酒席,一上來就是四幹、四鮮、四蜜餞,榅桲、鴨梨是現成的,飯後一盤榅桲拌梨絲別有風味(沒有鴨梨的時候白菜心也能代替)。這老頭子吃剩半個梨,突然想起此味,乃不惜於風雪之中奔走一小時。這就是饞。

人之最饞的時候是在想吃一樣東西而又不可得的那一段期間。希臘神話中之譚塔勒期,水深及顎而不得飲,果實當前而不得食,餓火中燒,痛苦萬狀,他的感覺不是饞,是求生不成求死不得。饞沒有這樣的嚴重。人之犯饞,是在飽暖之餘,眼看著、回想起或是談論到某一美味,喉頭像是有饞蟲搔抓作癢,只好乾咽唾沫。一旦得遂所願,瓷情享受,渾身通泰。對於家鄉風味總是念念不忘,其實“千里蓴羹,末下鹽豉”也不見得像傳說的那樣迷人。我曾癡想北平羊頭肉的風味,想了七八年;勝利還鄉之後,一個冬夜,聽得深巷賣羊頭肉小販的吆喝聲,立即從被窩裡爬出來,把小販喚進門洞,我坐在懶椅上看著他於暗淡的油燈照明之下,抽出一把雪亮的薄刀,橫著刀刃片羊臉子,片得飛薄,然後取出一隻蒙著紗布等羊角,灑上一些焦鹽。我托著一盤羊頭肉,重複鑽進被窩,在枕上一片一片的羊頭肉放進嘴裡,不知不覺的進入了睡鄉,十分滿足的解了饞癮。但是,老實講,滋味雖好,總不及在癡想時所想像的香。我小時候,早晨跟我哥哥步行到大鵓鴿市陶氏學堂上學,校門口有個小吃攤販,切下一片片的東西放在碟子上,灑上紅糖汁、玫瑰木樨,淡紫色,樣子實在令人饞涎欲滴。走近看,知道是糯米藕。一問價錢,要四個銅板,而我們早點費每天只有兩個銅板。我們當下決定,餓一天,明天就可以一嘗異味。所付代價太大,所以也不能常吃。糯米藕一直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後來成家立業,想吃糯米藕不費吹灰之力,餐館裡有時也有供應,不過淺嘗輒止,不復有當年之饞。

饞與階級無關。豪富人家,日食萬錢,猶雲無下箸處,是因為他這種所謂飲食之人放縱過度,連饞的本能和機會都被剝奪了,他不是饞,也不是太饞,他麻木了,所以他就要千方百計的在食物方面尋求新的材料、新的刺激。我有一位朋友,湖南桂東縣人,他那偏僻小縣卻因乳豬而著名,他告我說每年某巨公派人前去採購乳豬,搭飛機運走,充實他的郇廚。烤乳豬,何地無之?何必遠求?我還記得有人治壽筵,客有專誠獻“烤方”者,選尺餘見方的細皮嫩肉的豬臂一整塊,用鐵鉤掛在架上,以炭火燔炙,時而武火,時而文火,烤數小時而皮焦肉熟。上桌時,先是一盤脆皮,隨後是大薄片的白肉,其味絕美,與廣東的烤豬或北平的爐肉風味不同,使得一桌的珍饈相形見拙。可見天下之口有同嗜,普通的一塊上好的豬肉,苟處理得法,即快朵頤。像世說所謂,王武子家的蒸飩,乃是以人乳餵養的,實在覺得多此一舉,怪不得魏武未終席而去,人是肉食動物,不必等到“七十者可以食肉矣”,平夙有一些肉類佐餐,也就可以滿足了。

北平人饞,可是也沒聽說與誰真個饞死,或是為了饞而傾家蕩產。大抵好吃的東西都有個季節,逢時按節的享受一番,會因自然調節而不逾矩。開春吃春餅,隨後黃花魚上市,緊接著大頭魚也來了。恰巧這時候後院花椒樹發芽,正好掐下來烹魚。魚季過後,青蛤當令。紫藤花開,吃藤羅餅,玫瑰花開,吃玫瑰餅;還有棗泥大花糕。到了夏季,“老雞頭才上河喲”,緊接著是菱角、蓮蓬、藕、豌豆糕、驢打滾、愛窩窩,一起出現。席上常見水晶肘,坊間唱賣燒羊肉,這時候嫩黃瓜,新蒜頭應時而至。秋風一起,先聞到糖炒栗子的氣味,然後就是炮烤涮羊肉,還有七尖八團的大螃蟹。“老婆老婆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過年前後,食物的豐盛就更不必細說了。一年四季的饞,周而復始的吃。

饞非罪,反而是胃口好、健康的現象,比食而不知其味要好得多。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11-26 23:53
写馋写到这一步,令人读着也馋,真是绝调,也只有梁实秋能为之!   挑个刺儿,“猶雲無下箸處”,“雲”當作“云”。
2 回复 小皮狗 2014-11-27 00:35
通晓食之味,深喑食之道。
8 回复 法道济 2014-11-27 00:57
雅舍谈吃
7 回复 不算夜归人 2014-11-27 01:30
有段时间,每天边看《雅舍谈吃》变吃大学食堂难以下咽的饭菜。
2 回复 法道济 2014-11-27 07:20
请教一下,geedy 有没有馋的意思?
8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11-27 10:44
饕餮不是馋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11-27 10:46
徐福男儿: 写馋写到这一步,令人读着也馋,真是绝调,也只有梁实秋能为之!    挑个刺儿,“猶雲無下箸處”,“雲”當作“云”。
徐老师,“一旦得遂所願,瓷情享受,渾身通泰”,瓷情有典吗,我没查着。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11-27 11:27
秋收冬藏: 徐老师,“一旦得遂所願,瓷情享受,渾身通泰”,瓷情有典吗,我没查着。
我腹笥不夠廣闊,以現時的記憶,也想不起是什麼出典,請寬裕幾天,待我查實了再行奉聞。我想梁實秋雖然祖籍餘杭,但出生與成長都在北京,或恐“瓷情”一詞是京師土話亦未可知。
3 回复 叶毅 2014-12-1 15:19
徐福男儿: 我腹笥不夠廣闊,以現時的記憶,也想不起是什麼出典,請寬裕幾天,待我查實了再行奉聞。我想梁實秋雖然祖籍餘杭,但出生與成長都在北京,或恐“瓷情”一詞是京師
徐兄,瞎讲讲,此处瓷情享受的瓷会不会是恣情的谬误?
3 回复 叶毅 2014-12-1 15:23
秋收冬藏: 徐老师,“一旦得遂所願,瓷情享受,渾身通泰”,瓷情有典吗,我没查着。
把瓷情看作解馋,瓷器用来盛装美味佳肴的器,以此引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1: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