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编辑置顶2012-2-10 发表的博文--《农妇切腹 vs 唱红打黑》

作者:亦云  于 2012-3-24 21:4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指点江山|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0评论

请贝壳村编辑把我在贝壳村2012-2-10 发表的博文---《农妇切腹  vs  唱红打黑》置顶,让那些还在村里为不厚书记捧臭脚唱赞歌的人看看自己崇拜的偶像的唱红打黑的真实意图,看看这个视频。该文是我写于2011-05-24 06:43并发表于国内知名网站的博文,因为当时本人还只能在贝壳村潜水,不能发表博文,登陆以后(本人于2011-11-2才成功登陆成为贝壳村村民的),于2012-2-10把该博文转发到贝壳村的。

其他的不说,不厚书记动用重庆的国税亲自带数千国家公务员声势浩大天南地北巡回到全国各地唱红歌这一项,那些费用(车船费,吃住费,道具,出差补助,特别是香港那次花费都是巨大的)都是不可想象的巨大,而一位农妇可怜因为贫困支付不起几百元的社保,看不起病,自己用菜刀在家给自己放肝腹水,视频看后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如此挥霍浪费国税,就这一项都应该撤职查办,若还让不厚书记当权的话,极有可能把他的红歌团带到世界各地巡回展示的,红遍全球,那花费。。。(不是美国的基辛格都去重庆考察红歌了吗?),到时,贝壳村民也不得不去唱红歌了。

对于干部,特别是手握重权的省部级及其以上干部,绝对不能因为你干了几件好事,就可以容忍你的过失或者胡作非为,那样的话,普通民众就要遭殃的,对官吏的恶行的放任和纵容,就是对普通民众的不负责任和最大伤害。

民主国家已经有让普通国民用自己手中的选票交织成的笼子(比铁笼子更管用,更耐久)把权力以及掌握权力的怪兽们(各级领导干部)圈起来,迫使这些怪兽们为自己服务的相对比较成熟的制度了。那么,还没有这样强大铁笼子的国家的那些怪兽们,民众只能祈福青天来替自己仗义了,虽然人们都善良地认为邪恶都能得到最后惩治,但是,大多数情况都是民众经历怪兽们的伤害为沉重代价的。

Read more: 农妇切腹 vs 唱红打黑 - 亦云的日志 - 贝壳村 -

https://www.backchina.com/chineseblog/201202/user-312376-message-138322-page-1.html

 
+++++++++++++++++++++++++++++++++++++++++++++++++++++++++++++++++++
农妇无钱治病挥刀切腹放体内积水

2011-05-25 10:15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打印本页 关闭

    

经过医护人员的积极救治,再次入院后的吴远碧状态比之前好了许多

曹云辉一家就租住在这栋老家属楼一层

因凑不齐治大肚病的5万元,她只能强忍病痛。(网友供图)图片来源:重庆晨报

  为了不连累家人,母亲节那天,她就是从这块菜板上拿起菜刀,划开自己的肚子……图片来源:重庆晨报

  “这一刀下去,好了,就不再拖累家人了;要是要了命,也就不用再拖累家人了。”53岁的重庆农妇吴远碧因病无钱手术,赌命挥刀自剖放出腹部积水。这是当前进城农民工因病陷入绝望的极端案例。所幸其挥刀自剖的惊世行为,启动了时下底层百姓遇到困境获得救助的一般模式:媒体报道——领导重视——职能部门积极行动,目前得到了救治。但该事件背后的体制缺陷却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

  鼻孔插着氧气管、腹部被一大块雪白纱布裹住的吴远碧半躺在病床上,双目微合。

  丈夫曹云辉守在床边,不住地擦着脸上的汗,“这下好了,进了医院,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十几天前,这个53岁的重庆农妇用菜刀剖开了自己的肚子,放出腹部积水自医,震惊世人。

  5月16日上午,事发一周后,在重庆市有关领导的关注下,还在家中苦挨的吴远碧被送到江北的重庆市中医院。院方表示,将不惜一切代价挽救吴远碧的生命。

  而在剖腹当晚,吴远碧却是完全抱着听天由命的念头挥刀一剖的。“这一刀下去,好了,就不再拖累家人了;要是要了命,也就不用再拖累家人了。”

