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新传】燕青听书悟前生,柳生拍案水浒传(上)

作者:liuguang  于 2015-1-5 09: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5评论

关键词:水浒传, 水浒新传

        

   这一日清晨,天降大雾,白茫茫笼罩四野。

   青石板街道上,走着一个黑衣男子,一身说不清是汉服还是唐服的长袍,在两旁都是孙二娘饭庄景阳岗酒店幌子的影视城倒也不显突兀。

   男子走走,看看,从一个幡子走到另一个幡子,到了店头,站门口扫上两眼,又转身走了。从长街一头走到另一头,立在街口,正不知向何处去,远远听到“啪”的一声惊堂木响,接着若隐若现一句“天下太平无事日,莺花无限日高眠”。

     男子几下跳跃,兔起鹘落,到了声音来处,原来是家茶楼,内里一位苍老瘦削的先生在台上说书,台下稀稀寥寥坐着些外套棉袄内着锦服的男女,个个手中拿着发光的小方块,或是冒烟的小短棍。

     这个男子就是转世重来的燕青,自然认不出店里那些赶完夜戏在此放松的演员。再听台上老者说的,就更不明白了——

   小李广花荣上了天又下了凡,跟着个导游去逛元大都,天上下着霾,地下流着油——燕青不懂那是地沟油。

   打虎武二郎成了海里的龟教授,和喜欢杀啥比呀英雄双啥体的潘金莲狭路相逢,也不知两个最后是打起来了还是咋的了。

潘金莲从酸丁菜单点了个愤青盒饭,吃的是一切不满(一土刀不水草两意面)和一腔妒恨(一月空女户心艮大饼)!

武二郎坐困愁城,感叹万千愁绪赛丝绦”。正“心如乱麻酒似刀”呢,幸得黑旋风李逵一言点醒。

老者唇舌翻飞,燕青越听越糊涂,看看左右,吃饭的吃饭 ,喝酒的喝酒,火锅的热气和那群人手边嘴边的烟雾腾腾,没人在乎台上说的什么。

老者的又是一声惊堂木,接着又是一句满园春风怅墙东,不解萧郎情何种——”

燕青实在耐不得性子,掏出几张从玉帝那里领来的花花粉红票子,塞给跑堂的,请了说书先生来歇口气,喝杯茶。不料那老先生很有一番见识,燕青又着意要打探当下情势,少不得又甩出一沓票子,整治起花团锦簇一桌酒席,和老先生推杯换盏,一席话下来就从先生、在下变成了老兄、老弟

老先生听燕青说听不懂他说的书,拿酒杯的手往桌上一顿,呵呵一笑,听不懂?那就对了!这叫新《水浒》!

“《水浒》兄弟倒是读过,也没大弄明白,这新《水浒》就更是不懂了。还请老兄指教。”燕青心想老子上天以后倒也明白了,上辈子就是施耐庵那穷酸笔下的一个卒子,要生要死都看人一支笔,好在挑一担金珠消失在人海还算是个不错的结局,比那些不得好死的兄弟不知好了多少。

老先生酒逢知己,看燕青黑漆漆的眼珠子盯着自己,只等自己发一番高见,喜得一双浑浊老眼也似要放出光来,一口闷了杯中酒,说出下面一段话来。

“老弟不要看我如今只得在这么个小茶馆说书,说书可是我家传的手艺,大名鼎鼎的柳敬亭就是我祖上啊!

现在的人一会儿看《水浒》,一会儿评《水浒》,还该出手时就出手!真正看懂了《水浒》的有几个!

你看人人说李逵粗,他是该粗的时候粗!宋江不好说的话,他当众喊出来;宋江不好做的事,他先做出来;宋江每每说把这厮绑来砍了!哪次真砍了?还不是走到哪儿带到哪儿!这要不是心腹,还有谁更心腹?林冲要是肯在宋江上山后低一低他的豹子头,夹紧尾巴往宋江、花荣、戴宗一系靠,也不至于后半部《水浒》除了轻舒猿臂捉了个扈三娘,就没出过场了。李逵这份粗,才不好学呢!”

燕青又是摇头,又是笑,林冲要是往宋江身边凑,也不是林冲了

柳老先生点头叹道,可惜了,可惜了!有人说林冲,只恨他不是八十万禁军总教头,少了个字,就作不得主!还说啥参谋不带长,放P都不响’!难道林冲不英雄?还不是时也、运也、命也!