  病妇的极端选择

  “她给我说,想拿刀把肚子划破,她开始也不敢,动手前还哭了一会儿,后来说干脆赌了———反正当年医生也是开腹,将肚子里的腹水抽出来的。”曹云辉说,妻子没多少文化,但很倔,倔的时候他也拿她没办法。

  曹云辉一家住在重庆市九龙坡区石坪桥五一新村27栋楼31号房。五一新村是当地一家大型国企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修建的家属区,同很多年代久远的楼宇一样,该家属区的大部分楼房都已十分陈旧,尤其是吴远碧家租住的这栋,更是破烂不堪。

  即使在大白天,走进楼道,里面也是漆黑一团。浓重的潮气夹杂着生活垃圾的气味四处弥漫,破损不堪的楼梯上,时不时能看到猫的身影。“全楼一共40多住户,有条件的,都买了新房搬走了,这里住的大部分是外县的农民工。”楼上的孙阿姨说。

  尽管曹家的房间只有16平方米,且潮湿异常,但窘迫的收入,让他与妻子吴远碧以及一双儿女,只能在这里暂时栖身,而且一住就是十多年。

  回忆事发当晚的情景,曹云辉说,那几天天热,晚上他和妻子都睡得很迟。5月8日那晚也是一样,他在家里待了一会儿,看躺在床上的吴远碧要睡觉了,便离开了家。但他刚在同一座楼上的儿子房中待了一会儿,就忽然被妻弟叫回,说家里出事了。

  妻弟也住在27栋的一层,当他急忙跑回家时,看到老婆吴远碧正昏在床上,肚子血糊糊拉着个大口子,肠子也流了出来,床上、地上,全被黄水弄湿了。惊慌失措的他赶紧把妻子的伤口盖住,报了警。几分钟后,市公安局110民警和附近的石坪桥派出所干警赶到现场,迅速联系120,将吴远碧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好在运送及时。经过一番抢救之后,吴远碧苏醒了。

  经医生检查,吴远碧肚子上的刀口有三处,最长的近10厘米,总共缝了37针。回忆当时的情况,曹云辉说,“她肚子里流出的黄水,把床上三层厚的褥子湿透了,满屋子的黄水,用脸盆扫了三四回,才总算把地上打扫干净。”

  让曹云辉感到惊骇的是,妻子的肚子居然是自己用菜刀划开的。事发后,吴远碧告诉他,这一刀下去,如果好了,就不再拖累家人了;要是要了命,也就不用再拖累家人了。好在经过医护人员的救治,破腹之后的吴远碧流干了腹水,暂时脱离了危险。“她给我说,想着拿刀把肚子划破,她开始也不敢,在动手之前还哭了一会儿,后来说是干脆赌了——反正当年医生也是开腹,将肚子里的腹水抽出来的。”曹云辉说,妻子没多少文化,但很倔,倔的时候他也拿她没办法。

  半斤重的菜刀划开肚子

  吴远碧后来说:肚子划开后,腹水从伤口处流了出来,随后肠子也流了出来,她躺在床上,咬着牙没喊救命,随后就疼晕了过去。

  就引发妻子剖腹的起因上,曹云辉提到了一个细节。那天晚上出事前,小孙女在家里玩,为给孩子拿桌上的两个梨,她勉强下了地,不料因为腹部过重,摔倒了,头被磕破,还流了血。事后他想,是不是这件事让妻子受了刺激,才想到要拿菜刀把肚子划开的呢?

  在石坪桥派出所,本报记者在“治安资料内勤办公室”查看到了曹云辉在5月9日零时三十分的报警记录,可以推算,吴远碧挥刀破腹的时间应该在零时至零时三十分之间。不过,曹云辉所提到的吴远碧受伤的细节,坊间却有不同说法。

  有知情者称,早在2008年,曹云辉的儿子就已另外租了27栋楼二层的一个房间独自生活。“当晚,曹云辉和妻子吴远碧都在儿子儿媳家玩,后来吴远碧独自下楼,在一楼拐角处摔倒了,结果将头磕破。磕破之后,本来是要给吴远碧洗一洗的,但又不知什么原因没洗,后来吴远碧就用刀把肚子划了。”

  曹云辉说,妻子用的菜刀是他不久前在集贸市场上花15元买的,半斤重,因经常磨,“刀口很快。”即便如此,吴远碧也划了几下才把肚子划开。

  曹云辉曾仔细回忆过那晚他离开家的整个过程。

  他说,也许是天热,妻子在床上胀得很难受,甚至翻个身都很难。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又突然醒来了,然后又躺下。在睡下之前,吴远碧还叫我去楼上的儿子那里耍一会再回来。“后来我才想到,她哪是睡啊,完全想支开我。”

  在吴远碧划开肚子的时候,隔壁还有一家人在打麻将。虽然这栋楼房子与房子之间是用木板隔开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但即使如此,那晚居然没人听到曹家有丝毫动静。

  吴远碧后来说:肚子划开后,腹水从伤口处流了出来,随后肠子也流了出来,她躺在床上,咬着牙没喊救命,随后就疼晕了过去。直到弟弟听到了响动,才进屋发现了。

  本希望进城会生活得更好

  那时的日子尽管辛苦,却是甜蜜的,可是,好日子没过多久,吴远碧突然患上了 “怪病”———肚子莫名其妙鼓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大,慢慢的,竟比八九个月的孕妇肚子还大了。

  曹云辉家住在綦江县龙胜镇,1986年从部队转业后,曹云辉被分到綦江县的一家兵工企业做工。1989年,他带着妻子以及6岁的女儿和3岁的儿子,到重庆闯荡。在他看来,重庆是大城市,挣钱机会多,只要自己努力,不怕生活得不好。初来乍到,他先是在一位亲戚处住了几年,因为亲戚家地方小,一家四口生活得极其憋闷、困窘。后来当他在一家饮料厂当搬运工工作稳定后,便从亲戚家搬了出来,租住到了石坪桥五一新村的27栋楼。

  “房子16个平方(米),虽然不大,但总是宽松、自由多了。”55岁的曹云辉说,那时为了养家糊口,自己不光在饮料厂当搬运工,还兼职当“棒棒”,当“棒棒”虽然很辛苦,但收入在当时却不低,“每天五六十块。”

  每个月近两千元的收入,让曹云辉看到了未来幸福生活的召唤,他努力挣钱,吴远碧则在社区附近卖水果,并兼顾照看孩子上学,虽然居住条件不太好,但生活却还算安逸平静。

  那时的日子尽管辛苦,却是甜蜜的。可是,好日子没过多久,吴远碧突然患上了“怪病”——肚子莫名其妙鼓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大,慢慢的,竟比八九个月的孕妇肚子还大了。吴远碧再也不能出去卖水果了,不得不待在家里照管孩子,但到后来,肚子鼓得她连给孩子做饭都成了问题。

  为了给妻子看病,曹云辉起早贪黑地挣钱。起初带着妻子走了十多家医院,看了多次,几乎花光了全家的积蓄,也没能治好。直到1998年8月,才在西南医院消化科诊断为“布查氏综合征”。该病是由肝脏血流不畅、肝功能受影响引起,要想治好这个病,只有尽快手术,抽出腹水。

  为了治病,曹云辉不得不放弃工作,每日带着妻子上街求助。2002年,在一些路人的好心捐助下,医院又减免了一些费用,吴远碧才得以住院,将腹部的50多斤腹水抽了出来。可谁能想到,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吴远碧的肚子又开始胀了。

  不属“大病救助”之列

  “这些年,每月给妻子吃药的费用在一二百元左右,都是从‘牙缝里省下来的’,儿子工资不高,也还要照看自己家里的生活,所以都靠女儿回家帮忙。”可是3个月前,大女儿也从家里出走了。

  2010年下半年,当吴远碧再次腹胀如鼓的时候,曹云辉一家已不知如何是好。

  八年前,因患布查氏综合征做过一次腹水引流手术的吴远碧,花掉了家里的大部分积蓄,而面对再次变大的肚子,全家人不禁心生恐慌。

  在吴远碧的肚子越胀越大时,曹云辉也带妻子去医院看过,但都因要花将近五万元的手术费而作罢。“妻子舍不得啊,家里又没钱。”曹云辉说,虽然每天吃着医院开的利尿药,可吴远碧肚子一天也没有小,相反越来越重。