柳老先生摇首顿足,燕青赶紧又斟上一杯酒。老先生接过一饮而尽,眼睛往四下一掠,看四座都散了,桌上草草杯盘,店里冷冷清清,只有他和燕小弟这桌客人,不由又是一声长叹。燕青听他这么一声似乎把满腔的郁气都叹出来了,正要再伸手斟酒,就听柳老先生又说出一番话来。

   未完待续……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5 个评论)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5-1-5 10:00
沙发先占!
4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5-1-5 10:01
沙发,细读哈   还是徐福兄手快~~。
4 回复 fanlaifuqu 2015-1-5 10:09
燕青真帅!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5-1-5 10:10
好一个柳敬亭的后人,把几个闲着没事、搬弄新水浒的一网打尽。 可这位胸有千秋的柳家后人,应该不是苍老瘦削的老先生,而是位仪态万方的女才子吧!
5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5-1-5 10:31
从小就喜欢说书人,在孩子的眼睛里,说书人好像是这世界上最聪明最有本事的人。喜欢流光这惊堂木一打,惊了四座的说书风格。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1-5 10:33
站人丛后面看说书
4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1-5 10:44
哈哈,流光这是借柳敬亭后人之口把新传小说和水浒评论组合起来了,高明!
想起金圣叹说李逵一派天真烂漫,是成佛的种子, 看来渡人就得用板斧。
4 回复 liuguang 2015-1-5 11:13
千年等一回: 从小就喜欢说书人,在孩子的眼睛里,说书人好像是这世界上最聪明最有本事的人。喜欢流光这惊堂木一打,惊了四座的说书风格。
谢谢千年兄!后半段也写好贴上来了,不必客气,请直言指教!
4 回复 liuguang 2015-1-5 11:13
徐福男儿: 好一个柳敬亭的后人,把几个闲着没事、搬弄新水浒的一网打尽。 可这位胸有千秋的柳家后人,应该不是苍老瘦削的老先生,而是位仪态万方的女才子吧!
谢谢徐福兄!后半段也写好贴上来了,不必客气,请直言指教!
4 回复 liuguang 2015-1-5 11:14
秋收冬藏: 哈哈,流光这是借柳敬亭后人之口把新传小说和水浒评论组合起来了,高明!
想起金圣叹说李逵一派天真烂漫,是成佛的种子, 看来渡人就得用板斧。
哎呦喂,用板斧渡人!吓杀人也!
4 回复 秋梦阑珊 2015-1-5 12:30
各有各的诠释,不错!
4 回复 ahsungzee 2015-1-5 12:54
哇,九斗之才!~
4 回复 liuguang 2015-1-5 12:57
ahsungzee: 哇,九斗之才!~
ahsungzee兄新年快乐!你才是大才!
5 回复 ahsungzee 2015-1-5 13:14
liuguang: ahsungzee兄新年快乐!你才是大才!
新年好!代问老母亲好!~
4 回复 小皮狗 2015-1-5 13:21
秋收冬藏: 哈哈,流光这是借柳敬亭后人之口把新传小说和水浒评论组合起来了,高明!
想起金圣叹说李逵一派天真烂漫,是成佛的种子, 看来渡人就得用板斧。
“渡人就得用板斧”,呵呵,有意思,好玩!  不知道程咬金的三斧头是否也有“渡人”之妙用?
4 回复 紫藤2014 2015-1-5 14:49
好看!
3 回复 清梦星河 2015-1-5 21:11
好看!too
6 回复 liuguang 2015-1-5 23:00
fanlaifuqu: 燕青真帅!
呵呵,特意从网上找来的严宽版燕青剧照。翻老新年快乐!
3 回复 liuguang 2015-1-5 23:01
徐福男儿: 好一个柳敬亭的后人,把几个闲着没事、搬弄新水浒的一网打尽。 可这位胸有千秋的柳家后人,应该不是苍老瘦削的老先生,而是位仪态万方的女才子吧!
仪态万千的女才子在徐兄家里呢   贤伉俪新年快乐!
3 回复 liuguang 2015-1-5 23:02
千年等一回: 从小就喜欢说书人,在孩子的眼睛里,说书人好像是这世界上最聪明最有本事的人。喜欢流光这惊堂木一打,惊了四座的说书风格。
小时候每天中午回家吃午饭,都是听着单田芳袁阔成的评书下饭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05: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