  再次胀起来不到两三个月,吴远碧已连走路都很艰难了。按照曹云辉的推测,肚子里大概又胀了50多斤的腹水。由于医生说如果不及时治疗,腹水会导致腹部爆裂,曹云辉非常焦急,可是家里实在凑不出5万多元手术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妻子的肚子继续增大。

  就在剖腹前的几个月,吴远碧几乎什么都不能干了,身高不到1米5的她,一年前,体重还不足40公斤,但到事发前,体重已达62公斤。不仅擦洗等日常生活小事不能自理,连行走都异常艰难了。因为出门极少,很多邻居甚至以为她已经搬走了。

  重庆晨报记者王珊告诉本报记者,吴远碧的事,最早有媒体报道过,但报道后,影响不大,曹家也没获得多少帮助;后来当地电视台也准备报道,就在其剖腹当月,电视台还在联系采访,不料那两天刚拍完,吴就自己用刀把肚子划破了。

  曹云辉说,为了给妻子看病,今年年初,他曾带妻子去找过重庆市信访部门,经信访部门联系,他们被送到了綦江县政府,在是否救助上,当地部门认为他妻子的病不属“大病救助”之列,希望他们办理新农合医疗保险,但他因为怕麻烦、等不及,就没有办。

  “这些年,每月给妻子吃药的费用在一二百元左右,都是从‘牙缝里省下来的’,儿子工资不高,也还要照看自己家里的生活,所以都靠女儿回家帮忙。”曹云辉说,10年前他家的房租就是100元,后来知道他家的情况后,房东也一直没涨钱。

  妻子病重后,他在外面打工、当“棒棒”挣钱,家里只有靠女儿,可是3个月前,大女儿也从家里出走了。

  剖腹自医的现实困境

  农民工进城的问题主要是,不容易融入社区和城市生活,收入少脾气大爱争吵,习惯不好,乱扔垃圾;由于文化水平低,认识问题的能力不高,“根本就不听‘招呼’,没有常住身份,很多福利也享受不上。”“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一提起女儿,曹云辉便两眼潮红,他说自己对不起女儿。

  在曹云辉看来,大女儿的出走,也许才是妻子挥刀自剖的深层因素。在曹家潮湿、简陋的小屋里,这个本该有着幸福生活的女孩,在母亲病榻前,曾度过了艰辛岁月,“可能是实在忍受不下去了,所以走了。”

  造成曹家这般现状,石坪村社区居委会认为也有曹家自身的问题。“这十多年来,他再怎么困难,也从来没见他来找过我们,更没有将妻子的病跟我们说一说。”社区居委会党委书记、主任张国庆说,他第一次到曹云辉家是在2002年。那时,他还是石坪桥派出所的户籍警。

  得知是要让她办暂住证,可能是怕交几十元的办证钱,吴就甩了一句:(暂住证)我是不办,我老公在饮料厂什么证都办了的。

  “本来,她若办了暂住证,落实了暂住关系,每年交120元,就可享受城乡医疗保险,但是这么多年,她也没有办。”张国庆说,城乡医保一年只需要交120元,患大病可有60%左右的报销,她的烦躁态度,等于是自己放弃了机会。

  在张国庆看来,吴远碧个性倔强,曹云辉的邻里关系也不算好。“2009年时,因为一次喝醉了酒,竟然造成了家中失火,结果把家里的物品烧了大半。”

  有次,社区一个住户向张国庆反映,称一个精神不正常的社区居民在吃低保,却把房子出租了。于是他就找到那个低保户,告诉他如出租房屋,就不能吃低保。结果对方就举出了曹云辉,说一定要把放火的曹云辉赶走,他才回去住。

  “五一新村有1000多户居民,但现在至少有30%都是外来租赁户。”石坪村社区居委会副主任陈颜玲说,自从2000年以来,小区的外来人口慢慢多起来,如綦江、涪陵等地来了很多,其中约80%都是农业人口。而农民工增多,社区问题也多了起来。

  陈颜玲指出,农民工进城的问题主要是,不容易融入社区和城市生活,收入少脾气大爱争吵纠纷多,习惯不好,乱扔垃圾;此外,由于文化水平低,认识问题的能力不高,“根本就不听‘招呼’,没有常住身份,很多福利也享受不上;还有就是超生,有的十年内生了三个孩子,像曹家的儿子,没到法定年龄,就‘结婚’有了孩子……”

  5万元手术费终于有了着落

  “一时拿出五万元来看病,的确是没有能力,原本想着等哪天钱攒够了,就带她去看。谁知她会这么把命不当回事!”让曹云辉感到更心酸的是,剖腹后因为不想给家里添负担,吴远碧住院三天就又回到了租住屋。

  吴远碧的事既让人揪心,也让人不解:与动辄数十万元的治疗费相比,五万元对于曹家而言,真的就那么难,以至于要挥刀自医吗?

  对此,曹云辉解释,自己当临时工、做“棒棒”,每月工资不到3000元,但却要操持一家人的生活,几乎没有结余。“一时拿出五万元来看病,的确是没有能力,原本想着等哪天钱攒够了,就带她去看。谁知她会这么把命不当回事!”让曹云辉感到更心酸的是,剖腹后因为不想给家里添负担,吴远碧住院三天就又回到了租住屋。

  结果回家没几天,症状急转直下。5月16日清晨,曹云辉忽然发现妻子瘪下去的肚子又胀起来了。“我使劲喊她,她迷迷糊糊都说不出话了”。预感到不妙的曹云辉立即给儿子打电话,让其赶紧回家。街坊邻居也立即凑钱,但大家都是下苦人,谁都不宽裕,三个小时也只凑了900多元钱。

  正当曹云辉一家人感到绝望时,两辆救护车开到了他家门口。

  原来,吴远碧的事情被媒体披露后,引起了重庆市有关领导的重视,批示要全力救治,指示卫生系统要不惜代价救治吴远碧。经医疗专家初步诊查,吴肺部已经感染,腹部的积水也随时都可能崩开伤口。

  16日上午11时,吴远碧被送到了重庆市中医院肝胆外科救治。该院院长高丹表示,吴的肺部和腹部的感染已非常严重,身体的水电解质失衡,若不及时抢救,很可能危及生命。

  5月17日,院方一方面对吴远碧进行全面的身体检测,一方面倡议捐款。据悉,目前重庆市急救医疗救助中心已按救援标准最高上限为吴远碧送去了1万元救援基金。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曹云辉的“爱心账号”上已有4万多元的捐款。

  5万元的手术费看来终于有了着落。

  “如果这一次能根治这个病,吴远碧自己剖的这几刀就没有白挨,也算因祸得福。”曹云辉的邻居中有人这样说。


 

高兴

感动
3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3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9 回复 tangremax 2012-3-25 00:14
举贤不避己。好样的!
8 回复 亦云 2012-3-25 00:29
tangremax: 举贤不避己。好样的!
当时编辑可能顾忌太多,现在应该把这个置顶,让那些还为不厚书记鸣冤叫屈的人老早放弃幻想!   
9 回复 卉樱果 2012-3-25 01:15
农妇可怜亦云可敬~
9 回复 活水涌泉 2012-3-25 01:25
慢慢地,还会有冤案昭雪。
8 回复 亦云 2012-3-25 02:02
卉樱果: 农妇可怜亦云可敬~
农妇很可怜的!本该救她的钱被不厚书记唱红歌话了!
9 回复 卉樱果 2012-3-25 02:52
亦云: 农妇很可怜的!本该救她的钱被不厚书记唱红歌话了!
唉,真有这样悲剧人生在我们这儿~
9 回复 亦云 2012-3-25 03:42
活水涌泉: 慢慢地,还会有冤案昭雪。
那是一定的,雪堆里是埋不住死人的!   
8 回复 浅色 2012-3-25 05:01
支持
8 回复 亦云 2012-3-25 05:03
浅色: 支持
谢谢!周末愉快!   
8 回复 无为村姑 2012-3-25 13:42
我都不忍心看~ 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3 19: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